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题阅读【文集文稿、文集、传记、回忆录、研究资料大汇总】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hjm018
hjm018
hjm018
hjm018
hjm018



十九






  毛泽东宣布,右派只有两条出路。一条,夹紧尾巴,改邪归正;一条继续胡闹,自取灭亡。至于是不是要大“整”,要看右派们今后的行动来定5月中旬,毛泽东写了《事情正在起变化》,供党内干部阅读。

  从文章看,毛泽东的思想发生了重大变化。

  首先,毛泽东的注意力已由“左”的教条主义转向批右的修正主义。文章先将教条主义与“右倾机会主义思想”进行了一番比较,并对本来作为整风对象的教条主义进行了正面辩护,称“有一部分人有教条主义错误思想。这些人大都是忠心耿耿,为党为国的,就是看问题的方法有‘左’的片面性。克服了这种片面性,他们就会大进一步。又有一部分人有修正主义或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思想。这些人比较危险,因为他们的思想是资产阶级思想在党内的反映,他们向往资产阶级自由主义,否定一切,他们与社会上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接着,毛泽东笔锋一转:“几个月以来,人们都在批判教条主义,却放过了修正主义。教条主义应当受到批判,不批判教条主义,许多错事不能改正。现在应当开始注意批判修正主义。”

  文章落脚点是批判修正主义:“批判教条主义有各种人。有共产党人―――马克思主义者。有括弧里面的‘共产党人’,即共产党的右派―――修正主义者。有社会上的左派、中间派。社会上的中间派是大量的,他们约占全体党外人士的百分之七十左右,而左派大约占百分之二十左右,右派大约占百分之一、百分之二、百分之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依情况不同。”

  毛泽东的思想已明显地转到了反右。他说,“最近这个时期,在民主党派中和高等学校中,右派表现得最坚决最猖狂。”不过,“现在的右派进攻还没有达到顶点,他们正在兴高采烈。党内党外的右派都不懂辩证法:物极必反。我们还要让他们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于我们越有利益。人们说:怕钓鱼,或者说: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现在大批的鱼自己浮到水面上来了,并不要钓。这种鱼不是普通的鱼,大概是鲨鱼吧,具有利牙,欢喜吃人。人们吃的鱼翅,就是这种鱼的浮游工具。”“什么拥护人民民主专政,拥护人民政府,拥护社会主义,什么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对于右派说来都是假的,切记不要相信。不论是民主党派内的右派,教育界的右派,文学艺术界的右派,都是如此。”

  毛泽东宣布,右派只有两条出路。一条,夹紧尾巴,改邪归正;一条,继续胡闹,自取灭亡。至于是不是要大“整”,要看右派们今后行为来定。

  从文章内容看,从5月中旬开始,毛泽东就对反右作了具体部署。这大概就是西方学界一直鼓吹的所谓“引蛇出洞”的由来。国内学界大多不同意这种观点,但是并没有拿出具有说服力的文献证据。

  笔者以为,此文所定之著作时间似有误,不应是现在一般人认为的5月15日。认定这一点,对于纠正所谓“引蛇出洞”之说,显然是十分重要的。

  这篇文章,原题为《走向反面》,署名为“本报评论员”,估计是考虑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在审阅第一次清样时,毛泽东在清样上方加写了“内部文件,注意保存”的字样,并加写了说明:“此文可登党刊,但不公开发表。此文是5月中旬写的。”署名为“中央政治研究室”。

  6月12日,此件印发党内。毛泽东看完印发的文件后,将题下说明删去,并将署名改为“毛泽东”,时间定为5月l5日,并在“内部文件,注意保存”后加写了一段文字:“不登报纸,不让新闻记者知道,不给党内不可靠的人。大概要待半年或一年之后,才考虑在中国报纸上发表。”事实上,文件当时只是在党内高层传达,至于公开发表,是1977年毛选五卷出版时的事。

  笔者不同意将文章日期定为“5月15日”,从对现存的几份文献的比较中可以看出。

  根据《建国以后毛泽东文稿》一书,在5月15日前后两天各有一篇文献。

  14日的文献是一份批示,毛要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彭真等,注意5月10日《解放日报》的一篇报道。该报以整版篇幅刊登了上海一次座谈会的发言摘要,题为《大胆揭露矛盾,帮助党内整风》。毛泽东批示:

  这一版值得过细一看,不整风党就会毁了。另示:请你们注意看上海解放日报,南京新华日报,上海文汇报,北京日报,光明日报,集中看人民内部矛盾和我党整风消息,这是天下第一大事。

  同一天,毛泽东还起草另外一份指示,要求宣传机构报道党外人士对党政各方面工作的批评意见。说出现这种批评,是很好的现象,不但会帮助我们整风,消除同党外人士的隔阂,而且可以在群众中暴露右倾分子的面貌。指示要求对这些言论,特别是右倾分子的言论,要原封不动地予以报道,但是有三类言论须加以控制,一是对于市场物价容易发生影响的消息和言论;二是违背国家外交政策,易为帝国主义挑拨和利用的消息和言论;三是涉及个别肃反案件具体事实的消息和言论。

  16日的一篇文献,题为《中央关于对待当前党外人士批评的指示》。从基调上看,这份指示实际上是5月4日邀请党外人士帮助整风文件的延续。指示说,自从展开人民内部矛盾的党内公开讨论以来,异常迅速地揭露了各方面的矛盾。这些矛盾的详细情况,我们过去几乎完全不知道。现在如实地揭露出来,很好。党外人士对我们的批评,不管如何尖锐,包括北京大学化学教授傅鹰在内,基本上是诚恳的,正确的。这类批评占百分之九十以上,对于我党整风,改正缺点错误,大有利益。从揭露出来的事实看来,不正确地甚至是完全不合理地对党外人士发号施令,完全不信任和不尊重党外人士,以致造成深沟、高墙,不讲真话,没有友情,隔阂得很。

  从上述几份文献可以看出:一、没有毛泽东对党外人士的批评言论;二、没有“右派分子”的提法,而是提“右翼分子”或右倾分子;三、基本上没有定性的判断,气氛是宽松的。将此与被称为是15日所作的《事情正在起变化》相比较,并参考当时运动发展的进程,如果说后者时间更后一些,更确切地说,将其定在5月底6月初,似乎更合理、也更符合实际情况。

  而毛泽东对两篇文章的修改,似乎更能准确全面地反映毛泽东此时的思想动态。5月上旬,毛泽东翻出搁置了1个多月的两篇文章,并对它们进行了重大修改,以作为由整风转向反右的理论根据。一篇是《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以下简称《正处》),另一篇是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研究文献资料形成的过程,对了解影响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命运的反右事件的发生,是十分必要的。
hjm018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