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起传

吴起传

作者:孙开泰、孙东
前 言 序 幕
01回 老树后院演兵车 西门树下夺军旗 02回 声东击西偷玉米 千里有缘遇明师
03回 锋芒初露立家法 信字为上休贵妻 04回 壮士纵有打虎力 难逃背后暗箭伤
05回 散金求官筹壮志 末路拔剑平怒火 06回 报仇大闹司徒府 避祸端逃至鲁国
07回 拔箭相助救曾申 仗义除暴走西门 08回 英浩出使探虚实 吴起登堂显才华
09回 巧中巧酒遇高岱 奇中奇街得兵书 10回 烽烟突起惊宫舞 临危受命见本色
11回 英浩设谋陷吴起 吴起琢磨训鲁兵 12回 校场中演兵遭忌 酒席上谈笑结缘
13回 受逼迫杀妻求将 搞阴谋卖友夺帅 14回 用间谍栽赃陷害 获全胜吴起丢官
15回 纳贤才文侯拜将 论形势吴起逞能 16回 上将军主动请缨 去河西首战告捷
17回 腊月三十打胜仗 巧用骑兵夺合阳 18回 假情报司马上当 烧战船夺取宁晋
19回 伐中山乐羊挂帅 吮脓疮吴起爱兵 20回 西河守立木为信 平籴法利国利民
21回 图变法深察民情 建武卒巩固边防 22回 探虚实西门偷袭 中埋伏子谦被捉
23回 忆往事光明磊落 遭诬陷郡守撤职 24回 别西河挥泪相送 入楚国求贤若渴
25回 任苑守试行变法 仿武卒建立军队 26回 任令尹全面变法 仅一年国富兵强
27回 显实力救赵获胜 遇暴乱为国捐驱  
尾声 后记
附录一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 附录二 吴起年谱
附录三 吴起的军事思想 附录四 吴起也是史学家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吴起传》18回 假情报司马上当 烧战船夺取宁晋| 春秋战国历史

《吴起传》18回 假情报司马上当 烧战船夺取宁晋


吴起的确没有欺骗那些秦军。合阳城在腊月二十九,也就是章霸川气势汹汹的带领 着他那三万"真正"的军队,杀奔临晋城的当天傍晚就被魏军攻克了。吴起经过分析, 认定章霸川肯定会来找他一决高下,所以在腊月二十八的下午就派南宫尚义和范匮两人 带领五万人马埋伏到了通往合阳的大路旁,等着章霸川的人马来。

根据吴起的安排,范匮率领三千骑兵专门骚扰秦军,将秦军引离正道。而南宫尚义 则趁此时机带领着其余的人马直奔合阳城。

留在合阳城中的那不到一万士卒,正暗自庆幸自己不用跟着章霸川去打仗呢,忽听 到城外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等他们爬上城墙一看,只见魏军像潮水一样涌来,顿时慌 了神,七手八脚地抵抗了一阵之后,就都成了俘虏。合阳城继临晋之后,也换上了魏国 的旗号。

与此同时,章霸川正在范匮的那三千骑兵的"带领"下,东一头,西一头的乱撞呢。 撞到最后,章霸川这三万精兵,生生的让范匮的三千骑兵给拖成了三万残兵。等到了临 晋,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就这样,吴起在几乎没有损失一兵一卒的情况下,俘虏秦军三万余人,生擒敌将章 霸川,顺利拿下了重镇合阳。

章霸川虽然被擒,但却一点也不服气。他认为,吴起并没有打败他,只不过是自己 不小心让吴起给暗算了而已。所以当他被押到吴起面前时,仍是骂不绝口。吴起看了一 眼章霸川,冷笑一声,说道:"败军之将,何以言勇?你既然不肯投降来人,推到 外面,斩首示众!"旁边的士卒们早就被章霸川激怒了,这会儿一听吴起要杀他,一拥 而上,把章霸川掀翻在地,往外拖去。

章霸川两臂一较力,挣开了拖他的士卒,爬起来,几下就把周围的六七个士卒打倒 在地。冲着吴起高叫道:"吴起!你施诡计暗算本将军!你算什么英雄?有本事咱们摆 开阵势再战一场,我不打得你跪在我面前求饶才怪!遭你暗算而死,本将军死不瞑目, 化成厉鬼也要来找你比个高低"说着就向吴起扑了过去。还没等他靠近吴起,众士 卒手中的长戟就把他扎成了蜂窝。吴起看着章霸川那血肉模糊的尸体,不无感慨地说: "可怜秦国真是没有人了--连这样的莽夫都能当上将军!章霸川,你是自己害死了自 己啊!"说完,一摆手,让士卒把章霸川的尸体抬了出去。

"上将军,那些俘虏怎么办?"一个姓宁的副将问吴起,"要不把他们也都杀了算 了。""不!不能杀他们!"吴起回答得很坚决。"留着他们,还得给他们饭吃" 那副将显然对吴起的决定不太赞成。吴起见状,问他:"宁副将,要是你的兄弟被人杀 了,你会怎么样?""那还用问--找仇人拼命!给兄弟报仇!"吴起听了,点了点头, 意味深长地说:"我们不杀这些俘虏,将来就少一些来找我们报仇的人我们要让这 块土地真正成为魏国的领土,就不能结下太多的仇啊!"宁副将听完,似有所悟,说: "还是上将军想得长远那眼下""这样吧,你去问问他们,愿意留下的,就编 到各营里去;不愿留下的,也不要勉强先安排在城里住下,等咱们打下了宁晋,就 放他们走!""好,上将军,我这就去!"宁副将说完,转身就要走。"等等!"吴起 叫住了他,"你带上几个人,顺便给他们送五十头牛过去--今天是年三十了嘛!"宁 副将听了,半开玩笑地说:"当你的俘虏可真好!咱们自己怎么过年你还没安排呢,倒 先想着他们,早知道这样,我也当俘虏去了!"一句话把吴起给逗笑了,说:"你不用 后悔,我这就安排咱们自己怎么过年--你们要是都给我当俘虏,我指挥谁打宁晋哇?" 宁副将听完,笑着走了。

