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传》第一节| 春秋战国历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庄子传》第一节| 春秋战国历史

《庄子传》第一节


万福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收购一些当地的特产,同时出售从别的地方搞来的特产,因此,一路走得很慢。不过,这倒很合庄周的口味,因为他特别留恋一路的青山秀水、奇花异草,这样,就有足够的时间供他游览了。

他们于翌年春天回到宋国的都城睢阳。"旧国旧都,望之畅然。"宋国依然是一片萧条的景象,与楚越一带的富饶宁静形成鲜明的对照。但是,这毕竟是庄周从小所熟悉的祖国,因此,他心里有一种既悲又喜的感受。

在睢阳与万福分手之后,他急急忙忙往蒙邑家乡赶来。蒙山的草木仍然那样茂盛,蒙泽的水仍然那样清澈。一山一水,都勾起他儿时的记忆。出门三年了,他好象忘记了家乡的一切,完全沉浸在楚越蛮民的淳朴之中。但是,一踏上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他的心情还是有些激动。他最想念的,就是母亲。

村口的大树下,有几个邻里在那儿闲聊。远远看着一个陌生人走过来,有人认出来了:"这不是庄家那二小子吗?"众人嘀咕了一阵,都偷眼瞅着庄周走近,没有人跟他打招呼。这些人都是庄周熟悉的乡亲,如今却都象不认识似地打量着他,他觉得有些奇怪,拉住一个正在玩耍的孩子问道:

"小柱,你还认识我吗?"

"认识。你是那个庄家的不孝之子庄周。"

庄周莫名其妙,待要问个仔细,小柱的母亲过来将小柱一把拉过去,骂了一句:"忘恩负义的东西!"就拖走了,边走边嘟囔着:"还回家啊!禽兽不如的东西!"

他心存疑惑地赶到家门口,在院子里喊了一声:"母亲,母亲!"

大哥庄严从屋子里出来,站在门口望着他。

"大哥,是我,庄周啊!"

"庄周?"

难怪大哥一时认不出来,南游三年,庄周变得又黑又瘦,不象个书生,倒象个蛮子了。

大哥庄严认出庄周,脸上闪过好几种表情,忽然开口叱道:

"庄周,你还有脸回家吗?母亲已让你气死了!"

"兄长,此话怎讲?"

"自从你不辞而别,母亲日夜悬念,气急交加,已于两年前去世了。"

庄周愣在当地。两行眼泪,从他那深陷而灼亮的眼睛中滚出来。庄严将他让进屋里,他呆呆地坐着,一句话也不说。嫂嫂为他端来了饭菜,他摇摇头,一口也没吃。兄弟俩这样呆呆地坐着,半晌,庄严说:

"兄弟,母亲已经下世,伤亦何益,你出去浪荡这么些年,肯定也吃了不少苦,回来就好,收收心,仔细居家过日子。你今年已经三十岁了,到了而立之年,我们早该另开过了。我是长子,应得家财的三分之二,你得三分之一。分给你一间房子,还有十亩地,你就自谋生计吧!"

庄周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直瞪着眼发呆。他依稀看见母亲走进来,将一碗他最喜欢吃的粥放在几上,又飘飘然出去了。他想叫一声娘,但浑身无力,张不开口。眼前总是浮动着母亲的脸,那布满皱纹的慈祥的脸。他恍恍惚惚想起了许多小时候的事。母亲教他认识草木的名字,送他上学,希望他有所作为。为了供他上学,母亲日夜操劳,熬白了头发,累弯了腰,疾病缠身

许久许久,庄周才睁开眼睛。他看到嫂嫂正坐在榻边上哭泣,一见庄周醒了,忙拿衣襟揩泪:

"兄弟,你可吓死我们了!"

"我怎么了?"

"你三天三夜昏迷不醒,茶饭不进,口里说胡话,一个劲儿叫娘。"

几天之后,他身体稍微恢复了,能下地行走了,便与庄严俩人来到父母合葬的坟墓之前。焚拜完备,庄周对着坟墓低声说道:

"母亲,我对不起您。在您弥留之际,我没有守在您的身旁,我是一个不孝之子。但是,从小您就教育我,要有所作为。天下有多少儿子不能守在他母亲的身旁啊!我是为了追求真理才到远方去的。我是为了让普天下之人都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才离你远去的。原谅我吧,母亲。"

回来的路上,庄周向庄严打听了几年来发生的事情,他才知道渔父已经作古,章老先生也西归了,学校里新来了一位先生。听说惠施已经在魏国当了大官。庄严说他该成个家了,庄周说:

"我穷得叮当响,拿什么来成家,而且我现在还不想受家室之累。兄长,我想到魏国去一趟。"

"庄周,你不能再到处晃荡了。都三十岁的人了,应该明白事理!回来才几天,又要到魏国去。"

"兄长,我的好朋友惠施在魏国,我想到他那儿去看看。我总是要回来的。"

庄严叹口气,不再说话。自己兄弟的脾性他过去是一清二楚的,想不到过了这几年,仍然是老样子,一点儿也不老成。

过了几天,兄嫂为他准备了一些干粮,庄周又上路了。在村口,他碰到了在蒙山学校一起读书的一位名叫苏玉的同村青年。他比庄周小十岁左右。苏玉一见庄周,揖首招呼:"庄兄,你这几年漫游南蛮,学问必有精进吧?"

