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灯会元》,佛经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五灯会元》,佛经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03-01、兴化兴顺禅师】

韶州大历和尚,初参白云,云举拳曰:「我近来不恁么也。」师领旨礼拜,自此入室。住后,僧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破草鞋。」问:「如何是无为?」

师乃摆手。问:「施主供养,将何报答?」

师以手捻髭。曰:「有髭即捻,无髭又如何?」

师曰:「非公境界。」

【03-01、兴化兴顺禅师】

连州宝华和尚,上堂:「看天看地,新罗国里,和南不审,日销万两黄金。虽然如此,犹是少分。」

又曰:「尽十方世界,是个木罗汉,幡竿头上道将一句来。」

又曰:「天上龙飞凤走,山间虎啸猿啼。拈向鼻孔,道将一句来。」

问僧:「甚处来?」曰:「大容来。」

师曰:「大容近日作么生?」曰:「近来合得一瓮酱。」

师唤沙弥将一碗水来,与这僧照影。因有僧问大容曰:「天赐六铢披挂后,将何报答我皇恩。」

容曰:「来披三事衲,归挂六铢衣。」师闻之,乃曰:「这老冻齈作恁么语话。」容闻,令人传语曰:「何以奴缘不断。」

师曰:「比为抛砖,只图引玉。」师见一僧从法阶堂下过,师乃敲绳床。僧曰:「若是这个,不请拈出。」

师喜,下地诘之。僧无语,师便打。师有时戴冠子,谓众曰:「若道是俗,且身披袈裟。若道是僧,又头戴冠子。」众无对。

【03-01、兴化兴顺禅师】

韶州月华山月禅师,初谒白云,云问:「业个甚么?」曰:「念孔雀经。」

云曰:「好个人家男女,随鸟雀后走。」

师闻语惊异,遂依附。久之乃契旨,寻住月华。僧问:「如何是月华家风?」

师曰:「若问家风,即答家风。」曰:「学人问家风。」

师曰:「金铜罗汉。」

上堂:「举一句语,遍大千界。还有人会得这个时节么?试出来道看。要知亲切。」

良久曰:「不出头,是好手。久立,珍重!」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意」字原无,今补。﹞师曰:「梁王不识。」曰:「意旨如何?」

师曰:「只履西归。」师入京,上堂。有一官人出,礼拜起,低头良久。

师曰:「掣电之机,徒劳伫思。」

有一老宿上法堂,东西顾视曰:「好个法堂,要且无主。」

师闻,乃召曰:「且坐吃茶。」宿问曰:「玄中最的,犹是龟毛兔角。不向二谛中修,如何密用?」

师曰:「侧。」宿曰:「恁么则拗折拄杖,割断草鞋去也。」

师曰:「细而详之。」

【03-01、兴化兴顺禅师】

南雄州地藏和尚,上堂,僧问:「今日供养地藏,地藏还来否?」

师曰:「打开佛殿门,装香换水。」师与大容和尚在白云开火路,容曰:「三道宝阶,何以个火路?」

师曰:「甚么处不是?」

【03-01、兴化兴顺禅师】

英州乐净含匡禅师,上堂,良久曰:「摩竭提国,亲行此令,去却担簦,截流相见。」僧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侧耳无功。」问:「如何是乐净家风?」

