蜥蜴06章 细腰之王 | 【青铜时代战争】和【骇版战国】 | 春秋战国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蜥蜴06章 细腰之王 | 【青铜时代战争】和【骇版战国】 | 春秋战国

蜥蜴06章 细腰之王


鄢陵之战后,国际局势平和,北方诸侯开始国君族与卿大夫相对砍杀,玩灭族游戏。权力角逐的结果是君权在旁落,卿大夫族在上升。齐国田氏、鲁三桓、晋六卿成为国内的强宗。这是我们上两章谈的。

而南方的楚国,这时候又是什么样呢?我们要从楚共王的孙子"楚灵王"讲起,他是这一时期的典型。这个楚灵王很有艺术家才质,"楚王好细腰,一国皆饿死",就是说他呢。修骨秀颈、细腰如素,是他的偏爱,所谓"楚腰纤细掌中轻"。为了博得君王青睐,郢都城里刮起了细腰风。"不知歌舞能多少,虚减宫厨为细腰。"大臣们一天只吃一顿饭。各种减肥方法也都出来了。有吃辣椒减肥法,脱水减肥法,桑拿减肥法,点穴减肥法,水波排脂法,还有一些人跑到山上采草药,做成"脂肪燃烧弹",每天吃三颗,烧掉体内23%的脂肪。城里的士人减肥减得虚弱无力,倚着东西才能站住,扶着东西才能起立。很多楚国人在暴风中把腰吹折了。

爽心悦目的纤细腰身,逐渐成了荆楚特色。宋玉《登徒子好色赋》中那位漂亮妹妹也是"腰如束素"。而白居易"樱桃蕃素口,杨柳小蛮腰"专把杨柳细腰归为蛮楚之腰。可见楚人好细腰,到了唐朝还有流韵。

歌舞离不开美人,楚灵王偏爱细腰美女是因为他本人嗜舞成癖。楚人巫风炽烈,所以人们喜欢跳舞,还都是火辣的劲舞。楚灵王就是个劲舞高手,他经常身披羽毛,挥动羽翅,在宫殿里盘旋飞扬,舞姿奇谲灵动,超渺飘逸,摇曳着风姿独特的楚国浪漫主义精神,透过两千多年的历史尘埃,把我们的幻觉照亮。楚灵王跳舞不是发泄和图乐呵,而是出于祭祀目的,是国家领导人的本职工作,以保证楚国风调雨顺。他的舞蹈主要供下列神仙鉴赏:

第一类是气象诸神,即风伯、雨师、日御、月御、山神、水神、司祸、地宇。

第二类是名人死后变成的鬼神,即轩辕、海若、河伯、宓妃(曹子建追求的那个)、湘君及湘夫人。

第三类是半人半神的家伙,伏羲及其老婆女娲。

我们同时有理由相信,楚灵王舞跳的好,同时具备导演才质。这位中国古代著名导演--楚灵,导演过的一个著名剧本是这样的: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夏天,齐国的晏子先生,穿着粗布衣服,驾着瘦马旧车,带着礼物,跋涉三千里,一路颠破了屁股,去骄傲自大的楚国拜访楚灵王来了。但是晏子却遭到了郢都东门传达室老头的侮辱和虐待。看门老头态度十分恶劣,对晏子很不客气。他按照导演楚灵王的安排,让晏子走狗门,因为晏子身高不足五尺,是个三等残疾人士。并且晏子非常矫情,著名之处在于特别穷,一件大衣穿一辈子,跟相国身份十分不符。传达室老头很不满意,要这个穿的十分寒碜的齐相国钻狗洞进城。晏子赶紧念白:"客气客气,出使狗国,当然要钻狗洞。"说完就要钻。传达室慌了,赶紧跑去请示导演:"大王,晏子没有按既定台词说啊,他说客气客气,出使狗国当然要钻狗洞了。我该怎么接台词啊"。导演楚灵王也没办法了,赶紧临时调整,命令剧务人员赶紧打开大门接入晏子。

晏子高高兴兴进城一看,郢都街道宽阔,建筑富丽,百姓熙攘。"年年三月飞桃花,楚王宫里斗繁华。"这是郢都的写照,非常富庶。晏子来郢都的半路上还发现,楚国的驰道都翻修了,东达齐鲁吴越,南接滇黔,西连秦陇,北达中原。在北部防线各大城邑之间,还有驷道横连,这些道路都最终与郢都相通。"真是条条大道通郢城呀!"晏子说。

晏子见了楚灵王,楚灵王审视半天,差点儿乐了:"难道齐国没有人了吗?怎么派一个豆包来?"

