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 回  天妃宫夜助天灯  张西塘先排阵势-三宝下西洋(明)罗懋登-国学导航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22 回  天妃宫夜助天灯  张西塘先排阵势-三宝下西洋(明)罗懋登-国学导航

 

第22 回  天妃宫夜助天灯  张西塘先排阵势

 

  诗曰

  将军远发凤凰城,日月回看帝座明。

  岂是仙槎穷异域,将因驷牡急王城。

  阳当九五飞龙出,甲拥三千跨海行。

  底事岭呼为吸铁,顽贪当为圣人清。

  却说各船上人夫,各船上军士,得了将令,径投西崖之上百步内抬锚 。锚便是有无数的在那里,只是一个也抬不起来。即时报与元帅老爷。老爷道 :"这个锚抬不起来,也在国师身上 。"长老道 :"喜得不是驴鞍儿 。"叫声云谷近前来,吩咐他 :"取过甲马一百张,交与抬锚的,令他一个锚上贴一张甲马,抬了这一回,又将这一百张甲马,贴在那一百个锚上,抬将回来。周而复始,抬完了交付还我。"众人得了长老的甲马,一会儿尽数抬来,还了甲马。船上军人哪一个不念声碧峰老爷佛法无边,哪一个不念声碧峰老爷无量功德。王尚书道 :"只此一事,莫大之功。"

  即时拽篷开船。长老吩咐道 :"目今已是西洋大海,前哨的务要小心,不得模糊,误事不便 。"各船传示已毕。恰好行了这等一二日之间,只见海面宽阔,路径不明,且又是浮云蔽天,太阳不见。前面嘹哨的两眼昏花,也不知何为天,也不知何为水,也不知哪是东、哪是西,也不知哪是南、哪是北。正是:云暗不知天早晚,眼花难认路高低。前哨的传与中军,中军的禀了元帅。三宝老爷心上又慌了。王尚书道 :"老公公不消这等耽烦耽恼,纵有甚么不骼节处,还有国师担当 。"道犹未了 ,只见乌天黑地,浪滚涛翻,正西上一阵狂风刮地而到。正是:

  来无踪迹去无形,不辨渠从那处生。

  费尽宝船多少力,颠南倒北乱蓬瀛。

  这一阵风不至紧,把这些前后船只打开了不成队伍,连天师的船也不在帮,连国师的船也不在帮,只是两只军船还在一帮。三宝老爷就埋怨王尚书,说道 :"王老先儿,你只道是个国师,今番你去寻个国师来也 。"尚书道:"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 。怎怕得这许多哩 !"两位元帅虽强在辩论,风却是狂,浪却又大,船却也有些不骼节处。三宝老爷道:"怎么处哩?"王尚书道 :"付之天命而已 !"老爷道 :"与其付之天命?不如拜天恳求他一番 。"尚书道:"这也说得有理。"二位元帅即时跪着,稽首顿首,说道:"信士弟子郑某、王某,恭奉南膳部洲大明国朱皇帝钦差前往西洋,抚夷取宝,不料海洋之上风狂浪大 ,宝船将危,望乞天神俯垂护佑,回朝之日,永奉香灯 。"祷告已毕,只见半空中划喇一声响,响声里掉下一个天神。天神手里拿着一笼红灯,明明白白听见那个天神喝道 :"甚么人作风哩?"又喝声道 :"甚么人作浪哩?"那天神却就有些妙处,喝声风,风就不见了风;喝声浪,浪就不见了浪。一会儿风平浪静,大小宝船渐渐的归帮。二位元帅又跪着说道 :"多谢神力扶持,再生之恩,报答不尽。伏望天神通一个名姓,待弟子等回朝之日,表奏朝廷,敕建祠宇,永受万年香火,以表弟子等区区之心。"只听得半空中那位尊神说道:"吾神天妃宫主是也。奉玉帝敕旨,永护大明国宝船。汝等日间瞻视太阳所行,夜来观看红灯所在,永无疏失,福国庇民。"刚道了几句话儿,却又不见了这个红灯。须臾之间,太阳朗照,大小宝船齐来拢帮。天师、国师重聚。二位元帅叩头伸谢而起。这一节可见的朱皇帝万岁爷是个真命天子,宝船所在,百神护呵。正是:

