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书》注释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葬书》[晋]郭璞  原著

 传此为晋郭璞所作,考其内容文字,当不早于唐宋。而其行文亦有明之文风。当为后人增删所致。

《四库全书·葬书提要》:“旧本题晋郭璞撰。璞有《雅注》,已著录。葬地之说,莫知其所自来。周官冢人、墓大夫之职称皆以族葬,是三代以上葬不择地之明证。《汉书·艺文志·形法家》始以宫宅地形与相人、相物之书并列,则其术自汉始萌,然尚未专言葬法也。《後汉书·袁安传》,载安父没,访求葬地,道逢三书生,指一处,当世为上公,安从之,故累世贵盛。是其术盛传於东汉以後。其特以是擅名者,则璞为最著。考璞本传,载璞从河东郭公受《青囊中书》九卷,遂洞天文五行卜筮之术。璞门人赵载尝窃《青囊书》为火所焚,不言其尝著《葬书》。《唐志》有《葬书地脉经》一卷,《葬书五阴》一卷,又不言为璞所作。惟《宋志》载有璞《葬书》一卷,是其书自宋始出,其後方技之家,竞相粉饰,遂有二十篇之多。蔡元定病其芜杂,为删去十二篇,存其八篇。吴澄又病蔡氏未尽蕴奥,择至纯者为内篇,精粗纯驳相半者为外篇,粗驳当去而姑存者为杂篇。新喻刘则章亲受之吴氏,为之注释。今此本所分内篇、外篇、杂篇,盖犹吴氏之旧本。至注之出於刘氏与否,则不可考矣。书中词意简质,犹术士通文义者所作。必以为出自璞手,则无可徵信。或世见璞葬母暨阳,卒远永患,故以是书归之欤。其中遗体受荫之说,使後世惑於祸福,或稽留而不葬,或迁徙而不恒,巳深为通儒所辟。然如乘生气一言,其义颇精。又所云葬者原其起,乘其止,乘风则散,界水则止诸条,亦多明白简当。王祎《青岩丛录》曰:择地以葬,其术本於晋郭璞。所著《葬书》二十篇,多後人增以谬妄之说。蔡元定尝去其十二而存其八。後世之为其术者分为二宗,一曰宗庙之法。始於闽中,其源甚远。至宋王伋乃大行。其为说主於星卦,阳山阳向,阴山阴向,不相乖错,纯取八卦五星以定生克之理。其学浙中传之,而用之者甚鲜。一曰江西之法。肇於赣人杨筠松,曾文迪及赖大有、谢子逸辈,尤精其学。其为说主於形势,原其所起,即其所止,以定位向,专指龙穴砂水之相配,而他拘泥在所不论。今大江以南无不遵之者。二宗之说虽不相同,然皆本於郭氏者也云云。是後世言地学者皆以璞为鼻祖。故书虽依托,终不得而废欤。据《宋志》本名《葬书》,後来术家尊其说者改名《葬经》。毛晋汲古阁刻本亦承其讹,殊为失考。今仍题旧名,以从其朔云。”

葬亲择地,影响后世兴衰祸福之说,未必始自郭璞。有史可信者,自汉已经开始。而此中之风水大家,三国时代已经出现。《三国志 管》:“辂随军西行,过毌丘俭墓下,倚树哀吟,精神不乐。人问其故,辂曰:虽茂,无形可久;碑诔虽美,无后可守。玄武藏头,苍龙无足,白虎衔尸,硃雀悲哭,四危以备,法当灭族。不过二载,其应至矣。卒如其言。

则管氏相地之技,已经有概念和体系可据。其术语包括“玄武藏头,等等。而后判断‘四危以备,法当灭族”。 

则风水之有据可考者,至迟在三国时期已经可以确定。

 

正文

葬者,藏也,乘生气也。

埋葬,就是收藏。就是凭乘生气。

夫阳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谓之生气。

阴阳之气,吞吐呼吸而成为风,上升就成为云,下降就成为雨,行于地中,就称之为生气。

生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

“生气”行于大地之中,发生而生长万物。人受体于自己的父母,本身骸骨得气,遗体受到福荫。

盖生者,气之聚,凝结者成骨,死而独留。故葬者反气纳骨,以荫所生之道也。经曰:气感而应,鬼福及人。

所谓生者,不过是气之团聚,凝结为骨,死亡后独自留存。因此葬者返气收纳于骸骨,以庇荫所生之道。经上说:“气感而相应,鬼福及于人”。

(因为我们的基因来自于父母先祖,因此基因相同或相近。如同同频率的电磁感应。)

