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王妃| 秦汉历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Parent Category: 中国文学 Category: 匈奴王妃 Written by Super User
匈奴王妃| 秦汉历史

《匈奴王妃》第02章 我不是深雪公主


初夏的午后,白晃晃的阳光洒落在绿茵茵的草坡上。从草坡向东望去,是一条 人迹罕至的官道;向南望去,是淡远、悠然的农庄;向西望去,则是大片的树林; 向北遥望,便是延绵不绝的草原。六月的旷野草地,满目翠绿,暖风吹拂,四野幽 静,是一处心旷神怡的踏青所在。

杨娃娃把蓝色双肩大包包扔在草坡上,坐下来,长及腰部的黑发自然散落,衬 托得脸蛋更加娇美。气定神闲的表情中,秀眉轻蹙,似乎思索着什么事情。

醒来的时候,发现身处这荒凉的旷野,她非常的匪夷所思。明明是中枪毙命了, 怎么又活过来了?而且,没有血窟窿,衣服上也没有血迹,一点中枪的痕迹都没有。

是这样的,结束陕西酒店项目的视察工作,她在西安的街头闲逛,一个精致的 小女孩,走到她面前,甜甜地叫着阿姨。接着一个女子跑上来,拉着小女孩,使劲 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她笑了笑,说,你女儿很可爱。

看着芭比娃娃一样的小女孩,她心生一念:生养一个如此可爱、乖巧的小女孩, 那该多好!

突然的,她觉得某个尖锐的东西射进胸腔,瞬间,心脏撕裂开来,火辣辣的疼 痛。抬头一看,女子微笑着,漂亮的面容狰狞地扭曲着,紧接着,再补了一颗子弹。

无声无息的子弹。

她记得,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到底是谁,要灭了自己?

想破了脑袋,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算了,还是赶快离开这荒无人烟的鬼地方 吧。

『公主!公主!公主!』

刚刚站起来,她就听到这石破天惊的喊叫声。真是搞笑,这鬼地方哪里来的公 主!

登时,四个伟岸的男子丢下骏马,迅速围拢过来,担忧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激 动和狂喜。

杨娃娃拢起眉,戒备地看着他们。他们一身古代的轻便戎装,腰挂长剑,身上 血迹斑斑,衣服污秽破落,却仍然掩饰不住英武的气概,憔悴、肮脏的面容上,眼 睛炯炯有神,露出精锐的神采。

他们是哪个剧组的?她睁大眼睛,从上到下打量着他们,心头抑制不住地兴奋, 好奇道,『你们怎么穿成这样?是在拍戏吗?是哪个朝代啊?』

『太好了,我们终于找到公主了!』一个眉骨高耸的男子兴奋地说着。

另一个男子跨步上前,浓眉英挺,俊伟不凡,脸色恭敬异常,自责道,『属下 没有保护好公主,请公主责罚!』

公主?他们是谁啊,一个都不认识,肯定搞错了!她的脑子里有点混乱,『不 好意思,你们好像认错人了!』

四个"古代"男子面面相觑。公主失踪了一天一夜,虽然--身上的服饰非常 奇特,露胳膊露小腿的,可是,她明明就是公主嘛,怎么会认错呢?

『公主,您的服装好生奇怪,夜天明从没见过。公主是从哪里找来的这身衣服? 』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就是夜天明。他的心直口快,道出了其他三人同样的疑惑。

她不雅地瞪了两眼。这衣服有什么奇怪的,休闲时装鞋,浅蓝色的及膝牛仔裤, 玫红色半袖收腰衬衫,最最普通不过了。

心中开始打鼓,她笑得很勉强,『我一直都穿这衣服啊,你们真的认错人了,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

四个男子再一次面面相觑。多年的并肩作战,让他们已经心有灵犀,眼神交流 更是平常不过的事情:难道公主什么都忘记了?连他们都不认得了?难道是受伤了?