  天开景运,笃有道之曾孙;

  电绕神枢,受介福于王母。

  觚棱瑞蔼,闾阖胪传;

  诞绍洪图,丕承骏命。

  至仁有物,待秋而万宝来;

  盛德在躬,居所而众星拱。

  当立纲陈纪之始,为施仁发政之规。

  广文王有声之诗,载歌律吕;

  衍周公无逸之寿,虔祝华嵩。

  却说行了数日,只见蓝旗官跪在中军帐下,禀道 :"落篷下锚。"三宝老爷只说道 :"又是甚么跷蹊险峻?"吃了一惊,也就不会答应。当有王公公在傍,问道:"甚么事落篷下锚?"蓝旗官道 :"如今到了一个海口上,口上有许多的民船,岸上有一座石塔 ,塔下有许多的茅檐草舍,想必是个西洋国土了。故此禀过元帅爷,早早的落篷下锚罢 。"老爷听知道到了西洋国土,却才放心,发放了蓝旗官,传下将令。收船之时,仍旧的前后左右四哨,仍旧的中军,即时请到王尚书、天师、国师,大家商议征进之策。尚书道:"须先差人体访一番,才议征进。"天师道 :"老总兵之言有理 。"老爷道 :"似此一掌之地、何用体访他 。"长老道 :"贫僧适来问到土民了,此处只是个海口,叫做哈密西关,往来番船舣舶之所。进西南上去,有百里之遥,才是个大国。怎么不要人去探访?"老爷道 :"既是如此 ,差下五十名夜不收去访 。"那五十名夜不收,钻天踏地,一会儿去,一会儿来,一齐复命。老爷道:"这是个甚么国?"夜不收道 :"这个崖上,中间是一条小汊港儿,两岸上有百十家店房。那店房都是茅草盖的,房檐不过三尺之高,出入的低着头钻出钻入。路头上是一个石头砌的关,关门上写着'哈密西关'四个大字。从关门而人,望西南上行,还有百十余里路,却才有个城郭。是小的们走到那个城门之下,只见他叠石为城,城下开着一个门 ,城上是个楼,城楼上挂着一面黑葳葳的牌,牌上粉写'金莲宝象国'五个大字。是小的们要进城去,那把门的眼儿且是溜煞,就认着是远方来的,盘诘来历。小的们怕泄漏军情,取罪不便,故此就跑将回来 。"老爷道 :"看起来这是个金莲宝象国了 。"即时传令诸将:兵分水、陆二营,大张旗帜,昼则擂鼓摇旗,夜则高招挂起,朗唱更筹,务在缜密,比在南朝时倍加严谨,如违,军令施行。诸将得令,五营大都督移兵上岸,扎做一个大营,中军坐着是两位元帅,左先锋另下一营在左,右先锋另下一营在右,为犄角之势。四哨副都督仍旧在船上扎做一个水寨,分前后左右,中军坐着是国师、天师。

  说两位元帅高升中军宝帐,只见:

  蓝对白,黑对红,鹅黄对魏紫,绿柳对青葱。角声悲塞月,旗影卷秋风。宝剑横天外,飞枪出海中。干戈横碧落,矛盾贵重瞳。弩箭缠星舍,雕弓失塞鸿。绿巍巍荷叶擎秋露,红灼灼夭桃破故丛。一对对紫袍金带南山虎,一个个铁甲银盔北海龙。坐纛辉前,摆列着七十二层回子手;中军帐里,端坐下无天无地一元戎。

