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这篇文章写的是庄公和共叔段争夺王位,最后庄公将共叔段的叛乱平定的事。体现出庄公的雄才大略。但是本文之中也体现出庄公的几处糊涂,亦可说成是错误,只不过因为庄公最后成功了,这些错误便成了庄公的“先见”“明智”。

祭仲认为“今京不度,非制也”,“姜氏何厌之有”。应该早早出去姜氏和共叔段,这样的决策和谋略不得不说是对的。然而庄公却认为“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一种是很迷信的想法,是不可取的。之后,共叔段招兵买马,蚕食庄公的领地,而庄公却仍不为所动,大有建文帝之样,直至共叔段来犯,他才急急出兵。不得不说共叔段出兵过早,民心不定,这才导致失败。文中只说“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对其中出兵征讨的战事一笔带过。我们却不难想象其中之艰辛。庄公不听贤臣之言,延误战机,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最后却因平定战乱,使得这些全都成为了他的料敌先机。

当然,庄公开辟了小霸王的局面,不可否认为一个有为之主。其中,他对他母亲的孝顺,最为让我感动。虽然母亲对他刀兵相向,他却不计前嫌,孝心不改。

应该说庄公在位期间有功有过,品行为人有贬有赏。也算是一代明君。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这是一篇条理清晰的议论文,讲的是鲁隐公去如棠赏鱼,臧僖伯通过一段议论讲明君主应该干的事,不该干的事。

读完本文,我甚是疑惑,鲁隐公在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君,作为一国之君,想要出去游玩一下,赏鱼嬉戏,有何不可?不必说一国之君,就是现在,许多人出去游玩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对于臧僖伯所说“凡物不足以讲大事,其材不足以备器用,则君不举焉”这句话不甚赞同,虽然一国之君每天正事繁忙、要处理很多国家大事,但是个人的自由和休息的时间总该是有的,何以至于如此呢?

在我看来,为君之道和学习是一样的,要努力和认真,不能心有杂念,每日要兢兢业业,认真完成所要完成的任务。但是,辛勤忙碌之余,也需抽出时日用于放松和休息,这样才能更好地学习亦或是管理国家。所谓“不轨不物”,不一定是“乱政”,所谓“休息”,也不一定是“荒废学习”,凡事以度为准。

虽然本文的观点,我不甚赞同,但本文的议论之严谨,令我不禁深深敬佩。丝丝入扣,层层深入,旁征博引。全篇总的围绕一个“礼”字,讲述国君行为应符合礼法,为天下表率。从赏鱼的一件小事,引出国君的行为规范,实在是令我赞叹。这大概就是《左传》的魅力吧。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