师曰:「天地养人。」问:「如何是乐净境?」

师曰:「有工贪种竹,无暇不栽松。」曰:「忽遇客来,将何供养?」

师曰:「满园秋果熟,要者近前尝。」问:「龙门有意透者如何?」

师曰:「滩下接取。」曰:「学人不会。」

师曰:「唤行头来。」问:「但得本,莫愁末。如何是本?」

师曰:「不要问人。」曰:「如何是末?」师乃竖指。问:「如何是乐净境?」

师曰:「满月团圆菩萨面,庭前棕树夜叉头。」僧辞,师问:「甚处去?」曰:「大容去。」

师曰:「大容若问乐净有何言教,汝作么生只对?」僧无语。

师代云:「但道乐净近日不肯大容。」因普请打篱次,僧问:「古人种种开方便门,和尚为甚么却拦截?」

师曰:「牢下橛著。」

【03-01、兴化兴顺禅师】

韶州后白云和尚,僧问:「古琴绝韵请师弹。」

师曰:「伯牙虽妙手,时人听者希。」曰:「恁么则再遇子期也。」

师曰:「笑发惊弦断,宁知调不同。」问:「昔日灵山一会,梵王为主,未审白云甚么人为主?」

师曰:「有常侍在。」曰:「恁么则法雨滂沱,群生有赖。」

师曰:「汝莫这里卖栀子。」

【03-01、兴化兴顺禅师】

韶州白云福禅师,僧问:「如何是佛法的的之意?」

师曰:「直。」曰:「学人不会,意旨如何?」

师曰:「崖州路上问知音。」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03-01、兴化兴顺禅师】

鼎州文殊应真禅师,上堂:「直钩钓狞龙,曲钩钓虾蟆蚯蚓,还有龙么?」良久曰:「劳而无功。」僧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

师曰:「在甚么处?」曰:「出匣后如何?」

师曰:「臂长衫袖短。」问:「古人拊掌,意旨如何?」

师曰:「家无小使,不成君子。」

【03-01、兴化兴顺禅师】

南岳南台勤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一寸龟毛重七斤。」

【03-01、兴化兴顺禅师】

鼎州德山绍晏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桃源水绕白云亭。」

上堂:「一尘才起,大地全收。一毛头上,师子全身。且道一尘才起,大地全收。须弥山重多少?一毛头上,师子全身。大海水有几滴?有人道得,与汝拄杖子,天下横行。若道不得,须弥山盖却汝头,大海水溺却汝身。」

【03-01、兴化兴顺禅师】

潭州鹿苑文袭禅师,僧问:「远远投师,请师一接。」

师曰:「五门巷里无消息。」僧良久。师曰:「会么?」曰:「不会。」

师曰:「长乐坡头信不通。」

【03-01、兴化兴顺禅师】

澧州药山可琼禅师,上堂,僧出曰:「请师答话。」

师曰:「好。」曰:「还当得也无?」

师曰:「更问。」问:「巨岳不曾乏寸土,师今苦口为何人?」

师曰:「延寿也要道过。」曰:「不伸此问,焉辨我师?」师便喝。僧礼拜,师便打。

【03-01、兴化兴顺禅师】

巴陵乾明院普禅师,僧问:「万行齐修,古人不许。不落功勋,还许也无?」

师曰:「一。」曰:「学人未晓,乞师再指。」

师曰:「三十年后。」

【03-01、兴化兴顺禅师】

兴元府中梁山崇禅师,僧问:「垂丝千尺,意在深潭时如何?」

师曰:「红鳞掌上跃。」

【03-01、兴化兴顺禅师】

鄂州黄龙志愿禅师,僧问:「迦叶上行衣,何人合得披?」

师曰:「一片烧痕地,春入又逢青。」

【03-01、兴化兴顺禅师】

益州东禅秀禅师,僧问:「既是善神,为甚么却被雷打?」

师曰:「世乱奴欺主,年衰鬼弄人。」问:「如何是一代时教?」

师曰:「多年故纸。」

【03-01、兴化兴顺禅师】

鼎州普安道禅师,三句颂,函盖乾坤曰:「乾坤并万象,地狱及天堂。物物皆真见,头头用不伤。」

截断众流曰:「堆山积岳来,一一尽尘埃。更拟论玄妙,冰消解瓦摧。」

随波逐浪曰:「辩口利舌问,高低总不亏。还知应病药,诊候在临时。」

三句外曰:「当人如举唱,三句岂能该?有问如何事,南岳与天台。」

抬荐商量曰:「相见不扬眉,君东我亦西。红霞穿碧落,白日绕须弥。」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03-01、兴化兴顺禅师】

泐潭灵澄散圣,因智门宽禅师问曰:「甚处来?」

师曰:「水清月现。」门曰:「好好借问。」

师曰:「褊衫不染皂。」门曰:「吃茶去。」师有西来意颂曰:「因僧问我西来意,我话居山七八年。草履只栽三个耳,麻衣曾补两番肩。东庵每见西庵雪,下涧长流上涧泉。半夜白云消散后,一轮明月到床前。」

