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 回  张天师兴道灭僧  金碧峰南来救难-三宝下西洋(明)罗懋登-国学导航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10 回  张天师兴道灭僧  金碧峰南来救难-三宝下西洋(明)罗懋登-国学导航

 

第10 回  张天师兴道灭僧  金碧峰南来救难

 

  诗曰:

  屿琢就质坚刚,布命朝廷法制良。

  宝盒深藏金缕钿,朱砂新染玉文香。

  宫中示信流千古,阙下颁荣遍四方。

  却忆卞和三献后,到今如斗镇家邦。

  却说万岁爷看了这颗玉玺,龙颜大喜,只是印面上是个"九老仙都之印"六个字。万岁爷道 :"这玉玺委实是精,只不知朕可用得么?"天师道 :"陛下用得 。"万岁爷道 :"朕富有四海内 ,贵为天子,用了这个'九老仙都之印',朕却不反又做了个道士也?"这句话儿虽是万岁爷盘驳的,不至紧,天师心里想道 :"似这等说来,反为欺侮朝廷了 。"吓得他魂不附体,慌忙的五拜三叩头,说道:"臣启陛下,这颗印朝廷可用,只是玉玺可用,非是'九老仙都'之字可用。"万岁爷道:"既是这个字不可用,去待怎么处分它?"天师还不曾回话,只见那个姚太师又在御座左侧说道 :"来说是非者 ,便是是非人。这个字不可用,也在天师身上哩 !"万岁爷道 :"这个字不可用,须在天师身上 。"天师道 :"臣有一计,伏望天裁 。"万岁爷道 :"你说来与朕听着 。"天师道 :"这印面上篆文,当原日也不过是个镌刻的。这如今伏乞陛下传出一道旨意,拣选天下良工,镌刻上朝廷爷的字号,便是朝廷爷用的,有何不可!"万岁爷道 :"天师之言有理 。"即时传出一道旨意,着尚宝寺正堂钱某朝夕守护。又传出一道旨意,着工部正堂马尚书管理镌刻。又传出一道旨意,着文华殿掌中书事中书舍人刘某篆与"奉天承运之宝"六个字。

  你看旨意已到,谁敢有违?只见尚宝寺卿领了旨意,捧着这颗玉玺,朝夕不离;工部尚书领了旨意,即时发下了许多的文书,写下了许多的牌票,就仰五城两县拣选碾玉匠人,眼同考校,精上要精,强上要强 。每城限取五名,五五二十五名;每县限取五名,二五一十名。拘齐火速赴部听用毋违。不觉的五城两县带领着一班儿碾玉的匠人来见,尚书道 :"解官销缴文书,各回本职,众匠人叫上纪录司取过纪录簿来,把这些匠人的名姓逐一计开,以便有功者赏,有罪者罚,纪完发放街下俟候 。"原来这个玉玺,不敢轻自碾动,又不敢发落。该房径在工部大堂上陈设了两张公案,公案上衤因 铺锦绣 ,褥引芙蓉。又且关会钦天监,择取吉日良辰,马尚书朝衣朝冠,焚香拜告天地。拜告已毕,转身又拜了玉玺,方自到尚宝寺,手里请出玺来,安在个公案衤因 褥之上。众匠人各各拜天礼地,烧纸拈香,方才走近前来。只见这颗玺霞光万道,瑞彩千条。欲待不动手,却是圣旨不敢违拗;欲待动手来,这玺好怕人也。只听得堂上一声云板响,尚书道 :"辰时已到,众匠人兴工 。"众匠人只得动手 ,原来这些匠人不是胡乱的动手,先前分定了上、中、下三班。匠人九名三班,共三九二十七名,余八名,两名添砂,两名换水,两名补空,两名提点。周而复始,序次而行。每日间也不是时时刻刻用工。寅时匠人进衙,卯时还不动手;辰时兴工,巳时又兴工;午时正是磨洗,未时还磨,申时歇斫。一日间怎么有这许多分派?原来寅、卯时日初出,太阳尚斜,辰、巳、未,太阳居顶,申牌时分,太阳西坠,故此一日之中,有用工时,有不敢用工时。

