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题阅读【文集文稿、文集、传记、回忆录、研究资料大汇总】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ml081
ml081
ml081
ml081
ml081



6・8 正派不正派是组织活动上的问题,正确不正确是思想认识上的问题。






  延安整风运动,目标是整顿三风:学风、党风、文风。但主要是解决两个问题:什么叫正确?什么叫正派?只有把正确和不正确,正派和不正派这两个标准树立起来,才能走向全党的团结和统一。

  毛泽东提出反对宗派主义,就是要解决什么叫正派的问题。

  关于什么是宗派,毛泽东在1955 年说:“宗派,我们的祖宗叫作‘朋党’,现在的人叫‘圈子’又叫‘摊子’,我们听得很熟的,于这种事情的人们,为了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往往说别人有宗派,有宗派的人是不正派的,而自己则是正派的,正派的人是没有宗派的。”①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毛泽东承认党内派别活动无法完全避免。但是为了建成一个集中统一的党,为了使党的队伍整齐、步调一致,就不能允许宗派活动存在,就必须毫不留情地消除一切宗派主义,消除一切无原则的派别斗争。党内的宗派主义倾向有可能发展到像张国焘那样的分裂活动。到延安整风的时候,占统治地位的宗派主义在党内已经不存在了。但宗派主义的残余仍然存在。其表现就是闹独立性,把个人或小集团放在第一位,而把党放在第二位,总是想以全局利益服从局部利益。为此就要拉拢一些人,排挤一些人,在同志中吹吹拍拍,拉拉扯扯。毛泽东认为这是一种资产阶级政党的庸俗作风,发展下去会搞非组织活动,甚至走向分裂道路。宗派主义是一种党内的排他性,毛泽东用来反对宗派主义的主要武器是全局观点。宗派主义不仅表现在全局和局部的关系,在局部与局部的关系上也有表现。毛泽东举了以下几种:外来干部看不起本地干部。毛泽东的原则是,如果外来干部和本地干部关系不好,主要责任一般应放在外来干部身上。两部分干部应该取长补短,打成一片,而外来干部特别需要扶持、帮助、信任本地干部。军队干部和地方干部之间的隔阂。毛泽东的原则是,如果两种干部闹纠纷,主要责任一般应放在军队干部身上。两部分干部必须互相信任、互相谅解,而军队干部尤其要以谦虚的态度帮助地方干部工作。三是新干部和老干部之间应该互相尊重,取长补短,防止宗派主义倾向。如果新老干部关系弄得不好,老干部应负主要责任。

  在处理这三种关系中,毛泽东都提出一个主要责任者问题。这是毛泽东根据党内现状,运用矛盾主要方面思想而提出的一个很有用的原则。没有这个原则,许多关系就相互扯不清,各说各有理,彼此埋怨对方,越闹越不团结。有了这个准则,就可以明确责任重点,使事实上比较有优势的一方先作自我批评。主要责任并不总是固定在一方,即使是次要方面也有一定的责任,所以两个方面都要作自我批评。双方都检查自己,都作自我批评,许多矛盾就闹不起来,闹起来也比较容易解决。

  还有几部分军队之间,几个地方之间,几个工作部门之间,应相互以邻为友,若只替自己打算,不为他人着想,表现为对本位主义特点,毛泽东认为也是一种宗派主义倾向。这种横向关系上的本位主义,虽然不是直接针对全局的,但发展下去也有害于全党的团结统一。应该防范于未然。

  毛泽东不仅把全党看作一盘棋,而且把全国看作一盘棋。因此,他提出不仅要反对党内关系上的宗派主义残余,而且要反对党内外关系上的宗派主义倾向。这当然是针对党内某些同志说的。他们的宗派主义倾向表现为对党外人员妄自尊大,看不起人家,藐视人家,不了解人家的长处。这种倾向发展下去会脱离群众,使党陷入孤立。他强调,共产党员和党外群众相比,无论何时都占少数。单是团结全党还不能战胜敌人,必须团结全国人民才能战胜敌人。