俊伟男子脸色一暗,低下头,『公主,阔天没有保护好公主--』

『怎么你们总是叫我公主呢?我不是你们的公主!』她克制不住地叫起来,这 些人怎么就讲不通呢,都说了几遍了。

阔天脏乱的脸上闪现出焦急的神色,『大王追兵很快就追上来,阔天认为-- 』

『大王?你说的是哪个大王?这是哪里?』她的直觉告诉她,这当中肯定有问 题。

阔天剑眉一拧,黑瞳一闪,精光稍纵即逝,『这是赵国境内,距离楼烦不远, 大概一天的路程就可以到楼烦。』

『赵国?楼烦?』她尖叫道,心神一震:赵国,春秋战国的赵国?楼烦,春秋 战国的楼烦?

杨娃娃是历史科班出身,喜欢研究已经消失的古代文明,世界历史中任何疑难 杂症都要深入研究一番,中国历史更加不用说了,哪一年发生什么事情,大到历次 战役,小到历代嫔妃生死,无不在脑袋里生根发芽。这赵国和楼烦,明明就是春秋 战国的呀,难道--不,绝对不会的,太不可思议了!

她扬起右手,啪的一声,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清脆的掌声把四个男子吓了 一跳,不约而同的大喊,『公主!』

好疼!

下一刻,她绝望的意识到:除非他们说谎,她确实莫名其妙的跑到古代了。

她拧起眼眉,口气严厉,『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说我是公主,又是哪国的公主?』

四个男子第三次面面相觑,呆呆愣愣的,他们从没见过公主如此急躁、严厉的 神色。

『快说!』她的语气焦躁而冷硬,自有一股不可思议的威严。

阔天微微颔首,沉着应答,『公主乃我燕国大王之妹,深雪公主,属下四人是 奉将渠大人之命保护公主的。』

燕国大王的妹妹?深雪公主?将渠大人?老天,不会是战国末期吧!她颤声问 道,『燕王喜?还是燕孝王?』

阔天一怔,公主怎么如此直接地说出两代燕王的名讳?不过,她是公主,身份 高贵,但是--稍稍犹豫,他最终还是说了,『大王--名讳喜,继位已经五年。 』

燕王喜继位于公元前254 年,五年,应该是公元前250 年。天,两千多年前! 这玩笑开得太国际化太历史化了吧,死了就算了,为什么要让她跑到这刀光剑影、 血肉横飞、人命如芥的战乱年代?

杨娃娃拎起蓝色包包,背在肩上,看向四个挺拔的古代男子,双手抱拳,豪气 干云,『四位帅哥,拜拜缁』说完,以最快的短跑速度往东跑去。

已经是超常发挥短跑的速度了,没想到,四个战国帅哥更加迅猛,刚刚跑出十 米,就被他们赶上,包围在中间。她被迫停下来,漆黑的眸子警觉地观察着他们, 万一他们有所举动,最好在他们猝不及防的时候制服他们。

夜天明锁住高高的眉峰,厚唇棱角分明,『公主要去哪里?属下四人在将渠大 人面前发过誓,誓死保护公主,不让公主受到任何伤害。』

『这么说,你们认定我就是燕国的深雪公主咯!』她眸光一闪,微勾嫩唇,淡 然一笑,笑靥如清风拂面。

四个男子看呆了,他们从没看过公主这样颠倒众生、却又清醇无邪的笑容。

逃出王宫以来,公主不是板着脸,就是愁苦着脸,或者是面无表情,从来没有 笑过。公主是燕国都城下都的绝色美人,但是,前些日子的变故,以及这两天的逃 亡,公主身心俱疲,再也没有欢笑。他们很焦急,可他们只是护卫,也不晓得女儿 家的心事,只能等到安定下来了,再好好的开导、劝慰。

