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 题红刻翠万卉争妍 醉月飞觞群芳雅会_红闺春梦(清)西泠野樵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四十七回 题红刻翠万卉争妍 醉月飞觞群芳雅会_红闺春梦(清)西泠野樵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四十七回 题红刻翠万卉争妍 醉月飞觞群芳雅会

 

  话说云从龙闻得陈小儒等人请他吃酒,并品题新园各处轩馆,也不用执事,只坐轿带着几名从人,到了园门,众人迎接入内。原来这新园子一顺两座大门,东首朝南五间大厅,后面接着几进住宅,外有群房数十间,是预备厅上款待宾客,并住各家内眷的。西首即是花园,里头也有门户通着,好分内外。

  小儒便先请从龙在东边厅上坐着。茶罢,从龙道: "诸位兄台风雅过人,承蒙不弃,携带小弟,已欣感不尽。况有诸位大才题咏,何必又呼唤小弟过来。"王兰笑道: "既是公同雅好,无须谦逊,谁拟题得贴切,即用谁的。"众人齐声称善,遂邀着从龙出了东首大门。  

  来至西边花园的门,众人看是一座水磨雕空山水人物,方砖砌就六角大门,上面一方白石横碣,系留题之处。小儒道: "我们即由此处题起,一路顺着进去,方有次第。"便回身请从龙先题,从龙谦逊了一回,众人执意不行,到底让从龙题了。从龙一面同众人走入园门,因说道: "此园见是我等作退隐之所,若定要说出隐逸字样,反觉煞然无味。在我意见,花柳当春而发,此中群芳毕集。莫如题之曰'绘芳园',以寓绘写群芳之意。诸位再细加斟酌,可否用得?"二郎先拍手叫妙道: "以'绘芳'二字总括斯园,顿使花柳增色,连我辈居于其中,都觉高了位置,未免就是自矜了些。好在他们女眷们有柔云、爱卿等人,也可当得起这一个'芳'字了。"说毕,众人皆大笑称是。

  再看时厂园门内即是三间过街小屋,旁边接着十数间小屋,虽然卑狭倒也起得十分精到,是看守园子家人们住的。当中一条鹅卵石铺的马脊甬道,约有丈许长,两边尽栽的风尾竹,真乃万个玲琅,凉浸衣袂,绿映襟裙。使人夏日坐此,烦溽顿忘,而又不识不尽竹外有多少景致,非比别的园子,开门见山易于览尽。

  穿出甬道,见一所大大明三暗五的起居花厅,四面轩窗回廊。众人入内少坐,门上也有题匾。王兰道: "此地为园中第一景,而且回顾园内高下尽在望中,可名之曰'览余阁' ,取其一览无余之意。当中匾额,可直书'坐有佳士' 四字,既明我辈往来其间绝无俗子,且又暗绾合到这排竹子上去。"众人皆点首赞好道: "此地还要一付楹联挂上。"王兰听说,低头略一沉吟道:

  留客夜谈明月上,

  抛书人倦午晴初。

  小儒赞不绝口,忙叫人取过纸笔来写上。又起身同着大众出了回廊,见一湾流水,纡回盘曲向东而去。下首尽是高低怪石,堆了一座矮山;上面用土掩平,栽了百十本梅花,顶上也有一所亭子。山那边景致,却全被此山遮隔。

  小儒道: "我们先向东边走去,随后再绕到西边来。"遂顺着水边走了数十步,见一座白石小桥,桥下左右栽的红白莲花。过了桥,一座石亭,纯用石梁、石柱。石栏、石牖,里面的桌几,皆是大理石镶嵌的。这座亭子却随着山子石高低凸凹砌就,亭前种着几株金丝垂柳,旁边一个假山石洞,那边另有所在。亭子上与山洞口皆有题处。  

