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书》列传第09|正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晋书》列传第09|正史

《晋书》列传第九 王沈(子浚) 荀顗 荀勖(子籓 籓子邃 闿 籓弟组 组子 奕) 冯紞


王沈,字处道,太原晋阳人也。祖柔,汉匈奴中郎将。父机,魏东郡太守。沈 少孤,养于从叔司空昶,事昶如父。奉继母寡嫂以孝义称。好书,善属文。大将军 曹爽辟为掾,累迁中书门下侍郎。及爽诛,以故吏免。后起为治书侍御史,转秘书 监。正元中,迁散骑常侍、侍中,典著作。与荀顗、阮籍共撰《魏书》,多为时讳, 未若陈寿之实录也。

时魏高贵乡公好学有文才,引沈及裴秀数于东堂讲宴属文,号沈为文籍先生, 秀为儒林丈人。及高贵乡公将攻文帝,召沈及王业告之,沈、业驰白帝,以功封安 平侯,邑二千户。沈既不忠于主,甚为众论所非。

寻迁尚书,出监豫州诸军事、奋武将军、豫州刺史。至镇,乃下教曰:"自古 贤圣,乐闻诽谤之言,听舆人之论,刍荛有可录之事,负薪有廊庙之语故也。自至 镇日,未闻逆耳之言,岂未明虚心,故令言者有疑。其宣下属城及士庶,若能举遗 逸于林薮,黜奸佞于州国,陈长吏之可否,说百姓之所患,兴利除害,损益昭然者, 给谷五百斛。若达一至之言,说刺史得失,朝政宽猛,令刚柔得适者,给谷千斛。 谓余不信,明如皎日。"主簿陈廞、褚曰:"奉省教旨,伏用感叹。劳谦日昃, 思闻苦言。愚谓上之所好,下无不应。而近未有极谏之辞,远无传言之箴者,诚得 失之事将未有也。今使教命班下,示以赏劝,将恐拘介之士,或惮赏而不言;贪赇 之人,将慕利而妄举。苟不合宜,赏不虚行,则远听者未知当否之所在,徒见言之 不用,谓设有而不行。愚以告下之事,可小须后。"

沈又教曰:"夫德薄而位厚,功轻而禄重,贪夫之所徇,高士之所不处也。若 陈至言于刺史,兴益于本州,达幽隐之贤,去祝鮀之佞,立德于上,受分于下,斯 乃君子之操,何不言之有!直言至理,忠也。惠加一州,仁也。功成辞赏,廉也。 兼斯而行,仁智之事,何故怀其道而迷其国哉!"褚复白曰:"尧、舜、周公所 以能致忠谏者,以其款诚之心著也。冰炭不言,而冷热之质自明者,以其有实也。 若好忠直,如冰炭之自然,则谔谔之臣,将济济而盈庭;逆耳之言,不求而自至。 若德不足以配唐虞,明不足以并周公,实不可以同冰炭,虽悬重赏,忠谏之言未可 致也。昔魏绛由和戎之功,蒙女乐之赐,管仲有兴齐之勋,而加上卿之礼,功勋明 著,然后赏劝随之。未闻张重赏以待谏臣,悬谷帛以求尽言也。"沈无以夺之,遂 从议。

沈探寻善政,案贾逵以来法制禁令,诸所施行,择善者而从之。又教曰:"后 生不闻先王之教,而望政道日兴,不可得也。文武并用,长久之道也。俗化陵迟, 不可不革。革俗之要,实在敦学。昔原伯鲁不悦学,闵马父知其必亡。将吏子弟, 优闲家门,若不教之,必致游戏,伤毁风俗矣。"于是九郡之士,咸悦道教,移风 易俗。

迁征虏将军、持节、都督江北诸军事。五等初建,封博陵侯,班在次国。平蜀 之役,吴人大出,声为救蜀,振荡边境,沈镇御有方,寇闻而退。转镇南将军。武 帝即王位,拜御史大夫,守尚书令,加给事中。沈以才望,显名当世,是以创业之 事,羊祜、荀勖、裴秀、贾充等,皆与沈谘谋焉。