宁副将一问那些俘虏,有不少愿意留下的--他们以往受够了章霸川的打骂,现在 见吴起对他们这么和气,又听魏军士卒们讲,只要立了功,就能受封赏,当然愿意留下 了。

安排完了俘虏,吴起吩咐士卒去准备了牛羊蛋菜。当晚,将士们同吴起一起在兵营 中吃起了年饭。菜虽然不算丰富,但气氛很热烈。一会儿这边站起一个士卒,唱起了家 乡小调,一会儿那边又站起一个士卒耍起了剑闹得不亦乐乎。吴起就更忙了,他挨 个营房转了一圈,向将士们道了辛苦,又带上几个副将去给在岗哨上的士卒们送菜。站 岗的士卒们一见上将军和各位副将亲自送菜来了,忙都迎上来道谢。吴起问士卒们: "怎么样?冷吗?"一个士卒回答:"回上将军话:离安邑的时候发的棉衣可暖和了- -我们在这站着一点也不冷!"吴起点点头说:"那就好,大家都在营里吃年饭,你们 还得站岗--辛苦了!"说着,和几个副将一起把饭菜从食盒里拿了出来,对士卒们说: "来,大家趁热吃吧!"

"上将军,咱们什么时候打宁晋啊?"一个士卒一边吃着饭一边问吴起。吴起笑着 说:"怎么?等不及了?我记得你已经得了二十锭黄金了吧?还嫌不够?"那士卒憨厚 的挠了挠头,说:"我父母受了大半辈子的穷,现在年纪都很大了,要是我这次能再多 得些奖赏,就可以给他们盖上一处好点儿的房子,再买上些地--让二老过几天好日子 了。"吴起听完,拍拍他的肩膀,赞赏地说:"好样的,知道孝敬父母!"说完,又提 高声音对大家说:"封赏用的黄金和官印我都预备好了--就看过两天攻宁晋时谁能立 功了!"士卒们一听都欢呼起来--他们都是贫家子弟,现在有机会得到成锭的黄金和 官职,能不高兴吗?打仗,在他们看来,似乎并不那么可怕。

吴起和士卒们说笑了一会儿,要回兵营去了,临走,他对士卒们说:"过年是过年, 可不能光顾了高兴,把秦军的探子放进来呀!谁要是失职,那可要军法处治!""请上 将军放心!"士卒们齐声回答。

过完了年,大家都盼着出兵打宁晋。可一连几天都没见吴起下令,不免有些着急起 来。初三那天,范匮带着三万士卒从合阳回到了临晋--合阳交给了南宫尚义把守。大 家想,这回差不多了,上将军可能是怕两万人打宁晋不够,所以要等范犀首领兵回来。 可一直等到初五,吴起还是没有下令出兵。

初六一清早,临晋城的南门外来了几个人。他们赶着一大群牛要进城。守卫南门的 士卒拦住了他们。"干什么的?"一个士卒问他们。其中一个像是这伙人的头,他抢着 回答道:"我们是卖牛的。想进城把这群牛卖了!你就行个方便让我们进去吧。这么冷 的天气,我们也不容易啊!"士卒看了看这几个人,见他们确实是商人打扮,便和另一 个士卒商量:"要不让他们进去吧"另一个士卒不同意,说:"你知道他们是真的 牛贩子,还是秦国派来的奸细?要是把奸细放进了城"他刚说到这,那个领头的牛 贩子插进来表白道:"二位大哥,我们真是牛贩子啊!不是奸细!"两个士卒想想,还 是不知该怎么办好,最后,一个士卒说:"我看报告上将军吧!"另一个也觉得没有别 的好办法,便点了点头,说:"也好,那你去吧!我看着他们!"那个士卒转身跑进城, 向吴起报告去了。

那个士卒跑到将军府,见到了吴起。吴起见他来得匆忙,问他出了什么事。那士卒 便把牛贩子要进城的事讲了一遍,最后问:"上将军,你看让不让他们进城?"吴起听 完,皱起了眉头,沉吟道:"牛贩子?还带了一大群牛?"那士卒见吴起没有回答他, 便又问道:"要不然把他轰走算了?""不!请进城来!"吴起回答道。"是!上将军!" 士卒答应一声,转身就往外走。"回来"吴起又叫住了他,说:"你去告诉他们, 就说辰时二刻①才放客商进城,让他们等一等!除此之外不要和他们多说话!"那士卒 虽然对吴起的安排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说了一声"是",就去办了。因为他知道,上 将军这么安排,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上将军的安排一向都是有道理的!   ①辰时二刻:上午7至9点为辰时,一刻为15分钟,辰时二刻为7点30分。

那士卒一出门,吴起就叫身边的侍卫把范匮叫了来。向范匮低声交待了一番,然后 说:"你快去安排吧!辰时二刻之前一定要安排妥当!"范匮听完点点头,会意地笑了。

那士卒按照吴起的吩咐,告诉那几个牛贩子等一会儿。牛贩子们起先不愿意,跟守 门的士卒套了半天近乎,可见士卒们谁都不理他们。也就不再多费口舌了,纷纷裹紧了 外衣,围坐到了城门外的太阳地里,聊起天来。

快到辰时二刻时,吴起的一名侍卫来到南门,让守门的士卒把牛贩子头儿叫来。不 大会儿,牛贩子头儿来了。侍卫问他:"你们有多少牛哇?"那牛贩子连忙回答:"这 位大哥,我们带了一百多头牛呢!""你们运气来了,我们上将军要买你们的牛--全 要!""多谢,多谢!那我们""去准备准备,等辰时二刻一到,跟我进城见我们 上将军去!""唉!好,好!"牛贩子连声答应着去了。

牛贩子们拢好了牛,辰时二刻也到了。侍卫指挥着这些牛贩子轰着牛,进了城。 "告诉你们,别东张西望的!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侍卫对牛贩子们警告道。"是, 是,我们不敢,不敢!"领头的那个牛贩子不住的答应着,可眼睛却不时向周围偷偷地 看。