  反对宗派主义在于实行两个目的:横向上的团结一致,纵向上的集中统一。团结是统一的基础。凡符合团结和统一的言行都是正派的,不符合这两点的言行就是不正派的。毛泽东以这个原则实行了全党的空前团结和统一,又以全党的团结和统一来实现全国的团结和统一。正派不正派是组织活动上的问题,正确不正确是思想认识上的问题。前者涉及党风,后者涉及学风。毛泽东发动整风运动,落脚点是要实现全党的思想一致和集中统一。思想主宰人的行为,“为要从组织上整顿,首先需要在思想上整顿。”组织不纯是由思想不纯造成的。思想一致了,行动上自然一致。如果说整顿党风以反对宗派主义主要是为了肃清张国焘路线的残余,那么整顿学风以反对主观主义则是为了肃清王明路线长期以来在党内造成的不良影响。主观主义有两种: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在延安时代,毛泽东认为主要危险是教条主义,而教条主义正是王明路线的特征。

  教条主义之所以更危险,是因为它容易装出马克思主义的面孔,借以吓唬文化不高的工农干部,吓唬天真烂漫的青年。教条主义者言必称马列,动不动几版几条,工农干部和青年学生很容易被他们迷惑,被他们俘虏,充当他们的佣人。

  毛泽东从来没有被教条主义俘虏过。但是他吃了不少教条主义的苦头。他的发言权曾一度被满口马列,以共产国际为后盾的教条主义者剥夺殆尽。遵义会议恢复了他在军事上的发言权,但是教条主义思想的根子当时没来得及细刨。这笔帐一直欠了十几年,现在是彻底剥夺教条主义者的发言权的时候了。

  王明等人曾自封为唯一正确,而攻击别人是狭隘经验论。他们凭什么说自己正确?就凭他们读了几本马列的书。他们的政治资本就是这个。

  马列的书上写的当然正确。这一点不能否认。毛泽东如果仅从书本理论上去同教条主义者争论是非,赢家肯定是对方。他知道不能这么做,而采取迂回战术,到书本理论之外去找别的标准。书本上记录的前人或外人的经验总结,它是普遍真理,但有片面性。必须将书本上所写的马列主义理论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才称得上是全面的具体的真理。

  他批评那些留学生,只懂得希腊,不懂得中国,只知道生吞活剥外国的东西,只起一个留声机的作用。他们有一种反常心理。他们一心向往的,就是从先生那里学来据说是万古不变的教条,而对中国的问题反而不感兴趣,对党的指示反而不重视。他们把马列主义书本上的某些个别字句看作现成的灵丹妙药,似乎只要得了它,就可以不费气力地包医百病。毛泽东说,“这是一种幼稚者的蒙昧,我们对这些人应该作启蒙运动。”“对于这种人,应该老实地对他说,你的教条一点用处也没有。”②

  对于马列主义,我们应当精通它,应用它,而精通的目的全在于应用。据此,毛泽东定出一个新的规矩:看一个人学了马列主义以后怎样看中国的问题,有看得清楚的,有看不清楚的,有会看的,有不会看的,这样来分优劣,分好坏。③用这样的标准来看,教条主义无疑是最坏、最劣的。

  毛泽东把教条主义看作共产党的大敌,工人阶级的大敌,人民的大敌,民族的大敌,是党性不纯的一种表现。大敌当前,很有扫除的必要。扫除了教条主义,等于彻底剥夺了王明路线支持者的发言权,肃清了王明路线在党内根深蒂固的影响。

  另一种主观主义,毛泽东称经验主义。经验主义是另一种片面性,也在扫除之列。因为它满足于一得之功,一孔之见,以局部经验代替普遍真理。

  一只手反教条主义,一只手反经验主义。毛泽东称此为两条战线上的斗争。经过这种斗争,毛泽东成功地把全党的思想统一到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上来,即统一到毛泽东思想上来。由于整顿学风,反对两个主观主义的工作做得主动及时,到了”七大”召开,毛泽东思想被定为全党唯一合法的指导思想。

  ①毛泽东:《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材料》的序言和按语, 1955 年5月、6 月。

  ②《毛泽东选集》第778、773 页。
ml081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