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 回车覆水旧院栖佣仗节朝天广田敦族_红楼春梦(清)佚名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四十七回 回车覆水旧院栖佣仗节朝天广田敦族_红楼春梦(清)佚名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四十七回 回车覆水旧院栖佣仗节朝天广田敦族

 

  话说王夫人梦见宝玉,说了好些话,忽见宝玉要走,王夫人慌了,亲自追了出天,一面喊道:"宝玉快回来!"正在着急,玉钏儿在套间里听王夫人梦中叫喊,忙出来看视,叫道:"太太魇住了,快醒醒吧。"王夫人被她叫醒,只见银灯半灭,锦幕低垂,哪里有宝玉的影子。只宝玉留下的两粒丹药,尚在手中。色红形圆,闻着似有异香。便将适才宝玉入梦的话都告诉了玉钏儿,还拿丹药给她看。玉钏儿道:"我听莺儿说,宝二奶奶每次睡梦里往太虚幻境去,也常常带东西回来,什么香啦,丹药啦,都带过的。那丹药二奶奶已经吃了,倒显得年轻了好些,可见是仙家的妙用。"王夫人道:"宝玉说是送二奶奶回来的,明儿问问她吧。"当下将丹药收好。玉钏儿又替捶了一回,重又睡去。

  次日王夫人起来见了贾政,先说起此事。贾政道:"你心里胡想罢了,那畜生还想着回来么?"王夫人道:"他还带来仙丹给我们吃的,现摆在这里,难道也是胡想出来的?"贾政只是半信半疑。一时李纨、宝钗同上来请安,王夫人问宝钗道:"昨儿晚上是宝玉送你回来么?"宝钗佯作不知问道:"太太怎么知道的?"王夫人道:"他送了你回来,就来看我。说得有来有去的,还留下两粒仙丹,你说奇怪不奇怪?"宝钗道:"太太就把那丹药服了吧,也是他一点孝心,据说吞了这丹,只十四天就成地仙了。"王夫人道:"他还带给老爷呢。"贾政分明听见,只装做不闻,自在书案上查对工部则例。李纨道:"皇上眼下又要下园子了,兰儿当然要搬去海淀,只是新生的枢哥太小,兰儿媳妇不大会照管孩子,我想同他们去住几天,家里事都叫宝二婶子受累,又过意不去,太太看怎么着好?"王夫人道:"这又不是多远的路,当天就能回来,这两天又没什么事,你只管在海淀住,有事再赶回来,也误不了。"宝钗道:"大嫂子只管去。这里都是些照例的事,我还照顾得来。若有要紧的,咱们再商量吧。"当下说妥了,李纨先自退下,宝钗又悄悄地回王夫人道:"我去太虚幻境那两天,袭人连来了两趟,都没得见面,她见着莺儿,提起太太赏的银子,十分感激,只是单身寡妇,在外头也没法子过日子,这银子若用完了,又怎么过呢?太太既可怜她,索性赏她一碗闲饭吃,不拘粗细活,差不多的她都会做。"王夫人道:"我也有心用她,可是眼下正在裁人,还能添人么?"宝钗道:"怡红院有个老陈妈,前儿过去了,正缺着人。"王夫人道:"若看袭人还可以,别当寻常老婆子们看待。她自己也要知道分寸,别以为从前是怎么样的,到了现在只能说现在的了。"宝钗忙答应是。

  回至怡红院便叫老叶妈去通知袭人。那袭人来过两次,没见着宝钗,心中未免疑惑。只道宝钗因她烦渎讨厌,见老叶妈来说此事,实出意料之外。过两天将家事收拾了,便赶到荣国府来,先见过宝钗,宝钗又带她去见王夫人。王夫人只大致慰问几句,从此便派她在怡红院伺候,由花姑娘变成小蒋妈了。