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刚打完仗,老百姓们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空荡荡的街道不 免显得有些凄凉。牛贩子们跟着侍卫一直走到了将军府门口。侍卫吩咐道:"你们把牛 管好,别让它们乱跑!"又一指那个牛贩子头儿,说:"你,跟我去见上将军!"说完, 迈步进了将军府,那牛贩子头儿赶紧跟了进去。

两人一前一后,穿前厅,过二门,来到了正厅。吴起正在这里等着他们呢。侍卫向 吴起施礼后,指了一下那牛贩子头儿,说:"上将军,他就是那几个牛贩子的头儿!" 吴起点了点头,说:"哦,知道了。这没你的事了,下去吧!"侍卫退了出去。

"你是贩牛的?"吴起问那牛贩子。"回上将军话:小人以贩牛为生!""我要买 你的牛,侍卫告诉你了吗?""告诉了,告诉了!""那你的牛怎么个卖法?""跟上 将军不敢争价--上将军看着赏就是了!""那怎么好?这样吧--你的那些牛本钱是 多少?我加一成给你钱,怎么样?""这"这次牛贩子迟疑起来。"怎么?嫌少?" "不敢上将军看着给些钱就行了!小人怎敢赚上将军的钱?"吴起看了看这个牛贩 子,又想了想,说:"既然你这么大方,本将军也不会亏待你--一头牛给你两千铜钱, 怎么样?""行,行!""那你有多少头牛?报上数来,好给你们拿钱!""有一百来 头吧--小人也不曾细数过!""哦?不曾细数过?"见吴起有些疑惑的样子,牛贩子 解释道:"百来头牛,又都是活的,跑来跑去的可不好数了!所以小人也不知道准确的 头数!"吴起听了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理解,又说:"既然如此,就算你一百二十头牛吧! 可以吗?"

"行!行!算多少都行!上将军能买我们的牛,那是看得起我们我这里多谢上 将军了!""那好,你去领钱吧!"吴起说完,又向外面喊道:"来人!"一个侍卫应 声进来。吴起对侍卫说:"你带这个客人去取钱--一共一百二十头牛,一头二千铜钱。" 侍卫答应一声,把牛贩子领出了大厅。

出了大厅,二人刚往前走了几步,那侍卫站住脚对牛贩子说:"你站在这里别动, 我去方便一下!""好,好,你去吧!"侍卫又叮嘱了一句:"你千万别瞎跑-- 这可是将军府!""是,是!"牛贩子站在原地连声答应。侍卫这才往后院跑去了。

牛贩子站在原地,等着侍卫回来。他往四下里看了看,只见很多士卒进进出出的, 其中有不少带着伤:有的头上裹着白布,有的胳膊吊在脖子上,还有的架着拐正看 着,就见一个军官打扮的人急匆匆地走进二门,来到大厅门前,他看了牛贩子一眼,没 说什么,一推门走进了大厅,顺手带上了门。牛贩子一见,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大厅的一 扇窗户下,把耳朵贴到窗上,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上将军,情况可不太好啊!""怎么了?""和章霸川那一仗咱们虽然胜了,可 损失也不小!死了的还好说,可那么多受伤的,又缺医少药的--怎么办哇?还有,城 里的粮食也不太多了。又添了那么多的俘虏,也得管他们的饭。照这样,恐怕坚持不了 多久了!得想个办法啊!""刚才倒是来了个卖牛的,我买了他百十头牛""上将 军,百十头牛够干什么的呀?几万人一分,还不够吃一顿的呢!""这情况没有传出去 吧?""没有!""千万不能让宁晋的司马龙飞知道!不然,他给咱们来个趁火打劫, 可就坏了!粮食的事我再想想办法"

牛贩子正专心致志地听呢,那个侍卫回来了,见他靠在窗户上,便喊道:"干什么 呢?"这句话一出口,吓了牛贩子一跳,他回头一看,见是侍卫回来了,忙说:"没干 什么,这不是这不是站累了,靠墙歇一会儿。"侍卫瞪了他一眼,说:"这是你靠 的地方吗?行了,跟我拿钱去!拿完了钱,帮着我把牛赶到后面去,然后赶快给我离开!" "是,是!"牛贩子又是连声的答应着跟着侍卫走了。

听着侍卫领着牛贩子走远了,吴起和范匮在大厅里憋不住笑了起来。范匮边笑边说: "上上将军,你装得装得可真像!"吴起忍住笑,说:"你装得也不错呀!" 范匮收住笑问吴起:"上将军,能肯定他们是司马龙飞派来的探子吗?"吴起点点头, 说:"不会有错。第一,贩牛的都是一入冬就回家过冬--冬天牛在路上会掉膘,大老 远的把牛赶去还卖不出本钱来,太不合算。第二,当牛贩子的,个个都是把本钱数记得 精熟--好算赚了多少啊,可我问他这群牛的本钱是多少,他竟然答不上来。这第三, 他说他数不过来他有多少牛,可当牛贩子的,数牛都有一套,别说是百十头牛,就是几 百头牛,也能数得一头不差--哪有不会数牛的牛贩子?所以我认定这伙牛贩子是司马 龙飞派来的探子。"范匮听完,有些吃惊地问:"上将军,你怎么会对贩牛这么在行?" "范贤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当年我有个朋友,就是个牛贩子。我经常和他在一起聊天, 所以这贩牛的事,也就多少知道了一些,想不到今天倒派上了用场!"听了吴起这一席 话,范匮又笑了起来。吴起问:"范贤弟,你又笑什么?"范匮强忍住了笑,答道: "我笑司马龙飞太'聪明'了!他怎么就没想到上将军你有个当牛贩子的朋友呢?"吴 起听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几个所谓的牛贩子,正是司马龙飞派来的探子。那个领头的,就是副将伍达。自 从听说魏军打下了临晋之后,伍达老觉得心里不踏实,过完了年,他就向司马龙飞说, 还是派人去打探打探魏军的动向的好。司马龙飞一想,也好,就把打探消息的事交给伍 达了。伍达虽然不愿意去,可主意是他自己出的,司马龙飞又点名叫他去,也就只好硬 着头皮,带上了几个手下,又赶上了一群牛,打算装成牛贩子,混进临晋城。可没想到 吴起一眼就把他的小把戏看破了!也难怪--伍达平常只会吃牛肉,这次要他卖牛,是 有点难为他。

