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报喜信弟兄呕阿姐 送贺礼府县拜亲翁_闺门秘术(清)佚名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十一回 报喜信弟兄呕阿姐 送贺礼府县拜亲翁_闺门秘术(清)佚名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十一回 报喜信弟兄呕阿姐 送贺礼府县拜亲翁

 

  却说汤德元将华童答应亲事的话回复了万知府,随即着人去请夏国华来。不多一会,夏县令已到。万钧向他说道:"适才汤先生来说,华老先生允虽可允,但须等兆琨入泮之后,方肯行聘。且无许多礼物,只好仍照书生的规矩,特地请你前来,告知应如何办理,年兄还请自酌。"夏国华道:"既然华先生应允,早迟却也无妨。至聘礼一节,更不争论。横竖两家俱是书生本色,日后就敢烦太尊与汤先生作合便是。"彼此又谈了一会,大家退去,汤德元回到寓所。

  过了几日,学宪按临,兆璧与兆琨、大椿三人进场考试,两三日后,发出榜来,三人俱高取入泮;仍是兆壁第一名,得了榜首,大椿进在第三,兆琨进在第六。报子到门,自是欢喜不尽。汤德元代他们开发了喜钱,然后静候奖赏,领了花红,复令三人亲往府县谒见。此时夏国华格外欢喜,当日摆了酒席请他三人饮酒。座中又谈论些诗词杂作,然后回来。次日回转镇上,当晚门斗到华家报信,华童虽然欢喜,尚不过形于色,惟有玉氏太太与李家太太再也欢喜不了彼此道喜不提。但说李太太定要扶着出来谢华家夫妇提拔之恩,汤家也得了信,上上下下皆说姑爷进学,老爷可算心满意足的了。内中只有汤俊弟兄不甚高兴,两人不言不语坐在那里。

  到了晚间,那仆妇皆来与蕙徵说笑道:"姑娘身家要高了,现任的秀才娘子,明日姑爷高发,干万记着我们伏伺这一场,必要提拔我们。"蕙徵被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满脸通红,心内却十分快活。却巧摆了晚饭来请他两人吃饭,兰馥先走了出来,蕙徵被众人说笑了一回,实在害羞,不肯出来。那些人见汤俊两人坐在那里,故意笑道:"今日我们家姑爷进学,家里这样欢喜,那一天我们家里相公进学,还不知怎样呢?"那一个道:"要他们用心,还怕这功名不是稳的么?"汤俊仍不开口,汤杰格外小些,听见如此说项,骂道:"你们这些人只会恭维姐姐,随后也不是你们嫁他,好不好与你们什么相干?好不希罕。养了女儿总不是好事。家私被他占了还是小事,从不能为着兄弟,总想丈夫做官发财来欺负我们。你们再说,我就爽性不学好,将你们乱打一阵,让姐姐使他家新秀才同我讲理。"汤俊本不开口,听汤杰说了这许多话,也是气不过,说道:"你不懂了。你只晓得秀才,还不知道秀才的兄弟还更阔呢。明日妯娌们一顶轿子到府里,一顶轿子到县里,岂不快活?还有我们兄弟在眼里?趁早此时不要说,防着后来吃苦。"汤杰听了,更加动气道:"你们伯,我是不怕。他不过是个毛秀才,我也看不见。"此时蕙徵在房内被众人取笑了一回,接着两个兄弟说了许多呕气话,又不便与他争论,不觉大哭起来。他母亲晓得他受了委屈,忙来拦道:"你们两人当真要闹么?再说我就来打你一顿,看你怎样?"汤杰格外性急,也就哭道:"儿子再打些不要紧,这要有个好女婿就没事了。"

  汤太太听了这话,也是动气。那些仆妇晓得是他们惹出来的祸,赶着将汤俊弟兄拖了过去。忙着又劝蕙徵,蕙徵倒反哭个不止。闹了一大晚,这才没事。

  过了两日,汤德元带着兆璧三人回镇。所有镇上的人俱来贺喜,皆因汤德元是镇上的首户,又是董事,听说府里又与华家结了亲,那个不来恭维。独有李大椿的母亲格外比平常好了许多,说道:"我虽不想大富贵,但是苦节多年,见儿子进了学,也算我对得起他父亲了。"