  三宝老爷传下将令 ,说道 :"哪一位将官统领上国天兵,先取金莲宝象国,建立这一阵头功?"道犹未了,帐下闪出一员大将,身长九尺,膀阔三停,黑面鬈髯,虎头环眼,威风凛凛,杀气腾腾,连声说道 :"末将不才,愿领天兵,先取金莲宝象国,首报效朝廷 。"元帅老爷起头看时,只见是个现任征西左先锋 ,挂大将军之印,姓张名计,别号西塘,定元人也。原任南京羽林左卫都指挥。他是个将门之子,世胄之家,业擅韬钤,才兼文武。三宝老爷见之,满心欢喜,说道 :"兵贵精而不贵多,将在谋而不在勇。丑夷叵测,黠虏难驯,张先锋你此行务在小心,免致疏虞,有伤国体。"张计道 :"元帅放心,不劳嘱咐 。"三宝老爷递酒三杯,军政司点付京军五百。只见一声炮响,擂鼓三通,扯起一面行军旗号 ,各哨官各按各方,各竖各方旗帜,吹动了惊天声的喇叭 ,各军呐喊三声。正是:

  鼓角连天震,威风动地来。

  竟奔金莲宝象国哈密西关而进。却早有个巡关的小番叫做田田,吓得滚下关去,报与巡逻番总兵占的里。占的里正坐在牛皮帐下调遣小西飞,只见小番连声报道 :"祸从天降,灾涌地来。"占的里道:"怎叫做'祸从天降,灾涌地来'?"田田道 :"小的职掌巡关,只见沿海一带有宝船千号,名将千员,大军百万,说是甚么南膳部洲大明国朱皇帝驾下,差来甚么抚夷取宝。早有一员大将,统领着一彪人马,杀进关来,逼城而近,好怕人也 。"占的里也是个晓得世事的,闻着这一场的凶报,沉思了半晌,说道 :"没有此理。他南朝和我西番,隔着一个软水洋八百里,又隔着一个吸铁岭五百里,饶他插翅也是难飞 。"道犹未了,只见又有一个细作小番叫做区连儿,跪着报道 :"是小番去打听来,打听得南来船上两个大元帅,坐着两号'帅'字船,就是山么样儿长 ,就有山来样大,扯着两杆'帅'字旗号,就有数百丈高,就有数百丈阔。一个元帅叫做个甚么三宝老爷,原是个出入禁闼,近侍龙颜,不当小可的。一个元帅叫做个甚么兵部王尚书,原是个职掌兵权,出生入死 ,又不是个小可的 。"道犹未了,只见又有一个细作小番叫做奴文儿,忙忙的跪着报道 :"是小番又去打听来,打听得南来船上还有一个道士,叫做甚么引化真人张天师。那天师虽不曾看见他的本领,只是宝船头上立着两面大长牌,左边一面写着:'天下诸神免见',右边一面写着:'四海龙王免朝 '。这个还不至紧,中间还有一面沉香木雕的鱼尾团牌,牌上写着一行朱砂大字,说道 :'值日神将关元帅坛前听令 '。"道犹未了,又只见一个细作小番叫做海弟宁儿,忙忙的跑将来,跪着说道 :"小番也去打听来,打听得南来船上还有一个和尚。那和尚头上光秃秃,项下毛簇簇,叫做个甚么金碧峰,比道士还厉害几十分哩 !"占的里说道 :"还厉害几十分,不过是会吃人罢 !"海弟宁儿说道 :"说甚么吃人的话,他有拆天补地之才,他有推山塞海之手,呼风唤雨,役鬼驱神,袖囤乾坤,怀揣日月。他前日出门之时,那南朝朱皇帝亲下龙床,拜他八拜,拜为护国国师。故此他的宝船上有三面大牌,中间牌上写着'国师行台 ',左边牌上写着'南无阿弥陀佛',右边牌上写着'九天应元天尊'。"