当然,伍达可不知道自己已经漏馅了。这会儿,他已经取了钱,叫上自己的那几个 手下,急急忙忙地出了城。一出城,那几个手下就问伍达:"伍副将,消息打探到了吗?" 伍达得意忘形地说:"我伍达亲自来临晋,还能打探不出消息来?魏军的情况我已经全 清楚了!要不,能叫上你们出城吗?你们几个这次跟着我出来,那算是跟对了--回去 之后,将军一定重重有赏!"听伍达这么一说,他那几个手下忙跟着凑趣道:"托伍副 将的福,我们也能沾点儿光了"几个人高高兴兴地往南走了。

天黑之后,他们回到了宁晋城。伍达兴冲冲地来见司马龙飞。司马龙飞这时已经准 备睡觉了,听说伍达求见,很不耐烦,想: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明天说就不行吗? 但又一想,还是叫侍卫让伍达进来了。

"将军,好消息呀!"一进门,伍达就喊上了。"嚷什么?你去临晋打探消息 打探到了什么?"司马龙飞皱着眉头问。伍达一见司马龙飞的表情,知道自己来得不是 时候--司马龙飞最讨厌别人打扰他睡觉。略一思索,伍达恭维道:"将军,你推测得 太准了--魏军真的与章霸川打了一仗!"这句话果然管用,司马龙飞的脸上有了笑容, 他得意地说:"这些事还能逃出我的意料之外?"继而,问伍达:"双方胜负如何?" "章霸川败了!好像合阳城也让魏军占领了!"这个回答可是有点出乎司马龙飞的意料 之外了--他没有想到号称"战魔"的章霸川会败得这么快。司马龙飞微微一愣,马上 问伍达道:"那魏军的损失情况你打探到了没有?""我伍达要是不把情况打探清楚, 哪敢这么晚打扰将军呢"伍达想借机表一表功,可司马龙飞没这份耐心,他打断了 伍达的话:"你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我问你魏军的损失情况!"伍达一见,赶忙停止 了表功,回答道:"报将军:魏军损失惨重!"司马龙飞那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他低声自语道:"这就好!"然后装模作样地点点头,说:"果然不出我的意料!"伍 达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拍马屁的好机会:"那是啊!将军的才智,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吗?" 一句话把司马龙飞拍得轻飘飘的--一点儿也不想睡觉了。他问伍达:"这消息你是怎 么打探到的?"

司马龙飞这一问,伍达可来了精神。他把他怎么化装成牛贩子混进临晋城,怎么以 卖牛为由进了将军府,又怎么见到的吴起,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最后才绘声绘色地讲 了他在窗户外如何偷听吴起和那个军官(就是范匮)秘谈,如何得知魏军损失惨重的经 过。

司马龙飞听完之后,还有些不放心,又问道:"这该不会是他们用的计谋吧?"伍 达把握十足地说:"不会!我在将军府的工夫还注意观察了进出的士卒--十个有八个 是带伤的!将军你想,连将军府里的士卒的情况尚且如此,那普通士卒的情况也就可想 而知了!况且,他们怎么会想到我这个'牛贩子'会是将军你的副将呢?"司马龙飞也 觉得伍达说得有些道理,他拍拍伍达的肩膀夸奖道:"想不到你小子还有这两下子 不愧是本将军的副将!"伍达赶忙接过来说道:"还不是将军你教导有方--常言说得 好:'强将手下无弱兵'嘛!"这句话把司马龙飞捧得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你 小子还真会说话!好吧!这次打探消息,给你记上一功!哈,哈"笑够了,司马龙 飞狂妄地向着临晋方向说道:"吴起,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得 到提升呢!"伍达在一边也顺着司马龙飞的心思说:"将军这次必定能马到成功!等将 军大败魏军,活擒吴起时,主公还不得封你个左庶长什么的!到那时,还望将军能多多 提拔末将!""哈,哈我要是当上了左庶长,那这宁晋守将的位子就是你的了!哈, 哈,哈"

就在伍达兴高采烈的离开临晋城后不久,吴起点齐了三万兵马,跟着也出了城。当 伍达眉飞色舞地向司马龙飞讲述他如何"机智勇敢"地潜入临晋城打探消息时,吴起这 三万兵马已经埋伏在了渭水北岸的大片丛林中。

初七一早,刮起了阵阵的北风,把埋伏在丛林中的士卒们冻得直哆嗦。有些士卒开 始怀疑吴起的判断了。他们纷纷地问吴起:"上将军,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哇?""上将 军,司马龙飞真的会来吗?""上将军,这么大的风,我看司马龙飞那么贪图享受的人 是不会来的!你看咱们是不是先回去--这儿太冷了!"