  平常只做些宝钗和哥儿的针线活,还算清闲。只因到了自己原住的地方,触目惊心,处处易牵伤感。心想从先在这里住着,自己是头一份的地位,王夫人特别看待,差不多当她心腹,连宝钗、湘云都抢着替做针线活,黛玉也赶着叫二嫂子,那时候是何等气派,如今王夫人、宝钗虽没说什么,倒是秋纹、碧痕从前在手底下的,都变了样儿,人前人后,冷言冷语,话里就像带刺似的。要回她两句,究竟自己走错了一步,说不响了。况且贾府规矩,只有丫头们管着婆子的,没有老婆们说话的地步。王夫人又吩咐过,现在只能说现在的。这分明是怕我不知安分,一有闲话,就受不住,要忍着吧,又实在憋得难受。

  那天宝钗叫袭人吩咐柳嫂子,回头开中饭,添一样鸡丝炒春笋,要做得口轻点,还要炒得嫩。又捡出一瓶茉莉粉,叫她送给湘云去。袭人只得答应了,却因为忙不开,正在为难,可巧碧痕走了进来。袭人便央及她道:"好妹妹,你替我到小厨房里去一趟,交代柳嫂子添菜,我还要送东西给史姑奶奶去呢。"碧良道:"你找别人罢,我有我的事呢。"袭人陪笑道:"好姑娘,你横竖要出去的,带着走一趟算什么呢?我若不是实在分不开身,决不敢求你的。"碧痕冷笑道:"我才不出去呢,自己溜达惯了的,倒说人家要出去。我们反正是丫头的命,一辈子当丫头罢了,哪里象人家有造化的,去当奶奶。"说着一摔帘子出去了。袭人听了,不觉眼泪迸流,勉强忍住。要想叫别人去,也是一样碰钉子,只得挣扎自去。先至小厨房吩咐柳嫂子。柳嫂子答应了,又道:"将嫂子坐坐歇歇吧,你哪里跑得惯呢。"又叫五丫头给倒茶。袭人道:"我还要到史姑奶奶那里去,五妹妹别张罗了。"说着便一直往拢翠庵去。湘云正在惜春屋里说话,翠缕引袭人进来,将茉莉粉递给湘云,说道:"这是宝二奶奶叫我送来给姑娘,说是用过了的,姑娘别嫌腌脏,先用着,二奶奶配好了新的,再送了来。"湘云笑道:"宝二奶奶真会客气,我也正配着呢,这两天对付着用,有这一瓶尽够了,你回去替我道谢吧。"又对袭人道:"袭人姐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连影子也不知道。你也不来瞧瞧我,若不是宝二奶奶打发你来,咱们还见不着呢。"袭人道:"我的姑奶奶,我如今还配来瞧你么?没的给你丢脸。"说着眼圈便红了。湘云道:"哪有这些说的?咱们从前怎么好来着,我也和你差不多的命,没有家投靠了来的。人就是穷了,可别志短,也许将来还有你的好日子呢。"袭人咳了一声道:"我今生今世不想了,若不为怕坑了人,我早已拼着一死,这倒坑了我自己了,弄得八面不够人,连二三等的姑娘们都伺候不了,还说什么。"湘云道:"你这人太好了,自己没个主见,尽听人家的怎么不吃亏。以往的事不用提了,只有自己认命,想开点,别再生那些闲气,气死了也是白饶。"惜春道:"凡事都有个定数,该怎么着,谁也拗不过去。你说命苦,还有比你更苦的。有一天混一天就是了。"湘云毕竟对袭人关切,问她在怡红院做什么事,有多少月钱,娘家还有什么人没有。袭人一一回答。触动伤心处,更含着一包眼泪,又怕耽搁久了,要听闲话,就向湘云等告辞。湘云很觉她可怜,说道:"你空的时候,只管来这里坐坐说说话。宝二奶奶若怪你,都有我呢。"