  众人进了亭子,即请伯青留题。伯青也不谦让,想了想道:"此间全用石工,亭外池沼又有荷花,本为避暑之汁。我意即用'延羲'二字以名此亭,未知你们之意若何?"众人未及答言,二郎道: "此处址在东首,却迎着西北,这'曦'字似觉不合。"伯青微笑道: "古人云:北窗一枕,羲皇以上之人所居。故名曰'延羲亭' ,取其此亭凉爽忘暑,可以延接羲皇以上之人。我说的羲皇之'羲' ,楚卿误为朝曦之'曦' ,所以觉得不妥当了。"二郎听了,方知自己误解,把脸臊得飞红,笑道:"不用说罢,好得很就是了。你爽性把联句题了,这山洞口,也要费心的。"伯肖笑着道: "这亭子上对句,我已有了。"

  无端丘壑随心造,

  别有天地非人间。

  "那山洞口,即用:'另有洞天' 四字。"众人都赞好。

  又出了亭子,即由山洞穿过,忽然开朗。迎面一块空地约有半亩田许,全是红短阑干围着,绕过红栏,是五间正屋,屋旁两边五间,共计十五间,皆砌成抄手形式。栏内皆是芍药,虽已开过,尚有败叶离披。当芍药盛开之时,在这三处吃酒赏花,皆系正面对着的。怕的人多,坐在中间的看得真切,旁边的岂不将花放在背后,这一来纵有十桌八桌的人,无不对花而坐。众人都道: "这所屋子,造的倒有点意思。"

  众人走入当中五间屋内坐了,早有家人们送上茶来,大家润口。王兰道: "此屋砌得有趣,必须题的也要峭动方好,仍请在田题罢。"从龙道: "若要峭动,却非你不可,者香不用谦逊了。"王兰笑着点点头儿道: "可取名'留春馆' ,言其芍药开时春光将暮,人必三面对花而坐,共留此春色,不忍遽去之意。"对联可用:

  花畦低护阑干曲,

  鸟语催残芍药春。

  题罢,大众起身由留春馆回廊上一个角门走出,见四面短垣,一方院落,院中两株梧桐。

  众人进来,见屋宇宽大,全用十锦窗牖,隔的曲曲折折,如万卷书、菱角、扇而等式。上下各色彩锦裱糊,那窗牖上是五色玻璃,使人目眩神迷。那边又有院落,尽栽芭蕉。两处看来,皆是屋子。正面如两所屋宇,后身倚着后身一般。二郎道: "这是我想的意思,连名字我都想下了。不如就叫做'两翻轩, ,言其这边那边皆是正屋,如一个屋子翻作两个屋子似的。你们不见那墙角下有湾流水,直通到园外秦淮河里,引进来的活水,就是前面那些池沼水道皆由此间通过去的。"

  从龙连连称赞道: "楚卿用'两翻'二字以题此处,倒也新样,可谓俗不伤雅。就用此名,不必改了。你想的好,题的也好。爽性连对句都题了罢。"二郎道: "果然使得,我也诌一付对联试试。"思索丁半会,笑道: "我有是有了,只恐用不得,说出来你们改正罢。"伯青笑道: "你说罢,不用累赘了,只刈将'羲'字认错,都是好的。"说得众人大笑起来。二郎笑着,瞅了伯青一眼道: "你别要这么使促狭,说这些尖刻话,从今你就保得住一辈子不说错话,我才服你呢。"遂念着他做的对句道:  

  两面屋随流水转,

  一丛人似隔花行。

  又说: "才进来的那角门上,亦可用'曲径'二字。我都诌成了,用得用不得我却不问了。"众人都说: "好极!"小儒也叫写上了。又见这屋子无门可通别处,正在寻觅,五官起身道:"你们随我向这里来。"便从屋里曲曲弯弯的走至尽头,见一带板壁,五官用手摸着消息,使力一推,只听"喀喳"一声,板壁分开,现出一座门来。