"请不要把豆包不当干粮,"其貌不扬的晏子说,"船桨虽长却被水驱,秤砣虽小却压千斤--浓缩的都是精华当然(小矮子潘长江的名言)。谁说我们齐国没人。齐国人呵气成云,挥汗如雨,举袂成荫,比肩接踵,人口爆炸,怎么会没人呢。但是按我们的规矩,去什么地方派什么人,下臣我最没出息,三块豆腐高,这不今儿就来这儿了吗?"

"呵呵。"楚灵王给气乐了,"赐座!摆宴!先请尝尝我们湖北菜的味道。您先吃个桔子,这东西北方没有吧。"

晏婴接过桔子,行个礼,然后带着皮就啃。楚灵王抚掌大笑:"妙!桔子不是这个吃法的,寡人教你,看,要先剥皮兮。"

晏子明明吃错了,但嘴子硬:"凡是君王的恩赐都贵如珍宝,必须整个吃下去不能浪费,这是敝国臣子的规矩。贵国的臣子没有这种敬重君王的习惯吗?"

楚灵王一楞,眨着眼将信将疑。不过晏子主张维护君威,楚灵王很高兴(那时候的国君命苦,天天担惊受怕被人弑掉)。嘿,齐国人还真会琢磨!楚灵王说:"上国礼仪,寡人赞佩兮。"(不过齐景公估计不能赐大臣核桃,除非是要他死。)

正这时候,几个警察押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家伙从殿下经过。这当然又是楚灵王导演的。楚灵王问:"囚犯是哪里人兮?"

武士回道:"齐国人!"

灵王大惊:"齐国人也会犯罪吗?不可能的!"

"确实是齐国人。护照写着呢!"

"犯了什么罪兮?"

"偷盗!"

"齐国人难道有偷盗的习惯?"楚灵王目视晏子,很诧异。

"这就好比咱吃的这桔子,"晏子说:"桔子种在你们江南,满树都是甜的。移植江北就是苦枳。水土气侯不同啊。我们齐国,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可人来到您楚国,却变成小偷,地气不同啊。"

楚灵王击掌赞叹,演得好!Super!本来想逗你玩儿,最后逗了寡人啦,哈哈哈。厚礼赠送晏子,赞许他的表演才能。

这段类似"促狭鬼"阿凡提捉弄土司老爷的故事,估计是晏子门生编造的,正史上没有记载。譬如钻狗洞那一段就不可信。以楚国那样的城墙,想临时凿一个专供一米以下儿童出入的狗洞,还不是那么容易呢:意味着要横贯三十多米厚的坚硬的夯土墙基,施工难度很大,并且会破坏城墙的防御能力,为了个晏子,这是毫不值得的。事实上,楚国郢都当时根本没有城墙。是在很久以后随着吴人进攻老楚的猖獗,楚人才被迫修出郢都城墙,而那时晏子已经死了。

但史书上确实记录了一次楚灵王约会诸侯领导开会的事,内容是参加"章华台"的落成剪彩仪式。章华台是楚国的标志性建筑,当时的世贸大厦,耸立在鱼米富足的江汉平原之上,一片秀宫曲廊,高入云霄,为云霞缭绕。汉人东方朔曾把楚灵王的章华台和纣王的鹿台、秦始皇的阿房宫并提。今人甚至说它是"我国最早的圆明园"。

章华台于楚灵王六年兴建完工,交付使用。楚灵王邀请各国诸侯参加场剪彩典礼。人们看见面积广袤的章华台宫殿群,由十数个台子组成,因为台子它太高了,诸侯代表们顺着台阶爬上去需要中途休息三次,所以亦名"三休台"。