袭人自是感激,正往回走着,迎面遇见莺儿,一见袭人忙道:"你在哪里耽搁住了?姑娘等了你好半天,快回去吧。"袭人道:"我没上别处去,就是在史姑娘那里多说了几句话。"说着便赶忙同莺儿回怡红院。到了宝钗房中,宝钗又往上房去了,原来宝钗等着袭人要交派一件事,偏是王夫人打发绣凤来找,因为贾琏叫小厮喜儿赶回来取衣箱,带了家信,并河南许多土产。王夫人问知贾琏、平儿和哥儿都好,地方公事也顺手,甚为欣慰,赶着叫宝钗上去,问道:"你琏二哥哥存的衣箱在哪里放着?"宝钗道:"平嫂子临走时留下清单,有些衣箱和家具都放在东楼上。"王夫人道:"这是你琏二哥哥来的家信,你照着信上要的那几号衣箱,就叫人捡出来,交给喜儿。"又道:"东府里请客,要借金银器皿,你问珍大嫂子要用多少副,点齐了,打发人送去。"宝钗答应了下来,忙去料理。走过抄手游廊,见贾珍正从垂花门外进来,悄问丫环们,方知贾珍前几天刚带领红毛国贡使来京。他在范阳任内已做了三四个年头,本要来京陛见,刚好红毛国贡船到了,载着许多贵重贡品,皇上特派两位大员,一位是内务总管,一位是四译馆卿,来日到范阳海口,会同贾珍照料起运,并款待贡使。这年正赶上皇太后七旬万寿,又颁下旨意,命贡使赶万寿前到京。即令贾珍等伴送一并随班祝嘏。当下她由范阳海口换了官船,直至潞河,一路都有官兵护送。那日到京,将贡使送至四译馆安置,先教他演习礼节,候旨定期觐见。贾珍因尚末入朝,只在玉皇阁暂住。

  次日朝见,皇上念他勋劳卓著,奖励了许多好话,又问到陆军水师计划,贾珍详细奏上。皇上又因红毛入贡,想到聘用名卿,请求制造,和贾珍商量。贾珍又将此中厉害得失,仔细敷陈一番。大旨在广采众长普兴百利而为惩徇末弃本之弊,所奏深合圣意。奏对至二时之久,大臣们有在值房里候贾珍见面的,也有等他回府,先来请教的。召见下来,又传旨叫贾珍次日再递膳牌。一连召见了三日,又是赏朝马,赏筵席,赏吃食果品,种种恩典,都要谢恩。随后又带领红毛国使入朝觐见。那贡单开列大小贡品,共有几十件。大的是天球、地图、晷仪、占星仪;小的是织金绒毯、镶珠嵌宝器皿,以及线呢绸缎各品。最精巧的是一架大自鸣钟,那钟分上中下三层,上层是个变戏法的,一个红毛碧眼的人站在桌子后头,一时开了钥匙,只见那人将帽子摘下,放在桌上,先给人瞧瞧,那帽子底下是空的;再将帽子拿起,那底下便有两个半红半绿的挑了,形式和真的一般;一会儿又盖上帽子,再揭起来,那桃子便没有了。中层是个写字的,也是一个红毛人靠着书案后头坐着,手里拿了一枝笔,先将白纸铺在案上,再把钥匙开了。那人沾了墨,就在纸上写八个小楷,是"八方向化九有来王",笔画先后一点不错,居然是一笔馆阁子体。写完了,将笔放下,便寂然不动。又下一层,比那两层都宽,内有孔雀石雕刻的石山,山上是一棵玉兰树,花瓣全用白玉雕成。有两个红鸟儿落在枝上,开了钥匙,那鸟儿便来往飞鸣不住。还有瀑布是玻璃做的,自山腰直泻到山下,就成了溪水。鸟儿飞的越紧,溪水也流得越快。好一会儿方止,再看那红鸟又落到原枝上了。最下方是自鸣钟,也是镶珠嵌宝,非常华丽,虽不过一件玩意,可谓竭其智力媚芘一人。皇上见了使臣,即传旨赐宴。又命奉宸苑司员带领他们瞻仰御园,另又赏了国王及使臣等许多珍品。贾珍这几天忙碌过了,才得料理私事。择日告祭家祠,贾氏远近各支,老少各辈,一律与祭。