  那边尽是架花棚子,两旁搭着,当中一条羊肠小道穿过,迎面一条宽河。河上搭着竹桥,河内并有船只。五官领着众人过了桥,是六七间曲尺式的屋子,却盖在河中,四面皆水。河边栽的榆柳桑槐等木,大有乡村风味。众人入内,见其中陈设器皿,尽系朴实物件,便齐声称赞有趣。  

  从龙道: "前面两翻轩备极华美,如入琉璃世界,此地忽作古朴,使人顿起林泉之想,真各尽其妙。应该子骞留题了。"汉槎道: "我于题饿咏水上不大讲究,还是你们代题为是。"王兰道: "你无须推委,楚卿尚能题咏,不成你还不如他么?"汉槎无奈,也俯首沉吟了半晌,方道: "我想此地既造作乡村河亭风姑,又在这繁华锦绣之中,可名曰'半村亭' ,取其半村半郭之意。这屋里对句,我也拟了一付,还得你们斟酌。"因念道:

  溪水当门问此处源通何地?

  桑榆绕屋爱其间人正归田。

  众人听了,痛赞不止。王兰笑道: "你的题句直要压倒我们;你反谦逊不能,莫非怀才自负么?"汉槎笑道: "不过偶尔如此,到底不算什么。"  

  众人又见对岸尽是崎岖石路,或高或低,或宽或窄,不甚好行。不如坐了船去,顺着这河边观看岸上景致,倒省力些。于

  是,唤了水手们米,服侍众人上船。顺水撑去,未及数十步,见山石背后露出一座楼台来。众人吩咐泊船上岸。原来这楼傍着山石起造的,那山石盘回纡曲,堆接到楼口。从底下至上面,皆栽的牡丹,竟有千余株,又夹着一层一层的绣球花树。人在楼上凭阑一望,是一座花城相似。众人齐声说好。

  从龙道: "小癯和五官,今日也不可退后,你们可合题此处。"五官见众人题咏,自己早已技痒,又不好越众逞能。既然从龙叫他题,也不推辞,便欣然应诺。.想了想道: "此处牡丹既多,逢春开放真乃.红紫夺艳,占尽人间富丽,可取名'夺艳楼'。对句小拟题上罢。"梅仙亦笑了笑道: "我也未免东施效颦。"遂说道:

  倚石花繁真富贵,

  登楼人至亦神仙。  

  "这楼下的一方横匾,可用'香城绮国' 四字。"众人亦称赏不已。下了楼,复又上船,随着流水,转了两个湾。那岸上无非垂柳马缨,丹枫碧楝等树,难以备说。船至尽头,众人登岸。带粉墙,两扇朱扉,里面隐隐无数房屋。 

  大众进了院门,是十数间小屋,或断或连,或有门相通,或回廊相接。院内白石砌就花台,依着屋子大小妆点。花台上傍墙或栽桃李,或种西府梨杏等花,下面配着兰蕙诸品花草。屋内粉壁上砌成各样方圆长短格式,以备安置盆景瓶几[茁物。王兰道:"此间春夏秋三令皆宜,可名'红香院' ,何如呢?"从龙道:"以'红香'二字包罗甚广。妙绝,妙绝。"再看这红香院,处处倚梁傍杜接着砌造的,可以不用悬挂对联,众人,也就不题了。

  出了院门,是一条曲径。迎面一座圆门,形如满月。门内大人院落,攒三聚五找着佳树。那空罅处,补着人许高的玲珑透漏风石。众人进了圆门,见这一所房屋也砌就圆式,屋内凡有门户皆是圆门圆户。 时已近午,家人们早摆上饭来。大众亦觉得乏了,便挨次入座。伯青道: "此处全用圆式,栽的一色桂树,分朋是造作月宫之形。况这屋后又靠着夺艳楼的山石,可名曰:'丛桂山庄'。"众人都道: "甚好!"