爬到台子顶上,就看见台顶有雄峻的楼阁,壮丽的殿宇。如今紫禁城的宫殿也在台子上,西藏的布达拉宫也在山腰台上,这是古代中国的特色。诸侯代表们在台上穿梭,看见宫殿四壁都涂着漂亮的彩绘:红、赭、褐、青、蓝、黄、橙的天然矿物质颜料,画出日月山川、神兽龙蛇的精彩壁画。最奇特的是"阁道",也就是空中的游廊--把殿宇们从二层、三层做个链接,凌空相连,人可以走高空串门儿。

李白有云:"狂风吹古月,窃弄章华台。"站在红宫彩殿里,楚灵王带着各国诸侯领导,从台顶殿宇向外眺望,可以观尽人间春色。这时候,殿下的成群佳丽弹琴奏乐,细腰女优轻歌曼舞。玉盘晃晃,笙歌袅袅。金石响里,丝竹声中,与会代表品尽人间甜意,陶然飞升。

这些美女跳舞的所在,如今还保留着呢,只是美女的朱颜已改,从前崔峨若入云的台子为长江冲刷出的淤泥所遮盖,见不到了。从章华台向北可以眺望的云梦大泽,也抵至唐朝时候被陆续填为陆地。总之,闻名遐迩的楚灵王"章华台"使得诸侯们领教了楚国建筑业的发达。与楚灵王章华台同期,在西亚两河流域的新巴比伦城里,也建造起了一个名扬四方的"空中花园":花园底座一百二十米,高二十六米,整体形状像一个多层的生日蛋糕,每层台上种植花木。最精妙的是它的汲水系统。因为很高,花像悬挂空中,所以叫"空中花园"。但不知与楚灵王的章华台相比,谁更高。

典礼仪式上,楚灵王还发现了鲁国来的鲁昭公大哥。鲁昭公国内被三桓欺负得够戗,这次也跑来开会了。他是个美髯公,坐在那里,有一副无与伦比的大胡子,漂亮极了。楚灵王赶紧也克隆了一个大胡子仆人,陪伴鲁昭公。诸侯们看了别有趣味,这也是一种模仿秀啊。楚灵王一高兴,就把一张上乘的楚弓,赠给老鲁。

但是老鲁不懂演戏,拿了宝弓就走,楚灵王分外舍不得,怎么把道具也拿走了啊?场务人员哪去了?快找老鲁要回来啊!

"老鲁啊,恭喜您啊,实现了一个家庭梦想。这弓真不错,昨天齐国人、晋国人、越国人都想要呢。寡君嫌他们德薄,惟独给了您。您回去可得好好防着点儿,别让他们三国来抢啊。"

鲁昭公一听,赶紧掏出宝弓:"您快拿回去吧!我知道了,这是演戏的道具,不是真给咱的。"

楚灵王之爱演戏,之任性,常如此。

有时候楚灵王也要出去拍外景,他想扮演世界宪兵的角色。一次他问道:"现在国际上有什么坏蛋吗?"伍举(伍子胥的爷爷,楚大夫)赶紧回答:"要说坏蛋那就是齐国的庆封了,他和崔杼谋杀了齐庄公,然后又杀了崔杼一家,现在亡命到吴,还娶了吴王闺女,是个恶贯满盈的国际恐怖分子。"

楚灵王真生气了,还有比我不讲理的呢?!当场研究决定演一个枪战片:组成国际联合刑警,从湖北向东攻击一千多里,横穿安徽省,打到江苏镇江附近的丹徒镇(吴境),挖出恐怖分子庆封的全家,逮捕了一度堂堂的齐国相国庆封。古人说,庆封贪心不足,妒忌同僚(崔杼),终于接受警察的凌辱,一家老小皆不能保全,这是嫉妒别人的缘故。楚灵王让庆封站在风景绝佳的长江岸上,光着膀子,背着斧头,面对诸侯代表,表情焦灼、痛苦地,又带点坏笑地,准备受死。当时杀人分地方,农贸市场杀一般老百姓,让他使劲出丑,逗大家乐。而贵族们死要面子,不肯去农贸市场死,而是找秘密郊野实施绞刑。楚灵王为了给自己做广告,偏把贵族庆封杀死于热闹场中。他让庆封背着斧子,照着台词喊话。台词是:"不要有人像我庆封这样啊,杀了自己的国君,残害国君的儿子,不得好死啊。"

"舞台总监"伍举拦着说:"您还是改改台词吧只有无瑕的人才可以惩罚别人,他要是改台词怎么办?"