是以铜山西崩,灵钟东应。木华于春,粟芽于室,气行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因势之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所以西蜀的铜山崩塌,而东边未央宫的灵钟共鸣。草木发华于春季,粟米发在室内发芽,生气在大地中运行。当其运行,是因地之形势。气的汇集,因地势而停止。古人聚气而使之不散,运行而使其停止。所以称为风水。

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气之盛,而流行,而其余者犹有止。虽零散而其深者犹有聚。经曰:外气横行,内气止行,盖言此也。经云:浅深得乘,风水自成。

风水之法,以得水为上,藏风次之。气盛大然后流行,而其剩余者仍然在。虽然零散,但深藏者仍然能够汇聚。经上说:外气横行,内气停聚。说的就是这个吧。经上说:浅深各得所凭依,风水自然形成。

土者,气之母,有土斯有气。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故藏于涸燥者宜深,藏于坦夷者宜浅。经曰:土行气行,物因以生。

土,是气之母亲,有土才有气。气,是水的母亲,有气才有水。故埋藏于干涸炎燥的地方宜深。埋藏于平坦之地宜浅。经上说:大地运行则气运行。万物因之而生长。

葬山之法,势为难,形次之,方又次之。

埋葬于山陵之法,势最难,形其次,方又再次。

夫千尺为势,百尺为形。势与形顺者吉,势与形逆者凶。势凶形吉,百福希一。势吉形凶,祸不旋日。千尺之势,宛委顿息,外无以聚内,气散于地中。经曰:不蓄之穴,腐骨之藏也。

千尺称之为势,百尺称之为形。势与形顺的吉利,反之则凶。势凶而形吉,福气稀少。势吉而形凶,灾祸很快就会来临。千尺之势,蜿蜒而来却中途断绝,则在外不能聚气于内,而生气消散在地中。《经书》说:不能储藏之地穴,不过是埋藏腐烂尸骨的地方罢了。

(注:势是远景,形是近观,势言远,形言近术士言:“

形是势之积,势是形之祟。有势然后有形,有形然后知势。

 

势立于形之先,形成于势之后。形住于内,势位于外。

形得应势,势得就形。势居乎粗,形居乎细。

势背而形不住,形背而势不畅。

 

势如城郭垣墙,形似楼台门第。形是山,势是群峰。

认势惟难,观形则易。

势为来龙,若马之驰,若水之波,欲其大而强,聚而专,行而顺。

形要厚实、积聚、藏气,由大到小,由粗到细,由远到近。

 

 

上地之山,若伏若连,其原自天。若水之波,若马之驰,其来若奔,其止若尸。若怀万宝而燕息,若具万膳而洁斋。若橐之鼓,若器之贮,若龙若鸾,若腾或盘,禽伏兽蹲,若万乘之尊也。

(风水形势派以拟人格化赋予山地河川以生命形态,性格乃至感情。其潜在假设是模象,感应和万物有灵。)

上等之山,有时潜伏有时相连,如同源自于上天。其走势如同水之波涟,又如同骏马奔驰,来的时候奔驰若风,而停下来却象突然没了生命。又好象藏着无数宝物而静处宴然。又好象虽然有数不尽的美食却吃着洁净的素食。又象橐在蓄气,器物在容纳东西。其形状如同龙或鸾鸟,或飞腾或盘踞,又象飞禽孚伏,走兽蹲踞,像九五之尊的庄严气象。

 

 

地势原脉,山势原骨,委蛇东西,或为南北,宛委自复,回环重复,若踞而侯也,若揽而有也。若进而却,若止而深来,积止聚冲,阳和阴工。土厚水深,郁草茂林,贵若千乘,富如万金。经曰:形止气蓄,化生万物,为上地也。

