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乐春游曲词听丽口 行酒令笑骂出深心_红闺春梦(清)西泠野樵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三回 乐春游曲词听丽口 行酒令笑骂出深心_红闺春梦(清)西泠野樵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三回 乐春游曲词听丽口 行酒令笑骂出深心

 

  却说慧珠、洛珠因伯青约他们清明游湖,此日清晨起身,梳洗已毕,见伯青等走了进来。二珠笑脸相迎道:"你们好早呀!"王兰道:"我们虽早,你们也不迟。"众人坐了,小婢送上茶来。

  伯青见慧珠穿了件三镶藕色珍珠皮外褂,内着葱绿小毛衬衫,系条淡红百褶银鼠裙,微露绿绫窄窄弓鞋;头上梳个家乡新式髫子,穿插着几枝碧桃,戴着月白素嵌棉女帽;愈显得淡雅如凌波仙子,迥出尘凡。再见洛珠穿件桃红嵌云小毛外褂,内着素绫衬衫,下系松绿百褶灰鼠裙,白绢高底鞋儿;头上戴着元色杂嵌女帽,当门插了一排红桃花,衬着几片鲜柳叶;觉得肤里玉映,润若朝霞。

  少顷,摆上早点,伯青三人也吃了些。只见连儿进来道:"船已看定,一只凉篷子,离此一箭多路,泊在码头上。"王兰道:"我们先走了去罢,几步路可不用骑牲口,让他们乘舆去罢。"伯青说:"也好。"向慧珠道:"我们先下船去,你们收拾收拾随后同来。"王兰道:"别的也不用收拾,女眷们第一要紧是小解,像我们是极便当的。"洛珠啐了一口道:"偏你婆婆妈妈的事照应得清楚,拚着一日不喝茶,我们也是便当的,你到底不在行。"说得众人大笑起来,伯青等先去了。

  二珠随后带了四名小婢,到了河边下轿,见伯青三人站在船头等候,早有水手搭起扶篙,缓缓走过跳板,同进舱中坐下。水手摇开船头,奔西水关来。众人见河中游船往来甚众,皆是篷窗大开,男女杂坐,急管繁弦,甚为热闹。连儿将竹炉升起火来,在船头煮茶,少停送上几碗茶来,大家品着茗。再看两岸河楼上倚着无数妇女,老幼不等:有用扇子遮脸露半面望人的,有手托着腮,凝眸不语的,有两三人交头接耳谈心的。走过处,那些妇女们多俯着首嘻嘻的望他们笑。还有岸上游人,三个一堆五个一丛,跟他们这只船走,口中唧唧哝哝不知议论些什么。最怪是一起迎面进城的船,忽然扳过梢来,随着他们而行。听得连儿在船头骂道:"这些杂种,都望着我,想是要招我做女婿。我还不知你家女儿可麻不麻,可秃不秃呢?"引得众人笑了。伯青忍笑喝住道:"不许多讲,我们走得,他们也走得。安知不是同路的,偏你好多嘴。"

  忽见洛珠向王兰道:"不好了,我觉得脸上有点麻木,像是肿了。你看可是不是?"王兰道:"这是什么话,好好的人,脸怎样肿起来?"洛珠道:"怕是毒呀!"伯青、小儒大为诧异,连慧珠都不解,齐说道:"奇,你那里有毒?"洛珠道:"是眼毒呢!"众人回味一想,火笑起来。