【03-01、兴化兴顺禅师】

襄州兴化院兴顺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深深处?」

师曰:「举即易,答即难。」曰:「为甚么如此?」

师曰:「过去。」问:「如何是百千妙门,同归方寸?」

师曰:「水底看夜市。」问:「如何是向上事?」

师曰:「楚山头指天。」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07-01、丫山宗盛禅师】

蕲州五祖师戒禅师,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鼻孔长三尺。」曰:「学人不会。」

师曰:「真不掩伪,曲不藏直。」问:「如何是道?」

师曰:「点。」曰:「点后如何?」

师曰:「荆三汴四。」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

师曰:「看。」曰:「出匣后如何?」

师曰:「收。」问:「如何是随色摩尼珠?」

师曰:「随。」曰:「随后如何?」

师曰:「一个婆婆两个瘿。」问:「得船便渡时如何?」

师曰:「桌在谁人手?」僧拟议,师曰:「云有出山势,水无投涧声。」

上堂:「佛病祖病,一时与诸禅德拈向三门外,诸禅德还拈得山僧病也无?若拈得山僧病,不妨见得佛病祖病。珍重!」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担不起。」曰:「为甚么担不起?」

师曰:「祖师西来意。」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

师曰:「高问低对。」曰:「见后如何?」

师曰:「风萧萧,雨飒飒。」上堂,僧问:「名喧宇宙知师久,雪岭家风略借看。」

师曰:「未在更道。」僧展两手,师便打。僧礼拜,师竖起拄杖曰:「大众会么?言不再举,令不重行。」便下座。问僧:「近离甚处?」曰:「东京。」

师曰:「还见天子也无?」曰:「常年一度出金明池。」

师曰:「有礼可恕,无礼难容。出去。」智门问曰:「暑往寒来即不问,林下相逢事若何?」

师曰:「五凤楼前听玉漏。」门曰:「争奈主山高,案山低?」

师曰:「须弥顶上击金钟。」

【07-01、丫山宗盛禅师】

江陵府福昌院重善禅师,僧问:「如何是正法眼?」

师曰:「夜观乾象。」曰:「学人不会,意旨如何?」

师曰:「日里看山。」问:「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

师曰:「东方甲乙木。」曰:「恁么则粉骨碎身也。」

师曰:「易开终始口,难保岁寒心。」问:「浩浩尘中,如何辨主?」

师曰:「长安天子,塞外将军。」曰:「恁么则权握在手。」

师曰:「不斩无罪人。」问:「如何是不迁底法?」

师曰:「死人不坐禅。」曰:「学人不会,意旨如何?」

师曰:「那伽常在定。」问:「离却咽喉唇吻,请师速道。」

师曰:「福昌口门窄。」曰:「和尚为甚么口门窄?」

师曰:「还我话来。」问:「如何是离筌蹄底句?」

师曰:「头大帽子小。」曰:「意旨如何?」

师曰:「侧脚反穿靴。」问:「金乌东涌,玉兔西沈时如何?」

师曰:「措大不骑驴。」曰:「恁么则谢师指南。」

师曰:「更须子细。」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

师曰:「槵子数珠。」曰:「见后如何?」

师曰:「铁磬行者。」问:「未施武艺,便入战场时如何?」

师曰:「老僧打退鼓。」曰:「恁么则展阵开旗去也。」

师曰:「伏惟尚飨。」

上堂:「尽乾坤大地,微尘诸佛,总在福昌这里。」

拈拄杖画一画,曰:「说佛说法,诸禅德若也会得出来,与汝证据。若也不会,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便下座。

