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抱朴子》26章 外篇.臣节 | 抱朴子 | 道家

《抱朴子》26章 外篇.臣节


抱朴子曰:昔在唐虞, 稽古钦明, 犹俟群後之翼亮, 用臻巍巍之成功. 故能熙帝之载, 庶绩欺凝, 四门穆穆, 百揆时序, 蛮夷无猾夏之变, 阿阁有鸣凤之巢也. 喻之元首, 方之股肱, 虽有尊卑之殊, 邈实若一体之相赖也.

君必度能而授者, 备乎覆食束之败;臣必量才而受者, 故无流放之祸. 夫如影如响, 俯伏惟命者, 偷容之尸素也. 违令犯颜, 蹇蹇匪躬者, 安上之民翰也. 先意承指者, 佞谄之徒也;匡过弼违者, 社稷之鲠也. 必将伏斧金质而正谏, 据鼎镬而尽言. 忠而见疑, 诤而不得者, 待放可也;必死无补, 将增主过者, 去之可也.

其动也, 匪训典弗据焉;其静也, 匪宪章弗循焉. 请托无所容, 申绳不顾私. 明刑而不滥乎所恨, 审赏而不加乎附己. 不专命以招权, 不含洿而谈洁. 进思尽言以攻谬, 退念推贤而不蔽. 夙兴夜寐, 戚庶事之不康也;俭躬约志, 若策奔於薄冰也.

纳谋贡士, 不宣之於口;非义之利, 不栖之乎心. 立朝则以砥矢为操, 居己则以羔羊为节. 当危值难, 则忘家而不顾命. 擥衡执铨, 则平怀而无彼此. 仪萧曹之指挥, 羡张陈之奇画, 追周勃之尽忠, 准二鲍之直视, 蹈婴弘之节丛, 执恬毅之守终, 甘此离纪炙身之分, 戒彼韩英失忠之祸. 出不辞劳, 入不数功, 归勋引过, 让以先下, 专诚祗栗, 恒若天威之在颜也;宵夙虔竦, 有如汤镬之在侧也.

负荷寄托, 则以伊周为师表;宣力四方, 则以吉召为轨仪;送往视居, 则竭忠贞而不回;搏噬干纪, 则若鹰鹯之鸷鸟雀;蕃捍疆场, 则慕魏绛李牧之高踪;莅众抚民, 则希文翁信臣之德化. 夫忠至者无(原脱一字)以为国, 况怀智以迷上乎? 义督者灭祀而无惮, 况黜辱之敢辞乎? 故能保劳贵以显亲, 托良哉於舆歌. 昆吾彝器, 能者镌勋. 皋陶後稷, 亦何人哉!

抱朴子曰:人臣勋不弘, 则耻俸禄之虚厚也;绩不茂, 则羞爵命之妄高也. 履信思顺, 天人攸赞;畏盈居谦, 乃终有庆. 举足则蹈道度, 抗手则奉绳墨, 褒崇虽淹留, 而悔辱亦必远矣. 若夫损上以附下, 废公以营私, 阿媚曲从, 以水济水, 君举虽谬, 而谄笑赞善. 数进玩好, 陷主於恶. 巧言毁政, 令色取悦, 上蔽人主之明, 下杜进贤之路;外结出境之交, 内树背公之党. 虽才足饰非, 言足文过, 专威若赵高, 擅朝如董卓, 未有不身膏剡锋, 家糜汤火者也. 然而愚瞽舍正即邪, 违真侣伪, 亲览倾偾, 不改其轨, 殃祸之集, 匪降自天也.

抱朴子曰:臣喻股肱, 则手足也. 履冰执热, 不得辞焉. 是以古人方之於地, 掘之则出水泉, 树之则秀百谷;生者立焉, 死者入焉. 功多而不望赏, 劳瘁而不敢怨. 审识斯术, 保己之要也.

抱朴子曰:臣职分则治, 统广则多滞. 非贲获之壮, 不可以举兼人之重;非万夫之特, 不可以总异官之局. 韩侯所以罪侵冒之典, 子元所以惧不胜之祸也. 若乃才力绝伦, 文武兼允, 入有腹心之高算, 出有折冲之远略, 虽事殷而益举, 两循而俱济, 舍之则彝伦斁, 委之而无其人者, 兼之可也;非此器也, 宜自忖引, 辕若载重, 鲜不及矣. 常人贪荣, 不虑後患, 身既倾溺, 而祸逮君亲, 不亦哀哉! 人皆辞斧斤所未开, 而莫让摄官所不堪. 嗟乎! 陈李所以作戒於力少, 而子房所以高蹈於挹盈也.


