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灯会元》,佛经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五灯会元》,佛经

【四、云盖元禅师法嗣】


【四、云盖元禅师法嗣】

What do you think?

潭州谷山有缘禅师,僧问:「伶竮之子如何得归向?」

师曰:「会人路不通。」

曰:「恁么则无奉重处也。」

师曰:「我道你钵盂落地拈不起。」

问:「一拨便转时如何?」

师曰:「野马走时鞭辔断,石人拊掌笑呵呵。」

What do you think?

潭州龙兴禅师,僧问:「一拨便转时如何?」

师曰:「根不利。」

问:「得坐披衣时如何?」

师曰:「不端严。」

曰:「为甚么不端严?」

师曰:「不从修证得。」

问:「如何是道中人?」

师曰:「终日寂攒眉。」

问:「文不加点时如何?」

师曰:「无目童儿不出户。」

问:「宾主未分时如何?」

师曰:「双陆盘中不喝彩。」

曰:「分后如何?」

师曰:「骰子不曾抛。」

What do you think?

潭州伏龙山禅师,﹝第一世﹞僧问:「搅长河为酥酪,变大地作黄金时如何?」

师曰:「臂长衫袖短。」

问:「随缘认得时如何?」

师曰:「雪内牡丹花。」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你得恁么不识痛痒!」

What do you think?

京兆白云善藏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深深处?」

师曰:「矮子渡深溪。」

问:「赤脚时如何?」

师曰:「何不脱却。」

问:「如何是法法不生?」

师曰:「万类千差。」

曰:「如何是法法不灭?」

师曰:「纵横满目。」

What do you think?

伏龙山禅师,﹝第二世,﹞僧问:「随缘认得时如何?」

师曰:「汝道兴国门楼高多少?」

问:子不谭父德时如何?」

师曰:「阇黎且低声。」

What do you think?

陕府龙峻山禅师,僧问:「如何是不知善恶底人?」

师曰:「千圣近不得。」

曰:「此人还知有向上事也无?」

师曰:「不知。」

曰:「为甚么不知?」

师曰:「不识善恶,说甚么向上事。」

曰:「毕竟如何?」

师曰:「不见道犴橳。」

问:「如何是佛向上人?」

师曰:「不带容。」

问:「凡有展拓尽落今时,不展拓时如何?」

师曰:「不展,不展。曰:「毕竟如何?」

师曰:「不拓!不拓!」

What do you think?

伏龙山和尚,﹝第三世﹞僧问:「行尽千山路,玄机事若何?」

师曰:「鸟道不曾栖。」

问:「既是师,为甚却无位次?」

师曰:「古今排不出,三际岂能安?」

曰:「恁么则某甲随手去也。」

师曰:「春风吹柳絮,往复几时休?」

问:「如何是真际?」

师曰:「旷劫无异,不存阶级。」

【四、云盖元禅师法嗣】

What do you think?

新罗国清院禅师,僧问:「奔马争毬,谁是得者?」

师曰:「谁是不得者?」

曰:「恁么则不在争也。」

师曰:「直得不争,亦有过在。」

曰:「如何免得此过?」

师曰:「要且不曾失。」

曰:「不失处如何锻炼?」

师曰:「两手捧不起。」

What do you think?

洪州泐潭神党禅师,僧问:「四威仪中如何辨主?」

师曰:「正遇宝峰不脱鞋。」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虚空驾铁船,岳顶浪滔天。」

What do you think?

袁州南源行修慧观禅师,﹝亦曰光睦。﹞僧问:「如何是南源境?」

师曰:「几处峰峦猿鸟叫,一带平川游子迷。」

问:「如何是南源深深处?」

师曰:「众人皆见。」

曰:「恁么则浅也。」

师曰:「也是两头摇。」

问:「有口谈不得,无心未见伊时如何?」

师曰:「古洞有龙吟不出,岩前木马喊无形。」

What do you think?