  只i是汤华两家提拔之恩,故此病势又减了许多。接着,华童叫兆璧两人祭祖拜客,闹了两天。然后李太太又叫大椿备了几件供点,回到自己家中祭祖。复又到汤家磕头,回来又拜华童夫妇,自家各事方了。

  接着,次日大同府下乡,有事顺便到镇上,先拜汤德元,然后乘轿至华童家内。号房取了帖子,敲门进去说:"府大老爷前来拜会。"华童取过帖子,见是万钧,赶着说挡驾,那知他自己已下轿进来,阻挡不住,只得行礼坐下。叙了寒喧,又后将兆璧弟兄喊至面前,行礼已毕。万钧随即取出一百银子说道:"这是下官些须芹敬,为两个贤契发兆。今年一过,明年即逢大比,那时再为道贺便了。"华童道:"诸蒙太尊青眼,已是感恩不尽。这许多厚赐,实不敢当。"万钧道:"这是我与两个门生藉资膏火,何必如此谦让?闻夏年兄明日即来道喜,下官先来告知一声。前日汤先生所说之话,你先生谅该知道。这举诚是美事,佳儿佳妇,老先生晚景可算是少有的了。"

  华童忙又谦逊了一回,只得将一百两银子收下,万钧告辞起身。那镇上的人这一议论,自不必说。你说府里送银子,他说府里送贺仪,这个说五百。那个说一千。顷刻间,你传我我传你,把个华家已是说的天上有地下无的了。接着第五日,大同县又开锣鸣道而来,也与万钧一般。才将名帖递进,他就下轿进去。华童知道挡驾不住,只得见礼坐下。夏国华开口就认亲戚,道:"亲翁几时得着令郎喜信,小弟早知他两人是不凡的。汤令亲谅该常来。"华童见他如此,只得随着他的口气一一回答。

  却巧汤德元得信亦赶着前来作陪,三人谈了一会世务,然后夏国华向汤德元道:"小弟今日前来,一则与华亲翁拜府道喜,闻女婿入泮,特具薄仪呈送。"说着叫人送上,乃是蓝衫雀顶以及发兆各物,另外又是一百两一封两封银子。又道:"这薄敬聊为见面之仪。随后高发,再为申贺。"华童见了这样,心中十分着急。道:"我本是个书生寒士,要这蓝衫雀顶何用?这样浮华,还说是书生本色。"欲待不收。又明明使他难以为情。而且又是推辞不去的,只得谦让了一回,然后收下。

  夏国华又问了李大椿的话,华童与汤德元一一说知。

  他也送了五十两银子,叫他好好读书,当时李大椿又出来叩谢,然后夏国华回去。那知就此一来,反惹出一件大事。

  本来这镇上向来有个巨窃,混名叫三眼虎。无论你家房屋高大,他皆能想法进来偷窃。昨日见府大老爷到华家来,听见外面说一千的一百的,他已垂涎,要想动手加之。今日夏国华又带了许多人,抬着礼物走过之后,左邻右舍又喧嚷起来。这三眼虎格外拿定主意!想今夜前去动手。到了晚间,先在镇上打些酒,买了些菜,饱啖一顿。到二更时分。正值二十以外,夜间又无月色,他就在家中带了家伙,来到华家门口。先走了两次。见街上人还未静,不好动手。又到他房子后面小巷内望着,两头无人,忙在身边取出铁拨子,要想拨出后门。拨了两下,知是闩上有钉子,知一时拨不开来,只得取出两根绳子,两个铁圈、一付铁钩子。先将钩子扣好,然后将两个铁圈紧系在绳子上面,举起手将绳子望上一摔,两个铁钩早钩在墙上。三眼虎就将两脚套进圈内,一口气猱升而上,早扒到屋面。复将钩子取下,又向里面墙上钩好,仍然抓着绳子系了下去。到了里面,正是厨房的院落。他便侧耳向内室细听,只见灯光未熄。华童虽然睡觉,李大椿与兆璧三人还在李太太房内闲谈。三眼虎见了,只得躲在厨房里,等他们睡静再去动手。不多一会,果然大家去睡。此时己交三更,三眼虎还伯众人未曾睡熟,随手在地下取了一块石子望屋上掷去,一声响亮,然后又滚了下来。再听里面,毫无动静,知道他们睡了,他就忙进了堂屋,慢慢摸着的房门,将门闩拨下。

  才要推门,忽然格喳一声,反吓了一跳。惟恐惊动里面,赶着跑了出来,又听了一回。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