  少停饭毕,大家净面漱口。仍由圆门出来,见两条石路。一条路向丛桂山庄屋后绕过,那边也有一群房屋。小儒问是何处?

  梅仙道: "那里是后园门,出去即秦淮河边。这几十间屋子,派看守园子的人住的。倒也砌得宽大曲折,我们可到那边瞧瞧去。"小儒道: "既是下屋,可不用瞧了,也代他们起个名字,好叫唤。因傍着后河,即叫 '枕河居' 罢,明日亦做方匾挂上。"梅仙答应了。

  大众便巾着这边一条石路走米,见有山阻路。上面尽是梅花,山上有亭,山下亦有重心袜户的十余间房子,方知即是头里进园见的那西首梅岭了。众人到了屋内坐下,从龙道: "此间可该小儒兄题了。"小儒犹白谦逊,王兰道: "一个园子都走遍了,你尚未曾题咏-处,不是我们欺了你,即是你太偷懒了。"说得大众笑了起来。

  小儒微想了想道: "此地可取名'绀雪斋' ,暗用伊牒煅┲猓恢使得?"从龙等皆同声称好, "用意既新,兼又贴切。岭上梅花,不比泛用平地上的话"。小儒又念着联句道:

  月明影比骚人瘦,

  风过庭空鹤梦醒。  

  说着,忽见山那边飞起两只白鹤来。小儒笑道: "这山上的亭子,就叫'来鹤亭'罢。这山即叫'栖鹤岭'。"众人赞好,便一齐爬过岭来,找寻旧路,仍至览余阁内,少歇片刻。

  小儒邀着从龙等人出了园门,复回厅上。小儒道: "这厅上的堂名,也请在田题上罢。"从龙道:"可名'绿野堂' ,使得么?"小儒点了点头。即将园内各处题的轩馆名字,另行誊清,又命人量了各处匾对尺寸,请王兰便中写好,让人拿出去做字,叫匠人赶着办,进宅就全要悬挂的。家人们答应,自行料理去了。

  早巳掌灯时候,厅上摆齐酒席。众人推从龙首座,其余分次序相陪。吃了一巡酒,大众择定六月初二日入宅。又问汉槎可能将爱卿搬来同住?汉槎不答,众人知道是小怜不能过来,也就不问了。又议定伯青住红香院,汉槎住两翻轩,梅仙住半村亭,五官住丛桂山庄。他们除了在自己府第内,到园里来即住此数处。

  小儒派了双福、连儿、三桂儿等管理园子,督率着众家人收拾打扫。所有各处四季用的帘幔帏幕,皆交与双福等随时更换。

  各处的器皿陈设,亦派定某人竹理某处,以防遗失,好有着落。又雇下一家扎花儿匠,搬至园中群屋里住着,预备修扎各处花草瓮景。一一分派已定,众人又传觥飞盏的痛饮一番。时已二更,席终散坐。

  从龙也择定了一处住宅,若婉容、小凤高兴到园内来住几时,也有个居止。伯青道: "六月初一我们须要大乐一天,一则进宅,二则贺园子落成。就是内子,舍妹两人,虽不能来住,那日亦要来的。"众人点首称是。从龙便起辞回衙,小儒等人也要各归私第,仍留梅仙,五官在园居住。前头两个家人拿了一对羊角手灯,照着众人出来。外面各府的轿马,业已伺候。梅仙,五官俟众人上了轿,方回身进来,吩咐关好两边门户,吹灭厅上灯火。因劳碌了一日,也早去歇息。

  次日,梅仙叫了匠人来打造园内匾对,五官又去催着王兰写了堂名对句。隔了数日,匾对已齐,帘幔等物亦添补全了,梅仙押着人各处悬挂。时已五月将尽,红香院与半村亭两处,萱草榴花俱开得十分茂盛。延羲事前,池内荷花也开了好些。先两日,各家的粗细物件陆续搬至,伯青,汉槎也发了一付陈设床帐过来,梅仙,五官帮着各府来的家人们,四处安放停妥。