及帝受禅,以佐命之勋,转骠骑将军、录尚书事,加散骑常侍,统城外诸军事。 封博陵郡公,固让不受,乃进爵为县公,邑千八百户。帝方欲委以万机,泰始二年 薨。帝素服举哀,赐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钱三十万、布百匹、葬田一顷,谥曰 元。明年,帝追思沈勋,诏曰:"夫表扬往行,所以崇贤垂训,慎终纪远,厚德兴 教也。故散骑常侍、骠骑将军、博陵元公沈蹈礼居正,执心清粹,经纶坟典,才识 通洽。入历常伯纳言之位,出干监牧方岳之任,内著谋猷,外宣威略。建国设官, 首登公辅,兼统中朝,出纳大命,实有翼亮佐世之勋。其赠沈司空公,以宠灵既往, 使没而不朽。又前以翼赞之勋,当受郡公之封,而固辞恳至,嘉其让德,不夺其志。 可以郡公官属送葬。沈素清俭,不营产业。其使所领兵作屋五十间。"子浚嗣。后 沈夫人荀氏卒,将合葬,沈棺榇已毁,更赐东园秘器。咸宁中,复追封沈为郡公。

浚字彭祖。母赵氏妇,良家女也,贫贱,出入沈家,遂生浚,沈初不齿之。年 十五,沈薨,无子,亲戚共立浚为嗣,拜驸马都尉。太康初,与诸王侯俱就国。三 年来朝,除员外散骑侍郎。元康初,转员外常侍,迁越骑校尉、右军将军。出补河 内太守,以郡公不得为二千石,转东中郎将,镇许昌。

及愍怀太子幽于许昌,浚承贾后旨,与黄门孙虑共害太子。迁宁北将军、青州 刺史。寻徙宁朔将军、持节、都督幽州诸军事。于时朝廷昏乱,盗贼蜂起,浚为自 安之计,结好夷狄,以女妻鲜卑务勿尘,又以一女妻苏恕延。

及赵王伦篡位,三王起义兵,浚拥众挟两端,遏绝檄书,使其境内士庶不得赴 义,成都王颖欲讨之而未暇也。伦诛,进号安北将军。及河间王颙、成都王颖兴兵 内向,害长沙王乂,而浚有不平之心。颖表请幽州刺史石堪为右司马,以右司马和 演代堪,密使演杀浚,并其众。演与乌丸单于审登谋之,于是与浚期游蓟城南清泉 水上。蓟城内西行有二道,演浚各从一道。演与浚欲合卤簿,因而图之。值天暴雨, 兵器沾湿,不果而还。单于由是与其种人谋曰:"演图杀浚,事垂克而天卒雨,使 不得果,是天助浚也。违天不祥,我不可久与演同。"乃以谋告浚。浚密严兵,与 单于围演。演持白幡诣浚降,遂斩之,自领幽州。大营器械,召务勿尘,率胡晋合 二万人,进军讨颖。以主溥祁弘为前锋,遇颖将石超于平棘,击败之。浚乘胜遂克 鄴城,士众暴掠,死者甚多。鲜卑大略妇女,浚命敢有挟藏者斩,于是沉于易水者 八千人。黔庶荼毒,自此始也。

浚还蓟,声实益盛。东海王越将迎大驾,浚遣祁弘率乌丸突骑为先驱。惠帝旋 洛阳,转浚骠骑大将军、都督东夷河北诸军事,领幽州刺史,以燕国增博陵之封。 怀帝即位,以浚为司空,领乌丸校尉,务勿尘为大单于。浚又表封务勿尘辽西郡公, 其别部大飘滑及其弟渴末别部大屠甕等皆为亲晋王。

永嘉中,石勒寇冀州,浚遣鲜卑文鸯讨勒,勒走南阳。明年,勒复寇冀州,刺 史王斌为勒所害,浚又领冀州。诏进浚为大司马,加侍中、大都督、督幽冀诸军事。 使者未及发,会洛京倾覆,浚大树威令,专征伐,遣督护王昌、中山太守阮豹等, 率诸军及务勿尘世子疾陆眷,并弟文鸯、从弟末柸,攻石勒于襄国,勒率众来距, 昌逆击败之。末柸逐北入其垒门,为勒所获。勒质末柸,遣间使来和,疾陆眷遂以 铠马二百五十匹、金银各一簏赎末柸,结盟而退。

其后浚布告天下,称受中诏承制,乃以司空荀籓为太尉,光禄大夫荀组为司隶, 大司农华荟为太常,中书令李絙为河南尹。又遣祁弘讨勒,及于广宗。时大雾,弘 引军就道,卒与勒遇,为勒所杀。由是刘琨与浚争冀州。琨使宗人刘希还中山合众, 代郡、上谷、广宁三郡人皆归于琨。浚患之,遂辍讨勒之师,而与琨相距。浚遣燕 相胡矩督护诸军,与疾陆眷并力攻破希。驱略三郡士女出塞,琨不复能争。