上年恩赐贾珍、贾兰的两方匾额已经制成木匾,蓝地金字,云龙边框,挂在飨堂左右。贾珍将那年出兵带去宁国公的宝刀仍旧悬上,礼成之后,亲自看着焚燎受胙。又和族中伯叔弟兄周旋一番,方才回家。下午无事,便至贾赦、贾政、邢夫人、王夫人各处请安,各自说些闲话。最后至王夫人处。王夫人见了,先向他称贺,问了些任上情形。又见贾珍苍然有须,举止凝重,非比从前少年轻率的样子。笑道:"外任到底受累,珍大爷也比先苍老得多了。"又道:"从前大家都说珍大爷管起子弟家人很有老国公的牌子,如今上了年纪相貌器度更像老国公爷了。"贾珍笑道:"侄儿仗着祖上的庇荫,在外头混了这几年,总算没栽跟头,哪里敢比祖上呢。"王夫人道:"祖上的功业也是白手创出来的,若象现在的人一见难办的事就往后缩脖子,任你们说东就东,说西就西,只保自己的身家性命要紧,那还能成大事么?"贾珍又道:"侄儿在外头这些时,家里的事全仗叔叔、婶娘照应,实在不安得很。侄儿也没什么孝敬的,可巧红毛国贡使送侄儿几件东西,过一天送了来,请太太留着用吧。"王夫人道:"你们在任上,官场应酬正用得着,我可有什么用处?"贾珍道:"这些东西也不见怎么好,无非是新鲜罢了。难得这个贡使会说中国话,听说他的夫人还会作中国诗呢。"王夫人道:"从前琴丫头到过外洋,遇见一个红毛国女子就会作中国诗,那诗也作得很好,不知是她不是。"贾珍问道:"那女子叫什么名字?"王夫人笑道:"云丫头也说过,我可记不清了,仿佛末一字是个亚字。"贾珍道:"这贡使夫人就叫威利亚,也许就是她,这回贡使来中国,他夫人还有些特别的诗,我给抄下来了,回头叫侄儿媳妇送来,请太太瞧瞧,好歹也是一点稀罕。"一时王夫人又说道:"珍大爷,你那小孙子很好玩,瞧见了没有?"贾珍笑道:"侄儿自从回京,也没有一天好好地在家里吃顿饭,哪有功夫瞧他呢?"王夫人道:"这孩子一定是有造化的,将来这世爵的前程,还跑得了么?"贾珍笑道:"这真是托婶娘的洪福。"又说了一回话,贾珍站起道:"太太歇着吧,我还要到园子里看看四妹妹呢。"说着便叫小厮隆儿引路入园,直至拢翠庵。惜春虽厌恶尤氏,却对贾珍不无兄妹手足之情。那天谈得很久,见贾珍持躬端重,宛然大臣风度,也非常起敬。隆儿上来回道:"丁字街蓝哥儿来了,在那府里候着呢。"贾珍方回东府。原来贾蓝那年中了副榜,累次乡试不中,贾珍替他捐了中书,在内阁供职。见了贾珍,自有一番感谢的话,不必细表。

  过两天便是皇太后万寿圣节。此时海宇升平,阎阎康乐,普天率土,抒乐腾次,大有君民同乐之象。京师九城街市全扎了彩牌楼,自清和园行宫,直至大内,沿路各铺户人家无不张灯结彩。还有金碧辉煌的各种台阁,有仿黄鹤楼的,有仿滕王阁的,有仿金山寺、平山堂的,也有仿会稽兰亭的。争华斗丽,色色不同。一般皇会,借着庆祝万寿为名,作种种戏耍。什么中幡啦,高跷啦,走绳啦,耍缸啦,还带着各种秧歌,真是处处管弦,家家锦绣。那天五鼓贾赦、贾政、贾珍、贾蓉、贾兰都换了品服,入朝随班行礼。邢夫人、王夫人、尤氏、李纨、梅氏也赶早起来,按品盛妆,进宫庆贺。荣宁两府门前车轿、执事、马夫以及火把、灯笼把一条街都挤满了。朝贺下来,文武百官各有赏赉。贾府本是国戚,又新着勋劳,那恩赐自更隆重。又有覃恩恩诏,从五凤楼上系在金凤嘴中,用彩绳徐放而下,文武百官在金水桥跪听宣读,无非是官员加级封荫,民户蠲免钱粮。