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消息》古吴金木散人著 痴部 明 文震亨抄本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春消息》古吴金木散人著 痴部 明 文震亨抄本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春消息

      

第十回 夫共妇百年偕老 弟与兄一榜联登

  诗:

诗书端不负男儿,一举成名天下知。

昔日流亡谁敢议,今朝显达尽称奇。

双妻逊长从来少,二子同登自古稀。

利遂名成心意满,归来安享福无涯。

说这舒状元自写书与李道士寄来,不觉又是两个多月。一日,杜翰林于关真君祠内设席,请他与康进士二人。饮酒之间,舒状元与康进士陡然谈起当初祈梦一事。杜翰林问道:"二位当日梦中,曾得些什么佳兆么?"舒状元便把梦里缘由一一说知。杜翰林道:"原来得了这样一个奇梦,岂不是关真君的灵感?"康进士道:"舒兄,你当日既有此梦,何不与小弟一讲?"杜翰林道:"贤契,天机不可漏泄,不说破的妙。"

舒状元道:"康兄,你我蒙真君保佑,俱得成名,神明之德,不可不报。愚意正欲与兄商量,捐些赀费,要把圣像重装,殿宇重建。未审尊意如何?"康进士道:"舒兄既有此意,小弟无不从命。" 舒状元便唤庙祝过来商量,估计人工木料并一应等项,须用千金。次日就各捐五百两。择日兴工,不满两月之期,把一所真君的祠宇,焕然一新,真君圣像遍体装金。有诗为证:

圣像巍巍俨若生,颓垣败栋一时更。

真君托梦非灵显,焉得舒生发至诚!

不数日,巴陵有讣音至,说康司牧公身故。康进士闻讣,痛悼不已。杜翰林与舒状元再三宽慰。次日就要整顿行李,回家守制。舒状元道:"康兄既为令尊老年伯丧事急于回去,但程途遥远,跋涉艰难,不可造次。若再消停得几日,杜老师有回家消息,大家乘了坐船,一齐回去,却不是好!"康进士强作笑颜道:"父丧不可久滞他乡。若杜老师果然回去,便等两日,这也使得。"说不了,只见杜翰林差人来说:"昨日命下,钦赐驰驿还乡,只是三二日内起马。"康进士与舒状元大喜,各自吩咐家人收拾行李,专候登程。 杜翰林吩咐打点两只座船,一只乘了舒状元、康进士、两家家眷,一只乘了自己并舒太爷,择早日开船朝行暮止,将及半月,就到巴陵。那李道士得知他们回来,连忙同清霞观道士远出迎接。杜翰林问道:"二位从哪里来?"李道士道:"小道是凤凰山清霞观道士李乾,特来迎接杜老爷、舒老爷、康老爷的。"舒状元、康进士听说是李道士,就着人回复道:"舟中不便接见,权留在梅花观里,明日面拜。"李道士便同了那道士回到叔清上院住下。杜翰林与舒太爷的轿子在前,舒状元与康进士的轿子在后,进了城。康进士先别回去。舒太爷对杜翰林道:"实不相瞒,学生久离巴陵,已无家舍,须在此告别,好寻寓所安歇。"杜翰林道:"学生与老先生正是通家至谊,我家尽有空闲房屋,任凭选择一所便是。"舒太爷道:"虽承美意,只恐在府上搅扰,不当稳便。"杜翰林笑道:"老先生觉有些腐气,这句话一发不像通家的了。"舒太爷也笑,一齐杜府中来。那杜翰林许多亲戚闻知翰林与状元同回,早已知会,齐来庆贺。 舒状元下轿,进到厅上,便请杜夫人出来拜见,杜夫人欢喜得紧,也不管舒太爷在那里,连忙出来相见。舒状元先请父亲过来拜揖。那杜夫人原不认得这就是状元的亲父,乍会之间,又不好开口问得,勉强向前道个万福。然后过来,再与状元相见。舒状元恭恭敬敬,把交椅移在当厅,再三请夫人坐了拜见。夫人坚执不允,舒状元便倒身下拜。杜夫人一把扯住道:"状元,这个如何使得?只行常礼吧。"舒状元道:"若非夫人自幼抚养训诲成人,早作沟渠饿莩,焉能得有今日?"杜夫人笑道:"若提起幼年间事,还不得倾心。若说今日,真是状元的手段,如何归在我身上。惶愧,惶愧!"舒状元只是拜将下去。杜夫人扯他不住,却也受了几拜。便问道:"状元的夫人可同回来么?"舒状元微笑道:"不瞒夫人说,未曾婚娶。"杜夫人道:"你那年却是有了夫人去的。"舒状元答应不来,但把脸儿红了又红。杜翰林道:"夫人,且慢进去。舒状元的宅眷,随后便到了。"杜夫人道:"我正要问这个舒字明白。状元原名杜萼,前番写书回来,书上改了舒萼,今日老爷又称舒状元,却怎么说?"杜翰林道:"夫人有所不知,这位舒太爷,就是状元嫡亲令尊。 杜夫人惊讶道:"原来状元已有了亲父,因此方才的说话,都有些古怪。想将起来,我们端然是个陌路人了。"