浚还,欲讨勒,使枣嵩督诸军屯易水,召疾陆眷,将与之俱攻襄国。浚为政苛 暴,将吏又贪残,并广占山泽,引水灌田,渍陷冢墓,调发殷烦,下不堪命,多叛 入鲜卑。从事韩咸切谏,浚怒,杀之。疾陆眷自以前后违命,恐浚诛之。勒亦遣使 厚赂,疾陆眷等由是不应召。浚怒,以重币诱单于猗卢子右贤王日律孙,令攻疾陆 眷,反为所破。

时刘琨大为刘聪所迫,诸避乱游士多归于浚。浚日以强盛,乃设坛告类,建立 皇太子,备置众官。浚自领尚书令,以枣嵩、裴宪并为尚书,使其子居王宫,持节, 领护匈奴中郎将,以妻舅崔毖为东夷校尉。又使嵩监司冀并兗诸军事、行安北将军, 以田徽为兗州,李恽为青州。恽为石勒所杀,以薄盛代之。

浚以父字处道,为"当涂高"应王者之谶,谋将僭号。胡矩谏浚,盛陈其不可。 浚忿之,出矩为魏郡守。前渤海太守刘亮、从子北海太守搏、司空掾高柔并切谏, 浚怒,诛之。浚素不平长史燕国王悌,遂因他事杀之。时童谣曰:"十囊五囊入枣 郎。"枣嵩,浚之子婿也。浚闻,责嵩而不能罪之也。又谣曰:"幽州城门似藏户, 中有伏尸王彭祖。"有狐踞府门,翟雉入听事。时燕国霍原,北州名贤,浚以僭位 事示之,原不答,浚遂害之。由是士人愤怨,内外无亲。以矜豪日甚,不亲为政, 所任多苛刻;加亢旱灾蝗,士卒衰弱。

浚之承制也,参佐皆内叙,唯司马游统外出。统怨,密与石勒通谋。勒乃诈降 于浚,许奉浚为主。时百姓内叛,疾陆眷等侵逼。浚喜勒之附己,勒遂为卑辞以事 之。献遗珍宝,使驿相继。浚以勒为诚,不复设备。勒乃遣使克日上尊号于浚,浚 许之。

勒屯兵易水,督护孙纬疑其诈,驰白浚,而引军逆勒。浚不听,使勒直前。众 议皆曰:"胡贪而无信,必有诈,请距之。"浚怒,欲斩诸言者,众遂不敢复谏。 盛张设以待勒。勒至城,便纵兵大掠。浚左右复请讨之,不许。及勒登听事,浚乃 走出堂皇,勒众执以见勒。勒遂与浚妻并坐,立浚于前。浚骂曰:"胡奴调汝公, 何凶逆如此!"勒数浚不忠于晋,并责以百姓馁乏,积粟五十万斛而不振给。遂遣 五百骑先送浚于襄国,收浚麾下精兵万人,尽杀之。停二日而还,孙纬遮击之,勒 仅而得免。勒至襄国,斩浚,而浚竟不为之屈,大骂而死。无子。

太元二年,诏兴灭继绝,封沈从孙道素为博陵公。卒,子崇之嗣。义熙十一年, 改封东莞郡公。宋受禅,国除。

荀顗,字景倩,颍川人,魏太尉彧之第六子也。幼为姊婿陈群所赏。性至孝, 总角知名,博学洽闻,理思周密。魏时以父勋除中郎。宣帝辅政,见顗奇之,曰: "荀令君之子也。"擢拜散骑侍郎,累迁侍中。为魏少帝执经,拜骑都尉,赐爵关 内侯。难钟会《易》无互体,又与扶风王骏论仁孝孰先,见称于世。

时曹爽专权,何晏等欲害太常傅嘏,顗营救得免。及高贵乡公立,顗言于景帝 曰:"今上践阼,权道非常,宜速遣使宣德四方,且察外志。"毌丘俭、文钦果不 服,举兵反。顗预讨俭等有功,进爵万岁亭侯,邑四百户。文帝辅政,迁尚书。帝 征诸葛诞,留顗镇守。顗甥陈泰卒,顗代泰为仆射,领吏部,四辞而后就职。顗承 泰后,加之淑慎,综核名实,风俗澄正。咸熙中,迁司空,进爵乡侯。