平地的龙要推寻其脉胳,而山地龙的趋势是要辨认其龙骨。它们蜿蜒逶迤,或东或西,或南或北。曲屈的又复直行,回环行走又再回环。仿佛蹲在那里要等候什么似的,又好似要抱揽什么东西的样子,似欲进却退。似静而动。阴阳之气累积,汇聚于空虚,阴阳相和相应。土厚而生旺盛的生气,旺盛的生气又生深水,即土多水多。为生气所生的草和木都非常的茂盛。像这样的来龙,贵可千乘,富可万金。《经书》说:立势聚气之地,生化万物,是为上地也。

 

地贵平夷,土贵有支。支之所起,气随而始。支之所终,气随以钟。观支之法,隐隐隆隆,微妙玄(元)通,吉在其中。

平原(地)贵在平坦,丘陵之地贵在有支络。支络起伏的地方,生气也随之开始。支脉所终止之处,生气也随之停聚。辨认支脉的方法,是看若隐若现,微妙之处。那样的龙,就是吉地啊。

经曰:地有吉气,土随而起。支有止气,水随而比。势顺形动,回复终始,法葬其中,永吉无凶。

经书说:大地如有吉祥之气,土地也会随之而隆起蜿蜒。支络有停聚之气,水也会随之相邻。势顺形动,回复于终始之处,如此葬于其中,永远都会吉祥而不有灾祸。

夫重冈叠阜,当择其特。大则特小,小则特大。参形杂势,主客同情,所不葬也。

至于重峦叠岗,当选择与众不同之处。如果所有山岗都大,则选特小之处,反之选特大之山。全部是一样形势,难分主客的地方,是不选的。

 

夫支欲伏于地中,垅欲峙于地上。支垅之止,平夷如掌。故经曰:支葬其巅,垅葬其麓。卜支如首,卜垅如脚。形势不经,气脱如逐。

有支络之龙应当潜伏于地下,而垅(即高地)应该挺立于大地之上。在两者所钟情之址,应当是平坦如同手掌心。所以经书说:支龙葬在顶,而垅要葬在脚。择支龙如择头,择垅如择脚。形势如果不正,则生气就会象逃走一样散掉。

夫人之葬,盖亦难矣。支垅之辨,眩目惑心,祸福之差,侯虏有间。

人的葬地的选址,也是很难的了。支垅之间的辨认和点穴,让你的眼花缭乱,让你的心智迷惑猜疑,祸福之间的差别,就如同王侯和臣虏一样啊。

山者,势险而有也,法葬其所会。故葬者原其所始,乘其所止。审其所废,择其所相,避其所害。浅以乘之,深以取之,辟以通之,阖以固之。乘金相水,穴土印木,外藏八风,内藏五行,天光下临,地德上载,阴阳冲和,五土四备,是以君子夺神功改天命。经曰:目力之功,工力之具,趋全避缺,增高益下,微妙在智,触类而长,玄通阴阳,功夺造化。

如果来龙形势险要,法当葬其气所汇聚钟情之处。所以术者要原其所始,乘其气机,到其钟情会聚之处选址。判断其所不要的,选择其所看中的,躲避不利于它的。如果浅就乘其势,如果深就选取,开辟以贯通之,关闭以锁钥其生气。若五行利用其金,则以水相辅助,若结穴用其五行之土,则以木行相合为信。如此明堂吉地则外藏八风,内蕴五行,天光照临,地德载之,阴阳冲合,五种土四时俱备,那么就是君子夺取鬼神之功而改造天命了。经书说:目力的功劳,勤力之劳作,尽量追求完美无缺,增高而益下,微妙在于智力,触类而长,那玄远微妙之处通于阴阳,而功绩胜过自然。

天光发新,朝海拱辰,龙虎抱卫,主客相迎,四势端明,五害不亲,十一不具,是谓其次。

天上日月星辰每日焕发新机,百川朝向大海,群星皆向北拱卫北辰,那么明堂也是青龙在左白虎在右相抱而护卫,主客相迎,前后左右形状端正光明,远离五害,不具十一种不吉,是接下来考虑的。

经曰:山来水回,贵寿丰财。山囚水流,虏王灭侯。

经书说:来龙而水回转有情,则贵而长寿,财富丰厚。龙囚而水背无情,则王侯破灭。

夫土欲细而坚,润而不泽,裁肪切玉,备具五色。乾如穴栗,湿如割肉,水泉砂砾,皆为凶宅。

土应当细而坚,润而不湿,象裁肪切玉而俱备有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光泽,干如储藏的栗,而湿如刲肉。凡属如有水泉的砾砂土,都是凶宅。