楚灵王哪肯放弃导演活话剧的机会,说:"灯光有了吗?有啦!录音有了吗?有啦!Action--"庆封要死的猪也不怕开水烫了,扯着嗓门乱喊:"不要有人像楚灵王这样啊,杀了自己的国君,残害国君的儿子,不得好死啊。"

诸侯们听了逗捂着嘴乐。楚灵王赶紧撅着屁股冲上去,捂住庆封的嘴大叫,"谁叫你改台词了!该死该死!Cut!Cut!还不快Cut!还拍--?"

庆封摇着脖子使劲骂,喜形于色,爽极了。然后这位出色的演员及其家属一起上了天。楚灵王这场广告做得不好,回家的路上,就又补演了一场。赖国领导人光了膀子,背剪双手,嘴里叼着宝玉(死人嘴里才含宝玉),让人抬了大棺材,在细雨霏微的早晨,出城向楚灵王投降(这都是行为艺术啊)--因为楚灵王在归国路上把赖国(湖北北部随县附近)顺手打破了。楚灵王说:"好,表演很到位!"然后亲自解开老赖的绳子,把老赖的棺材烧,饶了老赖。但是灭了赖国,把原赖国人民东迁一百五十里去开发湖北宜城(以免留在原地造反。多年之后,楚灵王在落魄的时候还想起乐老赖,想徒步跑到宜城来投奔老赖。)

折腾完了,楚灵王在温凉的秋风黄叶里,南下三百公里,顺着汉水,回到湖北省南部长江边上的郢都老家。可是没等席子坐热乎,吴国的复仇军就冲来了。吴国人说:"你们打破我国边境,挖出我们的庆封大爹,庆封是我们的客人,一直教我们吴王普通话,看我们怎么收拾你!"于是,吴人在河南永城、新蔡和安徽砀山三个地方展开浪战,抢了楚人好些东西和妇女。楚国东部边境上的县长们赶紧组织自卫,但是老天爷下雨不止,没法筑城。

次年,为了报复吴国,楚灵王联合陈、蔡、许、顿、沈、徐等周边列弱,发兵攻吴。长风浩浩,楚军渡过汨罗江(屈原大爷后来跳河的地方),向东挺进至安徽腹心,与越国人的帮忙军会师(越国是楚国的附庸小弟,其实吴国也是楚国的小弟--从楚庄王开始的。但是从楚共王时代起,吴人有了晋人的撑腰和唆使,开始殴打自己的老大。吴、楚矛盾开始取代晋、楚争霸,成为春秋末期诸侯国际的热点)。

楚灵王的主力与诸侯联军停在安徽巢湖岸边的坻箕山,组织大阅兵。这时候,吴国军队也从东边动员,与楚边防军展开小规模摩擦。吴人首战失败,在被追赶的过程中,回戈反击。楚边防军先头部队跑得太快乐,远离主力,被歼灭于长江岸边。吴人耍出了威风之后,就派人向楚灵王讲和--因为毕竟吴人的整体实力差的远,根本不是楚人对手。

楚灵王当然不肯讲和,打算再演一出戏。他把吴国使者牵到战鼓上,扒光上衣,说:"寡人要用你脖子上的血,给这战鼓上上漆兮,你高兴吗?"

鼓,是一种神物,据说是根据孕妇的肚子设计的,或者根据雷公的形象,总之两样都很神圣,所以需要祭奠。祭奠鼓的办法是抹上活物的鲜血,鼓声才正点。一般用羊血,当然用人血效果更好。吴使者被按在鼓上,看见这面新制造的大鼓鼓面都是黑底红道的漆画,飞龙走凤,精美漂亮。他拧着脖子抬头说:"阿拉不想死。"

"你出发前,占卜没有兮?知道自己今天要没命吗?"楚灵王问。

"阿拉算卦了,吉的呀。"

"哈哈,吉?吉什么呀吉?都这模样了!"