顗年逾耳顺,孝养蒸蒸,以母忧去职,毁几灭性,海内称之。文帝奏,宜依汉 太傅胡广丧母故事,给司空吉凶导从。及蜀平,兴复五等,命顗定礼仪。顗上请羊 祜、任恺、庚峻、应贞、孔颢共删改旧文,撰定晋礼。

咸熙初,封临淮侯。武帝践阼,进爵为公,食邑一千八百户。又诏曰:"昔禹 命九官,契敷五教,所以弘崇王化,示人轨仪也。朕承洪业,昧于大道,思训五品, 以康四海。侍中、司空顗,明允笃诚,思心通远,翼亮先皇,遂辅朕躬,实有佐命 弼导之勋。宜掌教典,以隆时雍。其以顗为司徒。"寻加侍中,迁太尉、都督城外 牙门诸军事,置司马亲兵百人。顷之,又诏曰:"侍中、太尉顗,温恭忠允,至行 纯备,博古洽闻,耆艾不殆。其以公行太子太傅,侍中、太尉如故。"

时以《正德》、《大豫》雅颂未合,命顗定乐。事未终,以泰始十年薨。帝为 举哀,皇太子临丧,二宫赙赠,礼秩有加。诏曰:"侍中、太尉、行太子太傅、临 淮公顗,清纯体道,忠允立朝,历司外内,茂绩既崇,训傅东宫,徽猷弘著,可谓 行归于周,有始有卒者矣。不幸薨殂,朕甚痛之。其赐温明秘器、朝服一具,衣一 袭。谥曰康。"又诏曰:"太尉不恤私门,居无馆宇,素丝之志,没而弥显。其赐 家钱二百万,使立宅舍。"咸宁初,诏论次功臣,将配飨宗庙。所司奏顗等十二人 铭功太常,配飨清庙。

顗明《三礼》,知朝廷大仪,而无质直之操,唯阿意苟合于荀勖、贾充之间。 初,皇太子将纳妃,顗上言贾充女姿德淑茂,可以参选,以此获讥于世。

顗无子,以从孙徽嗣。中兴初,以顗兄玄孙序为顗后,封临淮公。序卒,又绝, 孝武帝又封序子恆继顗后。恆卒,子龙符嗣。宋受禅,国除。

荀勖,字公曾,颍川颍阴人,汉司空爽曾孙也。祖棐,射声校尉。父肸,早亡。 勖依于舅氏。岐嶷夙成,年十余岁能属文。从外祖魏太傅钟繇曰:"此兒当及其曾 祖。"既长,遂博学,达于从政。仕魏,辟大将军曹爽掾,迁中书通事郎。爽诛, 门生故吏无敢往者,勖独临赴,众乃从之。为安阳令,转骠骑从事中郎。勖有遗爱, 安阳生为立祠。迁廷尉正,参文帝大将军军事,赐爵关内侯,转从事中郎,领记室。

高贵乡公欲为变时,大将军掾孙佑等守阊阖门。帝弟安阳侯干闻难欲入,佑谓 干曰:"未有入者,可从东掖门。"及干至,帝迟之,干以状白,帝欲族诛佑。勖 谏曰:"孙佑不纳安阳,诚宜深责。然事有逆顺,用刑不可以喜怒为轻重。今成倅 刑止其身,佑乃族诛,恐义士私议。"乃免佑为庶人。时官骑路遗求为刺客入蜀, 勖言于帝曰:"明公以至公宰天下,宜杖正义以伐违贰。而名以刺客除贼,非所谓 刑于四海,以德服远也。"帝称善。

及钟会谋反,审问未至,而外人先告之。帝待会素厚,未之信也。勖曰:"会 虽受恩,然其性未可许以见得思义,不可不速为之备。"帝即出镇长安,主簿郭奕、 参军王深以勖是会从甥,少长舅氏,劝帝斥出之。帝不纳,而使勖陪乘,待之如初。 先是,勖启"伐蜀,宜以卫瓘为监军"。及蜀中乱,赖瓘以济。会平,还洛,与裴 秀、羊祜共管机密。

时将发使聘吴,并遣当时文士作书与孙皓,帝用勖所作。皓既报命和亲,帝谓 勖曰:"君前作书,使吴思顺,胜十万之众也。"帝即晋王位,以勖为侍中,封安 阳子,邑千户。武帝受禅,改封济北郡公。勖以羊祜让,乃固辞为侯。拜中书监, 加侍中,领著作,与贾充共定律令。