  不多时,船出了西水关。只见浓阴密翳,山隐烟岚,有多少人立在土岗上放起纸鸢,高高下下倒也好看,令人心地一畅。命连儿将酒摆在舱中,大众慢慢的小饮。暂且勿提。

  单言一人,其人系此书中一个要紧的人物,不得不细说一遍。此人姓刘名蕴字仁香,住于城内三山街。他父亲刘先达,现任吏部尚书,协理体仁阁事务,先做过外任八省封疆,积聚了官囊百万有余,南京要推他首富。刘蕴今年二十六岁,人品却也生得清秀。与陈眉寿同科举人,赖着他老子力,进京会试,点了翰林,不到二年升了山西道监察御史。外貌虽佳,内才却平平。尤喜侈张己富,势压乡邻。娶妻曹氏,是做户部侍郎曹大生的小姐,倒也标致,惟性情悍戾异常,刘蕴十分畏惧。他在京中买了三个姨娘回来,曹小姐人为不乐,禁住刘蕴不许靠一靠儿。他只得背着妻子,在外面挟妓取乐。前年祖母病故,随着刘先达丁艰回来。如今先达服阕进京供职,刘蕴不愿同去,又告假一年。当初他老子在家,尚不敢公然为虐,此时只要瞒定了妻子,在外面除了挟妓之外,一味穿插衙门替人讨情说事,做那些赚钱的买卖。偏又不肯用钱,虽然是一个富豪公子,比穷人的算盘还打得精,外边送他个美名,叫做属狗阴的刘御史。今日亦因清明,雇了只船,同他府中一个篾片田文海带了些二等妓女出城游湖。他坐在窗前,东张西望的看人家妇女;

  却说伯青等人饮了一回酒,船摇到莫愁湖中,日已当午,在柳阴下小泊。一群水手登岸,坐在树根下吃饭。小儒道:"我们这哑酒也无味,久闻柔云的清歌是南京第一,何妨请教,况城外的游人也少了些。"王兰拍手道:"好得很!我吹他唱。"在窗前取支笛子和了和,柔云却不过众人,只得顿开歌喉唱了一套《游园》,顿挫抑扬,字字中节,觉得流水行云一时遏住,连那树上的鸟都吱吱穆颐鹄础3眨谌送丛蘖艘换兀嗾辶吮疲偷铰逯槊媲暗溃柔云辛苦了,请干此杯。"洛珠起身也回敬伯青,刚刚送到面前,只见上流一只快船,三支桨荡得飞快,转身不及,一头碰着凉篷子的尾梢,船身幌了两幌,"豁喇喇"一声,船中器皿碰折了多少。洛珠未曾立得稳,一跄几乎翻下水去,多亏篷窗挡住,洛珠吓得面如土色,坐在舱板上,说不出话来。

  众人大惊,围拢来争问若何?岸上一群水手齐跳上船头,用篙将来船钩住,骂道:"你这个棺材,宽河大水却碰到人家船身上来,损坏的东西是要赔的。"来船水手不肯认错,两边喧嚷不已。洛珠喘口气道:"我这心尚跳上跳下的,方才若不是窗子挡住,好歹要吃。几口水的。这来船实在冒失得很。"王兰笑道:"你起初想便当,茶都不肯吃。这会儿倒要吃水,却不值得。"洛珠瞅了一眼道:"我吓得要死,你反来取笑人。天有眼睛的,停一会把你弄下水去,也让我说笑。"王兰道:"我喜欢吃茶,不用吃水,不比你不肯吃茶的。"引得众人尽笑起来。将要发作来船,只见舱中走出一个华服少年来,后面立着数名家丁。那人满口京腔道:"别耍闹,碰掉了东西值得什吗,赔给你们就是了。我船上水手原不小心,你这船横躺在河里也很不懂事。"又吆喝两边水手不许乱骂。凉篷子上水手见来人甚阔,不敢开口了。

  陈小儒起初背着身子,听得有人说话,掉过脸来。那人拍着手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陈年兄。自家人更闹得讨人笑话。"小儒见是刘蕴,也只得起身招呼。刘蕴趁势一脚跨过船来,走进舱中向众人作揖。伯青、王兰回了礼,让来人上坐。二珠躲避不及,上前请叫了声。刘蕴笑嘻嘻的望他们点点头,回身与祝王二人彼此通了姓名。伯青才知道是刘蕴,闻得人说他不是个好人,心中不大愿意,因与小儒认识,勉强同他寒喧了几句。小儒亦不适意,见他已经走了过来,自己平时是个有涵养的人,又不肯当面冷落他。