 

经曰:地有四势,气从八方。故砂以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朱雀,后为玄武。玄武垂头,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顺颌。形势反此,法当破死。故虎蹲谓之衔尸,龙踞谓之嫉主,玄武不垂者拒尸,朱雀不舞者腾去。

《经书》说:地有前后左右四势,而生气是从八方(乾坤艮巽,坎离震兑)而聚,所以明堂以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面称朱雀,后面称为玄武。玄武要低平谦卑,朱雀(前面峰砂)要有秀丽灵动之象,青龙砂向应蜿蜒有情,白虎峰砂应俯伏对外。若是形势与此相反,即主破败死绝。如白虎蹲踞,就称为衔尸,青龙蟠踞不逊,谓之嫉主。玄武不垂称之为拒尸。朱雀无流连之意,称为腾去。

 

盖噫气为能散生气,龙虎所以卫区穴。叠叠中阜,左空右缺,前旷后折,生气散于飘风。经曰:腾漏之穴,败椁之藏也。

土圭测其方位,玉尺度其遐迩。以支为龙虎者,来止迹乎冈阜,要如肘臂,谓之环抱。以水为朱雀者,衰旺系乎形应,忌乎湍激,谓之悲泣。

用土圭来测方位,玉尺来度量远近,以左右的支为龙虎的,其源头和所止来自冈阜的,要如同肘臂向内弯曲,就称为环抱。前面以水为朱雀的,其衰或者是旺,就要看水形来主应吉凶,忌湍激,否则就就称为悲泣,不吉。

 

朱雀源于生气,派于未盛,朝于大旺,泽于将衰,流于囚谢,以返不绝。法每一折,储而后泄,洋洋悠悠,顾我欲留,其来无源,其去无流。

若以水为朱雀,水就要源于生气,派生于其未盛之处,朝向于大旺之地,汇聚于将衰的宫位,而流于所囚的墓库(辰位)。曲屈来去不停流,而每一转折之处,必须先储而后流泄,如此洋洋悠悠,仿佛回头看我想要留下,这样子使其看似无源,又流无去处为吉。

 

经曰:外气所以聚内气,过水所以止来龙。千尺之势,百尺之形,势来形止,前亲后倚,为吉藏也。

《经书》说:外气用来积聚内气,过水用来止来龙。远方的势至了近处静止之所即成为形。势来而形止。前后如同有亲爱和倚靠,这就是吉藏啊。

势如万马,自天而下,其葬王者。势如巨浪,重岭叠嶂,千乘之葬。势如降龙,水绕云从,爵禄三公。势如重屋,茂草乔木,开府建国。势如惊蛇,屈曲徐斜,灭国亡家。势如戈矛,兵死刑囚。势如流水,生人皆鬼。势如负扆,有垅中峙,法葬其止。

远方来龙之势如万马奔腾,如同从天上降下来,就可以葬帝王。势如巨大的波浪,一起一伏好象重峦叠嶂,就可以埋葬公侯。其势如龙从高处而下,又山环水绕,是三公的葬地。势如一排排的屋村,起伏不大,而草木都茂盛,就是开府建国的京都。势如打草受惊的蛇,曲屈徐斜没有规律,灭国亡家。势如戈矛,像兵刃武器,就要遭兵祸或者牢狱之灾。势如流水,一直往下降而不起,就是家破人亡之地。势像背负屏障,而有高山突兀而出,就不可葬了。

 

王候崛起,形如燕巢,法葬其凹,胙土分茅。形如侧垒,后冈远来,前应曲回,九棘三槐。形如覆釜,其巅可富。形如植冠,永昌且欢。形如投算,百事昏乱。形如乱衣,妒女淫妻。形如灰囊,灾舍焚仓。形如覆舟,女病男囚。形如横几,子灭孙死。形如卧剑,诛夷逼僭。形如仰刀,凶祸伏逃。牛卧马驰,鸾舞凤飞,螣蛇委蛇,鼋鼍鳖龟,以水别之。牛富凤贵,形类百动,葬者非宜,四应前按,法同忌之。