没想到,失散了一天,公主完全大变样,不仅服装变样了,连心情也变好了。

阔天最先找回自己,冷静下来,恭敬道,『属下四人自是不会认错公主!』

杨娃娃又是嫣然一笑,『深雪公主?名字倒是不错,不过--我要告诉你们, 我的名字不叫深雪,我叫娃娃,我不是你们要找的深雪公主。』

四个男子听到公主断然的否定,无不震惊地看着她。阔天眸光一转,微微一笑, 『没错,深雪公主的闺名就是娃娃,虽然公主的装扮和昨天不一样,但是,阔天可 以肯定,属下四人没有认错!』

看他一副稳操胜券的神情,杨娃娃不由得心头燃起一股无名火,『难道你们的 深雪公主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四个护卫不约而同地用力点头。夜天明沉声道,『公主肯定是为了躲避追兵才 换上这身装扮的,公主的聪明机智,夜天明佩服,不过,属下四人与公主相处多日, 公主的容貌自是不会看错!』

晕死,怎么可能,名字一样,长相也一样,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对了,包包 里不是有镜子吗?她取下包包,拉开拉链,伸手从包里拿出一面小镜子,不理会四 个战国帅哥诧异、疑惑的眼神,当众美人照镜--

没有变嘛,还是21世纪的杨娃娃呀!咦,不太对劲,怎么脸这么小、下巴这么 尖、皮肤这么白?好像小了一号,而且年轻、水嫩的滋润模样?难道是借尸还魂? 不对,借尸还魂的话,怎么可能穿着牛仔和衬衫呢?

四个护卫看着公主对着一个四方形的薄小东西左转头右转头,非常诧异,但又 不好询问,只好静静地等着公主。

阔天微眯双眼,黑瞳射出凌厉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眼前自称不是公主的异装女 子。容貌确实和深雪公主一模一样,只是,这女子的言行举止、个性脾气、神采风 貌等等,却与深雪公主大为异同,她,到底是不是公主?

如果她不是深雪公主,那么,真正的深雪公主在哪里?是否已经遭遇不测?但 是,如果真是那样,如何向将渠大人交待?无论如何,眼前的这个女子,不能让她 单独冒险,拼死保护就是!

杨娃娃把小镜子放到蓝色大包包里,把包包背好,做好开溜的准备。

『就算你们的深雪公主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对不起,我不是深雪公主, 真的不是,我可以发誓保证。你们应该赶快去寻找你们的公主,或许,就在你们跟 我磨蹭的这个时候,她正在被人追杀!』真希望他们真的担忧深雪公主的安危,不 再为难自己。

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咏有点着急了,长型脸,肤色较为白黄,此刻急得涨红,『 公主,再不走,大王追兵很快就追上来了!』

『我不是你们要找的公主,你们要我说多少遍?』杨娃娃心头冒火,妈的,这 帮家伙怎么这么死脑筋,鸡同鸭讲,都说了N 遍不是公主了,还一个劲地称呼自己 为公主。

四个男子再一次地愣住了--找到公主后,他们不知道呆愣过几次了。仅隔一 天,公主的变化太大了,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的震惊。

逃亡以来,公主没有发怒过,更加没有在发怒的时候语气是如此的坚定冷硬、 威严霸道。刚刚还是柔美浅笑的娇媚公主,一瞬间的功夫,却是怒而发威的傲然公 主,翻脸比眨眼还快,真真不可捉摸。

三个男子心悸地看向阔天,希望他们的首领能够说服公主。阔天不卑不亢,眼 睛直视她,『公主,请!』他让开一步,意思是请她上马!