吴起并没有因为天气的变化而改变他的计划。此时,他与士卒们一起聊天时的那个 吴起简直判若两人--变得十分严厉!他对来问他的士卒们低声吼道:"都回到自己的 位置上去!谁敢再提要撤兵--杀无赦!"吓得那些士卒一吐舌头,又回到自己的埋伏 位置上去了。

太阳升起有一杆子高的时候,一个眼尖的士卒一指对岸,低声喊道:"看,来了!" 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对岸果然出现了一支秦国兵马,看上去人数还不少。

来的正是司马龙飞带领的四万秦兵。初六晚上伍达对司马龙飞讲了临晋的情况之后, 司马龙飞思前想后,最后认定这是一次能轻而易举的立上一大功的好机会。所以初七一 大早,他就钻出了他那温暖的被窝,穿上厚厚的狐裘,点齐了城中所有的步卒(因为要 渡渭水,车兵不方便),浩浩荡荡地开出了他的宁晋城。看到起了大风,司马龙飞更坚 定了必胜的信心--他认为,吴起绝对想不到他司马龙飞会在这样的天气里对临晋城发 动攻击。

埋伏在渭水北岸的魏军士卒们这下可高兴了--秦军的出现意味着他们又可以杀敌 立功,并且得到丰厚的奖赏了。看到士卒们跃跃欲试的样子,吴起下了一道命令:"原 地埋伏!没有我的将令,谁也不许轻举妄动!违令者斩!"听到这道命令,士卒们顿时 安静了下来--谁也不想领教砍脑袋的滋味。

过了有一个时辰的光景,秦军征调来了几百条船只,开始渡渭水了。又等了一会儿, 吴起看到秦军的船大部分都已过了河心,下令:"弓弩手准备!"一时间,万余支利箭 对准了正在渡河的秦军。

当秦军的船顶着北风准备靠岸时,吴起将手中令旗向下猛的一挥,喊道:"放箭!" 刹那间,万箭齐发,直射秦军,渭水河中顿时添了一片浮尸。毫无准备的秦军遭到如此 突然的打击,乱成了一团,有的往岸上跳,有的往船舱里躲,有的喊叫着让船工调头, 更有不少慌不择路,跳进了冰冷刺骨的渭水河中

吴起见第一轮攻击奏效,命令士卒擂响战鼓,立起了"吴"字帅旗,三万魏军冲出 树林,如下山猛虎般扑向了秦军。

司马龙飞见此情景,知道是中了埋伏。他一把把伍达拽了过来,指着他的鼻子问: "你不是说魏军损失惨重,没有战斗力了吗?那现在是怎么回事?"伍达早吓懵了,只 会没头没脑地说:"是啊,是损失惨重"司马龙飞看他那份倒霉样就是一肚子的气, 心想:"我怎么会相信这么个废物的话?现在好了,确实是损失惨重了,不过不是魏军, 而是我们!"他越想越觉得是伍达坏了他的事,连抽了伍达几个大嘴巴,还觉得不解气, 最后抬起脚来,一脚把伍达踹到了河里。然后冲着士卒们大喊:"撤!快撤!"

撤,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几百条船一起渡河,本来相互间的距离就比较近,又让魏 军一阵的乱箭射乱了阵脚,船和船都挤在了一起,连头都调不过来,怎么撤?

吴起指挥着魏军,已经抢占了第一批准备靠岸的船只,并以此为踏板,开始攻击后 面的秦军。司马龙飞见后撤无望,只好指挥部下仓促应战,还击魏军。两军在渭水上展 开了一场厮杀。秦军虽然没有准备,但对水战比较熟悉,而魏军则不习惯在船上作战, 所以秦军虽是阵形混乱,但一时间并没有大败。

吴起见两军厮杀半晌尚不见胜负,不免有些着急--魏军人数本就比秦军少,又不 习水战,时间长了,难免要吃些亏。这时他无意间一抬头,看到战旗被凛冽的北风吹得 "扑啦啦"的响,忽然灵机一动,想出一条计策来。"鸣金!收兵!"

吴起命令道。

魏军听到命令,忙摆脱秦军,撤回到岸上。司马龙飞见魏军忽然后撤,有些莫名其 妙--魏军并没有败啊,怎么就撤了呢?

司马龙飞还没拿定注意是追击魏军,还是撤回宁晋,后撤的魏军已经在岸边重新集 结完毕。只听吴起一声令下:"准备火箭!"魏军立刻心领神会,纷纷取来引火之物, 绑在了箭杆上。很快,火箭准备完毕。"点火!"吴起又是一道命令,立时,魏军阵中 闪起了点点火光。司马龙飞遥遥看到火光,恍然大悟--吴起要用火攻!这会儿才明白 显然是太晚了,司马龙飞的"不好!"二字还没有说出口,千万条火蛇已经从魏军阵中 腾空飞出。这些火蛇带着啸音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道黑色的轨迹,最后在秦军的船板上、 船舱上、船帆上终结了它们的飞行。随后,众多的火蛇在转瞬间变成了一条巨大的火龙, 在船队中肆意地翻腾着,跳动着。

冬季本来就是天干物燥,木头更是见火就着,更何况还有那呼呼不停的北风助阵, 一时间,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几百条船刹那间都成了火船。秦国士卒们哭喊着纷纷跳 入河中逃生。

司马龙飞乘的船也着了火,而且比别的船上着得还大--他为了保暖,在船上又是 上布幔①,又是安围帘,那一件件可都是上好的引火物。司马龙飞不是老抱怨天冷,老 嫌狐裘不暖和吗?这次可暖和了!司马龙飞看看大势已去,也顾不得水里有多冷了,裹 着他的狐裘就跳进了渭水   ①布幔:用布将四周围起来的帐子。

这把火可把司马龙飞的老本给烧光了--士卒被箭射死的,被火烧死的,跳进河中 淹死的,冻死的数以万计,只有一小部分侥幸游回了渭水南岸,得以逃生。司马龙飞自 己因为身上带的金银饰物太多,跳下水后,就一沉到底,再也没机会品尝那美味的烧狗 肉了。

吴起见秦军大败,急令将未烧毁的船只收集起来,三万士卒分成几批乘船渡过渭水, 直捣宁晋。经过一场不大不小的战斗之后,吴起坐到司马龙飞那间暖烘烘的大厅里-- 宁晋城也划入了魏国的版图。

至此,魏军如一支楔子,牢牢地插在了河西重地上!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吴起传 作者:孙开泰、孙东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吴起传》19回 伐中山乐羊挂帅 吮脓疮吴起爱兵| 春秋战国历史