分类:道家思想 书名:抱朴子 作者:葛洪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抱朴子》27章 外篇.良规 | 抱朴子 | 道家

《抱朴子》27章 外篇.良规


抱朴子曰:翔集而不择木者, 必有离罻之禽矣. 出身而不料时者, 必有危辱之士矣. 时之得也, 则飘乎犹应龙之览景云;时之失也, 则荡然若巨鱼之枯崇陆. 是以智者藏其器以有待也, 隐其身而有为也. 若乃高岩将霣, 非细缕所缀;龙门沸腾, 非掬壤所遏. 则不苟且於乾没, 不投险於侥幸矣.

抱朴子曰:周公之摄王位, 伊尹之黜太甲, 霍光之废昌邑, 孙綝之退少帝, 谓之舍道用权, 以安社稷. 然周公之放逐狼跋, 流言载路;伊尹终於受戮, 大雾三日;霍光几於及身, 家亦寻灭, 孙綝桑荫未移, 首足异所. 皆笑音未绝, 而号咷已及矣.

夫危而不持, 安用彼相? 争臣七人, 无道可救. 致令王莽之徒, 生其奸变, 外引旧事以饰非, 内包豺狼之祸心, 由於伊霍, 基斯乱也. 将来君子, 宜深兹矣. 夫废立之事, 小顺大逆, 不可长也. 召王之谲, 已见贬抑. 况乃退主, 恶其可乎! 此等皆计行事成, 徐乃受殃者耳. 若夫阴谋始权, 而贪人卖之, 赤族殄祀;而他家封者, 亦不少矣.

若有奸佞翼成骄乱, 若桀之干辛推哆, 纣之崇恶来, 厉之党也, 改置忠良, 不亦易乎? 除君侧之众恶, 流凶族於四裔, 拥兵持疆, 直道守法, 严操柯斧, 正色拱绳, 明赏必罚, 有犯无赦, 官贤任能, 唯忠是与, 事无专擅, 请而後行;君有违谬, 据理正谏. 战战竞竞, 不忘恭敬, 使社稷永安於上, 己身无患於下. 功成不处, 乞骸告退, 高选忠能, 进以自代, 不亦绰有余裕乎? 何必夺至尊之玺绂, 危所奉之见主哉!

夫君, 天也, 父也. 君而可废, 则天亦可改, 父亦可易也. 功盖世者不赏, 威震主身危. 此徒战胜攻取, 勋劳无二者, 且犹鸟尽而弓弃, 兔讫而犬烹. 况乎废退其君, 而欲後主之爱己, 是奚异夫为人子而举其所生捐之山谷, 而取他人养之, 而云我能为伯瑜曾叁之孝, 但吾亲不中奉事, 故弃去之. 虽日享三牲, 昏定晨省, 岂能见怜信邪?

霍光之徒, 虽当时增班进爵, 赏赐无量, 皆以计见崇, 岂斯人之诚心哉? 夫纳弃妻而论前婿之恶, 买仆虏而毁故主之暴, 凡人庸夫, 犹不平之. 何者? 重伤其类, 自然情也. 故乐羊以安忍见疏, 而秦西以过厚见亲. 而世人诚谓汤武为是, 而伊霍为贤, 此乃相劝为逆者也.

又见废之君, 未必悉非也. 或辅翼少主, 作威作福, 罪大恶积, 虑於为後患;及尚持势, 因而易之, 以延近局之祸. 规定策之功, 计在自利, 未必为国也. 取威既重, 杀生决口. 见废之主, 神器去矣, 下流之罪, 莫不归焉. 虽知其然, 孰敢形言? 无东牟朱虚以致其计, 无南史董狐以证其罪, 将来今日, 谁又理之? 独见者乃能追觉桀纣之恶不若是其恶, 汤武之事不若是其美也.

方策所载, 莫不尊君卑臣, 强干弱枝. 《春秋》之义, 天不可雠. 大圣著经, 资父事君. 民生在三, 奉之如一. 而许废立之事, 开不道之端, 下陵上替, 难以训矣. 俗儒沈沦鲍肆, 困於诡辩, 方论汤武为食马肝, 以弹斯事者, 为不知权之为变, 贵於起善而不犯顺, 不谓反理而叛义正也.

而前代立言者, 不析之以大道, 使有此情者加夫立剡锋之端, 登方崩之山, 非所以延年长世, 远危之术. 虽策命暂隆, 弘赏暴集, 无异乎牺牛之被纹绣, 渊鱼之爱莽麦, 渴者之资口於云日之酒, 饥者之取饱於郁肉漏脯也. 而属笔者皆共褒之, 以为美谈, 以不容诛之罪为知变, 使人悒而永慨者也.

或谏余以此言为伤圣人, 必见讥贬. 余答曰:"舜禹历试内外, 然後受终文祖. 虽有好伤, 圣人者岂能伤哉! 昔人严延年廷奏霍光为不道, 於时上下肃然, 无以折也. 况吾为世之诫, 无所指斥, 何虑乎常言哉! "


分类:道家思想 书名:抱朴子 作者:葛洪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