【07-01、丫山宗盛禅师】

蕲州四祖志諲禅师,僧问:「如何是透法身句?」

师曰:「多年松树老粼皴。」问:「叶落归根时如何?」

师曰:「一岁一枯荣。」

【07-01、丫山宗盛禅师】

襄州兴化奉能禅师,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发长僧貌丑。」

【07-01、丫山宗盛禅师】

唐州天睦山慧满禅师,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多年桃核。」曰:「意旨如何?」

师曰:「打破里头人。」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三年逢一闰。」曰:「合谈何事?」

师曰:「九日是重阳。」

【07-01、丫山宗盛禅师】

鄂州建福智同禅师,僧问:「如何是透法身句?」

师曰:「鹦鹉慕西秦。」僧礼拜,师曰:「听取一颂:云门透法身,法身何许人?雁回沙塞北,鹦鹉慕西秦。」

【07-01、丫山宗盛禅师】

襄州延庆宗本禅师,僧问:「鱼未跳龙门时如何?」

师曰:「摆手入长安。」曰:「跳过后如何?」

师曰:「长安虽乐。」

【07-01、丫山宗盛禅师】

鼎州大龙山炳贤禅师,僧问:「昔日先师语,如何透法身?」

师曰:「万仞峰前句,不与白云齐。」问:「如何是动乾坤句?」

师曰:「透出龙宫还大海,掌开日月倒须弥。」问:「如何是出家人?」

师曰:「深。」曰:「如何是出家法?」

师曰:「苦。」

【07-01、丫山宗盛禅师】

自岩上座,僧问:「如何是无缝塔?」

师曰:「砖瓦泥土。」曰:「如何是塔中人?」

师曰:「含齿戴发。」问:「如何是大人相?」

师曰:「不曾作模样。」曰:「如何是老人相?」

师曰:「无力把拄杖。」问:「洞山麻三斤,意旨如何?」

师曰:「八十婆婆不妆梳。」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07-01、丫山宗盛禅师】

随州智门光祚禅师,﹝先住北塔。﹞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踏破草鞋赤脚走。」曰:「如何是佛向上事?」

师曰:「拄杖头上挑日月。」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眼不见鼻。」曰:「便恁么领会时如何?」

师曰:「鼻孔里呷羹。」问:「曹溪路上还有俗谈也无?」

师曰:「六祖是卢行者。」问:「一切智智清净,还有地狱也无?」

师曰:「阎罗王是鬼做。」

上堂:「一法若有,毗卢堕在凡夫。万法若无,普贤失其境界。正当恁么时,文殊向甚么处出头?若也出头不得,金毛师子腰折。幸好一盘饭,莫待糁椒姜。」

上堂:「山僧记得,在母胎中有一则语,今日举似大众。诸人不得作道理商量,还有人商量得么?若商量不得,三十年后不得错举。」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

师曰:「满眼是埃尘。」问:「古镜未磨时如何?」

师曰:「也只是个铜片。」曰:「磨后如何?」

师曰:「且收取。」问:「如何是般若体?」

师曰:「蚌含明月。」曰:「如何是般若用?」

师曰:「兔子怀胎。」问:「金刚眼中著得个甚么?」

师曰:「一把沙。」曰:「为甚么如此?」

师曰:「非公境界。」问:「如何是无缝塔?」

师曰:「四棱著地。」曰:「如何是塔中人?」

师曰:「鼻孔三斤秤不起。」问:「莲花未出水时如何?」

师曰:「莲花。」曰:「出水后如何?」

师曰:「荷叶。」

上堂:「汝等诸人横担拄杖,出一丛林,入一丛林。你道丛林有几种?或有旃檀丛林,旃檀围绕;或有荆棘丛林,荆棘围绕;或有荆棘丛林,旃檀围绕;或有旃檀丛林,荆棘围绕。只如四种丛林,是汝诸人在阿那个丛林里安身立命?若无安身立命处,虚踏破草鞋,阎罗王征你草鞋钱有日在。」

上堂:「雪峰辊毬,罗汉书字,归宗斩蛇,大随烧畬,且道明甚么边事?还有人明得么,试道看。若明不得,所以道:斩蛇须是斩蛇手,烧畬须是烧畬人,瞥起情尘生妄见,眼里无筋一世贫。」

上堂:「赫日里我人,云雾里慈悲,霜雪里假褐,雹子里藏身。还藏得身么?若藏不得,却被雹子打破髑髅。」

上堂:「东家李四婆,西家来乞火。门外立少时,嗔他停滞我。恶发走归家,虚心屋里坐。可怜群小儿,终日受饥饿。有眼不点睛,空锁髑髅破。」

【07-01、丫山宗盛禅师】

灌州罗汉和尚,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牛头阿旁。」曰:「如何是法?」

师曰:「剑树刀山。」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井中红焰,日里浮沤。」曰:「如何领会?」