《吴起传》19回 伐中山乐羊挂帅 吮脓疮吴起爱兵


在魏国的北边,有一个小国家--中山国。中山国是由北狄人建立的。魏国碰上了 这么一个邻居算是倒了大霉了--这个中山国虽小,但侵略性极强,经常骚扰魏国的边 境。尤其一到春季里青黄不接的时候,中山国便要出兵四处抢粮食、牲畜,搞得边境上 的老百姓苦不堪言。魏国会怕一个小小的中山国?还真有几分怕--不光魏国,赵国、 燕国等其他几个与中山国相邻的国家,也都因为这个中山国而大伤脑筋。

中山国能让这几个中原大国拿他没办法,当然是有原因的。首先,中山国的军队的 战斗力确实是很强的,绝不亚于任何一个中原大国;其二,中山国人个个精于技击,民 风强悍;其三,中山国境内地形复杂,山峦叠嶂,想要对其进行攻击非常困难。但这些 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就是中山国人作战机动性极强--找到你的一处防守缺口, 立即就攻进来,烧杀淫掠一番之后,扭头就走。等你的军队听到消息赶到时,他们早就 跑远了。这种打法对于习惯于正面交锋的中原各诸侯国来说,简直就拿不出一点办法来。 不过中山国通常是只抢粮食、财物,偶尔也抢些百姓回去当奴隶,但从不抢夺土地-- 这一点也是他们的作战方式所决定的。正因为这一点,中原的诸侯国也就没太和他计较 --一直没有出兵讨伐中山国。

可这么一来,中山国人更加的肆无忌惮。他们四处抢掠不算,还到处进行破坏活动。 他们杀死耕牛,烧掉农民留下的种子,砍倒果树几乎是无恶不作!

魏国北部边境的老百姓们因为害怕中山人,都纷纷背井离乡,搬到别处去了,使得 大片大片的良田成了荒地。魏文侯得到这一消息后,感到再不除去中山国这个祸害,魏 国定将国无宁日。于是,将众大臣召集来商议此事。商议结果,大家一致认为必须灭掉 中山国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上大夫解狐推荐了名将乐羊担任此次伐中山的主帅--乐羊对中山国的地形、民情 十分了解。继而,丞相李悝又推荐刚刚从西河回来的吴起为副帅,以协助乐羊讨伐中山。

魏文侯怕吴起对让他作副帅不满,大家走后,专门留下了吴起。对他说:"吴爱卿, 中山国地形复杂多变,所以这次伐中山"话未说完,吴起便明白了魏文侯的意思, 说:"主公,乐羊将军对中山地形了如指掌,让乐羊将军为帅,我非常赞成!请主公放 心,我一定全力协助乐羊将军!"魏文侯听了吴起的话,点了点头,说:"这朕就放心 了!只是你刚刚回到安邑,就又要率军出征实在是太辛苦了!"吴起略有些激动地 说:"主公对吴起的知遇之恩,吴起杀身难报!哪敢当'辛苦'二字?只愿这次能同乐 羊将军一道顺利灭掉中山,好为主公解忧!"魏文侯想再说些什么,可没有说出来-- 吴起如此的深明大义,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沉吟半晌,文侯才对吴起说:"爱卿,早 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准备出兵的事呢!发兵那天,朕一定亲自到北门外去送你和乐 羊将军!"

"谢过主公!"说完,吴起施了一个礼,退了出来。

一个月后,魏国十五万大军在乐羊、吴起的率领下,离开安邑,北伐中山,--一 场艰苦卓绝的战斗拉开了惟幕。

乐羊对吴起的业绩早有耳闻:像什么三千铁骑累垮三万挂甲啦,火烧渭水啦 而吴起也早就听说过乐羊的大名。所以,这次两人一见面,都觉得相互间好像是已经认 识了很久的老朋友,合作得非常默契,乐羊将军年长吴起十几岁,吴起便尊乐羊为大哥, 乐羊也就不客气地认下了吴起这个兄弟。

尽管如此,征伐中山进行得却并不那么顺利。前面咱们说过,中山国军队机动性很 强。与其说那是军队,倒不如说更像一群盗匪。魏军人马虽多,却派不上用场,经常要 被中山军队牵着鼻子走,再加上魏军初进中山国,很多士卒又不服水土,得了病,军心 难免有些浮动。所以仗打了几个月,也没取得什么进展。

随着离魏国越来越远,粮草给养也渐渐的供应不上了。吴起看到这些情况,心中着 急,可又没什么好办法--远征他国,艰苦是很难避免的。为了安定军心,吴起与士卒 们同甘共苦:行军时,吴起从不乘车,都是同士卒们一道步行,有时还要帮助得病的士 卒背装备;宿营时,吴起同士卒们一起睡在用茅草打成的地铺上;开饭时,吴起总是等 到所有的士卒都吃饱了,他才走到锅边吃些剩下的吴起这些举动对士卒们产生了不 小的鼓舞作用。士卒中只要一有人提起条件太苦了什么的,马上就会有人对他说:"苦? 你吃的饭、睡的铺比上将军的都好,你还好意思说苦?"乐羊见吴起如此严以律己,不 只一次的劝吴起:"兄弟,别太苦自己了你是上将军啊!"吴起每次都说:"不行 啊!我不这样做,到打仗的时候士卒就不会拼命向前!"后来在吴起的带动下,乐羊也 学着吴起的样子,和士卒们打成了一片。不久,秋季来临,给养供应相对充足了一些, 魏军的处境才有所好转。后来乐羊看准时机,从山中小路一天奔袭数百里,出其不意地 攻占了中山国的两座城,魏军才结束了天天在冰冷潮湿的山地上打地铺的历史。

魏国的一个老太太知道自己的独生儿子随军去攻打中山国的消息后,不远千里,来 到中山国探望儿子。她好容易走到了魏军驻扎的城池,又打听着找到了儿子住的营房。 老太太一进营房,只见房内站满了人,又听到阵阵的呻吟声从人丛中传了出来,忙分开 人群,走近前看。

老太太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发出呻吟声的正是她的儿子,只见他趴在床上,赤 着背,在他的背上赫然长着一个鸡蛋大小的脓疮。老太太心疼得眼泪立时流了出来,正 要喊儿子,忽听身后有人喊道:"大家都让让!上将军来了!"话音未落,就见一个中 等个头,三十多岁的人领着几个将官打扮的人走了进来。老太太一见忙退在了一旁。

那三十多岁的人走到床前,轻声地问那得病的士卒:"崔喜,你觉得怎么样了?" 士卒强撑着想坐起来,被那人按住了,"不要动,让我看看你这是毒疮,得尽快把 脓放出来,不然可就危险了!"旁边的士卒搭话道:"是啊,可他这疮太大了,又靠着 后心,要是用刀割开放脓的话,只怕"来人点了点头,又想了一会儿,就伏到了那 个叫崔喜的士卒的背上。"上将军,你要干什么?"旁边的士卒们问。来人答道:"得 把脓吸出来--只有这个办法了!""上将军!不能啊!"