泐潭明禅师一日下到客位,众请师归方丈。师曰:「道得即去。」时牟和尚对曰:「大众请。」师乃上法堂。

僧问:「非思量处识情难测时如何?」

师曰:「我不欲违古人。」

曰:「不违古人意作么生?」

师曰:「也合消得汝三拜。」僧问:「碓捣磨磨,不得忘却,此意如何?」

师曰:「虎口里活雀儿。」

问:「定慧不生时如何?」

师曰:「铁牛草上卧,昏昏不举头。」

问:「如何是道者?」

师曰:「毛毵毵地。」

曰:「如何是道者家风?」

师曰:「佛殿前逢尊者。」

问:「如何是和尚终日事?」

师曰:「钵盂里无折筋。」

曰:「如何是沙门日用事?」

师曰:「轰轰不借万人机。」

What do you think?

吉州禾山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杉树子。」

问:「文殊以何为师?」

师曰:「风筝有韵真堪听,听得由来曲不成。」

What do you think?

泐潭延茂禅师,僧问:「如何是古佛心?」

师曰:「终不道土木瓦砾是。」

问:「日落西山去,林中事若何?」

师曰:「庭前花盛发,室内不知春。」

问:「如何是闭门造车?」

师曰:「失却斑猫儿。」

曰:「如何是出门合辙?」

师曰:「坐地到长安。」

问:「如何是和尚正主?」

师曰:「画鼓连槌响,耳畔不闻声。」

What do you think?

洪州凤栖同安院常察禅师,僧问:「如何是凤栖家风?」

师曰:「凤栖无家风。」

曰:「既是凤栖,为甚么无家风?」

师曰:「不迎宾,不待客。」

曰:「恁么则四海参寻,当为何事?」

师曰:「盘饤自有旁人施。」

问:「如何是凤栖境?」

师曰:「千峰连岳秀,万嶂不知春。」

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孤岩倚石坐,不下白云心。」

问:「祖意教意,是同是别?」

师曰:「铁狗吠石牛,幻人看月色。」

问:「如何是披毛戴角底人?」

师曰:「蓑衣箬笠卖黄金,几个相逢不解唤?」

问:「学人未晓时机,乞师指示。」

师曰:「参差松竹烟笼薄,重叠峰峦月上迟。」僧拟进语,师曰:「剑甲未施,贼身已露。」僧曰:「何也?」

师曰:「精阳不剪霜前竹,水墨徒夸海上龙。」僧绕禅床而出。师曰:「闭目食蜗牛,一场酸涩苦。」

问:「返本还源时如何?」

师曰:「蟭蟟虽脱壳,不免抱寒枝。」

问:「如何是猛利底人?」

师曰:「石牛步步吼深潭,纸马声声火中叫。」新到持锡绕师三匝,振锡一下曰:「凡圣不到处,请师道。」师鸣指三下。僧曰:「同安今日吓得忘前失后。」

师曰:「阇黎发足何处?」僧珍重便出。师曰:「五湖衲子,一锡禅人,未到同安,不妨疑著。」僧回首,曰:「远闻不如近见。」

师曰:「贪他一杯酒,失却满船鱼。」

问:「如何是大没惭愧底人?」

师曰:「老僧见作这业次。」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犀因玩月纹生角,象被雷惊花入牙。」

问:「如何是向去底人?」

师曰:「寒蝉抱枯木,泣尽不回头。」

曰:「如何是却来底人?」

师曰:「火里芦花秀,逢春恰似秋。」

曰:「如何是不来不去底人?」

师曰:「石羊遇石虎,相看早晚休。」座主问:「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粗知,未审和尚说何法示人?」

