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人去西南天地间 - 道士下山 - 徐皓峰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正文 5、人去西南天地间 - 道士下山 - 徐皓峰

正文 5、人去西南天地间

    杭州小学的人都知道赵心川病了,不再出屋,一个曾跟他学过拳的药剂师每日来照顾他,有学生看到,药剂师倒的痰盂中都是黑血。

    何安下给赵心川配的药均为名贵药材,药渣子倒在学校垃圾站,引得一些野狗去吃。何安下在熬药时总是一脸慎重,因为往药锅中混入一点香灰,就可能改变整锅的药性,变为一锅毒药。

    但这一切都是假象,痰盂中的黑血,是墨汁。赵心川并没有受伤,和彭乾吾的决斗,他取得了完胜。但两个月前,彭乾吾到上海教拳,他的势力威慑到杭州,小学校附近应该有彭乾吾布置的眼线。

    装作受了严重内伤,是为了给彭乾吾一个面子。"我不想让他败得那么惨,他毕竟是我师父。"赵心川这么说,并且决定离开杭州。

    当何安下问他去哪里时,他看着窗框上的夕阳余晖,说:"广西或者云南,有少数民族姑娘的地方我师父年轻时也曾到此风流,唉,毕竟是师父,这辈子摆脱不了他的影响啦。"

    说这话时,赵心川笑了一下,这是何安下见过他唯一的笑容。

    一日中午,何安下在药铺,摇着蒲扇给药炉扇风,身后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何安下猛回头,见是赵心川。

    赵心川穿着第一次教拳时的新衣服,慢慢蹲在药炉前,说:"差不多了,今天是我该走的时候了。"

    他调转身形,用后背对着何安下,说:"你摸摸我的后背。"何安下双手按在他的背上,感觉衣服下有什么在蠕动。赵心川:"每条肌肉都要摸到。"何安下脸色慎重地摸着,感到他后背每一条肌肉都像一条蛇,在盘爬缠绕。

    赵心川:"其实太极拳只有一招,就是你摸到的动势。那些野马分鬃、玉女穿梭一类的招式,只是我们招揽学生,养家糊口用的。好,你得到了真传。"

    赵心川站起身来,说:"我们师徒此生不会再见面了,为了你独自修炼能有信心,给你留下个见证。"他转身,背对着何安下。

    何安下眼睛一花,仿佛看到赵心川后背衣衫上有了水波的涟漪。整个药铺一震,一扇玻璃窗"嘎吱"一声,裂出道缝,却没有崩碎。

    赵心川哼了一声:"这才是太极拳。"没有转过身来,径直向门外走去。何安下依旧坐着,没有站起送别,直到赵心川的背影在门外完全消失,方轻轻唤了声:"保重,师父。"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