充将镇关右也,勖谓冯紞曰:"贾公远放,吾等失势。太子婚尚未定,若使充 女得为妃,则不留而自停矣。"勖与紞伺帝间并称"充女才色绝世,若纳东宫,必 能辅佐君子,有《关雎》后妃之德。"遂成婚。当时甚为正直者所疾,而获佞媚之 讥焉。久之,进位光禄大夫。既掌乐事,又修律吕,并行于世。初,勖于路逢赵贾 人牛铎,识其声。及掌乐,音韵未调,乃曰:"得赵之牛铎则谐矣。"遂下郡国, 悉送牛铎,果得谐者。又尝在帝坐进饭,谓在坐人曰:"此是劳薪所炊。"咸未之 信。帝遣问膳夫,乃云:"实用故车脚。"举世伏其明识。俄领秘书监,与中书令 张华依刘向《别录》,整理记籍。又立书博士,置弟子教习,以钟、胡为法。

咸宁初,与石苞等并为佐命功臣,列于铭飨。及王浚表请伐吴,勖与贾充固谏 不可,帝不从,而吴果灭。以专典诏命,论功封子一人为亭侯,邑一千户,赐绢千 匹。又封孙显为颍阳亭侯。

及得汲郡冢中古文竹书,诏勖撰次之,以为《中经》,列在秘书。

时议遣王公之国,帝以问勖,勖对曰:"诸王公已为都督,而使之国,则废方 任。又分割郡县,人心恋本,必用嗷嗷。国皆置军,官兵还当给国,而阙边守。" 帝重使勖思之,勖又陈曰:"如诏准古方伯选才,使军国各随方面为都督,诚如明 旨。至于割正封疆。使亲疏不同诚为佳矣。然分裂旧土,犹惧多所摇动,必使人心 聪扰,思惟窃宜如前。若于事不得不时有所转封,而不至分割土域,有所损夺者, 可随宜节度。其五等体国经远,实不成制度。然但虚名,其于实事,略与旧郡县乡 亭无异。若造次改夺,恐不能不以为恨。今方了其大者,以为五等可须后裁度。凡 事虽有久而益善者,若临时或有不解,亦不可忽。"帝以勖言为允,多从其意。

时又议省州郡县半吏以赴农功,勖议以为:"省吏不如省官,省官不如省事, 省事不如清心。昔萧曹相汉,载其清静,致画一之歌,此清心之本也。汉文垂拱, 几致刑措,此省事也。光武并合吏员,县官国邑裁置十一,此省官也。魏太和中, 遣王人四出,减天下吏员,正始中亦并合郡县,此省吏也。今必欲求之于本,则宜 以省事为先。凡居位者,使务思萧曹之心,以翼佐大化。笃义行,崇敦睦,使昧宠 忘本者不得容,而伪行自息,浮华者惧矣。重敬让,尚止足,令贱不妨贵,少不陵 长,远不间亲,新不间旧,小不加大,淫不破义,则上下相安,远近相信矣。位不 可以进趣得,誉不可以朋党求,则是非不妄而明,官人不惑于听矣。去奇技,抑异 说,好变旧以徼非常之利者必加其诛,则官业有常,人心不迁矣。事留则政稽,政 稽则功废。处位者而孜孜不怠,奉职司者而夙夜不懈,则虽在挈瓶而守不假器矣。 使信若金石,小失不害大政,忍忿悁以容之。简文案,略细苛,令之所施,必使人 易视听,愿之如阳春,畏之如雷震。勿使微文烦挠,为百吏所黩,二三之命,为百 姓所餍,则吏竭其诚,下悦上命矣。设官分职,委事责成。君子心竞而不力争,量 能受任,思不出位,则官无异业,政典不奸矣。凡此皆愚心谓省事之本也。苟无此 愆,虽不省吏,天下必谓之省矣。若欲省官,私谓九寺可并于尚书,兰台宜省付三 府。然施行历代,世之所习,是以久抱愚怀而不敢言。至于省事,实以为善。若直 作大例,皆减其半,恐文武众官郡国职业,及事之兴废,不得皆同。凡发号施令, 典而当则安,傥有驳者,或致壅否。凡职所临履,先精其得失。使忠信之官,明察 之长,各裁其中,先条上言之。然后混齐大体,详宜所省,则令下必行,不可摇动。 如其不尔,恐适惑人听,比前行所省,皆须臾辄复,或激而滋繁,亦不可不重。" 勖论议损益多此类。