  马尚书心里想道 :"这个玺若是磨洗得工成,还有衣锦还乡的日子;若是磨洗不成,却不知怎么是好哩 !"众匠人心里想道 :"磨洗这个玺,若有功果,羊酒花红;若有疏虞,祸来不测。"一个个拎着脑袋儿在手里,一个个挂着心胆儿在刀上。却不觉的光阴迅速,时序催迁,转眼就是三十个日子。一个月日已周,工程圆满。尚宝寺卿眼睁睁的看看这玉玺上"奉天承运之宝"六个字。马尚书眼见的玺面上是"奉天承运之宝"六个字。两家儿一同欢喜,叫过把总来,权插一对金花,权挂一匹大红缎子;叫过众匠人来,权且散些赏赐,俱待等圣旨看来,另行重重颁赏。

  尚宝寺仍旧捧了这颗玉玺,马尚书径到朝门外来复看旨意。只见五更三点,万岁爷升殿,文武百官进朝。传宣的道 :"文武班齐么?"押班的官出班奏道 :"文官不少,武将无差,班已齐整了 。"传宣的道:"各官有事的引奏,无事的退班。"道犹未了 ,黄门官说道 :"现有工部马尚书听宣 。"圣旨道:"宣进朝来 。"三宣两召,宣至金銮。马尚书五拜三叩头,三呼万岁。圣旨道 :"烦卿开工,用工何如?"马尚书道 :"万岁爷的洪福齐天,开玺的工程已经完备 。"圣旨道 :"现在何处?"马尚书道 :"现在午门,请旨定夺 。"圣旨道 :"宣玺进朝 。"尚宝寺听知宣玺进朝,双手举起,奉与礼部尚书。礼部尚书接着,奉与掌朝阁老。掌朝阁老接着,奉与司礼监太监。司礼太监献上龙颜。龙颜见之,果是"奉天承运之宝"的篆文。圣旨道 :"着司礼监将玺用纸上我看着 。"秉笔的太监慌忙里刷上朱砂 ,司笺的太监慌忙里展开茧素,一连用上两三颗玺。圣旨掀开看时,原来又是"九老仙都之印"的篆文。圣旨已自有三分不宽快了,故此不宣尚宝寺,止是传出一道旨意,宣工部尚书,另行开洗。

  马尚书领着这颗玉玺 ,转到本衙,悲悲切切,两泪双抛,心里想道 :"空负了我十载萤窗之苦,官居二品之尊,今日断送在这个玺上 。"没奈何,只得唤过该房来,写了飞票,用了印信,仍旧拘到原旧的碾玉匠人。这些匠人听知这段事故,也都哭哭啼啼,怕遭刑宪。却又官差不自由,只得前来,分班的仍旧分班,添砂换水的仍旧添砂换水,补空提点的仍旧补空提点。每日间寅时进衙,仍旧进衙;卯时不动手,仍旧不动手;辰时兴工,仍旧兴工;巳时又兴,仍旧又兴;午时磨洗,仍旧磨洗;未时还磨,仍旧还磨;申时歇斫,仍旧歇斫。今番比着前番做的更加烧辣些,故此不及一个月日,已经完备了。马尚书仔细看来,明明的是"奉天承运之宝"六个字,却又进朝复命。

