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华经》,佛经,《妙法莲华经》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法华经》,佛经,《妙法莲华经》

《法华经》第四卷 见宝塔品第十一


尔时,佛前有七宝塔,高五百由旬,纵广二百五十由旬,从地踊出住在空中,种种宝物而庄校之。五千栏楯,龛室千万,无数幢幡以为严饰,垂宝璎珞,宝铃万亿而悬其上。四面皆出多摩罗跋栴檀之香,充遍世界。其诸幡盖,以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真珠、玫瑰七宝合成,高至四天王宫。三十三天雨天曼陀罗华供养宝塔,余诸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千万亿众,以一切华香、璎珞、幡盖、伎乐供养宝塔,恭敬尊重赞叹。

尔时,宝塔中出大音声叹言:"善哉!善哉!释迦牟尼世尊,能以平等大慧教菩萨法,佛所护念《妙法华经》为大众说。如是,如是,释迦牟尼世尊,如所说者,皆是真实。"尔时,四众见大宝塔住在空中,又闻塔中所出音声,皆得法喜怪未曾有,从座而起,恭敬合掌,却住一面。尔时,有菩萨摩诃萨名大乐说,知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等心之所疑,而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缘有此宝塔从地踊出?又于其中发是音声?"

尔时,佛告大乐说菩萨:"此宝塔中有如来全身,乃往过去东方无量千万亿阿僧祇世界,国名宝净,彼中有佛,号曰多宝。其佛行菩萨道时,作大誓愿:'若我成佛,灭度之后,于十方国土有说《法华经》处,我之塔庙为听是经故,踊现其前为作证明,赞言善哉。'彼佛成道已,临灭度时,于天人大众中告诸比丘:'我灭度后,欲供养我全身者,应起一大塔。'其佛以神通愿力,十方世界在在处处,若有说《法华经》者,彼之宝塔皆踊出其前,全身在于塔中,赞言:'善哉!善哉!'大乐说,今多宝如来塔,闻说《法华经》故,从地踊出,赞言:'善哉!善哉!'"

是时,大乐说菩萨以如来神力故,白佛言:"世尊,我等愿欲见此佛身。"

佛告大乐说菩萨摩诃萨:"是多宝佛有深重愿:'若我宝塔为听《法华经》故出于诸佛前时,其有欲以我身示四众者,彼佛分身诸佛,在于十方世界说法,尽还集一处,然后我身乃出现耳!'大乐说,我分身诸佛,在于十方世界说法者,今应当集。"

大乐说白佛言:"世尊,我等亦愿欲见世尊分身诸佛礼拜供养。"

尔时,佛放白毫一光,即见东方五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国土诸佛。彼诸国土皆以玻瓈为地,宝树、宝衣以为庄严,无数千万亿菩萨充满其中,遍张宝幔宝网罗上。彼国诸佛以大妙音而说诸法,及见无量千万亿菩萨遍满诸国为众说法。南西北方、四维、上下,白毫相光所照之处,亦复如是。

尔时,十方诸佛各告众菩萨言:"善男子,我今应往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所,并供养多宝如来宝塔。"时娑婆世界即变清净,琉璃为地,宝树庄严,黄金为绳以界八道,无诸聚落、村营、城邑,大海江河、山川林薮烧大宝香,曼陀罗华遍布其地,以宝网幔罗覆其上,悬诸宝铃。唯留此会众,移诸天人置于他土。是时诸佛各将一大菩萨以为侍者,至娑婆世界,各到宝树下。一一宝树高五百由旬,枝叶华果次第庄严。诸宝树下皆有师子之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宝而校饰之。尔时,诸佛各于此座结跏趺坐,如是展转遍满三千大千世界,而于释迦牟尼佛一方所分之身,犹故未尽。

时释迦牟尼佛,欲容受所分身诸佛故,八方各更变二百万亿那由他国皆令清净,无有地狱、饿鬼、畜生及阿修罗,又移诸天人置于他土。所化之国,亦以琉璃为地,宝树庄严,树高五百由旬,枝叶华果次第严饰,树下皆有宝师子座高五由旬,种种诸宝以为庄校,亦无大海江河及目真邻陀山、摩诃目真邻陀山、铁围山、大铁围山、须弥山等诸山王,通为一佛国土,宝地平正,宝交露幔遍覆其上,悬诸幡盖,烧大宝香,诸天宝华遍布其地。释迦牟尼佛为诸佛当来坐故,复于八方各更变二百万亿那由他国皆令清净,无有地狱、饿鬼、畜生及阿修罗,又移诸天人置于他土。所化之国,亦以琉璃为地,宝树庄严,树高五百由旬,枝叶华果次第庄严,树下皆有宝师子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宝而校饰之,亦无大海江河及目真邻陀山、摩诃目真邻陀山、铁围山、大铁围山、须弥山等诸山王,通为一佛国土,宝地平正,宝交露幔遍覆其上,悬诸幡盖,烧大宝香,诸天宝华遍布其地。