"阿拉到侬窄边来(我到你这边来),侬好七好喝好招蛋(招待),回气吴王一轻松,毋警惕,搞勿好就被侬(你)打败了。可是侬大发脾气,要杀了偶(我)。阿拉吴王修守转气(战具),给偶报仇,侬马烦就大了。所以阿拉四(是)吉。"

楚灵王一听,乐了,演得不错,竖起大拇指,把使者牵出营外,放了,然后与吴人讲和,各自收兵回国,准备蓄攒好力量,以后再回来再掐。

楚灵王回家以后,对北边的陈蔡发生了兴趣。对于陈蔡,大家了解得不多,只知道它们是一块没用的肉,放在楚国人刀板上,位置在中原东南角。如果说陈国是放在楚国板子上的肉,那附近的蔡国就是放在板子上的菜了。每次陈蔡跟随大国出征,都率先溃退,谁跟他们在一起谁倒霉。楚灵王趁着陈蔡发生内乱,派出自己的"老五弟弃疾",发兵灭掉陈蔡,变成楚国北方边境的两个县,把旧的陈蔡人移走去开发其它落后地区(以免留在原地闹事),并派出老五弟弃疾出任蔡县县长,治理当地。这是一个危险的决定。一般强臣不能派驻守边,否则他们就会拥兵自重,闹造反(类似云南王吴三桂)。楚灵王犹豫了两天,觉得自己年华鼎盛,不像是要死的样子。终于抱着侥幸心理把老五弟留在了北边的蔡县。

忙活完北边陈蔡的事,楚灵王又想起东边讨厌的吴国来了。吴国受晋人唆使,象饿鹰那样,拼命从楚国大蜥蜴的嘴边抢肉吃,体重迅速升级,吴国与楚人的长期交火,成为继晋、楚南北百年争霸之后的诸侯国际主旋律。楚灵王不敢怠慢,派出先遣队由五名楚大夫率领,东北上五百里围击吴国控制区的徐国(在苏北,本来是楚国控制,楚灵王想把它夺回来)。楚灵王自己驻兵在楚国东境的安徽省凤台,以为后援,接济前方五大夫。

这个时候,天上下起了古代的雪,大雪飘飘摇摇,山中全白了,是拍外景的好时候了。楚灵王浴着越积越深的大雪,站在百仞高台,欣赏黄昏景致。满地残絮,黛色如烟。他身穿秦国贡献的羽绒袄,脚下穿着豹皮鞋,暖暖和和地走在山中,手里捏着鞭子,头戴皮冠,外披翠鸟的羽毛斗篷。

"好热呀,你不热吗?今年冬天怎么不冷兮?四时真是不正呀。"楚灵王一边脱下自己的翠鸟羽毛斗篷,摘下皮冠,解开秦国贡献的羽绒服,一边对右尹说。

右尹心想,真气人啊,您穿得这么高级,能冷吗?不看看远处的士兵,冬衣不足,草鞋短褐,拥着铜戈冰甲,地冻天寒,风刀霜剑,哆嗦得正像寒风中的叶子啦。四时正得紧哩。

"从前,我们的先王熊绎"楚灵王突然来了股豪迈,"跟姜子牙的儿子,唐叔的儿子,周公的儿子,一起侍奉周康王,别人都分得了珍宝,惟独没给我们。现在不同了,我就是去要周天子的九鼎,他也得给。是不是?"

"当然是!当年我们先王,筚路蓝缕,跋涉山林,身处草莽,供奉天子,背着桃弓荆箭随王出征,立了多少功劳。可就是因为咱不是周天子亲戚,结果没分到珍宝。现在,我们强大了,跟他要个九鼎,他当然得给啦。"右尹说。

"过去,我们的远祖家在许国,现在,郑国人霸占了那里,如果我们跟他要,他能给吗?"楚灵王问。

"当然能给啦!周天子不敢私爱宝鼎,郑国人怎敢私爱土地。"

"从前,诸侯不怕我们。现在我们向北占领了中原的陈、蔡,修筑了陈、蔡的城墙,赋车千乘,带甲二十万,诸侯怕我们吗?"