  只见万岁爷在谨身殿议事,马尚书心忙意急,投谨身殿而来。黄门官道 :"工部尚书在殿外听宣 。"圣旨道 :"宣他进来 。"尚书也不待三宣两召,径自进来。圣旨道:"卿来何事,这等促迫?"尚书道 :"开玺工完,特来复命。"圣旨道:"玺在何处?"尚书道:"玺在门外听宣。"圣旨道:"宣玺进来。"即时宣进玉玺,到于谨身殿内。龙颜观看之时,委是"奉天承运之宝"六个字,忙刷朱砂印在纸上,掀起看来,依旧又是"九老仙都之印 。"圣旨已自有七分不快了,又宣工部尚书领出去重造。 尚书仍旧点起匠人,匠人仍旧用工开洗,尚书挨着这个二品的官,众匠人挨着这个一条的命。尚书道 :"今番要把旧字洗得清,却才新字开得明 。"众匠人都说道 :"理会得了 。"旧字洗得清,新字开得明。只说着"洗得清"三个字,就把个玺洗薄了一半,岂又有不清之理 ?只说着"开得明"三个字,却在那新半个上镌刻了字,又岂有不明之理?分分明明是个"奉天承运之宝"。不觉的工程又满,明日五更宫里升殿 ,尚书进上玺来,忙刷朱砂,印在纸上,掀起看时,仍复又是"九老仙都之印 。"万岁爷一时间怒发雷霆,威摧山岳,举了此印,望九间殿丹墀之下只是一掼,骂说道 :"纵是能者,不过草仙而已,怎敢戏弄朝廷 !"即时传出一道旨意,宣上锦衣卫掌印的堂官,到于午门之外 ,押将玉印,重责四十御棍,永不叙用。锦衣卫都指挥领了圣旨,喝令校尉五棍一换,四十御棍,换了八个校尉,把个玉玺打得-命归泉,不中重用。怎么一个玺叫做一命归泉,不中重用?原来这块玉玺是个活的,夜食四两朱砂,一印千张纸。自从打了四十御棍之后,不食朱砂,一印只是一张纸,却不是个一命归泉,不中重用?到如今这颗印,还是茅山侍奉灵官收管。

  却说万岁爷撤座,文武百官散班。正是:

  青天白日,撞着一个显歹子,莫道无神也有神。

  到了半夜二更,三茅祖师见说打了他的玉玺四十御棍,兄弟们心怀忿恨,一个人一拳,一个人一脚,把个华阳洞踹沉了。当原先这个华阳洞,洞里坐得百十个多人,丹灶丹鼎、石床石凳,各样的奇异物件,不计其数。只因三位祖师踹沉了,故此这如今只留得一个洞口在了。这三位祖师踹沉一个华阳洞不至紧,即时间驾起祥云 ,霞光万道,竟奔金陵建康府而来,实在有个不良之意。只见万岁爷正在乾清官龙床之上鼾鼾的熟睡,头顶上现出真身,三茅祖师才知道万岁爷是玉虚师相玄天大帝临凡。原来玄武爷比着三茅祖师还大几级,不是个对头。好三茅祖师,知己知彼,袖手而归。不觉的金鸡三唱,曙色朦胧,宫里升殿,文武百官进朝。正是:钟传紫禁才应彻,漏报仙闱俨已开。双阙薄烟笼菡萏,九成初日照蓬莱。朝时但向丹墀拜,仗下应从紫殿回。圣道逍遥更何事,愿将巴曲赞康哉!

