金瓶梅 东吴弄珠客序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金瓶梅序曰:“读《金瓶梅》而生怜悯心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禽兽耳。”我于是动念,看自己到底是什么材料。哪知结果让我颇感沮丧。
畏惧心么?因为我根本不相信因果报应这一套。当然,西门庆和春梅都纵欲过度,以致早死,让我相信还是节制一些的好。可惜这不是畏惧。君子是肯定不是的了。
 至于“欢喜心”,也提不上。书里没什么让人产生欢喜的东西。男人们大多是混蛋低级,女人们大多下流无耻,总之个个面目可憎。但你得承认,真实的世界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的。只有一处让我纵声大笑。觉得写的很诙谐。但好像也不算什么欢喜心。忘了是哪一回,作者把做爱比成男女疆场厮杀。什么一个使双炮,往来攻打内裆兵。让我笑到肚痛。
 此外呢?怜悯心吗?李瓶儿临死,西门庆真情流露。两人说话让人心酸。此我生怜悯心第一处。
孟玉楼给潘金莲上坟“你好处升天,坏处用钱”,此我生怜悯心第二处。
效法心吗?有的。我觉得得和西门庆一样,养的“好大龟”,还要常备伟哥之类春药,不然难免象李瓶儿骂蒋竹山“你本虾鳝,腰里软”,被扫地出门。
 看来我既生效法心,亦生怜悯心,所以依序者所说,我既非君子,也非小人,乃是菩萨和禽兽的混合物。
大概诸君亦然。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