  这四递飞报,把个番总兵唬得魂离壳外,胆失胎中,说道:"无事不敢妄奏,有事不得不传 。"连忙的带了茭叶冠,披了竺花布,竟去面奏番王。只见番王听知外面总兵官奏事,即忙戴上三山金花玲珑冠,披上洁白银花手巾布 ,穿上玳瑁朝履,束上八宝方带,两旁列了美女三四十人,竟坐朝堂之上,宣进总兵官来。番王道 :"奏事的是谁?"总兵官道 :"小臣是巡逻番总兵占的里便是 。"番王道:"有甚么军情?"占的里道:"小臣钦差巡逻哈密西关,只见沿海一带,平白地到了战船几千号,名将几千员,雄兵几百万,说道是南膳部洲朱皇帝驾下钦差两位大元帅,抚夷取宝。现有一员大将,领兵一支,擂破了花腔战鼓,斜拽了锦绣狼旗,声声讨战,喊杀连天。故此启奏驾前,伏乞大王定夺 。"番王听奏,想了一会,说道 :"总兵官差矣 ,若是南膳部洲,他和我西番相隔了八百里软水洋,五百里吸铁岭,他怎么得这些船只军马过来 ?"占的里奏道:"所有我国巡哨的小番,三回四转报说道,南朝船上两个元帅,本领高强,十分厉害 。"番王道 :"是个甚么元帅?"占的里奏道 :"一个叫做甚么三宝老爷,他原是个出入禁闼,近侍君王的,不当不可。一个叫做甚么兵部王尚书,他原是个职掌兵权,出生入死,又不是个小可的 。"番王道 :"这也不为甚么高强,不为甚么厉害 。"占的里道 :"还有两个人,本领越加高强,厉害越加十倍 。"番王道 :"是两个甚么人?"占的里道:"一个道士,一个和尚 。"番王闻知,大笑了一声,说道:"文官把笔安天下,武将持刀定太平。他既是个出家人,已超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他有个甚么本领高强?他有个甚么十分厉害?"占的里奏道 :"那个道士不是个等闲的道士,号为天师。世上只有天大,他还是天的师父,却大也不大?他宝船上有三面大长牌,左边一面写着'天下诸神免见 ',右边一面写着'四海龙王免朝 ',中间一面写着'值日神将关元帅坛前听令 '。那个和尚也不是个等闲和尚,临行之时,南朝天可汗亲下龙床,拜他八拜,拜为护国国师。这个国师有拆天补地之才,有推山塞海之手,呼风唤雨,驾雾腾云,袖囤乾坤,怀揣日月。"这一席话儿不至紧,把个番王唬得高山失脚,大海崩洲。高山失脚非为险,大海崩洲好一惊!

  番王未及答应,只见守城的番官又来报道 :"南朝将官吩咐手下军士,架起一个甚么湘阳大炮,准备打破城墙也 。"番王愈加惊惧,计无所出。当有左丞相孛镇龙说道:"写封降表,投降便罢。"右丞相田补龙也说道:"写封降表,投降便罢。"只有三太子补的力站在龙床之下,说道 :"俺国是一十八国的班头,西方国王的领袖,终不然是这等袖手而降。就是国中百姓,也不好看哩!"番王道:"若不投降,哪里有南朝的雄兵?哪里有南朝的大将?"三太子道:"俺国的军马也不是单弱的,俺国的刺仪王父子兵也不是容易的 。"番王道 :"争奈刺仪王父子又在昆仑山去了 。"三太子道 :"俺国数不合休,刺仪王父子早晚就回也。"

  道犹未了,只见传事的小番报道 :"今有刺仪王姜老星忽刺领了姜尽牙、姜代牙,父子们自昆仑山回还,特来见驾。"这一个归来见驾不至紧,有分教:

  晴空轰霹雳,聚几群猛虎豺狼;

