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削刚刀毛保甘受苦 论宝剑智化暗骂人_小五义(清)石玉昆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二十六回 削刚刀毛保甘受苦 论宝剑智化暗骂人_小五义(清)石玉昆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中国古代小说

      

 

第二十六回 削刚刀毛保甘受苦 论宝剑智化暗骂人

 

  且说智爷一听摆酒,站起身来告辞。寨主伸手拦住说:"依然摆下酒了。"智爷说:"不能。我们入山讨茶就不敢当的很,焉敢又要讨酒?我们又不投山入伙,焉敢屡领寨主的赏赐?"钟雄说:"实对二位说罢,船只已然打发了。"智爷说:"寨主不必哄我们,怎么能把船只打发了?"闻华说:"我家寨主打发喽兵下去问明,船上人说所欠他二百两银子,给了他二百两银子,还赏了他二十两银子酒钱。你们二位就有两分行李,别无他物,对不对?"智爷一听,假意着急:"怎么把我们船支开了?"钟雄说:"我为的留二位在山上多住几日,走的时节再与二位另雇。酒已摆齐,请二位上坐。"北侠说:"就坐下罢。"钟雄与闻华亲自把盏斟酒。

  酒过三巡,慢慢谈话。智爷说:"我欧阳哥哥与我就是相反,我是文的上略知一二,我兄长是武的上可不敢说好,比我强的多。就说他有一万胜刀,我至今也没学会。"钟雄说:"这位尊兄会万胜刀?这趟刀一百二十八手。"北侠说:"倒也全都记得。"钟雄惊讶道:"这趟刀全会的可是少,无论那趟刀全由万胜刀摘下来的。奉恳奉恳,赏赐我们一观。"北侠说:"小可武艺不佳,不敢在寨主爷跟前出丑。"寨主说:"兄台不必太谦,赐教赐教。"智爷说:"兄长,你就施展施展,又有何妨。"北侠点头,遂将刀摘将下来。智爷伸手接将过来,胸中忖度:"闻名寨主文武全才,我今何不试试他,到底学问怎样?"说:"寨主,请看我哥哥这把刀怎样?"说罢,将刀递将过去。

  寨主欲待不接,然递过来了,一看此刀墨沙鱼皮鞘,金什件,金吞口,紫挽手绒绳飘摆,双垂灯笼穗。将刀亮将出来,"呛啷啷"声音乱响,光闪闪遮人面,冷飕飕逼人寒,霞光的的,冷气侵人,一身龟纹。钟雄一看,暗暗惊羡,想:"此刀无价之宝,世间罕有,价值连城。此人若有这口利刃,必然准是出色的英雄,不然这个刀他佩带不了。"每遇宝刀宝剑,有德者居之,无德者失之。钟太保可称的是懂物之人,看毕,哈哈大笑说:"好刀哇,好刀!"智爷问:"寨主爷连连夸赞此刀,小可领教领教,此刀何名?"钟雄道:"此刀名叫作灵宝,出于魏文帝曹丕所造。三口哪,一口叫灵宝,一口叫含璋,一口叫素质。"智爷问说:"怎么我哥哥说叫七宝刀?"钟雄暗道:"这个人实在的利害,刚到山上,初逢乍见,他就要探探我的学问深浅,才干如何。"便笑道:"若问这个六宝名字,是俗呼谓之七宝,皆因他是有四绝三益之妙。一决胜负,二防贼盗,三诛刺客,四避精邪,谓之四绝;切金,断玉,吹毛发,谓之三益。何谓一决胜负?每遇出征之时,跨上此刀,伐梆点名,掌号起队,此刀由鞘中自己出来寸许光景,今日出征必是大获全胜。倘若此刀仍在鞘中不出,那就急急的彻队;倘若一定要出征,非交锋不可,必是伤兵损将。这就是一决胜负。这第二,是有贼人前来偷盗窃取,此物若在墙壁之上,或在床头,自己就能坠落于地,难道说还不惊醒?这就是二防贼盗。这第三,是若有仇人夜晚之间藏在黑暗之处,或桥梁之下,无论他在什么地方,此刀必在鞘中铮铮作响,难道自己还不留神?这就叫三诛刺客。这第四,无论白昼黑夜,行在那里,若有邪魔鬼怪,此刀能在鞘中出一道白光,邪魔远避不能向前。这就是四避精邪。共谓之四绝。三益是:切金,拿过块金子来,能用刀把他切碎;断玉,是将玉断成一片一片的,如同上了砣子的一般,这就谓之断玉;吹毛发,是将发拿着一绺,冲着刀刃一吹,这发俱都齐齐的断了,这就谓之吹毛发。可称为三益。这四绝三益,俗呼谓之七宝。"智爷连连称赞说:"罢了!寨主爷名不虚传,称的起是博古通今。"大家笑了一番,又把刀交与北侠。智爷拿着刀鞘。

