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评全本金瓶梅-第五回 捉奸情郓哥定计 饮鸩药武大遭殃 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汇评全本金瓶梅-第五回 捉奸情郓哥定计 饮鸩药武大遭殃 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五回 捉奸情郓哥定计 饮鸩药武大遭殃

 

  张批:此回文字,妙在上半捉奸,句句是武大,却句句是郓哥;下半用药,句句是金莲,却句句是王婆。

  此回文字幽惨恶毒,直是一派地狱文字。夜深风雨,鬼火青荧,对之心绝欲死。我不忍批,不耐

  批,亦且不能批,却不知作者当日何以能细细的做出也。

  教我明日拿笔做这样一篇文字,其实不敢。盖想不得,非做不得也。

  拿砒霜来,是西门罪案。后文用药,是金莲罪案。前用刁唆,结末收拾,总云是王婆罪案。

  上文勾情处,要与"花园调婿"一回对读,见文不犯手。此文要与"贪欲丧命"一回对读,见报

  总一般。

  看此回而不作削发想者,非人心。则此回又代普净师现身说法也。


  


  诗曰:参透风流二字禅,好姻缘是恶姻缘。

  痴心做处人人爱,冷眼观时个个嫌。

  野草闲花休采折,真姿劲质自安然。

  山妻稚子家常饭,不害相思不损钱。

  话说当下郓哥被王婆打了,心中正没出气处,提了雪梨篮儿,一迳奔来街上寻武大郎。转了两条街,只见武大挑着炊饼担儿,正从那条街过来。郓哥见了,立住了脚,看着武大道:"这几时不见你,吃得肥了!"武大歇下担儿道:"我只是这等模样,有甚吃得肥处?"郓哥道:"我前日要籴些麦稃,一地里没籴处,人都道你屋里有。"武大道:"我屋里并不养鹅鸭,那里有这麦稃?"郓哥道:"你说没麦稃,怎的赚得你恁肥耷耷的,【绣像眉批: 善说不如善激。】便颠倒提你起来也不妨,煮你在锅里也没气。"武大道:"小囚儿,倒骂得我好。我的老婆又不偷汉子,【绣像夹批: 未必。】我如何是鸭?"郓哥道:"你老婆不偷汉子,只偷子汉。"武大扯住郓哥道:"还我主儿来!"郓哥道:"我笑你只会扯我,却不道咬下他左边的来。"武大道:"好兄弟,你对我说是谁,我把十个炊饼送你。"郓哥道:"炊饼不济事。你只做个东道,我吃三杯,便说与你。"武大道:"你会吃酒?跟我来。"

  武大挑了担儿,引着郓哥,到个小酒店里,歇下担儿,拿几个炊饼,买了些肉,讨了一镟酒,请郓哥吃着。武大道:"好兄弟,你说与我则个。"郓哥道:"且不要慌,等我一发吃完了,却说与你。你却不要气苦,我自帮你打捉。"【张夹批:看他已有成算,全是为自己气,不是为人。武大看那猴子吃了酒肉:"你如今却说与我。"郓哥道:"你要得知,把手来摸我头上的疙瘩。"武大道:"却怎地来有这疙瘩?"郓哥道:"我对你说,我今日将这篮雪梨去寻西门大官,一地里没寻处。街上有人道:'他在王婆茶坊里来,和武大娘子勾搭上了,每日只在那里行走。'我指望见了他,撰他三五十文钱使。叵耐王婆那老猪狗,不放我去房里寻他,大栗暴打出我来。我特地来寻你。我方才把两句话来激你,我不激你时,你须不来问我。"武大道:"真个有这等事?"郓哥道:"又来了,我道你这般屁鸟人!那厮两个落得快活,只专等你出来,便在王婆房里做一处。你问道真个也是假,难道我哄你不成?"武大听罢,道:"兄弟,我实不瞒你说,我这婆娘每日去王婆家里做衣服,做鞋脚,归来便脸红。我先妻丢下个女孩儿,朝打暮骂,不与饭吃,【张夹批:刺人心眼。这两日有些精神错乱,见了我,不做欢喜。我自也有些疑忌在心里,这话正是了。我如今寄了担儿,便去捉奸如何?"郓哥道:"你老大一条汉,元来没些见识!那王婆老狗,什么利害怕人的人!你如何出得他手?他二人也有个暗号儿,【绣像眉批: 此儿大有作用,然亦多事。】见你入来拿他,把你老婆藏过了。那西门庆须了得!打你这般二十个。若捉他不着,反吃他一顿好拳头。他又有钱有势,反告你一状子,你须吃他一场官司,又没人做主,干结果了你性命!"武大道:"兄弟,你都说得是。我却怎的出得这口气?"郓哥道:"我吃那王婆打了,也没出气处。我教你一着:今日归去,都不要发作,也不要说,只自做每日一般。明朝便少做些炊饼出来卖,我自在巷口等你。若是见西门庆入去时,我便来叫你。你便挑着担儿只在左近等我。我先去惹那老狗,他必然来打我。我先把篮儿丢出街心来,你却抢入。我便一头顶住那婆子,你便奔入房里去,叫起屈来。此计如何?"武大道:"既是如此,却是亏了兄弟。【张眉批:看武大连呼"二哥"亲热。此处呼"兄弟",只觉悲咽。我有两贯钱,我把你去,你到明日早早来紫石街巷口等我。"郓哥得了钱并几个炊饼,自去了。武大还了酒钱,挑了担儿,自去卖了一遭归去。