舒状元道:"夫人何出此言?受恩深处,亲骨肉焉敢背忘?"杜夫人道:"状元还在哪里地方,得与舒太爷相会?"舒状元便把长沙道上相会的事,细说一遍。杜夫人正待再问几句,只见门上人进来禀道:"状元夫人到了。"杜夫人忙不及的起身出来,接了进去。相见礼毕,杜夫人笑道:"夫人一路来风霜辛苦,请进内房暂息。"韩夫人低低应了一声,挽手同进。有诗为证:

轻盈窈窕出天然,半是花枝半是仙。

试看低低相应处,娇羞真是使人怜。

当下大排筵席,虽是替舒状元洗尘,又是与舒太爷会亲。大家畅饮,将近二更时分。这舒状元却心满意足,越饮越醒,也不顾翰林与太爷在上,这个酒量不知从何而来。 杜翰林见他饮得无休无歇,遂教随从的把后面花厅铺设停当,烧香煮茗伺候。舒太爷对状元道:"今日初来,明日倘有乡绅拜望,若中了酒,不便接见,恐失体统。可早睡吧。"舒状元不敢有违父命,带了些酒意,站起身来,心里虽然明白,那脚下东倒西歪,好像写"之"字一般。杜翰林着人扶他进后花厅里去睡了。

原来日间那杜夫人却不晓得一个舒太爷同来,仓促之间,不曾打扫得房屋。杜翰林就陪舒太爷在书房里,权睡了一宵。次日清晨,韩相国特来相拜。这舒状元果然中了酒,却也起来不得。说便这等说,或者还是当时心病,不好相见,落得把中酒来推托,也未可知。但是别人不见也罢,至如韩相国,却是不得不见的。没奈何,连忙起来梳洗,出去相见。韩相国笑道:"状元少年登第,老夫亦与有光。今日看将起来,宁为色中鬼,莫作酒中仙。"舒状元是个聪明人,听说这两句,却有深味,便不敢回答,只得别支吾道:"舒萼不才,荷蒙天宠,皆赖老相国福庇。今日谨当踵门叩谢,不料反蒙先顾,罪不可言。"韩相国道:"还是老夫先来的是道理。"舒状元低着头道:"不敢。"韩相国道:"老夫有句话儿要动问,险些忘怀了。闻得状元在长沙道重会了令尊,可是真么?"舒状元就把从头至尾说完。韩相国道:"如今令尊老先生却在哪里?"舒状元道:"昨日也同到这里了。"韩相国道:"其实难得!可见有状元福分的人,屡屡撞着喜事。老夫在此,何不请令尊先生出来一见?"舒状元便请太爷与相国相见。舒太爷道:"小儿向年得罪台端,重蒙海函,老朽正欲同来叩谢,不期老相国先赐下顾。望乞原宥。"韩相国笑道:"窃玉偷香乃读书人的分内事,何必挂齿!"舒太爷背地对状元道:"既蒙相国恩宥,着你浑家出见何妨?"状元令夫人出见。夫人见了相国,倒身便跪。相国一把扶住道:"如今是状元夫人,怎么行这个礼!快请起来。"韩夫人红了脸,连忙起来,又道个万福,竟先进去。古诗为证:

今日何迂次,新官与旧官。

笑啼俱不敢,方信做人难。

又诗为证:

昔为相国婢,今作状元妻。

相见惟羞涩,情由且不题。

韩相国道:"状元成亲已久,可曾得个令郎么?"舒状元道:"端未曾有。"韩相国大笑道:"看来状元倒是有手段的,只因还欠会做人。老夫今日此来,一则奉拜杜老先生并贤桥梓,二则却有句正经说话,要与状元商议。"舒状元道:"不识老相国有何见谕?" 韩相国道:"金刺史公前者闻状元捷报至,便与老夫商量,他有一位小姐,年方及笄,欲浼老夫作伐,招赘状元。不须聘礼,一应妆奁已曾备办得有,只待择个日子,便要成亲。不知状元尊意如何?"舒状元听了这句,却又不好十分推辞,便道:"舒萼原有此念,只是现有一个在此,明日又娶了一个,诚恐旁人议论。" 韩相国道:"状元意思我已尽知,现有这个,况不是明媒正娶,哪里算得!还是依了老夫的好。" 舒状元道:"容舒萼计议定了,再来回复老相国。"韩相国道:"此事不可急遽,先要内里讲得委曲,也省得老夫日后耳热。"相国就走起身作别,状元父子直送出大门,看上了轿,方才进来。舒状元当下便与夫人商议。韩夫人原是十分贤慧的,见说此言,毫无难色,满口应承道:"这是终身大事,况我与你无非苟合姻缘,难受恩封之典。我情愿作了偏房,万勿以我为念,再有踌躇也。"舒状元只道故意回他,未肯全信,因此假作因循,连试几日。那夫人到底是这句说话,并无二意。舒状元虽然放心,但念平昔恩爱之情,一时间心中又觉不忍。金刺史择日成亲,韩相国差人来说,事在必成,不由自己主张。到了吉日良时,金刺史府中大开筵席,诸亲毕集,乡绅齐来,笙歌鼎沸,鼓乐喧阗,金莲花烛,迎状元归去。巴陵城中,有诗赞之云:

其一

年少书生衣锦回,一时声价重如雷。

金家喜得乘龙婿,毕竟文章拾得来。

其二

乌帽朱衣喜气新,一身占尽世间春。

今朝马上看佳婿,却是巴陵道上人。

舒状元此时也只是没奈何,就了新婚,撇了旧爱。成亲一月有余,那一会不把韩夫人放在心上,眠思梦想,坐卧不宁,懊恼无极。几回要把衷肠事与金夫人说知,又恐金夫人未必如韩夫人贤慧,说了反为不美。总然瞒得眼前,焉能瞒得到底,是以延延捱捱,欲言半吐半吞,平日间郁郁不乐不悦。 金夫人见他如此。不知就里因由,或令置酒行乐,或令歌舞求欢,而闷怀依然如故矣。金夫人道:"君家状元及第,身居翰林,况有千金小姐为妻,罗绮千箱,仆从数百,可称富贵无不如意。何自苦乃尔,请试为我言之。"从此不时盘问,便巧言掩饰,终无了期,舒状元只得把心事一一对金夫人说。谁想金夫人之贤慧又与韩夫人一般。金夫人听见状元一说,便道:"状元既有夫人在彼,何不早说?就迎到这里,我情愿让他做大,甘心做小。同住一处,有何不可。"舒状元道:"我几番要对夫人说,诚恐夫人见嫌,所以犹豫到今。不料夫人有此涵容,真三生之幸也!"金夫人道:"她那里等你不去,只道我有什留难,倘若怨小于我,后边不好见面。再不可耽搁日子,待我便去告禀爹爹,明日就打发轿去,迎接回来,一同居住。在彼可无白首之吟,妾与状元可免旁人议论,岂不美哉!"舒状元道:"夫人美意,我已尽知。只怕令尊乃端方正直之人,居官居乡,无不忌惮,恐说起这事,未必有此委曲。与其说之不见其妙,莫若不说为高也。语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请夫人三思。"金夫人道:"我爹爹虽然执性,亦能推己及人,只要礼上行得去,极肯圆融。比如我兄妹数人,惟我最爱,凡有不顺意处,我爹爹无不委曲。今我与状元是百岁夫妻,终身大事,我自有一番好话对爹爹说,我爹爹必然应允。状元不必叮咛,更添烦恼。"

当下夫人就去对金刺史公说。刺史公沈吟半晌,因问道:"吾儿此言,从何而来?"

