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自传》第03章 | 秦汉朝历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韩信自传》第03章 | 秦汉朝历史

《韩信自传》第03章


第二天,拔营起寨,全军开赴薛地。因为听说燕、赵、齐、魏已经复国,项梁便召集诸将商量复楚事宜。这时候,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刘邦,一个是范增。

那是一个阴晦的下午,军中突然来了一伙人,为首的就是那个刘邦。我一眼就看出他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因为有张良的引见,项梁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们。起初,项梁对这个从前的亭长很不以为意,简短的谈话中呵欠连天。后来张良私下跟他讲了一件事,就是民间广为流传的"斩白蛇"的故事,说刘邦是赤帝子,白帝子化为蛇挡了他的路,被他一剑截成了两段。这是明摆着的瞎话,与陈胜的装神弄鬼如出一辙。项梁却信以为真,不仅委以重任,还冲动地让他与项羽兄弟相称。

"刘邦是龙种"这个弥天大谎是刘邦的父亲刘太公一手策划,全家人共同编造的。刘邦的母亲逢人便说,一天夜里,雷电交加,一条蛟龙破窗而入,化为一道金光钻进了她的肚子,然后她就有了身孕,生下了刘邦。她说得煞有介事、神乎其神,其实是在胡扯。刘邦到底是谁的种?她母亲最清楚。只要她没偷人,那肯定是刘太公的。什么龙种,哼,瞎吹!为了使这个谎言更具可信度,刘邦接着就编造了一个"赤帝子"斩杀"白帝子"的神话故事。我猜想他可能杀过一条蛇,但那绝对不是白帝之子,只是一条很普通的水蛇,稍有胆量的男孩都能办到。这件事,我想刘邦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人哪,得有点自知之明,不能尽往自己脸上贴金。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项羽。项羽也是牛皮哄哄。他说他每只眼睛里有两个瞳孔,一旦重叠起来,能看见千里之外的人事物景。他是这么说了,但我从未见过他目运金光。说穿了,他也是想把自己神化。有时候,我真想建议他俩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我自己就很清醒,我知道我是谁,有几斤几两。刘邦的老婆吕雉也跟着煽风点火,神秘兮兮地说:我家刘邦无论去了哪里,都能找到,他头顶上空常有一片瑞霭祥云。但我多次细心观察,也没发现他头顶上空与我们头顶上空有什么区别,都是空荡荡的一片呀!吹吧,牛皮吹破了看你怎么补!那么刘邦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他年轻时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到三十几岁好不容易才混上了泗水亭长,却又爱上了酗酒狎妓,整个一个酒色之徒。他今年四十七岁了,一事无成,见天下大乱,便纠集一帮狐朋狗友,拉起了一支队伍,想浑水摸鱼。他纯粹是个光吹牛不干事的混混,貌似忠厚,实则野心勃勃。

范增有七十多岁了,鹤发童颜,目光深邃,言谈举止沉稳练达,一看就知道是个老谋深算的人。他曾与项燕有过一些交往,所以项梁和项羽见了他都很恭敬。而老人家此行的目的也就是来辅佐项燕的后人谋取天下。这听起来很让人感动。他喘息未定,就急不可待地说开了。他有他的一套理论。他说:项梁,你知道陈胜为什么那么快就垮了吗?因为他出身贫贱,一夜之间被拥戴成王,那感觉就像在马路上捡到了一大袋金子。被兴奋冲昏头脑的他还能想到什么?除了享受就是多疑,动不动就大开杀戒,连从前一起滚稻草的弟兄都杀,能不垮吗?秦灭六国,楚最不幸。楚怀王被骗到秦国,郁郁而终,楚国人至今还怀念他。陈胜不去扶持怀王的子孙为王,妄自尊大,不得天下人之心,更加速了他的垮台。项梁,我再问你,你知道楚地的英雄豪杰为什么都来投奔你吗?因为你是项老将军的儿子。这是你的有利条件,但也不能躺在老人身上吃一辈子。楚南公说: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你可以利用楚国人怀旧情结和复仇之心,尊怀王的后裔为王,然后登高一呼,楚国人一定会云集景从。到那时,你拥兵百万,雄霸天下易如反掌。

项梁觉得这番话很有道理,急忙派人找来了楚怀王遗失在民间的一个孙子,立为楚王,仍称"楚怀王"。这孩子才十三岁,在乡下替人放羊,突然换上衮服冕旒,接受万人朝拜,吓得面无人色。我跪在地上又想气又想笑:项梁这招使得太臭了,谁看不出这小孩只是个摆设,只是个傀儡?!只能骗骗迂夫愚妇而已。

转眼已是深秋。项梁把小怀王安置在盱眙,自号武信君,领兵西进。破东阿,下城阳,取雍丘,几个胜仗之后,项梁就得意洋洋、不可一世了,呆在定陶不思进取,整日饮酒作乐。农民领袖的劣根性再一次在他身上暴露出来。而此时,赵高已把王离的军队从塞外调了回来,与章邯合兵一处。我本不想去劝谏项梁,但一想到全军几万人很可能会因为他的骄横而成为炮灰,便走进了他的营帐。他喝得烂醉如泥,正搂着个美女要亲嘴,形态之丑令人作呕。我直言不讳地指出了他的缺点。他醉眼朦胧地瞅着我,突然嘴一咧:你就是那个韩信?钻别人裤裆的家伙?哈哈哈你也来教训我?哈哈哈我羞得无地自容,悻悻而去。他羞辱了我,我还有什么好说呢?夜幕降临的时候,天下起了暴雨,我开小差走了。我宁可解甲归田,也不愿再为项梁卖命了。也就在这天夜里,章邯冒雨偷袭了定陶。三十万大军如洪水猛兽,把楚军的大营掀了个底朝天。那项梁还在梦中逍遥快活,等他惊恐地睁开双眼,章邯已砍下了他那颗苍老的脑袋。

正在陈留作战的项羽和刘邦闻知此事,立即撤军,退守彭城。小怀王听说项梁全军覆没,也从盱眙赶到了彭城,坐镇指挥,以稳军心。这当然不是他自己的主意。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韩信自传 作者:朱章华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