他妈的!这帮家伙,真是被他们气死了!不行,冷静!恢复冷静!这帮家伙, 哼,走着瞧,就不信摆脱不了你们。她心思一转,巧笑道,『既然你们认定我就是 你们的深雪公主,可以,反正我也不吃亏,有你们保护嘛,不过,你们要答应我三 个条件。』

『公主请说!』洛桑喜上眉梢,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杨娃娃直视四个高大威猛的护卫,不怒而威,轻启樱唇,『你们听好了,第一, 不要再叫我公主,从今天开始,我不是公主,我是公子,杨公子。第二,只要是我 的命令,你们都要听从,不可违抗。第三,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们想跟就跟, 不跟的话我也不会勉强。』

她挨个看去,他们个个惊讶得目光呆滞,形体僵硬。呵,这三个条件真有这么 困难吗?那好啊,终于可以摆脱他们了,『怎么?不答应?不答应的话,就别再纠 缠我。』

『一切听从公子的吩咐。』阔天应承下来,虽然疑惑公主的言行举止和奇怪条 件,然而,最要紧的是先离开这里。

四个男子当中,当属阔天反映最快、最聪明,护卫首领,当之无愧。她不由得 在心里赞叹着,看这天色,应该是傍晚了,还是赶紧离开这个荒无人烟的旷野吧。

刚想说话,乍然听到厚实闷沉的马蹄声隐隐约约地传来,好像是从东边传过来 的。杨娃娃转头向东望去,可不,滚滚烟尘中一列人马迅猛地飞掠而来。

『不好,大王的追兵来了,公主,快上马!』阔天的声音都变了,急促而冷静, 脸色阴沉,眼神坚决。

阔天猛地拉住她的左手腕,冷不防的、她忽然失去重心,不及防地往前一跌, 眼看就要撞上阔天的肩膀,幸而他及时地顿住她往下猛冲的双肩,再一拉,迅速跑 到骏马的旁边,顺势抱住她的细腰,一抬臂,把她送上了马背。接着,阔天一跃而 上,抓紧缰绳,双腿一夹,骏马仰头一声嘶叫,箭一样射了出去。

其他三个也都迅速跃身上马,紧跟在阔天后面,开始新一轮的逃亡。

可是,刚刚休息一会儿的骏马,还未从精疲力竭中恢复过来,再加上身载两人, 更加疲累;虽仍亡命的奔驰着,渐渐的,急疾的铁蹄声飞速地由远及近。

短暂的一番追逐,逃亡者与追逐者的距离在缩短,有几匹神速的快马已经赶超 上来,超越了逃亡者。

骏马受惊,前蹄高高蹬起,凄厉的嘶鸣。

杨娃娃不会骑马,不过有阔天这个"司机"掌舵,何须言怕?眼眸毫不畏惧地 横扫,追兵大概三十来人,个个面容脏乱,衣服落拓,神情刚毅,冷峻如刀。

他们,绝对是一等一的好手。

她发现一个情况,阔天四个护卫和这些追兵,只是佩戴长剑,却无弓箭,可见, 他们不是骑兵,那么,这些追兵可能是燕国王宫的护卫或者将士了,那么,他们应 该不善于在马背上厮杀,对于自己是不是比较有利呢?

起风了,傍晚的风,有点阴凉,掠过皮肤,凉意悚然。夕阳缓缓下降,阳光逐 渐稀薄、微弱,猩红的余晖扫在追兵的脸颊上,仿佛泼上一层血水,森然恐怖。

一个小眼男人趋马出列,在阔天马前不远处勒马停下,肮脏的脸上扬起不屑的 神色,『公主,逃亡的日子不好过吧!请公主乖乖的跟末将回去,您是逃不掉的。 』

冷嘲热讽的腔调阴阳怪气,她恨不得一枪毙了他。微眯眼眸,深潭似的黑眸射 出凛冽的目光,『大胆!不过几日而已,你就可以为所欲为的辱骂本公主吗?』

铿锵绝然的语气,让所有人震撼无比。阔天更加震撼:公主一直否认,怎么现 在又承认了呢?同样的,其他三人又是震撼又是疑惑:深雪公主太奇怪了,言行举 止太出人意料了!