金夫人道:"出自状元之口。"金刺史公道:"你爹爹一向闻状元原有夫人,恐怕我儿知之便不快活,故此不说。今既要接她回来,岂不是一桩美事?倘若去接韩夫人,舒太爷也须同接到这里。"金夫人道:"孩儿正欲如此,世间哪有媳妇不事舅姑的道理!"当下先着人去说知。次日,打发两乘轿,一乘去接舒太爷,差家人八名;一乘去接韩夫人,着丫鬟八人,一同去到杜府。那韩夫人虽然贤慧,见状元久恋新婚,一向不去温存,心中未免有些焦燥。金府轿来相接,未知好歹若何,欲去又不好去,欲不去又不好不去,进退两难,全没一些主意,遂与杜夫人商量。杜夫人道:"今日来接,决无歹意。况状元与恩爱无比,难道去了一两个月就把前情忘了,将奚落?金小姐虽然与状元结发,还未有一年半载;古道先入门为大,她年纪尚小,未有胆气。今放心前去,好便在那里,不好抽身便转。凡事都在我身上,不必沉吟。"

韩夫人听了杜夫人这一片话,狐疑尽释,心花顿开,欢欢喜喜,遂去梳妆,穿了盛装,作别起身,来到金府。原来舒太爷预先到了。韩夫人下轿,到了大厅上,先拜见金刺史公并刺史夫人,再见小姐。那小姐见了韩夫人,十分欢喜,满面堆下笑来,定要逊韩夫人作大。 韩夫人见金夫人谦下得紧,心下也有些不安起来。 就对金夫人道:"小姐阀阅名门,千金贵体,冰人作合。贱妾相门女婢,又与苟合私奔,自怜污贱,久不齿于人类,甘为侍妾,愿听使令。安敢大胆抗礼!"金夫人道:"夫人与状元起于寒微,历尽艰辛,始有今日,所谓糟糠之妻,礼不下堂。妾不过同享现成富贵而已。夫人居正,妾合为偏。"两个夫人让我,我让,你说一番,我又说一番,牵上扯下,逊了半日。金刺史公见她两个逊个不了,满心欢喜,遂大笑道:"我常虑此事,不能调停,今见两人如此,吾无忧矣。"又对韩夫人道:"汝父母双亡,与吾女都嫁状元一人。吾女之父母,即汝之父母,汝合拜我为义父母,汝与吾女拜为姊妹,合以姊妹称呼,均为状元妻,不分嫡庶。此天下之常经,古今之通义也。"舒太爷道:"老亲家高见,名分从此定矣。"两个夫人遂不谦让,便同拜谢刺史公与舒太爷,然后与状元同拜。 有诗为证:

自古蛾眉惟嫉妒,焉能逊长作偏房?

借问舒君有何法,刑于二妇至今香。

是夜金府大排筵席,畅饮一宵。次日,巴陵城中,人人称赞,个个播扬,都说是一桩奇事。康进士闻知,备了表里,重新作贺。有诗赞云:

一凤跨双鸾,文身五彩备。

梧桐能共栖,和鸣天下瑞。

舒状元自有了这两个夫人,如鱼得水,过得十分恩爱。这两个夫人虽不分大小,也不知尔为尔,我为我,就是一个。到及一年光景。 两个夫人都生下一个孩儿,长名,次名璋,十分聪俊。舒状元满心欢喜。五六岁来,智慧无比,舒状元遂无心仕进,有意教诲二子矢志攻书。其母亦极力周支。一十八岁,兄弟同登甲科,俱授美职。父子三人,声闻显赫。此老堪舆眼力绝到,为子孙之至计也欤!后人有诗赞云:

世有堪与子,负人不可言。

然此舒姓者,应或种心田。

能得巴陵秀,生子杜开先,

早岁蒙家难,孤身幸瓦全;

读书文似锦,好色胆如天。

遇父巴陵道,求名第一仙。

座师即义父,同舟返故园。

多情韩相国,执伐结姻连。

双妻齐逊长,二子甲科联。

若非阴德大,谁似后人贤?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