  原来这妇人,往常时只是骂武大,百般的欺负他。近日来也自知无礼,【绣像眉批:亦能自反。】只得窝盘他些个。【张夹批:然则必死武大,王婆之罪尤甚。当晚武大挑了担儿归来,也是和往日一般,并不题起别事。那妇人道:"大哥,买盏酒吃?"武大道:"却才和一般经纪人买了三盏吃了。"那妇人便安排晚饭与他吃了。当夜无话。次日饭后,武大只做三两扇炊饼,安在担儿上。这妇人一心只想着西门庆,那里来理会武大的做多做少。当日武大挑了担儿,自出去做买卖。这妇人巴不的他出去了,便踅过王婆茶坊里来等西门庆。

  且说武大挑着担儿,出到紫石街巷口,迎见郓哥提着篮儿在那里张望。【绣像夹批:有心哉。】武大道:"如何?"郓哥道:"还早些个。你自去卖一遭来,那厮七八也将来也。你只在左近处伺候,不可远去了。"武大云飞也似去卖了一遭回来。郓哥道:"你只看我篮儿抛出来,你便飞奔入去。"武大把担儿寄下,【张旁批:细。不在话下。

  却说郓哥提着篮儿,走入茶坊里来,向王婆骂道:"老猪狗!你昨日为甚么便打我?"那婆子旧性不改,【绣像眉批: 王婆老矣,戒之口得,且又全以血气用事,宜乎其败也。】便跳身起来喝道:"你这小猢狲!老娘与你无干,你如何又来骂我?"郓哥道:"便骂你这马伯六,做牵头的老狗肉,直我

  几巴!"【张夹批:四字如闻其声。那婆子大怒,揪住郓哥便打。郓哥叫一声:"你打我!"把那篮儿丢出当街上来。那婆子却待揪他,被这小猴子叫一声"你打"时,就打王婆腰里带个住,看着婆子小肚上,只一头撞将去,【绣像夹批: 仔细着,撞了进去。】险些儿不跌倒,却得壁子碍住不倒。那猴子死顶在壁上。【绣像夹批:可观

  】
只见武大从外裸起衣裳,大踏步直抢入茶坊里来。【绣像眉批:变起仓卒。】那婆子见是武大,来得甚急,待要走去阻当,却被这小猴子死力顶住,那里肯放!婆子只叫得"武大来也!"那妇人正和西门庆在房里,做手脚不迭,先奔来顶住了门。这西门庆便钻入床下躲了。武大抢到房门首,用手推那房门时,那里推得开!口里只叫"做得好事!"【张旁批:武大口里。那妇人顶着门,【绣像夹批:可观。

  】
慌做一团,口里便说道:【张旁批:妇人口里。"你闲常时只好鸟嘴,卖弄杀好拳棒,临时便没些用儿!见了纸虎儿也吓一交!"【绣像眉批:语云:能搏猛虎,不能不变色于蜂蚕,理固然也。