"怕我们呀!光是陈、蔡就够他们怕的了,再加上后面的咱,谁不怕?谁敢不怕呀?"

旁边一个大夫拦住:"大哥!有这么拍马屁的吗!大王敢吹一,您就敢吹一百啊。"

右尹脸也红了,改对楚灵王说:"大王,从前周穆王周行天下,寰宇之中,都留下他的车辙马迹,他是个大玩家,别人就做了首古诗,劝阻他,您知道那是什么诗吗?"

"什么诗兮?"

"大王的风度,像玉一样明澈,像铜一样坚硬,虽然征用民力,却没有醉饱之心。"

这首古诗,对楚灵王震动很大,意思是出来玩可以,但脑子不能糊涂。俗话说"帅不离位",楚灵王此时离开湖北腹心的郢都一千里,攻吴长期不归,一旦老窝有个三长两短,救都来不及了(三长两短指的就是棺材,三块长板,两块短板)。

楚灵王听了诗,回到寝室,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一连几天心神慌乱(是进棺材的征兆了)。果然五百里外,楚国的北部边境上,老五弟弃疾等造反派正在陈蔡地区紧锣密鼓地串联着。老五弟弃疾小时候被妈妈抱着,参加了一次"抽奖"活动,就是楚共王在临死前搞的摸底测验。他把一块宝玉埋在祖宗庙堂里,看谁踩上去谁就是祖先选中的国家接班人。老大进庙,两脚跨璧,没有踩中;老二(即楚灵王)下拜的时候,胳膊肘落在璧上;老三老四差得很远;老五弃疾运气最好,在妈妈怀里抱着,刚好站在璧上。

这个踩中埋玉的神占故事很好地激励了老五弃疾,他在蔡国和陈国复国主义者配合下,联合发兵,向南朝着湖北腹心七百里处的郢都杀过来了。郢都的防守能力,不是可以轻易低估的。但是老五弃疾买通了城内的人,一个冷不防,把楚灵王的俩儿子(太子和太子弟弟)给捅了,兵不血刃占领郢都。

一千里以东,安徽战场上的楚灵王醉卧军中(目标是攻吴),突然听说自己两个儿子被杀了,惊得从车上倒栽下地,放声痛哭。"人疼爱自己的儿子,也象我吗?"楚灵王不知道想起什么,哭着冒出这么一句。

旁人说:"是啊。"

"我杀的人子也太多了,早晚有今天的报应啊。"

右尹说:"大王先别哭了,您看,军士们都在逃跑了。"

楚灵王举着泪眼一瞧,这帮冰天雪地里受虐的士兵,刚刚得到国内的召降令:"先回国者恢复军衔,后来者割掉鼻子"。楚国法律在列国中最苛刻无情,贯彻执行也最坚决,是人所共知的。这帮冰天雪地里受虐的士兵,耳朵已经冻掉了,鼻子不能再不要,纷纷捂着鼻子逃返国内报到。江南大地被阵阵冬寒拨去层层羽裳,土地上一片,夏天的国土已迁徙到另外一块惺松不醒的阳光地带,留在安徽凤台的是不祥的绝望。

楚灵王说:"大家都不听我的了,众怒不可犯也,我完蛋啦。"(成语"众怒难犯"出处。)楚灵王自己心灰意冷了,没有复位的信念了,于是左右更加丧气,纷纷溜号。前方攻吴的五位大夫,由于楚灵王在安徽的变故,失去后援,全部当了吴人的俘虏。楚灵王从此自由了,就剩一个光杆大王。下一步去哪里?楚人有强烈的民族感情和乡土意识,"狐死首丘"就是楚人恋家的传神写真。项羽说得更绝:"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虽然不是衣锦还乡,楚灵王穿着那件越磨越破的翠鸟大衣,也毅然决定徒步回国。他艰难跋涉,一路掉下的翠鸟毛毛,都被勤谨的松鼠拾去过冬。他的豹皮鞋在跋涉了四百里水雪泥泞之后,也成了乌鸦皮。行在无人之处,日暮途穷,偶尔惊起山禽,把他吓得一跳,其实说跳却是没力气跳了。楚灵王彷徨到最疲最饿的时候,力气尽了,山里除了猿猴,再没有一个像人的影儿了(甚至猿猴都比他老人家更像人些)。然而他却邂逅一个熟人,是他宫廷里的cleaner,不知道为什么,在史书记载中,此清洁工也在山中徘徊着。