小眼男人愣了一下,慑于公主的尊贵身份与威严气势,傲慢与戏谑消失得无影 无踪,一脸的毕恭毕敬,『末将不敢,请公主恕罪!』

杨娃娃轻蔑地瞪了他一眼,微微侧过头,不容置疑地对后面的阔天轻声道,『 我们下马,待会儿混战时伺机抢他们的马,突围出去!』

阔天点头表示赞同,一跃而下,接着接她下马。眼看如此,其他三个也纷纷下 马,聚集在公主的外围,分列四个方位,犹如四座大山,巍峨高耸,严整以待。

眼见小眼男人为首的追兵仍旧稳稳当当地跨在马上,她断然而威,『怎么,还 要本公主邀请你们下马?』

小眼男人朝属下一甩眼色,随即下马,其他人也跟着迅速下马,心有灵犀似的 围成一圈,把杨娃娃等人包围在中间。

小眼男人往前跨出两步,哈腰作揖,锐利小眼直视着她,貌似恭敬,实则心存 怀疑:不过一日,为何公主变化如此之大?容貌不变,从头发到脚下,却完全变样 了;而且,半截胳膊和娇嫩小腿裸露在外,实在不可思议。

小眼男人压下心中疑虑,稳声道,『请公主马上跟末将回王宫。公主千金贵体, 孤身在外,万一遭遇歹徒,末将担当不起!』

『要是本公主不回去呢?』她的语调似笑非笑。笑话,真正的公主都要逃亡了, 何况我又不是,白痴才会跟你们回去!

虽然不知道深雪公主为何逃出燕国王宫,将渠大人为何派出六名护卫誓死保护 公主,燕王为何对王妹穷追不舍;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燕国,绝不能回去!再说, 一来到战国末年,就被追杀,什么情况都不清楚,甚至还无法接受穿越时空的事实,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咯!

『那末将只能得罪了!』小眼男人厉声说道,态度强硬。

四个护卫齐刷刷的拔剑出鞘,尖锐的金属声在暮野中分外刺耳,银白的剑身闪 烁着刺眼的冷光。

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长剑,她有点兴奋,也有点不适应宛如白昼的强烈光芒。紧 接着,拔剑出鞘的尖锐声此起彼伏,严峻如山,剑拔弩张的对垒局势一触即发!

杨娃娃暗叫一声糟糕,只有自己没有兵器。走近阔天,夺下他手中的剑,不理 会他探询的目光,轻声说,『擒贼先擒王,我俩对付他!』

阔天明白她的意思,也非常赞赏她的镇定和机敏,。但是,公主柔弱、娇气, 并没有学过任何武功,此刻要对付一个武功高强的将士,是开玩笑还是被吓傻了? 他下意识地紧紧扣住她的手腕,挡在公主前面,以免公主受到刀剑无情的伤害。

却没想到,公主却不领情,挣开他的钳制。阔天转过头,看见公主坚毅的眼神, 心下明白公主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无奈之下,他暗下决定:只能在厮杀的时候保 护公主!

杨娃娃非常清楚,四男一女,对付三十来个勇猛的大男人,一场恶战呐,不是 死就是重伤!

五六个士兵围攻上来,阔天迅速抢过对方的长剑,挡开针对公主的攻击,与他 们缠斗在一起。然而,凭他一人之力,难以抵挡对方众多的追兵;立时,三四个士 兵向公主围攻而来。

她紧握剑柄,攻击,守护,斜刺,翻转,荡开,隔断,一招一式,有板有眼, 熟练流畅,攻击性强;修长玉腿翻飞如影,速度奇快,让人防不胜防,比手中的剑 还厉害。她力求速战速决,下手狠绝,最好是一剑毙命、见血封喉--现在不是悲 天悯人的时候,而是你死我活、血肉横飞的时刻,要想活命,必须先置敌人于死地。