师曰:「我说一乘法。」

曰:「如何是一乘法?」

师曰:「几般云色出峰顶,一样泉声落槛前。」

曰:「不问这个,如何是一乘法?」

师曰:「你不妨灵利。」玩月次,谓僧曰:「奇哉!奇哉!星明月朗,足可观瞻,岂异道乎?」僧曰:「如何是道?」

师曰:「汝试道看。」

曰:「彼自无疮,勿伤之也。」

师曰:「负笈攻文,不闲弓矢。」问僧:「近离何处?」

曰:「江西。」

师曰:「江西法道何似此间?」

曰:「赖遇问著某甲,若问别人,则祸生也。」

师曰:「老僧适来造次。」

曰:「某甲不是婴儿,徒用止啼黄叶。」

师曰:「伤鳖恕龟,杀活由我。」问僧:「甚处来?」

曰:「五台。」

师曰:「还见文殊么?」僧展两手。师曰:「展手颇多,文殊谁睹?」

曰:「气急杀人。」

师曰:「不睹云中雁,焉知沙塞寒。」

问:「远趋丈室,乞师一言。」

师曰:「孙膑门下,徒话钻龟。」

曰:「名不浪得。」

师曰:「吃茶去!」僧便珍重。师曰:「虽得一场荣,刖却一双足。」师看经次,有僧来问讯。师曰:「古佛今佛,皆无别理。」

曰:「和尚如何?」师打一掌。僧曰:「如是!如是!」

师曰:「这风颠汉。」

曰:「今古皆然。」

师曰:「拟欲降龙,却逢死虎。」

曰:「同安甚生光彩。」

师曰:「守株停舶,非汝而谁?」

曰:「和尚聋!」

师曰:「胡羊往楚,抱屈而归。」师问僧:「眼界无光,如何得见?」

曰:「北斗东转,南斗西移。」

师曰:「夫子入太庙。」

曰:「与么则同安门下,道绝人荒去也。」

师曰:「横抱婴孩,拟彰皇简。」师闻鹊声,谓众曰:「喜鹊鸣寒桧,心印是渠传。」僧出问曰:「何别?」

师曰:「众中有人在。」

曰:「同安门下,道绝人荒?」

师曰:「胡人饮乳,返怪良医。」

曰:「休!休!」

师曰:「老鹤入枯池,不见鱼踪迹。」

What do you think?

洪州泐潭匡悟禅师,僧问:「如何是直截一路?」

师曰:「恰好消息。」

曰:「还通向上事也无?」

师曰:「鱼从下过。」

问:「幽关未度,信息不通时如何?」

师曰:「客路如天远,侯门似海深。」

问:「香烟馥郁,大张法筵,从上宗乘,如何举唱?」

师曰:「莫错举似人。」

曰:「恁么则总应如是。」

师曰:「还是没交涉。」

问:「六叶芬芳,师传何叶?」

师曰:「六叶不相续,花开果不成。」

曰:「岂无今日事?」

师曰:「若是今日即有。」

曰:「今日事如何?」

师曰:「叶叶连枝秀,花开处处芳。」

What do you think?