太康中诏曰:"勖明哲聪达,经识天序,有佐命之功,兼博洽之才。久典内任, 著勋弘茂,询事考言,谋猷允诚。宜登大位,毗赞朝政。今以勖为光禄大夫、仪同 三司、开府辟召,守中书监、侍中、侯如故。"时太尉贾充、司徒李胤并薨,太子 太傅又缺,勖表陈:"三公保傅,宜得其人。若使杨珧参辅东宫,必当仰称圣意。 尚书令卫瓘、吏部尚书山涛皆可为司徒。若以瓘新为令未出者,涛即其人。"帝并 从之。

明年秋,诸州郡大水,兗土尤甚。勖陈宜立都水使者。其后门下启通事令史伊 羡、赵咸为舍人,对掌文法。诏以问勖,勖曰:今天下幸赖陛下圣德,六合为一, 望道化隆洽,垂之将来。而门下上称程咸、张恽,下称此等,欲以文法为政,皆愚 臣所未达者。昔张释之谏汉文,谓兽圈啬夫不宜见用;邴吉住车,明调和阴阳之本。 此二人岂不知小吏之惠,诚重惜大化也。昔魏武帝使中军司荀攸典刑狱,明帝时犹 以付内常侍。以臣所闻,明帝时唯有通事刘泰等官,不过与殿中同号耳。又顷言论 者皆云省官减事,而求益吏者相寻矣。多云尚书郎太令史不亲文书,乃委付书令史 及干,诚吏多则相倚也。增置文法之职,适恐更耗扰台阁,臣窃谓不可。"

时帝素知太子暗弱,恐后乱国,遣勖及和峤往观之。勖还盛称太子之德,而峤 云太子如初。于是天下贵峤而贱勖。帝将废贾妃,勖与冯紞等谏请,故得不废。时 议以勖倾国害时,孙资、刘放之匹。然性慎密,每有诏令大事,虽已宣布,然终不 言,不欲使人知己豫闻也。族弟良曾劝勖曰:"公大失物情,有所进益者自可语之, 则怀恩多矣。"其婿武统亦说勖"宜有所营置,令有归戴者"。勖并默然不应,退 而语诸子曰:"人臣不密则失身,树私则背公,是大戒也。汝等亦当宦达人间,宜 识吾此意。"久之,以勖守尚书令。

勖久在中书,专管机事。及失之,甚罔罔怅恨。或有贺之者,勖曰:"夺我凤 皇池,诸君贺我邪!"及在尚书,课试令史以下,核其才能,有暗于文法,不能决 疑处事者,即时遣出。帝尝谓曰:"魏武帝言'荀文若之进善,不进不止;荀公达 之退恶,不退不休'。二令君之美,亦望于君也。"居职月余,以母忧上还印绶, 帝不许。遣常侍周恢喻旨,勖乃奉诏视职。

勖久管机密,有才思,探得人主微旨,不犯颜忤争,故得始终全其宠禄。太康 十年卒,诏赠司徒,赐东园秘器、朝服一具、钱五十万、布百匹。遣兼御史持节护 丧,谥曰成。勖有十子,其达者辑、籓、组。

辑嗣,官至卫尉。卒,谥曰简。子畯嗣。卒,谥曰烈。无嫡子,以弟息识为嗣。 辑子绰。

绰字彦舒,博学有才能,撰《晋后书》十五篇,传于世。永嘉末,为司空从事 中郎,没于石勒,为勒参军。

籓字大坚。元康中,为黄门侍郎,受诏成父所治钟磬。以从驾讨齐王冏勋,封 西华县公。累迁尚书令。永嘉末,转司空,未拜而洛阳陷没,籓出奔密。王浚承制, 奉籓为留台太尉。及愍帝为太子,委籓督摄远近。建兴元年薨于开封,年六十九, 因葬亡所。谥曰成,追赠太保。籓二子:邃、闿。

邃字道玄,解音乐,善谈论。弱冠辟赵王伦相国掾,迁太子洗马。长沙王乂以 为参军。乂败,成都王为皇太弟,精选僚属,以邃为中舍人。鄴城不守,随籓在密。 元帝召为丞相从事中郎,以道险不就。愍帝就加左将军、陈留相。父忧去职,服阕, 袭封。愍帝欲纳邃女,先征为散骑常侍。邃惧西都危逼,故不应命,而东渡江,元 帝以为军谘祭酒。太兴初,拜侍中。邃与刁协婚亲,时协执权,欲以邃为吏部尚书, 邃深距之。寻而王敦讨协,协党与并及于难,唯邃以疏协获免。敦表为廷尉,以疾 不拜。迁太常,转尚书。苏峻作乱,邃与王导、荀崧并侍天子于石头。峻平后卒, 赠金紫光禄大夫,谥曰靖。子汪嗣。