贾政的一品荫生给予嫡长曾孙贾权;贾兰的二品荫生;给予嫡次子贾枢;连贾栋也得了贾珍的一品门荫。庆典既过,朝廷因范阳地方繁要,便催贾珍早日回任。贾珍临行,又谒见东平、北静各郡王,谈了些国家大计,趁便替贾赦乞恩。东平王听了,颇有为难之色,说道:"赦老的事我们都在心上,也探过上头的口气,总不大好。上年两越曾节度请起用雨村,外面还有闲话呢,只可慢慢的想法子吧。"贾珍也不便再说。倒是北静王交情较厚,见贾珍说得恳切,颇为感动,只说道:"事情呢原不大好办,且碰着瞧吧咧。"贾珍估量着没有多少指望,回来见着贾政,也不曾提起。不料北静王上去一说,皇上念贾赦虽然颟顸,究竟是功臣之裔,又看在他弟侄面上,刚好出了对品仪鸾使一缺,即令贾赦补授。那仪鸾使专管銮驾仪仗,原来是个摆样的官儿,贾赦借此消闲养老,也算人地相宜。邢夫人却喜得眉开眼笑,好象贾赦从此便转入佳运了。随后贾珍又请阖族诸人在会芳园开个家宴,自代字辈至木字辈,也凑了十来桌。席间贾政说起,要替代儒之孙贾瑞立嗣,大家算起支派,只有贾葵最近,当下便说定了。族中老迈无依,或贫寒失业的,贾珍一体量力接济,又掏出宦囊,置了一百顷祭田,作为宗祠永远基业,这才联合会辞回任而去。从前秦可卿叮嘱凤姐的两件事:一是家塾学田,一是祭田,此时方算办齐了。

  却说探春因添了双生孩子,一切俱要亲自照管,把他们留在家里,总不放心;带出来又嫌累赘,所以这一向不曾回娘家住着。中间正值万寿庆典,她按着命妇身份,又得入宫朝贺。周姑爷忙着地方上维持弹压,无暇顾及家务,因此探春更走不开。听见贾珍回来,荣宁两府正在热闹,恨不能回来看看。此时忙碌过了,天气已近春融,便带了哥儿、姐儿和奶子、丫环们来至贾府,在秋爽斋中住下。一到园里,安排好了,忙带同翠墨来寻宝钗。听秋纹说道:"二奶奶被姨太太请去了。"未免扫兴,正要折回,只见里屋有人靠窗子底下做针线,脸庞颇似袭人,心想:袭人万不会再进来的!这人到底是谁呢?和她会这么象。又见那边一个人坐在榻上,和做针线那人说话,却是湘云。心中更觉诧异,且留神听她们说些什么。先是那人唧唧哝哝的说了好些话,声音甚低,听不清楚。又听湘云说道:"你也犯不着生那闲气,他们轻嘴薄舌的,当得了什么,只当没听见就完了。"那人又道:"我何曾不这么想,若果真有点气性,还能在这屋里苦捱么。我只怨自己命苦,谁叫我走错了道儿,让她们有得说的。"果然是袭人的口气。又想道:"宝二嫂子向来慎重的,怎么把她弄回来,难道还好算二哥哥屋里人么?"便想叫出湘云,问个分晓。因隔着窗扇,叫了一声"云妹妹",湘云只当是宝钗回来,说道:"宝姐姐,你回来的倒快,姨太太什么事找你哟?"说着忙迎出来,方知是探春。笑道:"你是从哪里飞了来的?"探春道:"我刚到就来寻二嫂子,偏她不在家,倒碰见你了。"又把嘴向里间一努道:"她怎么来的?"湘云道:"说起来话长着呢,你到我那里慢慢说给你听。"就拉着探春同往拢翠庵,一路走着,将蒋玉函家产荡尽,做了倒卧。袭人穷苦无依,宝钗叫她进来,补了老陈妈的缺,备细述了一遍。探春也觉袭人可怜,说道:"你不说我真想不道,这正合着那两句话。一失足成千古恨,再来不值半文钱了。"一时走进庵门,惜春正在院内看花,笑道:"三姐姐真是稀客了。"