尔时,东方释迦牟尼佛所分之身,百千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国土中诸佛,各各说法来集于此。如是次第十方诸佛,皆悉来集坐于八方。尔时,一一方四百万亿那由他国土,诸佛如来遍满其中。是时诸佛各在宝树下坐师子座,皆遣侍者问讯释迦牟尼佛,各赍宝华满掬而告之言:"善男子,汝往诣耆阇崛山释迦牟尼佛所,如我辞曰:'少病少恼,气力安乐,及菩萨、声闻众悉安隐不?'以此宝华散佛供养,而作是言:'彼某甲佛,与欲开此宝塔。'"诸佛遣使亦复如是。

尔时,释迦牟尼佛见所分身佛悉已来集,各各坐于师子之座,皆闻诸佛与欲同开宝塔。即从座起住虚空中,一切四众起立合掌,一心观佛。于是释迦牟尼佛以右指开七宝塔户,出大音声,如却关钥开大城门。即时一切众会皆见多宝如来,于宝塔中坐师子座,全身不散如入禅定。又闻其言:"善哉!善哉!释迦牟尼佛,快说是《法华经》!我为听是经故而来至此。"尔时四众等,见过去无量千万亿劫灭度佛说如是言,叹未曾有,以天宝华聚散多宝佛及释迦牟尼佛上。

尔时,多宝佛于宝塔中,分半座与释迦牟尼佛,而作是言:"释迦牟尼佛,可就此座。"即时释迦牟尼佛,入其塔中坐其半座,结跏趺坐。尔时,大众见二如来在七宝塔中师子座上结跏趺坐,各作是念:"佛座高远,唯愿如来以神通力,令我等辈俱处虚空。"即时释迦牟尼佛,以神通力接诸大众皆在虚空,以大音声普告四众:"谁能于此娑婆国土广说《妙法华经》?今正是时,如来不久当入涅槃,佛欲以此《妙法华经》付嘱有在。"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圣主世尊, 虽久灭度, 在宝塔中, 尚为法来,
 诸人云何, 不勤为法?
 此佛灭度, 无央数劫, 处处听法, 以难遇故。
 彼佛本愿: 我灭度后, 在在所往, 常为听法。
 又我分身, 无量诸佛, 如恒沙等, 来欲听法。
 及见灭度, 多宝如来, 各舍妙土, 及弟子众,
 天人龙神, 诸供养事, 令法久住, 故来至此。
 为坐诸佛, 以神通力, 移无量众, 令国清净。
 诸佛各各, 诣宝树下, 如清净池, 莲华庄严。
 其宝树下, 诸师子座, 佛坐其上, 光明严饰,
 如夜闇中, 燃大炬火; 身出妙香, 遍十方国,
 众生蒙薰, 喜不自胜, 譬如大风, 吹小树枝。
 以是方便, 令法久住, 告诸大众:'我灭度后,
 谁能护持, 读说斯经? 今于佛前, 自说誓言。'
 其多宝佛, 虽久灭度, 以大誓愿, 而师子吼。
 多宝如来, 及与我身, 所集化佛, 当知此意。
 诸佛子等, 谁能护法? 当发大愿, 令得久住。
 其有能护, 此经法者, 则为供养, 我及多宝。
 此多宝佛, 处于宝塔, 常游十方, 为是经故,
 亦复供养, 诸来化佛, 庄严光饰, 诸世界者。
 若说此经, 则为见我, 多宝如来, 及诸化佛。
 诸善男子, 各谛思惟, 此为难事, 宜发大愿,
 诸余经典, 数如恒沙, 虽说此等, 未足为难。
 若接须弥, 掷置他方, 无数佛土, 亦未为难。
 若以足指, 动大千界, 远掷他国, 亦未为难。
 若立有顶, 为众演说, 无量余经, 亦未为难。
 若佛灭后, 于恶世中, 能说此经, 是则为难!
 假使有人, 手把虚空, 而以游行, 亦未为难。
 于我灭后, 若自书持, 若使人书, 是则为难!
 若以大地, 置足甲上, 升于梵天, 亦未为难。
 佛灭度后, 于恶世中, 暂读此经, 是则为难!
 假使劫烧, 担负干草, 入中不烧, 亦未为难。
 我灭度后, 若持此经, 为一人说, 是则为难!
 若持八万, 四千法藏, 十二部经, 为人演说,
 令诸听者, 得六神通, 虽能如是, 亦未为难。
 于我灭后, 听受此经, 问其义趣, 是则为难!
 若人说法, 令千万亿, 无量无数, 恒沙众生,
 得阿罗汉, 具六神通, 虽有是益, 亦未为难。
 于我灭后, 若能奉持, 如斯经典, 是则为难!
 我为佛道, 于无量土, 从始至今, 广说诸经,
 而于其中, 此经第一! 若有能持, 则持佛身。
 诸善男子, 于我灭后, 谁能受持, 读诵此经?
 今于佛前, 自说誓言。
 此经难持, 若暂持者, 我则欢喜, 诸佛亦然。
 如是之人, 诸佛所叹, 是则勇猛, 是则精进,
 是名持戒, 行头陀者, 则为疾得, 无上佛道。
 能于来世, 读持此经, 是真佛子, 住淳善地。
 佛灭度后, 能解其义, 是诸天人, 世间之眼。
 于恐畏世, 能须臾说, 一切天人, 皆应供养。"


分类:佛经 书名:《法华经》 作者: [姚秦]鸠摩罗什 (译)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