  平地滚风波,起无数毒龙蛇蟒。

  番王听知道刺仪王父子见驾 ,喜不白胜,即时宣进朝来。三太子道 :"俺国还是合该兴也 。"番王道 :"今有南膳部洲大明国朱皇帝驾下钦差两个元帅 ,统领战船千号,名将千员,雄兵百万,侵俺社稷。俺欲待写了降表,投降与他,却辱灭了国体。俺欲待擂鼓扬旗,与他争斗,争奈兵微将寡。卿意下何如?"三太子高声说道:"王爷差矣!君命臣死,臣不敢不死;父叫子亡,子不敢不亡。君命臣死,臣不死不忠 ;父叫子亡,子不亡不孝。俺这里堂堂大国,岂可轻易自损威风 。"刺仪王道:"托大王的洪福,凭小臣的本事,只要大王与臣一支人马,前往哈密西关与他对阵,管教是鞭敲金镫响,人唱凯歌旋。"番王道:"内中有一个道士、一个和尚,本领高强,十分厉害。"三太子道:"父王好差,单只是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

  刺仪王道 :"凭着小臣这一枝画杆方天戟 ,若不生擒了和尚,活捉了道士,若不攻上宝船,扫荡元帅,俺誓不回朝 。"番王大喜,即时焚香祭天地,杀牛祭战鬼,点了番兵五千,付与刺仪王。临行时,递了三个裹篓叶的槟榔,赐了三档咂瓮的佳酿,自送朝门之外。

  好个刺仪王,邻了五千番兵,一声牛角别力响,竟奔哈密西关而来。只见南朝军马,早已扎成一个阵势在那里。南军看见番兵蜂拥而来 ,早有左哨千户黄全彦到于中军请令,说道:"番兵行列不齐,行走错乱,道路挤塞,言语喧哗,乘其未定而击之,此以逸待劳之计也 。"张先锋说道 :"不可。夷人狡诈,信义不明。中国堂堂,恃有此'信义'二字,若复欺其不见而取之,何以使南人不复反也?"道犹未了,番兵直逼阵前,高声搦战。先锋传令回复道"今日天晚,各自安营,明早整兵来战。"

  到于明早,先下战书,两军对列于旷野之中,各成阵势。南军阵上,旌旗摆列,队伍森严。三通鼓罢,张先锋乘马而出,只见:

  凤翅盔缨一撇,鱼鳞甲锁连环。镶金嵌玉带狮蛮,兽面吞头双结。大杆钢刀摇拽,龙驹战马往还。将来头骨任饥餐,一点寒心似铁。

  张先锋在中,上手是左哨千户黄全彦,下手是右哨千户许以诚。两个千户押住阵脚,探子马跑出军前,请对阵主番将答话。只见番阵上门旗开处,两员番将分左右而出 ,各持兵器,立于两傍。次后将一对对分列在门旗影里,中央拥出一员主将。只见:

  胡帽连檐带日看,扎袖貂裘挡雪寒。画杆方天戟,诈输人不识。金龙九口刀,慢说小儿曹。头大浑如斗,逢人开大口。

  却说番将拥出中央。对南阵问道 :"来将何人?"张先锋勒马近前,应声道 :"吾乃南膳部洲大明国朱皇帝驾下,钦差抚夷取宝征西大将军左先锋西塘张计的便是。你是何人?"番将道 :"俺是西牛贺洲金莲宝象国占巴的赖御前官封刺仪王姜老星忽刺的便是 。"张先锋道 :"我太祖高皇帝奉天承运,迅扫胡元,定鼎金陵,华夏一统,所有元顺帝白象驼玺入于西番,我们奉今万岁爷钦旨,宝船千号,名将千员,雄兵百万,二位元帅,一位天师,一位国师,远下西洋,一则安抚夷邦,二则探问玉玺,你们奉上通关牒文,献上玉玺,万事皆休。何故兴师动众,敢阻我们去路么?"老星忽刺道:"俺和你地分夷夏,天各一方,两不相干,焉得领兵犯我境界?你这都是生事四夷,非帝王远驭之术。岂不闻汉光武闭关谢西域乎 !"张西塘道:"谈甚么今,博甚么古?奉上通关牒文,献上玉玺,万事皆休。若是半声不肯,却教你受我的大杆雁翎刀一场亏苦也 。"姜老星道 :"你休开这大口,说这大话,.只说是偶然间从此经过,借几担粮食,求几担柴草,我这里便把三五担来赏你。若说甚么通关牒文,便要俺主御名签押,便是俺主降书降表一般。俺这国是西洋第一国,岂可无故投降于人?你说你的大杆雁翎刀,你还不认得俺的画杆方天戟。"张西塘道 :"你有画杆方天戟,你敢来和我比个手么?"姜老星道 :"呆者不来 ,来者不呆。岂怕个'比手 '二字 。"好番将,即时挺起画戟,直撞而来。张西塘举起雁翎刀,直奔而去。两马相交,两器并举,戟来刀去,刀往戟还,一上手就是五六十回,不分胜负。