闿字道明,亦有名称,京都为之语曰:"洛中英英荀道明。"大司马、齐王冏 辟为掾。冏败,暴尸已三日,莫敢收葬。闿与冏故吏李述、嵇含等露板请葬,朝议 听之,论者称焉。为太傅主簿、中书郎。与邃俱渡江,拜丞相军谘祭酒。中兴建, 迁右军将军,转少府。明帝尝从容问王暠曰:"二荀兄弟孰贤?"暠答以闿才明过 邃。帝以语庾亮,亮曰:"邃真粹之地,亦闿所不及。"由是议者莫能定其兄弟优 劣。历御史中丞、侍中、尚书,封射阳公。太宁二年卒,追赠卫尉,谥曰定。子达 嗣。

组字大章。弱冠,太尉王衍见而称之曰:"夷雅有才识。"初为司徒左西属, 补太子舍人。司徒王浑请为从事中郎,转左长史,历太子中庶子、荥阳太守。

赵王伦为相国,欲收大名,选海内德望之士,以江夏李重及组为左右长史,东 平王堪沛国刘谟为左右司马。伦篡,以组为侍中。及长沙王乂败,惠帝遣组及散骑 常侍闾丘冲诣成都王颖,慰劳其军。帝西幸长安,以组为河南尹。迁尚书,转卫尉, 赐爵成阳县男,加散骑常侍、中书监。转司隶校尉,加特进、光禄大夫,常侍如故。 于时天下已乱,组兄弟贵盛,惧不容于世,虽居大官,并讽议而已。

永嘉末,复以组为侍中,领太子太保。未拜,会刘曜、王弥逼洛阳,组与籓俱 出奔。怀帝蒙尘,司空王浚以组为司隶校尉。组与籓移檄天下,以琅邪王为盟主。

愍帝称皇太子,组即太子之舅,又领司隶校尉,行豫州刺史事,与籓并保荥阳 之开封。建兴初,诏籓行留台事。俄而籓薨,帝更以组为司空,领尚书左仆射,又 兼司隶,复行留台事,州征郡守皆承制行焉。进封临颍县公,加太夫人、世子印绶。 明年,进位太尉,领豫州牧、假节。

元帝承制,以组都督司州诸军,加散骑常侍,余如故。顷之,又除尚书令,表 让不拜。及西都不守,组乃遣使移檄天下共劝进。帝欲以组为司徒,以问太常贺循。 循曰:"组旧望清重,忠勤显著,迁训五品,实允众望。"于是拜组为司徒。

组逼于石勒,不能自立。太兴初,自许昌率其属数百人渡江,给千兵百骑,组 先所领仍皆统摄。顷之,诏组与太保、西阳王羕并录尚书事,各加班剑六十人。永 昌初,迁太尉,领太子太保。未拜,薨,年六十五。谥曰元。子奕嗣。

奕字玄欣。少拜太子舍人、驸马都尉,侍讲东宫。出为镇东参军,行扬武将军、 新汲令。愍帝为皇太子,召为中舍人,寻拜散骑侍郎,皆不就。随父渡江。元帝践 阼,拜中庶子,迁给事黄门郎。父忧去职,服阕,补散骑常侍、侍中。

时将缮宫城,尚书符下陈留王,使出城夫。奕驳曰:"昔虞宾在位,《书》称 其美;《诗》咏《有客》,载在《雅》《颂》。今陈留王位在三公之上,坐在太子 右,故答表曰书,赐物曰与。此古今之所崇,体国之高义也。谓宜除夫役。"时尚 书张闿、仆射孔愉难奕,以为:"昔宋不城周,《阳秋》所讥。特蠲非体,宜应减 夫。"奕重驳,以为:"《阳秋》之末,文武之道将坠于地,新有子朝之乱,于时 诸侯逋替,莫肯率职。宋之于周,实有列国之权。且同巳勤王而主之者晋,客而辞 役,责之可也。今之陈留,无列国之势,此之作否,何益有无!臣以为宜除,于国 职为全。"诏从之。