第一次,杨娃娃杀红了眼。热血飞溅,一个又一个敌人,倒在血泊中,而自己 的脸上、衣服上,也沾满了鲜红的热血。

此刻,她不得不称赞爷爷的先见之明。

爷爷只有爸爸一个儿子,而爸爸却生下两个如花似玉的双胞女儿。爷爷非常宝 贝两个孙女,十岁那年聘请武术名师教导她们中国古老的武术、剑术,一学就是八 年;接着,爷爷又遍请名师指导孙女的射击、欧式击剑、现代格斗等等多种技能。 不过,除了射击,双胞姐妹始终钟情于武术和剑术,对击剑和格斗不甚喜欢,后来 也就罢学了。

双胞姐妹考上大学临行之际,才知道爷爷如此精心安排的缘由:杨家乃※※省 区赫赫有名的黑道帮派老大,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爷爷已经解散帮派组织,取而 代之的,是商场上迅速崛起的杨氏集团。

双胞姐妹十岁那年,爸爸死于仇杀,爷爷非常担忧孙女的安全,靠人不如靠己, 于是全力栽培两个孙女。在文明社会里虽然用处不大,但是一技防身,终究不会受 人欺负;万一仇家再次追杀,平安脱险的机率就大得多了。这不,现在不就派上用 场了吗?

杨娃娃想不到会在2000多年前施展学成多年的武功,而且是操着一把货真价实 的长剑拼死杀敌,着魔了一般。

四个护卫和小眼男人瞥见公主的英勇、利落,以及超乎想象的不凡身手,除了 震撼还是震撼,除了敬佩还是敬佩,除了生死时刻,决不容许一丝一毫的分神 和心不在焉,阔天一边注意着公主的战况,一边与且战且退的敌人纠缠,勇猛过人, 锐不可挡。

突然,冷寒的剑光骤然一闪,尖锐的啸音呼啸而来,紧接着,波涛汹涌的光影 如倾盆大雨般倾泻而来,直指面门。阔天大惊,奋力震开右边的攻击,身体快速侧 开,但是,灵活的剑梢如同一条飞跃的毒蛇,裹挟着一股阴风迅猛的吞噬过来,霎 时,左臂上火辣辣的痛楚蔓延开来,鲜血渗出。

这条毒蛇,就是小眼男人。瞬间,两人斗在一起,金属碰撞的森冷啸音不断轰 鸣,银光剑影如严冬飞雪般铺天盖地而下

洛桑、夜天明、林咏,孤身奋战五六人,体力渐渐不支,虽仍英勇,强自支撑, 但已落下风。杨娃娃渐感无力,手脚不似先前灵活迅捷,长剑更是愈发沉重,而敌 方的攻击似乎绵绵不绝,越发的凶狠猛烈。

小眼男人坐岸观火,等到他们消耗了大半体力后才施展他的英勇神武。他妈的, 杨娃娃在心里咒骂着,也暗骂自己太过自信,低估了敌人的实力,思忖着:这样下 去可不行,虽然已经解决了一半敌人,但是,能否全身而退,仍然是个未知数。看 来,先行突围抢马,可能还有一条生路。

分神之际,凶险已然来临。一柄长剑斜刺过来,她毫无所觉,欺近身时,顿觉 森寒阵阵。

『公主!』一声高亢、惊惧的喊叫破空而来,她惊觉、骤然右转,看见夜天明 深皱的眉头、直愣的眼神,痛楚的脸上浮现出若有若无的微笑。

夜天明的左侧腹部,贯穿着一把银光闪闪的长剑。为了格开斜刺公主的那把长 剑,他暴露了整个背部,以至于让敌人有隙可乘,惊觉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快 速反转身体,避开致命要害。

热血,喷溅而出。

杨娃娃立马回身,一手扶住他,操起长剑猛刺捅了夜天明一剑的士兵;同时, 右臂一阵麻辣,火烧般的辣痛吞噬了全部感官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匈奴王妃 作者:端木摇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