  万岁爷升殿,文武百官进朝 ,净鞭三下响,文武两班齐。圣旨一道,特宣龙虎山正一嗣教道合无为阐祖光范领道事张真人见朝。天师见了旨意,忙来朝谒 ,五拜三叩头,三呼万岁。万岁爷道:"昨日三茅山的印,已经打了四十御棍,不中用了,卿府的玺,又在兜率天清虚府,不能用了。朕到今日,还把那个玺来用 ?"天师道 :"陛下用的还是传国玺 。"万岁爷道:"依卿说起来,传国玺又去得远哩 !"天师道 :"西番路途遥远,险隘崎岖,一时往来不便 。"万岁爷道 :"须得一员能达的官,往西番去走一遭 。"天师还不曾回复,姚太师站在御座左侧说道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须就着在张真人身上要也 。"万岁爷道 :"张真人,这玺却在你身上要也 。"天师心里想道 :"这个姚太师,我和他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他苦苦的计较我们,忒来得紧了。我怎么也设一个计较,也还一个礼儿 。"好个天师,眉头一蹙,计上心来 :"姚太师他本是个僧家,我今日就在这个取玺上,要灭了他的僧家,教他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日噬脐,悔之无及。"因是万岁爷着他要玺,他就回复道 :"臣有一计,要这个传国玺,如探囊取物,手到擎来 。"万岁爷道 :"卿有何计 ,说来与朕听着 。"天师道:"臣有一事,依臣所奏,然后才敢献上计来。"万岁爷道:"依卿所奏,钦此钦遵 。"天师道 :"陛下要用取玺之计,先将南北两京一十三省庵庙禅林里的和尚一齐灭了 ,方才臣有一计,前往西洋取其国玺,手到玺来 。"万岁爷只是取玺的心胜,便自准依所奏,即时传出一道旨意,尽灭佛门。该礼部知道。礼部移文关会两京十三省,晓谕天下僧人,无论地方远近,以关文到日为制,俱限七日之内下山还俗。七日以内未下山者,发口外为民;七日以外不下山者,以违背圣旨论,俗家全家处斩。四邻通同,不行举首者,发边远充军。

  自古道 :"近火者先焦"。这个金陵建康府近在辇毂之下,礼部发下了告示,五城兵马司追销。天下名山僧占多,南朝有四百八十座寺,无万的僧人,龙蛇混杂,一例儿都要撵他下山。况兼圣旨的事重,又岂可容情得的?众僧人哪一个敢执拗,只得收拾行囊包裹,一个个高肩担儿挑着,哭哭啼啼。也有师父哭徒弟的,也有徒弟哭师父的;也有师公哭徒孙的,也有徒孙哭师公的;也有师父、师公哭着别个房头徒弟、徒孙的,也有徒弟、徒孙哭着别个房头师父、师公的;也有张和尚帽子,李和尚戴了去的;也有李和尚的驴,张和尚骑了去的;也有到私窠子家里无限别离情的 ,也有到尼姑庵里去抱娃娃的。正是:"削发又犯法,离家又到家";"袖拂白云归洞口,杖挑明月浪天涯。可怜树顶新巢鹤,辜负篱边旧种花。"

  却说这些僧人下山出乎无奈,哪一个不致怨一声?人多怨多,却就惊动了五台山清凉寺里的那一位讲典的碧峰长老。长老正在升座玄谈,信风到了,长老便知其情,心里想道 :"摩诃僧祗果真有此厄会,我若不行,佛门永不得兴起。我原日为甚么来住世也?"即时按住经典,吩咐提科的殿主上来 :"你可对众僧人说,好好的看守祈场,我往南京去走一遭来 。"只见左善世、右善世、左阐教、右阐教、左讲经、右讲经、左觉义、右觉义、正提科、副提科、正住持、副住持、正僧会、副僧会、正僧科 、副僧科、正僧纲、副僧纲、正僧纪、副僧纪,个个说道 :"老爷经典正讲在玄妙之处,弟子们实指望拔离苦海,永不蹉地狱之门,怎么今日要去 ?"又只见一切比丘僧,一切比丘尼,一切优婆塞,一切优婆夷,四众人等,人人说道:"老爷经典正讲在玄妙之处,弟子们实指望拔离苦海,永不蹉地狱之门,怎么今日要去?"又只见徒弟非幻、徒孙云谷也说道 :"走千家不如坐一家,怎么又向南京去 ?"碧峰长老道:"你们不须挂牵,我快去快来也 。"众人说道 :"老爷此去几时来?"长老道 :"往还只好两三个日子 。"怎么五台山走到南京,往还只要两三个日子?原来碧峰长老是个古佛临凡,金光起处便行,金光按下便住,故此与凡人不同。众人说道:"老爷若去,弟子们度日如年,两三日也难捱了 。"长老终是去的心胜,更不打话。你看他头戴着圆帽,身穿着染色直裰,腰系着黄丝细绦 ,脚蹬着暑袜禅鞋,肩掮着九环锡杖,金光起处,便早已离了五台山,顷刻里就到了南京上清河。举头一望,好个南京 ,真个是龙蟠虎踞,帝王之都。有一曲《帝京瞻望词》为证,词曰:

  汉室金陵吴建业,盘锇倮锏弁豕H蕉郴释迹⒘赐芈觥V恿昙哑舸写校蛩赆院粢沤9W衔砗∩皆孪煸魄缧竺鞫N《脬诘钜楣龋橇谐椒只烽薄L焐锨逍楣愫思溆裨迩碇ξ荨T慕ハ赂Ш烊倌裉ㄉ咸髑嗵臁7址皇庵芨渎澹谑庇淌厮寸徼V骷移堇锪旎В搓车勐弧3ぱ钚A约卜稍疲芄萸廴缙浦瘛V庸奶没仕辔囱耄细系蕾仓苄小4鹿裁饲Ч攀痍庇莱仆蚰牾4耸碧熳幼鹞慕蹋笙椭毕陆鹈炮2菝┰覆咧伟彩椋馗一忧迤降鳌J炻煌鹋铄塾斩猿忻鳌W鞲澄茨茉饩屑啵⑹楦首岳嫌萸洹S踵担∈廊耸润牟皇壬尕顽头姿穑堪财抖烙凶釉葡停拍闪淖允省J朗抡扛∷谱瑁衫聪却镄Φ凇e氤呔旁锻蚶铮钊算扳晡逶贫恕BR>
  又有《狮子山》、《清凉寺》二律诗为证:

  万仞颠崖俯大江,天开此险世无双。

  苻坚小见堪遗笑,魏武雄心入挫降。

  一统舆图新气象,六朝形胜旧名邦。

  题诗未觉登临晚,笑折黄花满酒缸。

  不用芒鞋竹杖扳,肩舆直到翠微间。

  生逢王气千年地,秀拔金莲一座山。

  佛殿倚空临上界,僧房习静隔尘寰。

  传杯暂借伊周手,且放经纶半日闲。

  却说长老到了南京上清河,按下金光,竟投双庙儿落下。

  此时已自三更天矣。正是:

  静夜有清光,闲堂仍独息。

  念身幸无恨,志气方自得。

  乐哉何所忧,所忧非我力。

  却说三更天气,长老已自到了上清河双庙儿落下。这个庙里虽有几个神道,他看见长老金光万道,晓得他不是个巧主儿,都也各自去了。长老进了庙门,坐在他供案之上。只见一阵风过,好风呀:

  无踪无影透人怀,四季能吹万物开。

  就地撮将黄叶去,入山推出白云来。

  风过处,刮将一位神道进来了。这位神道怎么样打扮?只见他戴着汉巾 ,披着绿锦,玉带横腰,青龙刀凛凛。长老道:"是何圣贤?"那神说道 :"佛弟子是十八位护教伽蓝 。"长老道 :"原来是玉泉山显圣的关将。"那神说道:"便是。"长老道 :"请回本位,不敢有劳 。"这一位神道去了。又只见一阵风过,好风呀:

  有声无影遍天涯,庭院朱帘日自斜。

  夜月江城传戍鼓,夕阳关塞递胡笳。

  风过处,又刮将许多神道进来了。长老道 :"来者何神?各通名姓。"只见这些神道各人自通名姓,原来一个是日游神,一个是夜游神,一个是增福神,一个是掠福神,一个是纠察神,一个是虚空过往神,又有五个是五方揭谛神。长老道 :"诸神各回本位,不必相劳。"这些神道各自散了。又只见一阵风过,好风呀:

  无影无踪一气回,花心柳眼乱吹开。

  分明昨晚西楼上,斜拽笙歌入耳来。

  风过处,又刮将一位神道来也。这位神道又怎么打扮?只见他头戴皂幞头,身穿大红袍,腰系黄金带,手拿象牙笏板当张刀。且自生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傅粉的脸,三分的髭髯。见了长老,绕佛三匝,叩齿通虔。长老道 :"是何神圣?"那神说道:"小神是南京城里斩妖缚邪护呵真命皇帝御驾的便是。"长老道 :"你护呵哪个真命皇帝来?"那神说道 :"大凡真命皇帝下界,百神护呵。小神是保护洪武爷御驾的便是 。"长老道 :"现在哪里管事?"那神说道 :"小神现今在里十三、外十八,把守江东门的便是 。"长老道 :"你曾斩甚么妖,缚甚么邪?"那神说道 :"自从胡元入主中国,乾坤颠倒,妖邪极多,精怪无数。及至洪武爷下界,小神护呵斩缚,这些妖怪方才远走他方,这地方方才宁静 。"长老道 :"有何凭据?"那神说道 :"有一个三山街卖药的贺道人为证 。"长老道 :"怎么贺道人为证?"那神说道:"贺家是南京城里一个古迹人家,是汉末三分时候住起的。那卖药的道人也有几分灵性,日里医人,夜来医鬼。有一个精怪时常来到贺道人的家里取药,走动了约有三五十年。忽一日五更三点,哭啼啼的来辞贺道人,说道:'业师,业师,我今番再不来取药了 。'贺道人说道:'仙家,你为何发出此言?'那精怪说道 :'自今洪武爷治世,按上界娄金天星,玉皇有旨,差各城隍各门把守。我们邪不能胜正,怎么又敢进门来也 ?'呼的一声风响,这个精怪就去了。这却不是小神斩妖缚邪的凭据么?"长老道 :"原来你是个城隍菩萨哩 !"那神说道 :"便是 。"长老道 :"既是城隍,请通名姓 。"城隍说道 :"小神姓纪名信 。"长老道 :"天下都是你一个人么?"城隍道 :"不但这个江东门,天下城隍都姓纪。不但天下,就是海外东洋西戎,南蛮北狄,万国九洲,普天下的庙宇城隍都要姓纪。"

  这话儿还不曾说得了,只见眼面前又有一个神道,也头戴的皂幞头,也身穿的大红袍,也腰系的黄金带,也手里拿的象牙笏板当张刀,高声说道 :"少说些哩 !"城隍说道 :"怎么少说些?"那神说道 :"你说天下城隍都姓纪,海外城隍都姓纪哩 !"城隍说道 :"却不是天下城隍都姓纪,海外城隍都姓纪怎么?"那神说道 :"且莫讲天下,且莫提海外,只怕咫尺之间就有一个城隍不姓纪哩 !"城隍菩萨大怒,说道 :"你甚么人?敢学我们装来,敢来抢白我们说话?也罢,你说出咫尺之内有个城隍不姓纪,便自甘休;若说不出咫尺之内有个城隍不姓纪,我教你吃我的象牙板这一亏 。"那神说道 :"你这等性如火爆 。常言道'有理不在高声',还有这个佛菩萨做个证明功德 。"长老道 :"你两家也不要伤了和气,各人说出各人的话来,自有公道在那里 。"城隍说道 :"少叙闲谈,你只说出咫尺之内有个城隍不姓纪来,便罢 。"那神说道:"我问你,应天府管几县哩?"城隍道 :"管七县 。"那神说道 :"七县中间可有个溧水县么?"城隍道 :"有个溧水县。"那神说道:"溧水县城隍姓甚么哩?"城隍道 :"都是我姓纪的 。"那神道:"却不姓纪。"城隍道:"姓纪。"那神说道:"不姓纪。"两家儿都不认输。长老道:"难凭你两家硬证,你们说姓纪的,说出一个姓纪的缘由来;说不姓纪的,也说出一个不姓纪的缘由来。"

  却不知溧水县的城隍果真是姓纪,果真是不姓纪;不知这个城隍说出个甚么姓纪的缘由来,又不知那一位神道说出个甚么不姓纪的缘由来,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