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 回 马杰泄机天地会  焕章私访芦沟桥_康熙侠义传(清)贪梦道人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26 回 马杰泄机天地会  焕章私访芦沟桥_康熙侠义传(清)贪梦道人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中国古代小说

      

 

第26 回 马杰泄机天地会  焕章私访芦沟桥

 

  诗曰:

  满城风雨蓟门秋,五百年来感旧游。

  偶与蓬莱仙子遇,相携便上酒家楼。

  话说那位英雄言道 :"我乃是天津卫沧州人氏,姓马,名 杰,别号人称红胡子。我有一个拜兄,名叫大刀韩成公,在北五省,人皆称我们为沧州双侠。因我的朋友被案死去,那时我正在四川,闻此凶信,五内皆崩,回到沧州,到拜兄坟上祭扫,痛哭一场。有人在本处居住,又怕北五省绿林弟兄有事常来寻找,故此隐居在庙内。八卦教屡有书信前来,请我入会,封我为一字并肩王。我早晚打算入川,探望贼人大势如何。若果势大 ,我身在天地会,心在大清国,明顺贼人,暗替国家出力, 等待大兵征剿之时,我那时自有道理。今天相见,真是三生有幸!意欲结为金兰,不知尊意如何?"焕章一闻此言,心中甚喜,言道 :"既蒙兄台见爱,小弟无不乐从 。"说罢,马杰叫童儿把香案摆齐备,二人叩头已毕,马杰为兄,焕章为弟,重复入座饮酒,说 :"贤弟,芦沟桥有一座天赐店,店内前后有 五层大房 ,那是直隶巡抚吴联所开的,那里就为了铸地雷 。"

  列位,直隶从先定鼎之时,乃是巡抚缺,至嘉庆年间,方改总

  督。此处可不是说书的说错了。闲言少叙。再说 :"他那里店 中所有的人,俱是会匪,连吴联也是八卦教,他是会中的忠勇王,教中都称呼他为忠勇都会总。他从做知县之时,就是八卦教了。他是叛逆总头目八路督会总吴恩的兄弟,才智过人,专好收揽英雄。你要将这地雷之事访明白了,回都奏明圣上,一则为国出力,先断贼人的余党;二则功劳浩大,圣上必要重加封赐。你这么样可不成,改扮一个买卖客商,方好前去。别的买卖怕你说漏了,你就扮做一个卖人参的就是。我这南屋子里,有两箱子人参:也有扒山的货,也有老山的货。用只小箱子盛上,你就说你由祁州庙上回来,要上都中参局去卖,那时必然相信,你就在那店中装病,就说后边还有车辆。夜晚出去,再暗中察访。如将此事访明,再走不迟。"焕章一听,心中甚喜,说 :"若果如是,我真感念兄台的好处 。"二人吃酒,天已大亮,焕章收拾齐备,背上参箱,辞别马杰,起身往芦沟桥前去。

  天至巳正,来至芦沟桥天赐店门首,见里面房屋甚多,头层院内,马棚槽道俱全 。焕章进店就嚷说 :" 唔呀,我要住 店!"从里面出来一个小二,年有二十多岁,身穿半截蓝布衫,白袜青鞋;淡黄睑面,笑嘻嘻的说 :"客人,我们这店不住孤 行客,里边没有闲房 。"焕章说道 :"我不是孤行客,我是卖人参的客人。你赶紧给我找房,随后车辆就到。"小二说:"同我到上房去住 。"焕章随到上房,屋中甚是干净。落座要净面 水,洗罢吃茶。小二摆上四碟点心,焕章说 :" 我不吃点心,快给我烫酒摆饭吧,我在路上还没有吃早饭呢 。"小二去不多 时,擦抹桌案,暖酒摆菜,冷荤热炒,干鲜果品 ,应时菜蔬, 摆列满桌,又送过两壶莲花白酒。焕章吃得十分高兴,问:"小二,你姓什么?"小二言道 :"我姓侯,排行在六,在这里店 内跑堂,我家就在这里。我的母亲老病复发,买你点人参治温

  补病,行不行?"焕章说:"不要紧,我送你一支老山参就是,我谅你也买不起 。我再告诉你吃参的方法:用一个小瓷缸儿, 放在开水之内煮着,等待两刻工夫,蒸透倒出再喝 。" 说罢,遂在箱内取出一支极好的老山参 ,交与小二。小二道谢已毕。 焕章吃罢饭,天色已晚,又因昨夜不曾睡觉,遂合衣而卧。

  睡至初鼓方醒,喝了两碗茶,又要了点心吃下 。至二更时分, 大家俱已安歇,收拾妥当,换了夜行衣靠,出房各处巡访地雷消息。直找到五鼓,并无头绪,无奈回归上房睡觉。天亮托言有病,仍然不走,一连五天。

  这一日晚上,小二侯六进来说 :"客人,今天晚上须要早 早睡觉,不可出门。今晚我们店中有事,不可出去,你就睡觉就是了。"焕章依言说 :"是了 。"天色已晚,自己把灯吹了,说 :"我睡啦 !"小二甚是放心。焕章在窗孔偷看。

  天有二更时分,只听外面马蹄声喧,有人扣门之声。有几个人出去开门,说:"哪位来叫门 ?"外面说 :"散值会总与分巡会总、逍遥会总、太平会总,前来察看地雷之工程 。"众 人把门开放 。少时,有两个灯笼在先,后面有两个年迈之人: 头一个戴三角白绫巾,银抹额,二龙斗宝,蓝绸箭袖袍,毡底尖靴,腰系凉带,面皮微白,沿口胡须。后面还有一个人,也是头戴三角白绫巾,金抹额,银灰宁绸单袍儿,薄底靴子,并插白鹅翎儿。后面还有两个少年:一个穿青洋绸大衫,年约二十多岁,薄底快靴。一个年约三十上下,身穿蓝春绸大衫,薄底抓地虎快靴;面如白玉,唇若涂朱,五短身材。共是四个会总:老龙神散值会总马风山,分巡会总任山,逍遥会总张宝任,太平会总任凤蛟,带着十六个会中之人,来查验地雷工程。众贼人见里面店门已关,任山说 :"侯六,你去把三层上房屋内 地板开开,少时我等去观看 。"只见侯六入第三层院中而去。 

  顾爷看够多时,暗中就把后窗户开开,拉刀上房,从窗户中蹿出去,翻身蹿在上房一瞧,又望院中一看。见侯六手提灯笼,扑奔后面,至三层院中,又见他把锁开开进去。焕章在暗中一瞧,只见他把灯笼放在地下 ,用手把地下的方砖起下来, 一连起五十三块方砖;又把地板一翻,只听"咯嘣"一声,将板提起来。又打灯笼出来,至前院中去。焕章从屋上下来,进得上房屋中,来在地板临近,顺着梯儿一级一级地下去了,约有三四丈深。至底下,自己把火一晃,照了照,一直往东,都是平川之地,还有好些个竹竿儿。

  正在观看之际,只听得外面梯子声响,灯光闪闪,焕章忙往楼梯背后一蹲,也不言语。只见那四位会总,一齐带领着众人,往里面来了,各处去瞧瞧,也有火药,也有铁炮,也有房屋。只听得那个说 :" 老会总,你看看成不成 ?"那个说 :

  "好 ,你等大家同我上去吧 ,我必有保举就是 。"众人齐说 "好",遂往上去。焕章从楼梯后面也要上去,只听板子一响,早已盖上了。焕章想要出来,是比登天费事。不知顾爷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