三人同进屋坐定,湘云笑对探春:"你有了小哥儿、小姐儿,把姐妹们都不要了,难得你还想着回来?为什么不把他们带了来?也好多住两天。"探春道:"就是为他们,倒把我管住了,带出来固然累赘。不带出来就交给奶子们,也不放心,到底还是带了来啦。"惜春道:"做个人真难,象姐姐这样未免太孤寂,你们有孩子的又嫌麻烦,怎么着才算好呢?"湘云道:"倒是太虚幻境那班人一点窒累也没有,成天家只是寻乐,真教人羡慕。"探春道:"是才太太说起梦见二哥哥,还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他们那么乐,倒教人家替他伤心,是怎么说法呢?"湘云道:"你既来了,咱们也得乐一乐。眼看就到三月三,不说春禊吧,也想个法子玩玩。"探春道:"玩什么呢?翠墨倒有个傻主意,要把凹晶馆一带全种了兰花,坐在卷逢底下,正好闻香。我听了怪可笑的,谁看种兰花种在水里呢?"湘云笑道:"兰花可不容易服侍,太干了又不好,太潮了又不好,还最怕蚂蚁伤她的根。若种在水边就不淹死,也活不了。"惜春道:"翠墨那丫头哪懂得这些,倒也无怪。我见过一部书也是这样说法,难道做书的人这点子学问也没有么?"湘云问是什么书,惜春尚未回答,回宝二奶奶来了。

  只见宝钗扶着莺儿进来,喘息微微大有不胜之态。说道:"我刚回家,他们说三妹妹和史妹妹一起走的,我料定必是往这里来了,果然这一卦没有算错。"湘云笑道:"宝姐姐累得这样,有什么大事巴巴地把你找了去。"宝钗道:"他们因为万岁覃恩,我哥哥替妈妈请了封诰,要想唱戏请客。我说请封也是倒牌子的事,太张扬了叫人家笑话,显得暴发户似的,他们只不肯信。幸亏蝌儿兄弟还懂得大体,说了半天,才说明白了。"探春道:"乡间捐个例贡,也要竖旗杆,这种事不足为奇。倒是京城里头,从来没见过。"宝钗道:"他们正是乡曲之见,没什么可说的。我倒听见一段有趣的新闻。"湘云忙问:"是何新闻?"宝钗笑道:"你可记得红毛国会做诗的美人,还想见她不想?"湘云惊讶道:"难道她来到中国不成?"宝钗道:"差不多也和她自己来了一样。这回来中国的贡使,就是她的男人,特为带诗来给琴妹妹,不是一件鲜事么?"探春道:"他带来的诗呢?"宝钗道:"还在琴妹妹手里,我虽见过,可背不上来。改天叫她带了来,大家赏鉴吧。"湘云道:"咱们要在上已那天做一局,正愁没有好玩的,可巧有这西方美人来凑趣,就是那天请她入社吧。'宝钗道:"我听琴妹妹说,他们红毛国买去的中国书很不少,还把四书翻译了,印成袖珍本,人人出门都带着看。只怕将来孔孟之学,要行到外洋去了。"探春道:"咱们不稀罕的,人家捡了去,都是宝贝。你看那些旧瓷旧玉,年轻的看不上眼,三文不值两文的,就卖给打鼓的了,一转手到了外洋,大家抢着买,一万八千也是它,十万八万也是它。人家不见得都是睁眼瞎子,到底是他们上当,还是我们自己吃亏呢?"湘云道:"上当也罢,吃亏也罢,管那些闲事做什么。咱们难得凑在一起的,想法子玩玩乐乐是正经。"又说了一回闲话,探春惦记着哥儿、姐儿,要回秋爽斋去看看。宝钗道:"我也要家去,和三妹妹同走吧。"刚走出庵门外,却迎面遇着李纨,把宝钗、探春拦了回来。不知为的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