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题阅读【文集文稿、文集、传记、回忆录、研究资料大汇总】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hjm004
hjm004
hjm004
hjm004
hjm004








  作为毛泽东的随行人员,胡乔木与毛泽东在重庆共同度过了45个不平凡的日日夜夜,这就是国共两党历史上的重庆谈判。

  胡乔木在毛泽东身边工作时间长达20多年,但他们合影照片却很少。胡乔木一直珍藏着一幅文献资料中不难找见的照片,即1945年8月他随毛泽东赴重庆谈判的照片。

  人们看到,照片上的7人都是肩负重要使命的人物,他们由左向右依次是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张治中、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周恩来、中共中央秘书长王若飞以及毛泽东的秘书胡乔木和警卫员陈龙。

  人们发现,照片上人物表情从容、轻松,但熟悉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画面背后,隐藏着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作为毛泽东的随行人员,胡乔木与毛泽东在重庆共同度过了1945年8月28日到10月11日45个不平凡的日日夜夜,这就是国共两党历史上的重庆谈判。

  1945年8月,中国国内的政治军事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抗日战争,中共始终持有必胜信念,但战局进展得如此之快,选择1945年8月作为结束时间,这多少有点出乎毛泽东的意料。

  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全中国人民沉浸在久经磨难、重获解放的喜悦气氛中。

  时局的变化,带来国共两党关系的重大变化。

  日本宣布投降的同一天,蒋介石向延安发出一封电报,邀请毛泽东到重庆会谈,共商国是。两天后,毛泽东复电称,只有等到蒋介石答复朱德关于八路军参加受降问题的电报之后,才考虑同蒋会面。

  8月20日,蒋介石来电,再次邀请毛泽东赴重庆谈判。两天后,毛泽东回电:“兹为团结大计,特先派周恩来同志前来晋谒。”8月23日,蒋介石来电,第三次邀请毛泽东赴重庆。次日,毛泽东复电:“鄙人极愿与先生会见,商讨和平建国大计。俟飞机到,恩来同志立即赴渝晋谒。弟亦准备随即赴渝。”

  毛泽东敏锐地指出,蒋介石很可能在抗战结束后立即发动内战,我们必须“针锋相对,寸土必争”。

  8月23日,中央在枣园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时局和与国民党谈判问题。会议实在是太重要了,几乎在延安的所有高级干部都参加了。

  胡乔木和石磊做记录。

  关于中共谈判的条件,毛泽东拿出周恩来起草的《目前的紧急要求》,要大家议一议。这些要求最初是12条,毛增加了2条,变成了14条;后经博古提议,合并为6条。主要内容是:一、承认中国解放区的民选政府和抗日军队,撤退包围与进攻解放区的军队,以便立即实现和平,避免内战;二、划定八路军、新四军及华南抗日纵队接受日军投降的区域;三、严惩汉奸,解散伪军;四、公平合理地整编军队;五、承认各党派的合法地位;六、立即召开各党派和无党派代表人物的会议,制定民主宪政纲领,结束训政,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在接下来的发言中,大家一致同意毛泽东对形势的分析,但对于毛是否应该去重庆,意见不同。

  周恩来首先发言,他说,中央决定我出去谈判,我个人想是―个侦察战,最主要的是看蒋介石开的盘子。毛主席是否亲自出去,看我谈判的情况而定,因为总是要谈得拢才能出去。对蒋的阴谋必须有所考虑。

  朱德和彭德怀总的意见是支持毛主席去重庆。

  朱说,毛主席是否去现在是要解决的问题,出去是有利的。保险不保险?比过去总要好些。毛主席出去,对将来选举运动也是有利的。他还幽默地说,“让蒋介石当总统,我们当副总统吧。”

  彭说,毛主席出去,我党是主动的,给全国人民很大振奋,对民主运动是个推动;不过,另一方面是增加了蒋介石的气焰。因此,我主张毛主席暂时不去,等老蒋和我打一下,把他的气焰打下一点来,毛主席过几个月再去时机成熟些。

  政治局扩大会议将毛泽东赴重庆谈判的事基本上定下来了。会议同时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决定在毛主席去重庆期间,刘少奇代理其主席职务,并增选陈云、彭真为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以保证毛、周离开期间中央书记处保持五人开会。

  8月25日,驻华美军司令魏德迈继23日之后,再次电邀毛泽东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

  毛泽东当天即予回电:鄙人承蒙委员长三电相邀,赫尔利大使两表示愿望来延,此种诚意,极为心感。兹特奉达,欢迎赫尔大使来延面,鄙人及周恩来将军可以偕赫尔利大使同机飞渝,往应蒋委员长之约,以期早日协商一切大计。

  8月28日,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在蒋介石的代表张治中和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的陪同下,乘机离开延安,赴陪都重庆,与蒋介石举行谈判。随行人员有胡乔木、陈龙等。

  飞机在延安上空绕了一圈,随后向南飞去。

  飞机在中国的西部飞行,从西北飞向西南,飞过渭河、黄河。

  胡乔木探过身去,问道:“主席,我们能不能回来?”毛泽东沉吟片刻,从容地说:“不管它,很可能是不了之局。”

  胡乔木揣摩,这“不了之局”大概是:你想要我们交出军队和解放区,不可能;你想消灭我们,也不可能。你要谈判,我来了;你不要和平,那是你的事。

  过了一会儿,毛泽东转身问随行人员:“去重庆,你们怕吗?”

  “不害怕!”

  “对!这次去重庆,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谈判成功,那咱们就从从容容地回来;另一种可能是被扣押,坐大牢,甚至杀头。但也用不着怕!要是坐牢的话,我们就在牢中看书学习。”

  毛泽东是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的。

  胡乔木想起前天夜里枣园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也是这种沉着和坚定的语气。毛泽东向在延安的高级干部宣布了赴重庆谈判的决定。胡乔木仍然负责记录。
hjm004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