师曰:「遥指扶桑日那边。」问:「如何是本来心?」

师曰:「蹉过了也。」

【07-01、丫山宗盛禅师】

灌州青城香林信禅师,僧问:「觌面相呈时如何?」

师曰:「筑著鼻孔。」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07-01、丫山宗盛禅师】

潭州福严良雅禅师,居洞山第一座,山参次,僧出问:「如何是佛?」山答曰:「麻三斤。」

参罢,山至寮谓师曰:「我今日答这僧话,得么?」曰:「恰值某净发。」

山曰:「你元来作这去就。」拂袖便出。

师曰:「这老汉将谓我明他这话头不得?」因作偈呈曰:「五彩画牛头,黄金为点额。春晴二月初,农人皆取则。寒食贺新正,铁钱三五百。」

山见,深肯之。住福严日,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入门便见。」

【07-01、丫山宗盛禅师】

荆南府开福德贤禅师,僧问:「去离不得时如何?」

师曰:「子承父业。」问:「如何是衲僧活计?」

师曰:「耳里种田。」

上堂:「不用思而知,不用虑而解。知解俱泯,合谈何事?」

良久曰:「一叶落,天下秋。」问:「承和尚有言,隔江招手,意旨如何?」

师曰:「被里张帆。」曰:「恁么则南山起云,北山下雨去也。」

师曰:「踏不著。」

【07-01、丫山宗盛禅师】

潭州报慈嵩禅师,僧问:「北斗藏身,意旨如何?」

师曰:「百岁老人入漆瓮。」

【07-01、丫山宗盛禅师】

岳州乾明睦禅师,问洞山:「停机罢赏时如何?」山曰:「水底弄傀儡。」

师曰:「谁是看玩者?」山曰:「停机罢赏者。」

师曰:「恁么则知音不和也。」山曰:「知音底事作么生?」

师曰:「大尽三十日。」山曰:「未在更道。」

师曰:「某甲合吃和尚手中痛棒。」山休去。问:「昔日灵山记,今朝嗣阿谁?」

师曰:「楚山突兀,汉水东流。」曰:「恁么则洞山的嗣也。」

师曰:「听事不真,唤钟作瓮。」

【07-01、丫山宗盛禅师】

邓州广济院同禅师,僧问:「万缘息尽时如何?」

师曰:「三脚虾蟆飞上天。」问:「如何是透法身句?」

师曰:「华岳三峰小。」曰:「此意如何?」

师曰:「黄河辊底流。」

【07-01、丫山宗盛禅师】

韶州东平山洪教禅师,僧问:「如何是向上关?」师竖起拂子。僧曰:「学人未晓,乞师再指。」

师曰:「非公境界。」曰:「和尚岂无方便?」

师曰:「再犯不容。」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07-01、丫山宗盛禅师】

虔州丫山宗盛禅师,上堂:「钟声清,鼓声响,早晚相闻休妄想。荐得徒劳别问津,莫道山僧无伎俩。咄!」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What do you think?

天台莲华峰祥庵主,僧问:「如何是雪岭泥牛吼?」

师曰:「听。」曰:「如何是云门木马嘶?」

师曰:「响。」示寂日,拈拄杖示众曰:「古人到这里,为甚么不肯住?」众无对。师乃曰:「为他途路不得力。」

复曰:「毕竟如何?」以杖横肩曰:「榔栗横担不顾人,直入千峰万峰去。」言毕而逝。

What do you think?

江州崇胜御禅师,僧问:「如何是学人受用三昧?」

师曰:「横担拄杖。」曰:「意旨如何?」

师曰:「步步踏实。」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What do you think?