  】
那妇人这几句话,分明叫西门庆来打武大,夺路走。西门庆在床底下听了妇人这些话,提醒他这个念头,便钻出来说道:"不是我没这本事,一时间没这智量。"便来拔开门,叫声"不要来!"武大却待揪他,被西门庆早飞起脚来。武大矮小,正踢中心窝,扑地望后便倒了。西门庆打闹里一直走了。【张夹批:写出淫秽妇人狠处。所以必说西门庆会得一身好拳棒,单是为此一事。郓哥见势头不好,也撇了王婆,撒开跑了。【张夹批:写郓哥。街坊邻舍,都知道西门了得,谁敢来管事?【张夹批:夹写邻舍,百忙里闲笔,却是细笔。王婆当时就地下扶起武大来,见他口里吐血,面皮腊渣也似黄了,便叫那妇人出来,舀碗水来救得苏醒,两个上下肩搀着,便从后门【张夹批:后门六。归到家中楼上去,安排他床上睡了。【张夹批:以上一段捉奸,以下一段用药。当夜无话。

  次日,西门庆打听得没事,依前自来王婆家,和这妇人顽耍,只指望武大自死。武大一病五日不起,更兼要汤不见,要水不见,每日叫那妇人又不应。只见他浓妆艳抹了出去,归来便脸红。小女迎儿又吃妇人禁住,不得向前,吓道:"小贱人,你不对我说,与了他水吃,都在你身上!"那迎儿见妇人这等说,怎敢与武大一点汤水吃!武大几遍只是气得发昏,又没人来采问。一日,武大叫老婆过来,分咐他道:"你做的勾当,我亲手捉着你奸,你倒挑拨奸夫踢了我心。至今求生不生,求死不死,你们却自去快活。我死自不妨,和你们争执不得了。我兄弟武二,你须知他性格,倘或早晚归来,他肯干休?你若肯可怜我,早早扶得我好了,他归来时,我都不提起。你若不看顾我时,待他归来,却和你们说话。"这妇人听了,也不回言,却踅过王婆家来,一五一十都对王婆和西门庆说了。那西门庆听了这话,似提在冷水盆内一般,说道:"苦也!我须知景阳冈上打死大虫的武都头。【张夹批:一语直接咬指头,紧甚。我如今却和娘子眷恋日久,情孚意合,拆散不开。据此等说时,正是怎生得好?却是苦也!"王婆冷笑道:"我倒不曾见,你是个把舵的,我是个撑船的,我倒不慌,你倒慌了手脚!"西门庆道:"我枉自做个男子汉,到这般去处,却摆布不开。你有甚么主见,遮藏我们则个。"王婆道:"既然我遮藏你们,我有一条计。【绣像眉批:老奸可剐。

  】
你们却要长做夫妻,短做夫妻?"西门庆道:"干娘,你且说如何是长做夫妻、短做夫妻?"王婆道:"若是短做夫妻,你们就今日便分散。等武大将息好了起来,与他陪了话。武二归来都没言语,待他再差使出去,却又来相会。这是短做夫妻。你们若要长做夫妻,每日同在一处,不耽惊受怕,我却有这条妙计,只是难教你们--"【张夹批:不是故意逗留不说,却是季实难教。】西门庆道:"干娘,周旋了我们则个,只要长做夫妻。"王婆道:"这条计用着件东西,别人家里都没,天生天化,大官人家里却有。"西门庆道:"便是要我的眼睛,也剜来与你。却是甚么东西?"王婆道:"如今这捣子病得重,趁他狼狈,好下手。【绣像眉批:可杀。

  】
大官人家里取些砒霜,却交大娘子自去赎一帖心疼的药来,却把这砒霜下在里面,把这矮子结果了,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没了踪迹。便是武二回来,他待怎的?自古道:'幼嫁从亲,再嫁由身。'小叔如何管得暗地里事!半年一载,等待夫孝满日,大官人娶到家去。这不是长远夫妻,偕老同欢!此计如何?"西门庆道:"干娘此计甚妙。自古道:欲救生快活,须下死功夫。罢罢罢!一不做,二不休。"王婆道:"可知好哩!这是剪草除根,【绣像夹批:可杀。

  】
萌芽不发。大官人往家里去快取此物来,我自教娘子下手。事了时,却要重重谢我。"西门庆道:"这个自然,不消你说。"

  云情雨意两绸缪,恋色迷花不肯休。

  毕竟人生如泡影,何须死下杀人谋?