"什么能不能的,现在救人要紧!"来人说完,埋下头去,用力地用嘴吸起脓来。

老太太看到这情景,又是一愣,她悄悄地指着正在为自己的儿子吸脓的那人,问身 边的一名士卒:"这位兄弟,这人是谁呀?""老太太,你连他都不认识?他就是我们 的上将军吴起大人啊!""吴大人?就是攻下了河西的吴起吴大人?""除了他,还能 有哪个将军能这样看看人家,那么大的官,一点架子都没有,不光和我们这些当士 卒的同吃同住,还把他自己的马车让出来给得病的弟兄坐。现在又"士卒的话还未 说完,老太太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声惊动了给崔喜吸脓的吴起,他抬起头来, 将吸出的脓血吐到地上,又接过士卒递过来的清水漱了漱口,之后,回过头,亲切的向 老太太问道:"这位老妈妈,你是"老太太听吴起问她,忙擦了擦泪水回答:"回 上将军,老婆子是崔喜的娘!是打家里来看崔喜的!"说着就要跪下见礼,吴起忙上前 一步扶住了她,说:"老妈妈不必多礼!"趴在床上的崔喜听到是妈妈来了,挣扎着喊 道:"妈,你怎么来了?"老太太听到儿子的声音,再也忍不住了,扑到儿子的身上, 又痛哭起来。吴起看老太太哭得那么伤心,劝道:"你不要太难过了,毒疮的脓我已经 全吸出来了--崔喜他很快就会好的!"可老太太还是不停地哭着。吴起想,可能是老 太太见儿子病成这样,太难过了,就向着跟来的几个将官说:"咱们走吧,让他们母子 两人好好叙叙!"

吴起带着将官们走了,士卒们对还伏在崔喜身上哭的老太太埋怨道:"老太太,你 也太不知礼数了--你也不说谢谢上将军。""就是,老太太,崔喜能在这样的人手下 当士卒,那可是你的福分啊!"连崔喜也一劲说:"妈,你哭什么呀?上将军对我这么 好,你该高兴啊!"说了半天,老太太才抬起头来,擦了擦眼泪,对大家说:"我哭不 为别的--崔喜这孩子就要死了,我能不哭吗?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妈,你说什 么呀?上将军不是说了吗--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崔喜不满地说。士卒们也都劝老 太太,"老太太,崔喜他不会有事的!""是啊,是上将军救了他一命!他很快就会好 的""老太太,别难过了"

听了大家的话,老太太摇了摇头,说:"我宁愿吴大人没有救他--死了,也落得 个全尸"说到这儿,老太太又低下头哭了起来。一个急脾气的士卒冲老太太嚷起来: "老太太,你也太不知好歹了!难道说我们上将军救了你儿子,还救出罪过来了?"老 太太没有理会那士卒的质问,抬起头向众士卒问道:"你们上将军他不是头一次给部下 吸脓治病了吧?"

老太太这么一问,几个一直跟随吴起的士卒想起来了一件往事。

那还是在刚打下临晋城的时候。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士卒在攻城的时候,腿上中了一 箭,当时也没太在意,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可没想到,那支箭上有毒,第二天,这 个士卒的腿就肿了起来,人也不省人事了。正好这时吴起来营中巡视,见此情景,急忙 取出一把小刀,在这士卒中箭的地方割了一个十字口,然后用嘴吸出了伤口里的毒血。 后来,士卒的伤渐渐好了,吴起的嘴却因为接触了毒血,一连肿了十几天--一直到打 下宁晋城之后才慢慢消了肿。

想起这件事,那几个士卒对老太太说:"是啊,我们上将军在攻河西的时候也曾为 一个士卒吸脓治病--你是怎么知道的?"不待老太太回答,崔喜趴在床上喊道:"妈! 你就别说了!"老太太看了一眼儿子,又向众士卒问道:"那个士卒后来怎么样了?" 那几个原来跟随过吴起的士卒想了想,其中一个说:"那位老哥后来好像是在与司 马龙飞带领的秦军作战时阵亡了"另一个士卒抢过来说:"对了!我也想起来了- -他是第一个冲上秦军的船的!那老哥可真是勇猛,一杆长戟撂倒了不下十个秦兵,后 来因为伤还没完全好,到底是不太利索,让一个秦兵刺了一矛在心口上--就这么 阵亡了!当时我就在他旁边,他的尸首还是我背下去的呢!"这个士卒的话刚刚说完, 趴在床上的崔喜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唉,崔喜,你怎么也哭了?"士卒们问道。老太太替儿子回答了他们:"他为什 么哭?你们说的那个士卒,就是他爹呀!"