"哪里,只不过浪迹山川,阅历民情而已。"

"庄兄又欲何往?"

"我欲往大梁。"

"噢。听说你的好友惠施现做了魏国的相爷,你去,也会捞个一官半职吧。"

"不,我与惠施政见不同,焉能骈立庙堂之上?何况我此生已绝意仕途。"

"庄兄操行固然高洁,但人欲以安身立命为本,庄兄总不能不食人间烟火吧。"

庄周默然不语。同学不同志,他与苏玉原本就没有多少共同语言。

这苏玉原是一无赖之徒。他不喜稼穑,又无缘出仕,渐渐连私塾里学到的一点知识也荒废了,整日斗鸡走狗,无所事事,与一帮泼皮混混耍在一起。此番看到庄周欲投大梁,突然灵机一动:当官发财的好机会来了!我何不如此如此。

于是抄小路日夜兼程赶到大梁,找到相府。他在相府门口对守门阍者说:"我有要事当面禀告相爷。"阍者入禀惠施,惠施正在会见一位齐国的使者。公事谈毕,送走齐使,重新升堂召见来人。

阍者将苏玉领进相府,穿过长长的甬道,进入大堂。苏玉一看,惠施正坐在高案后边,两边是手持长戟的卫士。苏玉赶紧跪倒,叩头行礼。

惠施问道:"来人何事?"

苏玉抬起头来,说:"禀大人,有人图谋篡夺大人相位。"

惠施听声音有些熟悉,仔细一看,来人却是老同学苏玉。挥挥手说:"故人相逢,何必多礼。"殷勤招招手让苏玉落座,令侍女奉茶。

寒暄过别后情景,惠施正色道:"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来篡夺我的相位?那人是谁?"

苏玉说:"大人,这是千真万确的事,那人就是庄周啊!"

惠施一听,十分吃惊,疑惑地说:"庄周?他不是南下楚越之地了吗?怎会突然来到魏国?"

苏玉说:"大人,庄周在楚越南蛮转悠了三年,已于前些日子回到了蒙邑。他声称在南蛮遇到了奇人,得到了奇书,要来游说梁王,代替您的相位。我可是亲耳听他说的。"

惠施自从在蒙邑与庄周分手之后,就再也没有得到他的消息。今天却突然听说庄周要来游说魏王,不免有些吃惊。庄周的性格他可是知道的。作为一个不仕王侯的人,又是自己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朋友,庄周决不会来坏自己的事儿,这一点他可以肯定。可是,庄周那个倔犟的牛脾气,如果在言谈之间冲撞了魏王,弄不好就有杀身之祸。他想起了庄周对那押解盗贼的军官说的话,他也想起了庄周对来选拔人材的戴荡所说的话。不行!不行!如果让他直接去见魏王,我这个做朋友的可就太不够意思了。

但是,怎么才能去阻止他呢?到路上拦住他吗?人多路杂,难以碰见。惠施十分焦急,但是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他只得先安顿了苏玉,退堂暗打主意。

次日一早,惠施上堂处理政事。门客送来让他过目的第一个文件就是一道通缉令,通缉一个作恶多端的江洋大盗。惠施突然灵机一动,大叫一声:"有了!有了!"便吩咐手下人备好纸笔,口授:

"宋国蒙邑人庄周,年约三十,企图行刺相府,特通告缉拿归案。缉拿者赏银五十两。"并在通告上绘了庄周的画像,令人到大梁城内外到处张贴。

庄周一路悠哉游哉,行到大梁城时,已是数日之后了。

大梁是魏国新建的都城,城墙高大宽阔,执戟士兵来往巡逻,城墙外的护城河有数丈之阔。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城门出出进进,好不热闹。庄周走过吊桥,看见许多人围在城门旁边,正在看一份告示。他从人们身后望去,自己的尊容被绘成图像挂在那儿,还有相府的大印。他挤进去仔细读了文告,才弄清楚自己已成了相府捉拿的凶手。

乘周围的人还没有认出自己,抽身离开城门,在城根僻背处找了个小旅店住下。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人的心难道都是黑的吗?人一当了官,就变得如此恶毒吗?我一向认为惠施是自己最为要好的朋友,可是,今天连最好的朋友都不信任我,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惠施呀惠施,我算是瞎了眼,看错了人。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善良的人,没想到你也是一个爱官不要良心的黑心肠!

再说,惠施也太小看人了,我庄周也不是那种向朋友伸手的人啊!看来,惠施这几年变化确实不小。"无耻者富,"一点也不假。没有黑心就当不了官,凡是当了官的,都是黑心。即使你本来不是黑心,一进官场也会被染黑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算了算了,还是回家去吧!人的影子没见,通缉令已经贴出来了,还找他何为。跟这样的人交往,不仅不能解除我的心头郁闷,恐怕连脑袋都保不住。

不!不!还是要见见他。我倒要看看惠施能把我怎么样!