  到了六月初一日黎明,梅仙,五官穿了衣冠,众家人亦是新衣花帽结束起来。祈宅正门火开,一路至厅上皆张灯结彩。后进里与西边园内,亦复如是。王兰又定了两班名戏来伺候。少顷日色初出,各府内眷尽至。女席在留春馆款待,即在芍药栏外搭了戏台。五官又安排下数万花炮,在两边门外搭起竹架,等大众一至,即命人点着。那爆竹劈啪之声,远近数里皆闻。  

  小儒等人亦公服乘舆而至,梅仙,五官忙出迎接。到了厅上,彼此见礼道喜,众家人上来叩贺。茶罢,早闻喝道之声,知从龙已至,小儒等人皆起身出接。从龙下轿,同到厅上,礼毕入座。这新宅门首,乌压压的车轿人马挤满街道,连行人都绕越他处往来。 

  家人们伺候早点,吃毕,众人即宽去外褂。早见领班的拿着戏目,领着一个十四五岁穿红衫的小旦,上厅请安,呈上戏目。

  原来这戏台就搭在绿野堂前,对厅设了戏房,院内用木板铺平,上设猩红氆氇,檐口尽用五色锦棚遮满。从龙等人又谦逊了一会,到底让从龙先点了一出《卸甲封王》,然后小儒、伯青、二郎、汉槎各点了一出,无非《满床笏》、 《双官诰》等吉利戏文。少停,摆上席面,众人入座,即开锣唱戏。

  且说园子里方夫人为首,与众位夫人见了礼;恰好婉容、小风亦坐轿来了,大众接进园内。把一座留春馆都站满了,真乃珠围翠绕,绿舞红飞。众丫鬟仆妇也忙着上来送茶设座。方夫人让过茶,又邀着众人,由留春馆后面一条夹道内耳门走过,即是东边住宅。各处看了一回,仍到园中。见席已摆齐,众夫人序齿归座。家人们拿上戏目来,在帘子外递于使婢,然后方呈送众位夫人前。众人亦逊让了一会,点下戏来,仍由使婢传给帘外家人。

  那家人拿着戏目,送到班房内,顷刻开锣出台。

  这两边的鼓乐喧天,笙簧盈耳,引得左右邻舍及过往行人,无不探头探脑在园外窥望,齐声赞好。男厅上,从龙等人拉了梅仙、五官与沈'若愚等同坐。女厅上,方夫人也去接了梅仙家巴氏母女,与伍氏、穆氏,王氏、宋二娘等过来,另备一席,在下首五间屋内款待。唱了两出戏,暂停歇午。外面从龙等散坐盘桓,这边园内众位夫人也到各处游玩。好在今日一个男客都不过园子里来。 

  不说各府男女宴会热闹,淮知这风声传扬出去,早哄动合城文武乡宦。都因云从龙,陈小儒是先后新旧任的本省制台,又因江祝王三府亦是城中赫赫有名的当道绅士,谁人不想来拉扯亲近,忙着人去访信,不一会,都回来道: "云大人们新造了一所园子,今儿迁移过去。小的们看他那边请酒唱戏,不比往日寻常宴会,想必还有别的事呢。"于是,大众商议,也有送戏的,也有送酒席的,也有合送礼物的,都着件喜庆大事吵嚷起来。

  从龙等人正在厅上闲话,见家人们重又摆换席面,预备接唱戏文。小儒道: "今儿都是者香闹着要唱戏的,锣鼓喧阗,吵的人心都慌了。今日又不便唱清雅戏文,是以尤甚,反不如我们平时吃酒行令的舒适。"正说话间,忽见家人匆匆上厅回道: "外面各位大人大老爷家俱送礼来,说我们今日有喜庆事。据闻停刻还要过来道喜呢,小的们再三剖说,来的人都不相信。"说着,将名礼单呈上。  

