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卫士-好故事网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神秘的卫士-好故事网
 



神秘的卫士


  ■ 陶柏军

  《民间故事选刊》2005年第5期  故事传奇-现代聊斋

  1972年冬天,我当兵来到大连。我所在的部队是军区后勤的一个综合仓库,坐落在大黑山脚下的一个山沟密林中。

  我们的仓库分为两个大的部分。第一部分是弹药仓库,所有的武器弹药都放在一个大大的山洞中;第二部分是12个备装仓库,主要放一些军装、水壶、腰带一类的非武器用品。

  经过一段时间的集训,我们这些新兵被分配到了老连队。我们的任务就是白天随时向对口的野战部队调配供应物资,晚上搞好安全保卫工作,主要是防火和防盗。陈洪峰是我的老乡,外号"陈胖子",身材魁梧,胆子也特别大。我俩被分配到了勤务连2班,共值一班岗。晚上每班站岗的时间是两个小时,沿着固定的路线检查所有的库房是否正常,如果发生失火失盗,应立即按要求处理并报告。在每个库房的旁边,都有一个不大的小偏房,偏房里一般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是战士每班岗签到和临时休息的地方。

  新兵站岗班次排定以后,连长在白天带领我们走了一趟,让我们熟悉路线和应该注意的地方。走完之后,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除了洞库,那12个备装仓库我们只走了11个,6号仓库被连长忽略了。我赶紧把这个情况报告给连长,连长说:"6号仓库你们不用管,有老翟负责呢。"说完,他好像有点后悔自己的回答,就补充道,"你们这些新兵不要随便问话,我怎么告诉你们的就怎么执行!"连长的话把我弄了个大红脸,我在心里发誓:以后一句多余的话我都不问了。

  时间过去了一个多月,一天站岗时陈胖子问我:"柏军,你说6号库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巡逻呢?"我把眼睛一瞪:"连长不是说了吗,有个老翟负责呢。"说完这句话,我忽然意识到陈胖子问这句话的真正用意,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老翟。

  第二天,是发津贴的日子。我和陈胖子按照事先的约定,在签字的时候故意磨磨蹭蹭,趁着司务长不注意的时候,把花名册从头看到尾,全连竟然没有一个姓翟的人!

  老翟无疑是一个很令人感到奇怪的人,但是毕竟和我们的生活没什么直接的影响,也就不便探问究竟了。

  这一天早晨,正在山上6号库房给野战部队的汽车装载备装的一名战友惊慌失措地跑了下来,一边跑一边喊:"不好了,6号库死人啦!"我们一听,赶紧随着连长指导员向6号库跑步前进。到了那里一看,在6号库旁边的草丛里,躺着一具死尸。死者为男性,三十来岁,身边散落着螺丝刀、老虎钳一类的工具。很显然,这个人极有可能是来部队营区盗窃军用物资的。那个人的眼睛瞪得溜圆,嘴巴张开一条缝,右半边脸有些明显变形。看上去临死之前好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从死者旁边的青草看,死亡时间应该超过8小时,大约是在凌晨两三点钟。因为被死者踩过的青草全部回挺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面对这具死尸,我们这些战士,特别是几个新战士都有些惊恐的时候,连长和指导员却表现得非常平静。连长说:"大家都不要动这个人,我们下山后马上和地方政府的公安部门联系,以后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不要说起这件事。另外,晚上巡逻的时候,大家还是不要管6号库,如果出问题,我和指导员负责。"说完,就命令我们下山,连长和指导员则远远地落在了后面,好像在商量着什么。

  下山的时候,我故意扯了扯陈胖子的衣襟,陈胖子会意地和我放慢了脚步,走在了大家的后面。在拐一段弯路时,我俩看准了时机,屈身钻进了路边草丛,躲在了一块大石头的后面。几分钟后,连长和指导员的脚步近了,但是他俩的说话声音很低,我俩只听清了指导员说的一句"老翟真是好样的啊",其他的话就有些听不清了,但是他们每句话都没有离开老翟,看来这件事肯定和老翟有关。

  半个小时后,地方公安来了人。我们这些战士都没有和他们接触,只是看到他们用车拉走了那具尸体。后来听说那个人是当地造反派的一个头目。其实对那个人我并不是十分关心,我关心的倒是老翟。这个老翟如此神秘,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转眼,三年的老兵开始复员了,新的战友也进了营房开始集训。我们是第二年兵,属于不新不老的。新兵来到连队以后,也有的小战士问我们为什么6号库不用站岗,我们都摇头说不知。

  我一直期待破解老翟之谜。还好,这一天终于来了。

  那是我当兵第二年的冬天,有一天我忽然听说老翟的媳妇和女儿来部队了。我想这下可好了,老婆孩子来了,老翟还不出来?他们母女俩来到部队后,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是星期天,一大早连长和指导员陪着老翟的媳妇和女儿上山了。我叫上陈胖子,我俩远远地跟在后面,因为我们知道,要想认识这个奇怪的老翟,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连长一行走到了6号库房,但是没有停下来,而是绕过库房向后山走去。过了一道山脊,他们停了下来,我和陈胖子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原来停下来的地方居然是一座坟茔!我俩又向前挪了挪,终于看清了墓碑上的字,只见上面写着"革命烈士翟敬昆之墓"。

  我俩一下子呆住了,难道,难道,老翟是已经死去的战友?

  这时候,老翟的媳妇在墓碑前摆上了香案,燃起了一堆冥钞。老翟的女儿抱着父亲的遗像呜呜哭泣起来

  连长和指导员悄悄地转过身来,打算让老翟一家人团聚。因为被眼前的现实惊呆了,连长转身的时候,我和陈胖子竟然没有来得及躲避。连长和指导员向我俩走来,神色很凝重。连长对我俩说:"你们不是一直想知道老翟是谁吗?今天就告诉你们。老翟是我们连队的志愿兵,五年前在6号库站岗时和歹徒搏斗壮烈牺牲。老翟牺牲后,6号库经常发生一些怪异的事情,比方说凡是有歹徒来到6号库作案,都会看到老翟在那里值勤。去年吓死的那个造反派头目,已经是第二个了。我们知道是老翟的忠魂在哨所值勤,但是这种事无法向上级汇报,所以就告诉战士不要管6号库了,有老翟就足够了。你俩已经是老兵了,以后有新兵问起6号库的事,一定要保守秘密。"

  连长的话虽然有些出乎我们的预料,但我俩相信这绝对是真实的。临走的时候,我们四个人一起走向老翟的坟茔,向着他的墓碑庄重地敬了一个军礼。

  选自《新聊斋》2004年第12期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