这句话把在场的士卒们说愣了,大家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什么好。老太太又接着讲了 起来:"崔喜他爹就是为报吴大人的救命之恩,才那么拼着死的往前冲,要不,他不能 死呀!他死后,吴大人派人给送来了三百锭黄金--说是对他的奖赏。钱是不少,可那 是人命换来的呀,我唉!崔喜这孩子又成天闹着要给他爹报仇,就背着我投了军! 现在吴大人又救了他的命,他唉!这父子俩呀"说到这里,老太太再也说不下 去了。

"妈!"崔喜喊了一声,"儿是你老人家生的,可这次,儿的性命是上将军救的 你就只当儿死了吧!"老太太看着儿子,说:"我就想到你会这么说--你和你爹一模 一样啊!吴大人啊,你是用了什么法术,让这些人都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卖命呢?" 这话既像是对儿子说的,又像是在问自己。说完,老太太解开包袱,取出几件棉衣,对 儿子说:"儿啊,这天一天比一天冷了,想着添衣服!娘走了""妈,大老远来了, 就再住两天吧!"老太太坚决地摇了摇头说:"不!你的命是吴大人的了!为娘就只当 从没生过你这个儿子!"说完,急急的提起包袱就往外走去,就像生怕被什么东西抓住 一样。

"妈,你把棉衣带回去吧!上将军已经给我们发了棉衣了"崔喜扭过头,向着 母亲远去的背影喊道。

在吴起的感召和关怀下,魏军克服了种种意想不到的困难,历经三个年头,终于消 灭了中山国的大部兵力,打到了中山国的都城下。

将士们个个都憋足了劲,准备一举攻下这座城。主帅乐羊看着欢心鼓舞的将士们, 满怀感慨的对旁边的吴起说:"贤弟,真要感谢李丞相把你推荐给我--不然,不等见 到中山都城,我手下就早已无兵可用了!这次伐中山,头功应该归你啊!""哪里,哪 里,今天能攻到中山的都城之下,全仗乐大哥指挥有方,我吴起只不过是做了一些力所 能及的小事罢了!"吴起依旧是那样的谦逊。

就在魏军准备大举攻城的时候,一个士卒喊道:"快看,中山国的国君上了城墙了!" 吴起和乐羊听到喊声,忙抬头往城上看去。果然,中山国的国君在几十名臣下的簇拥下, 出现在城头上。

乐羊一声令下:"弓弩准备!"弓弩手们立即搭箭拉弓,对准了中山国君。

乐羊站在战车上冲着城上的中山国国君高声喊道:"你现在开城投降,我还可以饶 你不死!如若不然,只要我令旗一动,立刻就能把你射成刺猬!"

"哈,哈,哈!乐将军,诚然,朕的性命就操在你的手中!不过也有人的性命 操在朕的手中!不多--只有一个人--想见见吗?哈,哈,哈!"中山国国君狂妄地 喊道。喊完,他对身边的侍卫吩咐道:"押上来!"工夫不大,就见侍卫们真的押上一 个人来。

乐羊一见被押上来的那个人,不禁失声叫道:"简儿!"原来,被押上来的那人, 正是乐羊的儿子--乐简。看到乐羊认出了乐简,中山国国君愈加嚣张起来,他得意洋 洋地对乐羊说:"怎么样?乐将军,认识吧?"说完,又回头命令他的手下道:"架鼎!" 一只巨大的铜鼎架到了城头上,随着鼎下火焰的翻腾,一阵阵白色的水雾从鼎中升起- -那鼎里烧着满满一鼎开水!

乐羊向城上怒吼道:"恶贼!你想怎样?"中山国国君不紧不慢地回答:"不怎么 样,不过是与乐将军你打了三年的仗,朕这城中已无可食之物只好将令公子炖熟, 与众臣分而食之,以解一时之饥而已不过乐将军要是能下令撤军的话,朕可以考虑 派人将令公子送回--乐将军,你看着办吧!"这时,几个中山国的士卒把乐简架到了 鼎边,乐简看着水气蒸腾的大鼎,惊恐地向乐羊喊道:"爹!救我呀!"中山国国君看 着城上的乐简,再看看城下的乐羊,又"哈,哈,哈!"地狂笑起来。

听着儿子的呼救声、中山国国君的狂笑声,乐羊陷入了极端的矛盾心理之中--一 边是自己亲生儿子的生命,一边是历经三年苦战才得来的胜利,他多么想两边都占有啊。 可是,现实要求他必须从中做出选择!

在乐羊的眼前,一时闪现出了乐简呀呀学语、蹒跚学步,一时又闪显现出乐简窗下 读书、厅前习武乐羊痛苦地用双手抱住了头,仿佛这样就能挽救儿子的生命--从 某种意义上说,乐简的生命就掌握在他的手中!只要他动一动手中的令旗,乐简就能活 命可是乐羊求援似的向吴起看去,他看到吴起也正望着他,那双眼睛好像在对 他说:"乐大哥,就看你的了!"看着吴起,乐羊想到了这三年来将士们受到的磨难。 在他眼中又看到了吴起和将士们顶着风雪行进在崎岖的山道上,又看到了吴起和将士们 忍饥挨饿睡在冰冷的地铺上,又看到了吴起默默从锅里盛出最后一点稀粥送到嘴边,又 看到了吴起为崔喜吸出毒疮里的脓血乐羊在心中对自己说:"乐羊,你今天如果因 私情废公利,别说无地不容,也辜负了吴贤弟三年来的一片苦心,对不起众多死伤的将 士啊!"想到这里,乐羊紧握着的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战车的扶手上,他把牙一咬,向城 上的乐简喊道:"简儿,爹对不起你了!爹会为你报仇的!"喊完后,将手中令旗用力 一挥,近乎歇斯底里地吼出了"攻城"两个字!

十五万魏军听到将令,如同在地上忍耐了千万年的岩浆终于找到了一处地壳裂缝一 般,以催枯拉朽之势撞开了城门。大军如一道铁流涌入城中!

中山国国君一见不好,冲架着乐简的士卒喊道:"给我把他扔进鼎里去!"两个士 卒高高地将乐简举了起来"啊!"的一声惨叫,乐简被摔进了鼎里,敌人的残 暴激起了魏军将士的仇恨,更加勇猛地向敌人冲杀。

一会儿,几个副将来报:"报二位将军:城中中山残部已全部被歼。中山国国君自 杀!"听到这个消息,乐羊和吴起的脸上才都有了笑容。吴起感慨地对乐羊说:"乐大 哥,三年了,你我终于没有辱没使命!""是啊,三年了可以回去见主公了!"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吴起传 作者:孙开泰、孙东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