  北侠早就把衣襟吊好,柚袂挽好,把刀接将过来,冲着寨主一躬到地说:"我要在寨主面前出丑。"钟雄说:"岂敢!尊兄赐教。"北侠回头一看,承运殿外有许多人把承运殿都围满了。皆因大众没寨主爷的令,不敢私自进殿,自可就在外边,把窗户纸通了许多的窟窿,往里观瞧,就见北侠转回身来,往外又是一躬到地说:"众位寨主,可别见笑,倘若我有那手不到,求寨主指教一二。"说毕,把刀手一擎,就听见"飕飕飕","飕飕飕",就是金刃劈风的声音。先前看不大很起眼,嗣后来一刀快似一刀,一刀紧似一刀。这口利刃,按的是扇砍劈剁,折吸拦挂,蹿迸跳跃,闪辗腾挪,绵软矮速,小腕跨肘膝肩,手眼身法步,心神意念足,真称得起"手似流星眼似电,腰似蛇行腿如钻"。蹿高纵矮,脚底下一点声音皆无。北侠这一趟万胜刀,把寨主爷看的乐了个事不有馀,又是夸赞,又是连连的叫好,说道:"此人若非幼年的工夫,焉能到的了这个部位?"说毕,又是连连的大笑。北侠这一趟万胜刀,用了八十馀回就收住势了,把刀一背说:"献丑,献丑,教寨主见笑。"钟雄说:"赐教,赐教,实在高明。"寨主看他气不涌出,面不改色,就知道这人的工夫甚纯。

  将要谈话,就见承运殿蹿进一人,嚷道:"毛保来也!"智爷暗道:"欧阳哥哥这一趟刀练的怪好的,怎么又来了一个毛保?"你道毛保因何进殿?此人性情与大众不同,专好抬扛,你说东,他偏要说西;人要说他不行,他偏行定了。皆因在外面,众家寨主看北侠施展刀法,人人夸好,个个说强。其实好几位使刀的哪,神刀手黄寿、花刀杨泰、铁刀大都督贺昆、金刀将于艾、云里手穆顺,这几个人都是使刀的,全说好,惟有削刀手毛保不服,说:"你们别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据我看着,很不要紧。"大家全知道他的性情,素常合这君山连喽兵都不欢喜他。大众弄了一个眼色,说:"毛寨主,瞧他的刀不好,你有些不服?"毛保说:"我为什么不服?"大众成心要冤他,说:"你服哇?你不能不服,你不服也得服啊!"毛保说:"如此说,我偏不服!"众人说:"你服了罢!"毛保说:"我不服!"众人说:"你不服,可敢进去与人家较量?"大众说:"没有寨主号令。"毛保说:"我不晓的什么叫令不令。"言还未了,他就蹿入庭中去了。

  钟雄一看,问道:"毛贤弟,为何无令进庭?"毛保说:"外面大众夸奖这个紫面的本领高强,小弟与他较量较量。"钟雄说:"毛贤弟,你的武艺如何是这位英雄的对手?"毛保一听,哇呀呀的喊叫,说:"我这命不要了!我们两个要见个上下高低。"钟雄说:"既然这样,欧阳兄,你就教训教训我这个毛贤弟。"北侠说:"小可不敢。"智爷说:"既有寨主的话,哥哥你就陪着这位寨主,走个两三趟的就是了。"北侠说:"这位寨主爷,咱们无仇无恨,可是点到为是。"毛保说:"格杀勿论。"言语未了,"飕"的一声,刀就到了。北侠一闪,净仗着自己的身法,就赢了他了。两个人交手,北侠总不还着。钟雄净笑,说道:"尊公不必戏耍我毛贤弟了,还招罢。"智爷说:"哥哥还招罢。"北侠暗道:"这可是你们叫我还招,真杀了他倒不要紧,误了我们的大事了。"就将刀一碰刀,"呛啷啷"一声,"铛啷啷",毛保刀头坠地,说道:"不是我的人不行,是我的刀不行。我有好兵器,我去取来,咱们两个人总得较量较量。"说毕,转身出去。

  北侠在大寨主面前请罪说:"我一时的不留神,把那位寨主的刀削断,得罪了那位寨主。"钟雄说:"是我毛贤弟不知自爱,阁下何罪之有?"又见毛保打外边闯将进来,手中一口明晃晃的宝剑,要与北侠较量。钟雄打毛保手中把剑要将过来,要试试智爷眼力如何,叫道:"这位尊兄,看看小可这口宝剑如何?"智爷看了暗惊:"这是我展大哥的宝剑。有了,我骂他两句。"说:"寨主,这可是一口好剑。我猜着了,必是你们祖上的,传在寨主手中。"钟雄一听,颜色更变。不知到底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