吉州禾山无殷禅师,福州吴氏子。七岁从雪峰出家,依年受具。谒九峰,峰问:「汝远远而来,晖晖﹝音衮﹞随众,见何境界而可修行?由何径路而能出离?」

师曰:「重昏廓辟,盲者自盲。」峰乃许入室。后住禾山,学徒济济,诸方降叹。江南李氏召而问曰:「和尚何处来?」

师曰:「禾山来。」

曰:「山在甚么处?」

师曰:「人来朝凤阙,山岳不曾移。」国主重之,命居杨州祥光院。复乞入山,以翠岩而栖止焉。时上蓝亦虚其室,命师来往阐化,号澄源禅师。

僧问:「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

师曰:「于汝不惜。」

问:「仰山插锹意旨如何?」

师曰:「汝问我。」,曰:「玄沙踏倒锹又作么生?」

师曰:「我问汝。」

曰:「未辨其宗,如何体悉?」

师曰:「头大尾尖。」

问:「咫尺之间,为甚么不睹师颜?」

师曰:「且与阇黎道一半。」

曰:「为甚么不全道?」

师曰:「尽法无民。」

曰:「不怕无民,请师尽法。」

师曰:「推倒禾山也!」

问:「习学谓之闻,绝学谓之邻,过此二者,谓之真过。如何是真过?」

师曰:「禾山解打鼓。」

曰:「如何是真谛?」

师曰:「禾山解打鼓。」

问:「即心即佛则不问,如何是非心非佛?」

师曰:「禾山解打鼓。」

曰:「如何是向上事?」

师曰:「禾山解打鼓。」

问:「万法齐兴时如何?」

师曰:「禾山解打鼓。」

问:「如何是古佛心?」

师曰:「世界崩陷。」

曰:「为甚如此?」

师曰:「宁无我身。」

问:「尊者拨眉击目,视育王时如何?」

师曰:「即今也恁么。」

曰:「学人如何领会?」

师曰:「莫非摩利支山。」

问:「摩尼宝殿有四角,一角常露,如何是露底角?」师举手曰:「汝打我。」复曰:「汝还会么?」

曰:「不会。」

师曰:「汝争解打得我?」

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扑破著。」

问:「已在红炉,请师烹炼。」

师曰:「槌下成器。」

曰:「恁么则烹炼去也!」

师曰:「池州和尚。」

问:「四壁打禾,中间铲草。和尚赴阿那头?」

师曰:「甚么处不赴。」

曰:「恁么则同于众去也。」

师曰:「小师弟子。」建隆元年二月示微疾,三月二日辞众,乃曰:「后来学者未识禾山,即今识取。珍重!」言讫而寂。谥法性禅师。

What do you think?

洪州泐潭牟禅师,僧问:「如何是学人著力处?」

师曰:「正是著力处。」上堂,僧问:「百丈卷席意旨如何?」

师曰:「珍重!」便下座。

【四、云盖元禅师法嗣】

What do you think?

台州六通院绍禅师,一日,涌泉问:「甚么处去来?」

师曰:「烧畬来。」泉曰:「火后事作么生?」

师曰:「铁蛇钻不入。」住后,僧问:「不出咽喉唇吻事如何?」

师曰:「待汝一钁斸断巾子山,我亦不向汝道。」

问:「南山有一毒蛇,如何近得?」

师曰:「非但阇黎,千圣亦近不得。」人问:「承闻南方有一剑,话如何是一剑?」

师曰:「不当锋。」

曰:「头落又作么生?」

师曰:「我道不当锋,有甚么头?」其人礼谢而去。问:「父母未生时,那人何处立?」

师曰:「卦兆未兴,孙膑失算。」

问:「如何是大千顶?」

师曰:「不与众峰齐。」师休夏,入天台山华顶峰晦迹,莫知所终。

【四、云盖元禅师法嗣】

What do you think?

潭州云盖山志罕禅师,僧问:「如何是须弥顶上浪滔天?」

师曰:「文殊正作闹。」

曰:「如何是正位中事?」

师曰:「不向机前展大悲。」

问:「如何是那边人?」

师曰:「锋前不露影,句后觅无踪。」

What do you think?

新罗国卧龙禅师,僧问:「如何是大人相?」

师曰:「紫罗帐里不垂手。」

曰:「为甚么不垂手?」

师曰:「不尊贵。」

问:「十二时中如何用心?」

师曰:「猢狲吃毛虫。」

问:「如何是潭中意?」

师曰:「丝纶垂不到,磻溪谩放钩。」

曰:「如何是潭外事?」

师曰:「日里金鸟叫,蟾中玉兔惊。」

What do you think?

彭州天台灯禅师,僧问:「古佛向甚么处去也?」

师曰:「中央甲第高,岁岁出灵苗。」

问:「古镜未磨时如何?」

师曰:「不施功。」

曰:「磨后如何?」

师曰:「不照烛。」

问:「如何是佛?」

师曰:「红莲座上,不睹天冠。」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