鼎州德山慧远禅师,开堂示众曰:「无量法门悉已具足。然虽如是,且须委悉,始得其余方便。

昔时圣人互出,乃曰:传灯。尔后贤者差肩,故云继祖。是以心心相传,法法相印。且作么生传?作么生印?」

举起拂子曰:「此乃人天同证,若如是也递相证明,其或未晓之徒,请垂下问。」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铁门路险。」解夏上堂,僧问:「九旬禁足今已满,自恣之仪事若何?」

师曰:「猢狲趁蛱蝶,九步作一歇。」曰:「意旨如何?」

师示颂曰:「两个童儿舁木鼓,左边打了右边舞。刹那变现百千般,分明示君君记取。」问:「亡僧迁化,向甚么处去?」

师曰:「乌龟钻破壁。」

上堂:「枕石漱流,任运天真。不见古者道,拨霞扫雪和云母,掘石移松得茯苓。当恁么时复何言哉?诸禅德要会么?听取一颂:雪霁长空,迥野飞鸿。段云片片,向西向东。」

What do you think?

襄州含珠山彬禅师,僧问:「如何是正法眼?」

师曰:「瞎。」问:「如何是和尚关棙子?」师竖起拂子。僧便喝,师便打。问:「如何是三乘教?」

师曰:「上大人。」曰:「意旨如何?」

师曰:「化三千。」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What do you think?

庐山开先照禅师,僧问:「向上宗乘,乞师垂示?」

师曰:「白云断处见明月。」曰:「犹是学人疑处。」

师曰:「黄叶落时闻捣衣。」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一条寒涧木,得力胜儿孙。」曰:「用者如何?」

师曰:「百杂碎。」

上堂:「丛林规矩,古佛家风。一参一请,一粥一饭。且道明得个甚么?只如诸人心心不停,念念不住,若能不停处停,念处无念,自合无生之理。与么说话,笑破他人口。参!」

What do you think?

金陵天宝和尚,僧问:「白云抱幽石时如何?」

师曰:「非公境界。」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裂半作三。」曰:「学人未晓。」

师曰:「鼻孔针筒。」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What do you think?

磁州桃园山曦朗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西来若有意,斩下老僧头。」曰:「为甚却如此?」

师曰:「不见道:为法丧躯。」

What do you think?

安州法云智善禅师,僧问:「如何是古佛道场?」

师曰:「山青水绿。」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What do you think?

蓝田县真禅师,僧问:「如何是大定门?」

师曰:「拈柴择菜。」

上堂:「成山假就于始篑,修途托至于初步。上座适来从地炉边来,还与初步同别?若言同,即不会不迁。若言别,亦不会不迁。上座作么生会?还会么?这里不是那里,那里不是这里。且道是一处两处?是迁不迁?是来去不是来去?若于此显明得,便乃古今一如初终。自尔念念无常,心心永灭。所以道观方知彼去,去者不至方。上座适来恁么来,却请恁么去。参!」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What do you think?

西川雪峰钦山主,上堂:「昨日一,今日二,不用思量,快须瞥地。不瞥地,蹉过平生没巴鼻。咄!」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What do you think?

和州净戒守密禅师,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稽首,稽首。」曰:「学人有分也无?」

师曰:「顿首,顿首。」僧作舞而出。师曰:「似则恰似,是即未是。」

【十五、清凉明禅师法嗣】

What do you think?

吉州西峰云豁禅师,郡之曾氏子,早扣诸方,晚见清凉。问:「佛未出世时如何?」

凉曰:「云遮海门树。」曰:「出世后如何?」凉曰:「擘破铁围山。」

师于言下大悟,凉印可之。归住宝龙,云侣骈集。真宗皇帝遗使召至,访问宗要。

留上苑,经时冥坐不食,上嘉异,赐号圆净。辞归,珍锡甚隆,皆不受。以诗宠其行,改宝龙曰祥符,旌师之居也。

尝有问易中要旨者,师曰:「夫神生于无形,而成于有形。从有以至于无,然后能合乎妙圆正觉之道。故自四十九衍,以至于万有一千五百二十,以穷天下之理,以尽天下之性,不异吾圣人之教也。」

示寂日,为众曰:「天不高,地不厚。自是时人觑不透。但看腊月二十五,依旧面南看北斗。」瞑然而逝,荼毗获舍利建塔。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