  何以刘蕴也走到这条路上来?先在城内时,看见他们同两个标致妓女坐在一处,问明田文海,方知道是聂氏双珠。他耳中早巳闻名,也去过两次,二娘晓得他不是用钱的人,脾气又不好,不曾招接他,用好言支掉了。今日见了二珠,骨软筋酥,垂涎不已。出了城,又听得洛珠唱曲,分外神驰。虽然认得小儒,不好冒冒失失的走过去。想定了主意,嘱咐本船水手赶上他的船,碰他一下,势必争闹,他却趁机排解,走了过来。吩咐他家人取了吊大钱,绐水手道:"碰坏你们的东西,我想一吊钱也够了,绐你们自家去买罢。"众水手欢喜,谢了赏。小儒暗暗称奇道:"刘蕴平时一钱如命。的人,今日为何阔起来?而且心气和平,真算难得。"

  刘蕴向小儒道:"你们今日乐得很,又带了南京城里数一数二的红人儿,小弟无心遇着这好机会,可不算三生有幸!若不见弃,小弟奉陪谈谈,否则我即告辞。"口里说着,身子却不动。小儒不好回答他,望着祝王二人。伯青道:"我们已是杯盘狼藉之时,怎好有屈仁香兄,改日奉请的为是。"刘蕴忙道:"这却何妨,陈午兄是至好,二公虽是初觉,然久仰大名,一晤如故的。兄等不见外,小弟择日还要奉屈诸君到鸡鸣埭、雨花台各处逛逛,畅游他一天。我们聚在一处,是难得的。"说罢,哈哈大笑,吩咐他家人道:"你等过船去,将上等酒肴搬几样过来。再请田师爷同来坐坐,你说这边船上都是我的至好,不要紧的。再开一桌饭与那些女相公们吃,打发他们先回去罢,明日到府中领开发。"家人答应着去'了。刘蕴对众人道:"小弟也带了几个人,此时见着二珠姊妹,视他们已如粪土,所以不叫他们过船给诸位请安,倒还遮着点丑。"小儒道:"刘年兄赏识是不错的,未免太谦了。"

  少顷,他家人搬过几色菜来,将桌上残肴撤去,重新整顿,送上酒来。众人见他涎着脸不肯走,也不好十分拒绝他,只得让他上坐。刘蕴执意不行,在小儒对面坐了。忽见一人走进舱来,年纪约四十上下,生得獐头鼠目,八字微须,穿着一身新艳衣服,装出斯斯文文的样子,与众人见了礼。刘蕴叫他在肩下坐了,对众人道:"这是小弟友人田文海兄,人是极有趣的。"又与他说了众人姓名,田文海鞠躬道:"满座皆是贵公子,文海何人,得附骥尾,与我大有荣施。"众人见他出言俗恶,尤觉可厌,都在鼻子里哼了声,似应非应的。二珠一肚子不愿意,因刘蕴势焰熏天不能得罪的,勉强起身敬了刘蕴的酒。刘蕴大为快乐,眯着一双眼,逗他们说话。慧珠本来不喜多话,洛珠是极口快的,心中却厌烦他,也冷冷的。

  刘蕴见满座不欢,要想个主意乐乐,对小儒道:"小弟有个新鲜令儿,大家何不一行,较哑酒热闹些。"小儒道:"也好,倒要请教是何新令?"刘蕴满满的吃了一锺令酒道:"是个拆字令。细说一个字,加一小竖成个字,加一大竖又成个字,撇掉了再加二竖改成一个字。要前后说得联络有趣,又要叶韵。不会说的以及说错了,罚酒三杯,说笑话一个。就从我说起。"想了想,向众人道:"小弟有僭了。"说道:

  一个二字写中间,加一小竖便成土,加一大竖便成干。不是有二分土气,就有二分没相干,不如加上二竖,却是个蛙在井中把天观。

  众人只得说声:"好,此令倒也新鲜。"刘蕴洋洋得意,斟杯酒送在伯青面前道:"轮到伯青兄说了。"伯青接了酒,没奈何说:"我也是个二字,却从仁香兄前令上脱胎来的,不免抄袭。"道:

  一个二字写当中,加一大竖便是土,加一小竖便是工。我看不用二分土,也不用二分工,不如加上两竖,把口门儿封。

  刘蕴明知说的自己,也只得随着众人道声:"好!"伯青之下该慧珠说了,慧珠道:"我不会说,吃酒罢。"一连吃了两杯,伯青抢着代了一杯。刘蕴道:"有个笑话呢?"慧珠道:"我更不善说,还是三杯酒代了罢。"刘蕴道:"酒令严如军令,那却不能。"洛珠接口道:"我代说罢。"刘蕴笑道:"也好,人不笑是不算的。"洛珠也不理他,道:

  秋日桂花大开,一班土子们闻得有一古寺内,桂树又大,花又开得多,远近游人往来不绝。这些士子们高兴,同去赏玩。果然树可参天,花香扑鼻。内中有一个士子,拣那低处折了一枝闻香,不料和尚大为发话,道:"先生们,只许看不许动手。若你也折我也折,一日到晚上万的人,小寺这有几棵树早经都折完了广士子们听了,动起气来,把和尚臭骂一顿,气犹未平,见旁边一个尿桶,提起来浇了一树,恨恨的道:"你这秃子,不过留与那些大老官们闻香,好骗他的钱。我与你糟蹋掉了,偏不叫你刘仁香,却叫你留人臭呢!

  说得大家狂笑起来。刘蕴好生不悦,反忍下去淡笑道:"贱名出自美人之口,虽臭犹香,只怕我不配。"却挨到陈小儒说了,小儒接口道:

  一个曰字写得圆,添一大竖便成由,添一小竖便成田。我看也不曰由自己,也不曰乐园田,不如添上两竖,是非曲直在人言。

  众人齐赞了声"好!"轮到田文海说了,文海道:"晚生才疏学浅不能说,也吃三杯酒,说个笑话罢。"一口气吃了两杯,第三杯酒送到刘蕴面前,捻着鼻子道:"请大老爷代一杯,难道他人有情有义的代酒,你就不肯代一杯儿,我料你也不好意思。"又扭扭捻捻的福了一福,引得众人笑得忍不住。刘蕴笑道:"别肉麻,我带了你这粲头相公,可不讨人家笑话。"头一仰将酒吃了。慧珠听田文海打趣他,两颊一红,沉下脸来,转过身子伏在篷窗上看湖景去了。又听田文海说笑话道:

  正月十五大放花灯,一起乡下人进城游玩,见各处的灯,飞禽、走兽、人物都彩色鲜明,又像活的一般。乡下人当成真的道:"世上那里有这些活宝贝,奇怪奇怪,却肚皮亮亮的能点灯。"又问:"值多少钱?"旁人与他开心道:"十吊大钱一张。"乡下人吐着舌头道::"好贵,好贵!"正看得高兴,忽然一阵大雨.各家措手不及,将灯全行打坏,都露出架子来。乡下人道:"呸!我当是活的,原来是篾片做的。司'怜我们乡下人,一年苦到头,种田养鸡鸭都没有这样大的利息。

  田文海说到此处,却一口气说了下去,道:

  真正乡下的鸡鸭,田篾片不如了。

  众人听了,哄然大笑。洛珠笑得把酒喷了一桌,忍不住眼泪都掉了下来,前仰后合的,却如带雨梨花,经风杨柳,愈觉得姣媚。刘蕴道:"不要笑坏了。"又高高的念了两句道:"有美一人,清扬婉兮。"洛珠正低着头抹身上的酒,接口道:"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小儒笑道:"柔云这张嘴比刀还快,我等真要退避三舍。"令又挨到王兰,也微想了一想道:

  写一个三字适相当,加一大竖便为主,加一小竖便为王。我看你也做不得三分主,也做不得三齐王,不如加上两竖,人说曰做不长。

  众人笑了一笑,却派到洛珠道:"我说的不大好,诸位包荒些。"刚要说又笑了起来,勉强忍住笑道:

  写一个王字君知否,添一小竖便成五,添一大竖便成丑。我看你全不像王老五,也不像王老丑,不如添上两竖,倒像个田老九。

  伯青道:"妙极了,却又说得自然。"田文海道:"洛姑娘怎么明骂起我来了。"洛珠道:"真正奇了,我是凑着字说的,天下那里只有你一个姓田的,况也不是行九。既然我说错的,罚我吃锺酒,说个笑话何如?"刘蕴道:"很用得,你的笑话是不坏的。"洛珠道:

  有个人穷的没有法子,心里想道:"不如到京里做太监去,又尊贵又好开钱。"到了京中,拜在老太监门下,求他各事照应。老太监将他派在大内里执事。一日,内里传旨进膳,这人;苴:"万岁要吃中饭。"老太监喝道:"不要乱说,万岁要用御膳。"一日,又传旨大宴诸官。这人又道:"万岁要摆宴呢!"老太监又道:"说错了,万岁要摆御宴。嗣后你要记着,譬如大内里花园叫御花园,护卫的兵丁叫御林军。"这人方才明白道:"怪不得皇帝面前东西都要叫御字的,从今我也是个老手了。"这日从御花园门首经过,踏了一脚屎,"恨要骂你几句又怕是皇帝屙的,若不看你是御史,我就要骂你了"。

  众人哈哈大笑。慧珠瞅着洛珠道:"你太觉高兴了。"洛珠只图说得畅快,那里还顾忌旁人。伯青等明知刻薄太甚,也不好阻他,而且实在好笑,大家希图一笑将此话掩了过去。谁知刘蕴听了怒从心起,脸都气白了,欲要寻闹,又转想道:"他们一起的人太多,必不容我发作,又碍着小儒的面子,再者我是自己来的,并非他们请我。"回头见田文海闭着眼,摇着头道:"岂:有此理,言之太甚了。"暗地将田文海袖子一扯,站起来假作笑容道:"有趣,有趣!本当多坐一会儿,还要尽兴乐一乐。无如小弟尚要进城有事,改日再奉陪罢。"他的家人进舱将残肴收去,刘蕴遂与众人作辞。

  众人见他神色不妙,不便深留,大众送到船头一拱而散。复回船来,齐埋怨洛珠道:"刘蕴原不是个好人,他既涎着脸入席,索性敷衍他半日,他没趣会自走的。你偏要刻薄他,这种人是要记仇的,窃恐从此要起风波。"小儒道:"我本说清明不可游湖,偏生遇着他,真叫人无味。"洛珠冷笑道:"拚死无火灾,是我得罪他,不过他倚官仗势设法收拾我,不累及别人,不劳诸位与我担忧。"王兰接口道:"柔云这话很是,如果刘蕴收拾你,我王者香也不依他。"众人见他二人如此说法,不好再说,反将别的话支开去了。伯青道:"我们也饿了。"命连儿摆上饭来,一面吩咐水手返棹进城。饭罢,众人谈谈说说,船已到了原处,开发了船价,大众登岸取路各散。

  单说刘蕴回到自己船内,气的说"受不得"。田文海笑道:"少老爷何苦因此小事气伤贵体,难道收拾几个婊子还费事不成,若说碍着他们,倒也不难。"就着刘蕴耳旁,低低说了几句道,只要如此如此,"叫死而无怨"。刘蕴听了,回嗔作喜道:"在理,你这话很使得。合城的人都奉承我,反被这两个骚货取笑去,岂不是过回头了吗?我起初也罢了,他们越说越不成样儿。若说碍他们的面子,这话更扯淡,小儒我是不怪他,那祝伯青与王者香冷冷的样子,好像有他妈十七八品,我还巴结他么?况且我背地里瞧慧珠是姓祝的人,洛珠是姓王的人,小儒是没相干的。"说着,船已抵岸。刘蕴与田文海回到府内,在曹氏跟前一字不提,暗中叫过几名能干家丁,嘱咐他们照样去办,不许走漏消息要紧。

  再说到伯青回来心中终觉不快,想道:"刘蕴今日受了洛珠的笑骂,他不是个好惹的人,必然不肯干休,只怕在这几日内,他家定要出事。果真出了事,叫我怎样出头去庇护他。"又恐慧珠吃苦,思前虑后,一连数天懒得出来。这日王兰约了小儒,又来约伯青去访二珠。伯青也记挂慧珠,一同乘马到了篱边,听得里面高高的喉咙有两三人说话,却不甚明白。才进了门,只见二娘在那厢招手,众人会意,随着他由正面五间旁边个小门穿过去,是洛珠的卧室。不知二娘说出什么话来,且看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