  从龙,小儒皆拍掌大笑道: "这是那里说起,我们不过闹玩意儿,他们怎么当作喜庆事送起礼来,可不是笑话么!者香来听听,都因你要唱出戏,唱出故事来了。这却怎么着?"王兰火笑道: "好好,这些人很为知趣,也晓得来凑个热闹来。他们既送了来,我们就老实收下。拿他们送的戏酒,改日请他们来此吃酒看戏,爽性闹他个江翻海沸,不枉我们砌造这园子一场。再则也叫他们瞻仰瞻仰我们园内的景致。"

  从龙、小儒等人亦只得依着王兰的说话,将礼单细看,分别交情厚薄,该收该壁的,一一发付已毕。果然本城由藩司以次,及大小乡宦俱陆续亲来道喜。众人又穿了公服迎送,直闹到下昼时分方止。  

  接着摆上晚酒,点齐灯烛,场上又开锣演戏。众人皆觉倦乏了,勉强完了戏,放了赏。从龙、伯青,汉槎三人即作辞回去,小儒等送过他们,也各自去歇息。

  倒是园内女眷们甚乐,又没有外客,用过午宴尽把外罩大妆卸去,全数家常打扮,随意散坐听戏。傍晚即完了戏,命各家仆妇放了赏,方摆上晚洒来,众夫人挨次入座。酒过数巡,方夫人道: "我们今日也要行个令才好,不然此时戏又完了,这哑酒也觉得无趣。"众人未及答言,洛珠先连声说好。众夫人见他们两人高兴,都笑说遵令。  ,

  方矢人回头叫使婢取了一付行令酒筹过来,是两个方圆竹筒。方夫人道: "这圆筒内是花名,方简内古人名。此令须先拇战,谁输了谁吃一杯,即先掣花名,后掣古人名,用一句古诗,绾合酒底,随意席上生风,或用五言七言古诗词赋及俗语等等不拘,亦要与上句联络有情。说过了再掷骰子,照点由上下家顺逆数去,即以此两家对战。我做令官,谁说不来罚酒三杯,另找同席代说。代者不佳,仍罚找者,与代者无干。"

  众人听了,都说:"有理,这个令倒是雅俗共行,就从你先起罢。"方夫人又道: "我们十人可行此令。那边聂奶奶他们,单拮拳《光是了。不然说不上来,只管找人代也无意思。"于是,方夫人、程婉容、洪静仪、江素馨、祝琼珍、林小黛,沈兰姑、聂洛珠、蒋小风,赵小怜十位拚拢了一席,挨次坐下。那边巴氏母女等六人一席,一闻此言,早呼五喝六的起拳来。

  方夫人先喝了一杯令官酒,在骰盆内掷了个五点,数去应与琼珍作一对子。拇战了一会,琼珍输了,即饮了一杯酒,伸手在筒内掣出海棠的花名,红线的古人名。便笑-道: "偏生我于诗词上不大熟习,怕的说不上。"方夫人道: "不用谦让了,你若说不上,我们更要说不上呢。"琼珍俯首略想了想道:  

  高烧银烛照红妆。

  说毕道: "不知暗用关合,可使得么?"众夫人齐赞道: "好得很,原要暗用关合,若明点出来,那里找去呢?快说酒底罢。"琼珍即在席上拈起一片梨来道:

  何以要高烧银烛照红妆,只为梨花淡谷溶溶月。

  众夫人道: "这一句联合得毫无痕迹。"琼珍便将骰盆拉到自己面前,掷了个四点,顺逆数去,上家是婉容,下家是洛珠。两人遂对起拳来,却是婉容输了,吃过酒,掣出花名是米囊花,古人名是杜牧之。便道:

  烟花三月下扬州。

  说毕,在席上取了一个橘子道:

  何事烟花三月下扬州,为爱双柑斗酒去听黄鹂。

  众人齐齐称妙。婉容掷了个三点,上家小怜,下家素馨。两人对战,是素馨输了拳,吃过门面杯,伸手掣出两支筹来,一支杜鹃花,一支孟宗的古人名。素馨笑了笑道: "这掣的倒有趣,我却想了一句天然巧合的诗句来。"说道:

  子规夜半犹啼血。

  众夫人齐拍桌叫好道: "果然这一句天然巧合,前两句皆不及梨云这句自然。"素馨又拈了一个梅子道:  .