时又通议元会日帝应敬司徒王导不。博士郭熙、杜援等以为礼无拜臣之文,谓 宜除敬。侍中冯怀议曰:"天子修礼,莫盛于辟雍。当尔之日,犹拜三老,况今先 帝师傅。谓宜尽敬。"事下门下,奕议曰:"三朝之首,宜明君臣之体,则不应敬。 若他日小会,自可尽礼。又至尊与公书手诏则曰'顿首言',中书为诏则云'敬问', 散骑优册则曰:'制命'。今诏文尚异,况大会之与小会,理岂得同!"诏从之。

咸和七年卒,追赠太仆,谥曰定。

冯紞,字少胄,安平人也。祖浮,魏司隶校尉。父员,汲郡太守。紞少博涉经 史,识悟机辩。历仕为魏郡太守,转步兵校尉,徙越骑。得幸于武帝,稍迁左卫将 军。承颜悦色,宠爱日隆。贾充、荀勖并与之亲善。充女之为皇太子妃也,紞有力 焉。及妃之将废,紞、勖干没救请,故得不废。伐吴之役,紞领汝南太守,以郡兵 随王浚入秣陵。迁御史中丞,转侍中。

帝病笃得愈,紞与勖见朝野之望,属在齐王攸。攸素薄勖。勖以太子愚劣,恐 攸得立,有害于己,乃使紞言于帝曰:"陛下前者疾若不差,太子其废矣。齐王为 百姓所归,公卿所仰,虽欲高让,其得免乎!宜遣还籓,以安社稷。"帝纳之。及 攸薨,朝野悲恨。初,帝友于之情甚笃,既纳紞、勖邪说,遂为身后之虑,以固储 位。既闻攸殒,哀恸特深。紞侍立,因言曰:"齐王名过于实,今得自终,此乃大 晋之福。陛下何乃过哀!"帝收泪而止。

初谋伐吴,紞与贾充、荀勖同共苦谏不可。吴平,紞内怀惭惧,疾张华如雠。 及华外镇,威德大著,朝论当征为尚书令。紞从容侍帝,论晋魏故事,因讽帝,言 华不可授以重任,帝默然而止。事具《华传》。

太康七年,紞疾,诏以紞为散骑常侍,赐钱二十万、床帐一具。寻卒。二子: 播、熊。播,大长秋。熊字文罴,中书郎。紞兄恢,自有传。

史臣曰:夫立身之道,曰仁与义。动静既形,悔吝斯及。有莘之媵,殊《北门》 之情;渭滨之叟,匪西山之节。汤武有以济其功,夏殷不能讥其志。王沈才经文武, 早尸人爵,在魏参席上之珍,居晋为幄中之士,桐宫之谋遽泄,武闱之祸遂臻。是 知田光之口,岂燕丹之可绝;豫让之形,非智氏之能变。动静之际,有据蒺藜,仁 义之方,求之弥远矣。彭祖谒由捧雉,孕本贸丝,因家乏主,遂登显秩。拥北州之 士马,偶东京之糜沸,自可感召诸侯,宣力王室。而乘间伺隙,潜图不轨,放肆獯 虏,迁播乘舆。遂使漳滏萧然,黎元涂地。纵贪夫于藏户,戮高士于燕垂,阻越石 之内难,邀世龙之外府。恶稔毒{疒甫},坐致焚燎,假手仇敌,方申凶犷,庆封之 戮,慢骂何补哉!公曾,慈明之孙;景倩,文若之子,践隆堂而高视,齐逸轨而长 骛。孝敬足以承亲,周慎足以事主,刊姬公之旧典,采萧相之遗法。然而援硃均以 贰极,煽褒阎而偶震。虽废兴有在,隆替靡常,稽之人事,乃二荀之力也。至于斗 粟兴谣,逾里成咏,勖之阶祸,又已甚焉。冯紞外骋戚施,内穷狙诈,毙攸安贾, 交勖仇张,心滔楚费,过逾晋伍。爰丝献寿,空取慰于仁心,紞之陈说,幸收哀于 迷虑,投畀之罚无闻,《青蝇》之诗不作矣。

赞曰:处道文林,胡贰尔心?彭祖凶孽,自贻伊戚。临淮翼翼,孝形于色。安 阳英英,匪懈其职。倾齐附鲁,是为蝥贼。紞之不臧,交乱罔极。


分类:正史 书名:晋书 作者:房玄龄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