  且说西门庆去不多时,包了一包砒霜,递与王婆收了。【张夹批:只此是西门庆罪案。这婆子看着那妇人道:"大娘子,我教你下药的法儿。如今武大不对你说教你救活他?你便乘此把些小意儿贴恋他。他若问你讨药吃时,便把这砒霜调在心疼药里。【绣像眉批:刽子手无此毒肠。老百剁不□□矣。

  】
待他一觉身动,你便把药灌将下去。他若毒气发时,必然肠胃迸断,大叫一声。你却把被一盖,不要使人听见,紧紧的按住被角。预先烧下一锅汤,煮着一条抹布。他那药发之时,必然七窍内流血,口唇上有牙齿咬的痕迹。他若放了命,你便揭起被来,却将煮的抹布只一揩,都揩没了血迹,便入在材里,扛出去烧了,有甚么不了事!"【张夹批:写得王婆恶处,盖不止一武大受祸也。那妇人道:"好却是好,【绣像夹批:有何好处?

  】
只是奴家手软,【绣像夹批:可恨,可恨。】临时安排不得尸首。"婆子道:"这个易得。你那边只敲壁子,我自过来帮扶你。"西门庆道:"你们用心整理,明日五更,我来讨话。"说罢,自归家去了。王婆把这砒霜用手捻为细末,递与妇人,将去藏了。【张夹批:一路写得黑越越,怕人。

  那妇人回到楼上,看着武大,一丝没了两气,看看待死。那妇人坐在床边假哭。武大道:"你做甚么来哭?"妇人拭着眼泪道:"我的一时间不是,吃那西门庆局骗了。谁想脚踢中了你心。我问得一处有好药,我要去赎来医你,又怕你疑忌,不敢去取。"武大道:"你救我活,无事了,一笔都勾。武二来家,亦不提起。你快去赎药来救我则个!"那妇人拿了铜钱,迳来王婆家里坐地,【张夹批:此等处比用药时更可恨,我最不敢读。却教王婆赎得药来。把到楼上,交武大看了,说道:"这帖心疼药,太医交你半夜里吃了,倒头一睡,盖一两床被,发些汗,明日便起得来。"武大道:"却是好也。生受大嫂,今夜醒睡些,半夜调来我吃。"【绣像夹批:可怜。

  】
那妇人道:"你放心睡,我自扶持你。"看看天色黑了,妇人在房里点上灯,下面烧了大锅汤,【绣像眉批:读此而不发指心裂者,非情也。

  】
拿了一方抹布煮在锅里。听那更鼓时,却正好打三更。【张夹批:三更。那妇人先把砒霜倾在盏内,却舀一碗白汤,把到楼上,叫声:"大哥,药在那里?"武大道:""在我席子底下枕头边,你快调来我吃!"【绣像夹批:可怜。

  】
那妇人揭起席子,将那药抖在盏子里,将白汤冲在盏内,把头上银簪儿只一搅,调得匀了。左手扶起武大,右手把药便灌。武大呷了一口,说道:"大嫂,这药好难吃!"那妇人道:"只要他医得病好,【绣像夹批:当真好否?

  】
管甚么难吃!"武大再呷第二口时,被这婆娘就势只一灌,一盏药都灌下喉咙去了。那妇人便放倒武大,慌忙跳下床来。武大哎了一声,说道:"大嫂,吃下这药去,肚里倒疼起来。苦呀,苦呀!倒当不得了。"这妇人便去脚后扯过两床被来,没头没脸只顾盖。武大叫道:"我也气闷!"那妇人道:"太医吩咐,教我与你发些汗,便好的快。"武大再要说时,这妇人怕他挣扎,便跳上床来,骑在武大身上,把手紧紧的按住被角,那里肯放些松宽!正是:油煎肺腑,火燎肝肠。心窝里如霜刀相侵,满腹中似钢刀乱搅。浑身