灵王嘶哑着嗓子喊:"快给我找饭去,我已经绝食三天了。"清洁工说:"新王下了法令,给您送饭是要灭三族的。"(楚国法令真是严峻啊,深山无人之处都不敢违法。所谓灭三族,是父族、母族和老婆一族)。楚灵王的细腰,已经细得支不动身子。于是他枕着清洁工的大腿,趴在地上喘气。清洁工也许是怕灭族,也许是怕被他传染虱子,趁楚灵王睡着了,用土坷拉垫在灵王脑袋下面,自己拔腿跑掉。

灵王被饿醒的时候,正在做梦吃红烧肘子,醒来发现,嘴边啃的却是土坷垃。清洁工跑了,楚灵王没有大发雷霆,因为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酸风射眸,寒日相吊,难道偌大楚国真的都叛离他了吗,那些受过他好处的人都哪去啦?一起拍过电影的当红影星们呢?他想起一起演过电影的老赖(被灭的赖国领导人),想去投奔老赖。老赖抬着棺材被俘以后,楚灵王亲自解去他捆绳,老赖今天会知恩图报的。正这时候,一个叫申亥的家伙却正冒着生命危险,驾着马车四处寻救楚灵王。申亥的爸爸曾经折断章华宫的大旗,入宫缉拿逃跑的家奴。楚灵王没有跟他计较。感念在心的申亥此刻到处打听灵王的下落,终于在山中找到了几乎倒毙的灵王,于是就像拾柴禾一样,把只剩一把骨头的灵王拣到车中,运到一处僻陋的茅屋中安顿。

楚灵王进食了一点软烂的东西,慢慢咽了。这时的天气,已经到了回春的季节,山花虽然无香,但也寂寞地开放了。申亥怕楚灵王精神寂寞,就接来自己的两个女儿,陪伴楚灵王睡在低湿的草庐里。半夜时刻,周身绵延的黑夜,像一双疑惑的眼睛在无穷无尽地看着楚灵王,使他不知道它是黑的还是亮的,是用于消灭他的还是勾引他的。他只知道,这一切都是没有希望,黑天和白天,都没有办法。呆呆地等着鱼网似的天空慢慢发白。草叶上的朝露,沿着青色的苦日子,沿着一条青叶孤单的小路,把泪水流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也许是完全精神崩溃,也许是嫌陪他的俩女孩儿太丑(腰粗),申亥发现,震撼过南半个中国,威风飒爽的、具有艺术家才质的、擅长跳舞的楚灵王同志,春秋第七大蜥蜴--细腰蜥蜴,在凋败的草屋里,凄凉地上吊自杀了。我想楚灵王那时的脸颊上,必然冻僵着两行痛人的残泪。

申亥也许哭了,也许默默地走开。当他深喘了一口气再次出现时,门口多了一具薄板的棺材,楚灵王就这样安葬在无人知晓的荒野,回归大地母亲平等的怀抱。因为女儿已经陪伴了灵王,也就是灵王的人了。这两个没福气的王妃,在申亥的要求下,一并相殉从葬,舍命陪君子了。

我想这三具尸骸,一直到今天这个淡月疏桐的夜晚,一定还安眠在湖北的某个未知的山坡上,但愿永远没有世人打扰他们的清梦吧。后人有诗《咏细腰宫》:章华台畔野花红,艳迹犹闻说楚宫。憔悴香桃余瘦骨,轻盈杨柳舞春风。蛾眉饿死君恩薄,鸳瓦抛藏霸业空。剩有苦吟人吊古,沈郎腰与美人同。(沈郎指南朝著名文士沈约,因为经常泡妞加上相思、失恋什么的,而把腰消瘦的很细。)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青铜时代战争】和【骇版战国】 作者:潇水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