主王侯的穴位,其形像燕子窝,应葬在其凹部,可以得到丰厚的祭肉,可以拔茅连茹。形像侧垒一样,一层层后冈从远方而来,堂内的水又是曲曲回环,就主出九棘三槐。形如倒置的铁锅,葬在锅顶就可以富。形如戴了帽子,永远都是昌盛的。形如算盘,其盘子上下无序,主应百事昏乱。形如乱穿或乱放的衣服,就主淫乱妒妻。形像灰袋子,就要遭受火灾。形如倾覆的船,妇女要生病,男子坐班房。形像横放的桌子,是主断裔绝代。形如卧倒的剑,主应被诛杀。形或像仰放的刀,主应灾祸伏逃。形如马驰、鸾舞、凤飞、蛇(会飞的蛇),以及委蛇、鼋鳖、鼍、龟,要以水来识别,就是前者无水,而后者是在水中。牛是主富,凤是主贵,而蛇则主危。形若是摇摇百动,即是尚未势止成形,都是不宜葬的。四周的山岭与穴场逼近,葬法也是所避忌的。

 

山之不可葬者五:气以生和,而童山不可葬也;气因势来,而断山不可葬也;气因土行,而石山不可葬也;气以势止,而过山不可葬也;气以龙会,而独山不可葬也。经曰:童断石过独,生新凶,消已福。

不可以葬的山有五种:

第一,地气以生和为贵,凡是光秃秃的山岭,不能生长草木之地,都不可以葬。

第二,气因势而来,凡是有断层,断裂,绝崖等地不可以葬。因气势阻断。

第三,生气因土而行,所以沙石之地不可以。

第四,生气因势,势止则气止,故气止之处不可以葬。

第五,生气以诸龙会聚为旺,因此孤峰寡邻之山不可以葬。

所以《经书》说:童山、断山、石山、过山、独山这五种山都不可以葬,如果葬了,非但会产生新的灾祸,而且已有的福气也会消除。

 

经曰:穴有三吉,葬有六凶。藏神合朔,神迎鬼避,一吉也;阴阳冲和,五土四备,二吉也;趋全避缺,增高益下,三吉也。阴阳差错为一凶;岁时之乖为二凶;力小图大为三凶;凭持福力为四凶;僭上逼下为五凶;变应怪见为六凶。经曰:穴吉葬凶,与弃尸同。

《经书》还说:穴有三吉,而葬有六凶,凡是穴地能藏阴阳之妙,即令神佛欢喜而鬼躲避,而又与日月之会相合,是一吉。凡属阴阳二气和谐,穴内的土五行大致齐备,为二吉。凡能力求趋全吉而避缺,尽量增善补益,是为三吉。

阴阳反悖,是为一凶;葬而非时,是为二凶。不能因地势天时,强求美地为三凶;以好风水而自负,不求德行,不尽人事,是为四凶;不守本分,所求非其应得,是为五凶;葬后出现怪异不吉之事,是为六凶。

因此《经书》说:虽然是风水宝地,但所葬非人(非仁德君子),虽有实无。(因天时不佑,风水会改易)。

 

经曰:势止形昂,前涧后冈,龙首之频,鼻颡吉昌。角自灭亡,耳致候王。唇死其伤。宛而中蓄,谓之龙腹,其脐深凹,必后世福。伤其胸肋,朝穴其哭,是以祸福不旋日。经曰:葬山之法,若乎谷中,官应速也。

 五害:虫、蛇、鼠、蚁、蝎

 十一:一不高,二不低,三不浮,四不沉,五不干,六不湿,七不寒,八不暑,九不过小,十不过大,十一不散生气。

 印:字从爪从卪。卪象相合之形。文中指土木相合。一说墓地与棺椁相合。

   九棘三槐 (jiǔ jí sān huái)

【解释】:棘、槐:树名。古代皇宫外朝种植棘树和槐树,作为臣子朝见皇帝时所居位置的标志。后泛指三公、九卿等高级官职。

  九棘:左九棘是帝王、大夫卿。右九棘是公、侯、伯、子、男。三槐:三公:周三公:太师、太傅、太保。西汉以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为三公。东汉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