  冰冷,七窍血流。牙关紧咬,三魂赴在枉死城中;喉管枯干,七魄投望乡

  台上。地狱新添食毒鬼,阳间没了捉奸人。

  那武大当时哎了两声,喘息了一回,肠胃迸断,呜呼哀哉,身体动不得了。【张夹批:以上是金莲罪案。那妇人揭起被来,见了武大咬牙切齿,七窍流血,怕将起来,只得跳下床来,敲那壁子。王婆听得,走过后门头咳嗽。【张夹批:后门七。那妇人便下楼来,开了后门。【张夹批:后门八。王婆问道:"了也未?"那妇人道:"了便了了,只是我手脚软了,安排不得。"王婆道:"有甚么难处,我帮你便了。"【张夹批:以下是王婆罪案。那婆子便把衣袖卷起,舀了一桶汤,把抹布撇在里面,掇上楼来。卷过了被,先把武大口边唇上都抹了,却把七窍淤血痕迹拭净,便把衣裳盖在身上。两个从楼上一步一掇扛将下来,就楼下寻扇旧门停了。与他梳了头,戴上巾帻,穿了衣裳,取双鞋袜与他穿了,将片白绢盖了脸,拣床干净被盖在死尸身上。却上楼来,收拾得干净了,王婆自转将归去了。那婆娘却号号地假哭起"养家人"来。看官听说:原来但凡世上妇人哭有三样:有泪有声谓之哭,有泪无声谓之泣,无泪有声谓之号。当下那妇人干号了半夜。

  次早五更,天色未晓,西门庆奔来讨信。王婆说了备。西门庆取银子把与王婆,教买棺材发送,就叫那妇人商议。这婆娘过来和西门庆说道:"我的武大今日已死,我只靠着你做主!不到后来网巾圈儿打靠后。"西门庆道:"这个何须你费心!"妇人道:"你若负了心,怎的说?"西门庆道:"我若负了心,就是武大一般!"【张夹批:此盖作者于此一篇地狱文字完,特特将七十九回一照,使看官知报应不爽,色欲无益。觉《水浒》用武松杀西门,不如用金莲杀之也。【绣像眉批:此誓非虚,要晓得金莲手段原硬。

  】
王婆道:"大官人,如今只有一件事要紧:天明就要入殓,只怕被仵作看出破绽来怎了?团头何九,他也是个精细的人,只怕他不肯殓。"西门庆笑道:"这个不妨事。何九我自吩咐他,他不敢违我的言语。"王婆道:"大官人快去吩咐他,不可迟了。"西门庆自去对何九说去了。正是:三光有影谁能待,万事无根只自生。

  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闻。

  

  

  


    (一)按:前评写于光绪五年(1879)五月十一日。

  
文龙批:此数回皆《水浒传》中文字也。作者非不能□(疑为别字)具栌锤,另开□□(原残缺,下同),但原文实有不可磨灭者,故仍其旧,正以见作者服善虑口口。读之能使前后牟尼一串,毫无补缀痕迹,此正见作者心细才大也。惟《水浒》以武松为主,此则以西门庆为主,故又不能不换面,此题旨使然耳。

  总之,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武二安在哉!西门大官人安在哉!若潘金莲者,处处有之,吾亦时时见之。虽人告我日:此不姓潘,此不名金莲。予语之曰:潘金莲,亦不必实有其人也。有潘金莲之颜色,处潘金莲之遇合,而能不为潘金莲之作用,虽姓潘不能名为金莲也。第恐事同金莲之事,心同金莲之心,纵无其事,并无其心,而淫与金莲等,虽不名金莲,直谓之姓潘可也。


  

  
(二)按:后评写于光绪六年(1880)正月初四日。光绪八年(1882)八月十日重阅一遍。

  
文龙批:甚矣,人之不可有所恃也,而无能者,尤不可有所恃。潘金莲恃其色,西门庆恃其财,王婆子恃其口。色是祸水,财是双戈,口是利刃,固皆其所自有者也。若武大郎何所恃乎?才不能以倚马,力不能以缚鸡,貌不足以惊人,钱不足以使鬼,所恃惟一好兄弟耳,固非其所自有者也。呼之不能即应,招之不能即来,望之不能即见。而彼之所恃者,又为人之所畏,一露其机,于是有死之路,无生之门矣,岂不痛哉!"武二归来"四字,实武大催死令牌,送死令箭也。

  非自有而恃之者,吾见亦多矣。恃阀阅而骄人,恃科第而傲人,恃富贵而凌人,恃父兄之威势而欺人,恃亲友之赫炎而侮人,是皆武大郎之类也。吾不知其死所矣。然则其所自有者,独可恃乎?潘金莲卒死于色矣,西门庆卒死于财矣,王婆子卒死于口矣。人顾何有所恃哉? 曰:有。恃乎理,恃乎义,恃乎此心无私与无欲。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