  只见南阵上鼓响三通,东南角上跑出一员大将来,全装擐甲,勒马相迎,高声叫道 :"番狗羯,敢如此无礼么?"抡起一张宣花铜斧,直取番将的六阳狗头。只见番阵上也跑出一个番将来,青年大胆,手舞双刀,叫声道 :"抢阵者何人?你岂不认得我姜二公子在这里么?"南将道 :"我黄全彦的眼睛大些,哪认得你甚么姜二公子 !"两个人两骑马,两般武艺,抵手相交。

  只见南阵上又是鼓响三通 ,西南角上又跑出一员大将来,全装擐甲,勒马相迎,高声叫道 :"番奴,敢无礼 !"掣出一条丈八神枪 ,直取番官首级。只见番阵上又跑出一个番将来,人强马壮,手架铁鞭,叫声道 :"何人敢来抢阵?敢抢我姜三公子么?"南将道 :"你是甚么姜三公子,你且来认一认我许以诚来 。"两个人两骑马,两般武艺,抵手相交。

  这一阵三员南将,三个番将,混杀一场。果是一场好杀也!只见:

  人人凶暴,个个粗顽。凶暴的是九里山横死强徒,粗顽的是三天门遭刑恶党。枪如急雨,刀似秋霜,刀林里猛然间风生虎啸。戟断残虹,戈横落日,戈戟中忽听得雾涌龙行。斜刺的不离喉管,竖砍的长依颈项,一冲一撞,浑如四鬼争环。这壁厢怒冲斗牛,那壁厢气满胸膛,一架一迎,俨似双龙戏宝。南阵上耀武扬威,依行逐队,单的单,对的对,居然孙子兵机。番夥里张牙弄爪,缩颈伸头,后的后 ,前的前,管甚么穰苴纪律。鼓声震地,炮响连天,阴阴沉沉,枉教他天空绝塞闻边雁。白日昏霾,黄云惨淡,闹闹嚷嚷,直杀得水尽孤村见夜灯。一任的乱军中没头神,催命鬼,提刀仗剑,杀人放火,江豚吹浪夜还风。两家的门旗下斜地煞,直天罡,关星步斗,吸雾吞云,石燕拂衣晴欲雨。正是:城边人倚夕阳楼,城上云凝万古愁。山色不知秦苑废,水声空傍汉宫流。

  却说南阵上三员南将,番阵上三个番将 ,混杀了几百合,不分胜负。斜日渐西,两家子各自鸣金收阵。张先锋道 :"莫说此人全没用,也有三分鬼画符。明日须则设个计策儿去拿他。"只见明日之间,两军对阵,姜老星出马。张西塘道 :"为将之道,智力二字。有智斗智,有力斗力。昨日连战百十余回,量汝之力不足为也。汝既无力可施,必定有智足恃。我布下一个阵势,你可识得么?"

  却不知张西塘布下的是个甚么阵势,又不知姜老星看见这个阵还认得是个甚么来回,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