  不见子规夜半犹啼血,正是熟梅天气半晴阴。

  说罢,掷得四点,数去上家方夫人,下家沈兰姑。却是方夫人输了拳,饮过酒,花名掣的是鼓子花,古人名掣的是孙行者。众人见了,大笑道: "怎么这古人名内闹出个孙猴子来了?"洛珠笑道: "他们一家人也角起胜负来,偏是沈姐姐又胜了,弄得大太太又要罚酒,又要行令,又怕人笑他,可不是急得猴头猴脑的么。"说得众人狂笑不止。方夫人也笑道: "好好!你这小猴头都打趣起我来了,待终了席,我再和你算账。"琼珍笑道: "不要你也说猴头,我也说猴头,把自己的猴子令都闹糊了。"方夫人笑着说道:

  众仙同日咏霓裳。

  又在席间拈起一片蜜桃道:

  何以他与众仙同日咏霓裳,那小猴头却为的绥山一桃。

  众夫人笑赞道: "实在亏他诌断了肠子。"方夫人也掷下了三点,上家是小凤,下家是静仪。两人隔座掐拳,那手膀上镯子摇得"叮叮当当"响个不止。战了半日,始分胜负,是小凤输了,举起杯来一口吸尽,伸手掣出花名牡丹,古人名米芾。想了想道:

  天子呼来不上船。

  说毕,在席上四处望了半晌,即一手抓住小怜的袖子,笑着高声说道:"酒底就用他罢。"道: 

  何事天子呼来不上船,多因欲向君王觅爱卿。

  引得众夫人哄然人笑,齐说: "虽然促狭,却说得有趣,而且即景生情。"小怜红了脸,打了小风一下,摔脱袖子道: "你也学那些轻嘴薄舌的人取笑于我,原叫你席上生风,那里叫你取笑人的。"说着,满斟了一杯要小凤吃,还要重说。

  小凤笑道: "你坐席上,就是席上的风景,我又没有说到席外去,谁叫你名字叫爱卿的。而且这句诗,也是古人造下的,并非我杜撰来嘲笑你。我的名字若合得上,你只管说我,绝不怪你。这杯酒我吃倒不妨,若说是罚我,却有些不服,你请同席的人评一评看。"方夫人接口道: "我有个调停在此,你们且不必争论。在我看,这杯酒该瑶君妹妹吃,也不是罚他,因他家独觅得爱卿,算一杯贺酒罢。"琼珍笑道: "有理,有理。我就吃一杯,替你们解和。"说着,举杯一饮而尽。

  小凤、小怜皆笑说: "多谢。"小风又掷了四点,上家数去是小黛,下家数去是婉容。两人对了一会,小黛负了,吃过酒,用两手在两个筒内一齐掣出看时,花名夹竹挑,古人名文与可。小黛笑道: "若掣出别的花名米,却难与文与可联合。这'夹竹桃'三字,倒是天造地设。"即说道:

  不可一日无此君。

  众夫人道: "真正是现成的联络,便宜他的多了。小黛又在席上夹起一方红烧肉来道:

  既然不可一日无此君,何又云宁可居无竹不可食无肉。

  说毕,也掷了个凹点,上家是静仪,下家是小风。两人复又隔座拇战了一阵,此回却是小凤胜了。静仪饮了酒,伸手掣出芍药花名,汉武帝古人名。低头思索了半刻道:

  锦帐佳人梦里知。

  又于盘内夹起一块鸡肉来道:

  正欣锦帐佳人梦里知,恨唤醒那鸡声茅店月。

  说完,掷下个六点,上下家数去都该洛珠。众夫人笑道:"这却怎么呢?难道叫柔云左手与右手对角胜负么?"洛珠也笑道:"罢罢,我也不喜掐拳,大呼小叫的没意思。不如算我输了拳,吃酒掣筹何如?"众人都点首应允。洛珠笑吟吟的在筒内掣出杏花的花名,司马相如的古人名。即说道:

  数枝艳拂文君酒。

  又用牙箸指着扭中的鱼会鱼道:  

  因爱数枝艳拂文君酒,不独琴许鱼龙月下听。

  说毕,端过骰盆掷了个两点,上家该兰姑,下家又该小凤。谁知小风又胜了兰姑的拳,兰姑饮了一杯酒,掣出曼陀花的花名,大舜时古人名。想了想道:

  煮葵烧笋饷春耕。

  又于碗内,夹起一片笋来道:

  因欲煮葵烧笋饷春耕,故而一心:巳笋莫成竹。即伸手掷了个四点,上家是素馨,下家是小怜。小怜输了拳,吃过酒,伸手在两筒内务抽出一支,一是杨花的花名,一是绿珠的古人名。小怜蹙眉道: "偏我掣出这衰败的花名与古人名来,我还要死呢。"洛珠道: "罢哟!你那里有这些话说,这不过是个玩意儿,那能应验到人身上去,可不是傻话么?快说罢,你若说不出,我代了你。"小怜笑了笑道:

  落花犹似坠楼人。

  即在果碟内拈起一个蜜渍杏子道:

  这边恨落花犹似坠楼人,那边喜红杏枝头春意闹。

  众夫人听了,称赞道: "未了这一句结得兴会,即不觉衰败了。"

  时已三更半夜,各处灯烛已换了几遍。方夫人道: "我们也好散了,劳碌了一天,身子想都觉得乏了,明日再聚罢。"琼珍、小怜、素馨、婉容、小凤等五人,亦要回去。便大家进了点饮食,漱盥已毕。琼珍等即起身作辞,方夫人领着众夫人直送出园中,览余阁前看着琼珍等在币道上上了轿,又珍重数声,方回身入内。复由耳门来至正宅,各回住屋歇息。巴氏母女等人,也各回家去。园中有家人们收拾灯火,关锁门户,各处上宿等事。

  过了一日,小儒请了从龙过来,复众人的席,自然仍是戏酒。从此伯青、汉槎或在园中小住几时,或回家去,行止听其自便。惟有从龙公余之暇,即来园中寻众人宴会取乐,皆是早至暮回。'里面众夫人亦有时接了琼珍、小怜、素馨、婉容,小风等五人,来耽搁几日,真乃无趣不搜,无乐不备。凡到园中四时花放之际,皆摆酒聚宴。甘誓闻得他们如此寻乐,小儒又将绘芳园的图样寄与他看。甘誓见了,着实羡慕,亦携装到南京来。小儒即将绢雪斋打扫出来,让甘老居住。

  梅仙也与仙丈母巴太太商议,将巴氏接进园内,在东宅里绿野堂后,收拾了一处三间偏宅住下。这巴氏也粗知文墨,日随着方夫人等学,习吟咏,不上一月,倒也能做两句诗了;巴氏的母亲,亦不时过来陪伴女儿。梅仙即搬到半村亭去。

  一日,小儒等人正在留看馆,大家品茗清淡。又请甘誓暇时作一篇《绘芳园记述》,好勒石以志我辈一时聚会之盛,甘誓答应了。说话间,忽见双福急急进来,回小儒的话道: "二太太来了。"小儒知弟妇已至,忙叫双福去禀报太太出外迎接。未知玉梅来此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