主意已定,庄周便呼呼地睡了。

第二天大清早,庄周出了旅店,来到城门前面。一个衣衫破烂、面黄肌瘦的小孩上前拖住庄周,口里叫道:

"行行好吧,先生,我娘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救救我娘吧!"

庄周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一抬头看见那告示,便计上心来。他俯身对小孩说:

"跟我来吧,我给你五十两银子。"

那小孩以为庄周在骗他,便说:

"先生,我不要五十两银子,您只给我一顿饭钱就够了。"

"一顿饭钱没有,五十两银子倒是有。"

小孩不解地看着庄周。庄周也不说话,用手在自己脸上划了一圈,又指了指告示上的画像。小孩仔细一看,才知道面前这人便是告示上通缉的犯人。他虽然不识字,但他听别人念过,捉拿此人可得五十两银子。但是单纯善良的小孩却摇了摇头,说:

"先生,这可不行。我害怕,我不要这钱。"说完,转身就要走。

庄周拉住他的手,蹲下身子,笑着说:"不要害怕,这五十两银子,你不要,也让别人得了,或者就为相府节约下了。

我反正要去相府的。"

那孩子更加迷惑了,他无法理解面前这位犯人所说的话,哪儿还有自投罗网的人呢?

"先生,你不怕他们杀了你吗?"

"不怕。他们真想杀我,我逃到哪儿,都逃不脱的。"庄周说着,硬拉住小孩,进了城门,直奔相府而来。

将近相府门口时,庄周找了条绳子,用一端将自己的双手捆上,一端让小孩牵着,并给小孩教好了对守门阍者说的话。

小孩牵着庄周,来到相府门口,对阍者说:

"我捉拿到了罪犯庄周,给我五十两银子。"

阍者和守门卫士们一看,觉得很滑稽,全都大笑起来,骂道:

"哪里来的大胆毛孩,还不滚开,小心挨揍!"

庄周上前说:

"他说的没错,我就是宋国蒙邑人庄周。"

两个卫士凑到跟前一看,又从怀里掏出庄周的绘像一比,一个说:

"还真有点象。"

另一个说:

"怕是冒充的吧!就凭这小乞丐,能捉拿到一个大活人?"

庄周说:

"不信,就请你的相爷出来吧。"

阍者进去通报了。不一会儿,惠施从里面来到门口。

他一眼就认出了庄周。他的模样没什么变化,只是面庞比以前黑了,好象比以前老练成熟了一些。他高兴地老远叫道:"庄兄,委屈了!"说着,过来亲自给庄周松了绑:"请到里面详叙。"

庄周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他指着那位小孩,对惠施说:

"可别忘了他的赏银。"

惠施赶紧命手下拿出五十两银子,交给那小孩。小孩热泪盈眶地看着庄周,却不知说什么好。庄周对他微笑了一下,便与惠施一起进了相府的大门。

惠施没有把庄周带入公堂,而是领他进了内室。一进门,惠施就说:"庄兄,这可真是委屈你了,我"

庄周打断惠施的话:"宰相大人,你可别假仁假义了。三年不见,你我之间的差别已如天壤。你是万乘之国的宰相,而我却不过是一芥草民。但是,你当你的宰相,我当我的草民,我一点也不羡慕你。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让你知道这一点,要杀要剐由你吧。不过,我要给你讲一个故事。在中国的南方,有一种鸟,其名为凤凰。凤凰从南海出发飞向北海,一路上非梧桐树不栖,非竹子的果实不食,非味如甘醴的泉水不饮,因为它怕别的东西玷污了它高洁的身体。有一天,一只鸱鸟得到了一只发臭的死耗子,正打算躲在僻静的地方啖食,突然一抬头看见了从南方飞来的凤凰。那鸱鸟惊慌失措,以为凤凰要来抢夺他的死耗子,便张牙舞爪地仰天而视,口里发出'嚇!嚇!'的声音。"

惠施听他说完,朗声大笑:

"庄周,你的口才又有长进了。不过,这只是一场小小的误会,我惠施也不是那种贪恋死耗子的鸱鸟啊!我们俩,谁还不知道谁。"于是将事情的来由仔细对庄周讲了一遍。

庄周一听,气愤地说:"苏玉小人,我何尝说过要来游说魏王!"

惠施说:"罢了,罢了,过去的事不提了。你还是给我讲一讲漫游楚越的收获吧。"

前嫌既释,惠施命人摆上酒席,与庄周边饮边谈。惠施给庄周讲述了这几年来怎么苦心经营,终于博得了魏王的信任,前不久被任命为宰相。说到酸辛处,不免洒下眼泪,说到高兴处,不免眉飞色舞。庄周对惠施讲述了自己南游楚越的见闻,还有他自己寄身其中的感受,末了,说了他归来后遇到的不幸。惠施劝庄周对母亲的死不要太悲伤了,并希望庄周能够在魏国定居,共谋大事。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庄子传 作者:王新民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