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浪荡子堕落烟花套 过来人演说风月梦_风月梦(清)邗上蒙人著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一回 浪荡子堕落烟花套 过来人演说风月梦_风月梦(清)邗上蒙人著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一回 浪荡子堕落烟花套 过来人演说风月梦

 

  词曰:

  惯喜眠花宿柳,朝朝倚翠偎红。

  年来迷恋绮罗丛,受尽粉头欺哄。

  昨夜山盟海誓,今朝各奔西东。

  百般恩爱总成空,风月原来是梦。

  --右调《西江月》

  话说东周列国时,管仲治齐,设女闾三百,以安商旅。原为富国便商而起,孰知毒流四海,历代相沿。近来竟至遍处有之。扬州俗尚繁华,花街柳巷,楚馆秦楼,不亚苏、杭、江宁。

  也不知有多少人,因迷恋烟花,荡产倾家,损身丧命。自己不知悔过,反以"宁在牡丹花下死,从来做鬼也风流"强为解说。

  虽是禁令森严,亦有贤明府县颁示禁止,无如俗语说得好:"龟通海底。"任凭官府如何严办,这些开清浑堂名的人,他们有这手段可以将衙门内幕友、官亲、门印,外面书差,打通关键。破费些差钱使费,也不过算是纸上谈兵,虚演故事而已。

  但凡人家子弟,到了十五六岁,出了书房之时,全要仗着家中父兄管教,第一择友要紧。从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青年子弟,若能交结良朋佳友,可以彼此琢磨,勤读诗书,谋干功名,显亲扬名。士农工商,各自巴捷,亦可兴家创业。倘若遇见不务正的朋友,勾嫖骗赌,家里上人又溺爱他些,不大稽查,更有不知上人创业如何艰难,只顾自己挥霍,日渐日坏,必致成为下流。

  赌博的"赌"字虽坏,尚是有输有赢,独有"嫖"之一字,为害非轻。在下曾经目睹有那些少年子弟,仗着父兄挣有家资,他到了十五六岁时,爱穿几件时新华丽衣裳,起初无非在教场下买卖街,三朋四友吃吃闲茶;在跌博篮子上面跌些磁器、果品、玩意物件。看见天凝门水关里面出来的游湖船上面,间或有人带的女妓,也有梳头的,也有男妆的,红裙绿袄,抹粉涂脂,也有唱大曲的,也有唱小曲的,笛韵幽扬,欢声袅娜,引得这些青年子弟心痒难挠。因此,大家商议,雇只游船追随于后。这还算是眼望,不过破费些船钱、饮食,尚不至于大害。

  最怕内中偶有一人认得这些门户,引着他们一进了门,打一两回茶围,渐渐熟识,摆酒住镶,不怕你平昔十分鄙吝,那些烟花寨里粉头,他有那些花言巧语将你的银钱骗哄到他腰里,骗得你将家中妻子视为陌路,疑惑这些地方可以天长地久。

  还有可笑的事,家中父母叫儿子做件事,买件衣物,还要回说得闲没得闲,有钱没有线,许多的推托。若是相好的粉头放下差来,要甚衣裳首饰,纵然没有银钱,也要百般的设法挪借,立刻办了送去,以博欢心。那知那些粉头任凭你将差事应了送去,从来没有一人说过好的。若是衣服,必是说裁料、颜色、身分不好,花边、花色不好,或是长了,或是短了。若是首饰,又说是金子颜色淡了,银子成色丑了,花样不时式,金烧的不好,翠点的不好。簪子长了短了,镯头圈口大了小了,兜索于瘦了肥了,耳挖子轻了重了。正所谓将有益银钱填无穷之欲壑。

  人家养的儿子到了长大的时节,纵然不学好,不务正,做错了事件,就是父母也不忍轻易动手就打,开口就骂。任凭怎样气急了,说几句骂几句,有那忤逆儿子还要回言回语。独有在这玩笑场中,被这些粉头动辄扭着耳朵打着骂着、掐着、咬着,还是嘻嘻的笑着,假装卖温柔,说甚么打情骂趣,生恐言语重了恼了这些粉头,就没有别处玩笑了。世间的人若能将待相好粉头的心肠去待父母,要衣做衣,要食供食,打着不回手,骂着不回言,可算是普天世间第一个大孝子了。

  还有些朋友,只知终日迷恋烟花,朝朝摆酒,夜夜笙歌,家中少柴缺米,全然不顾。真是外面摇断膀子,家里饿断肠子。

  常在花柳场中贪恋粉头,在外住宿,忘记家中妻子独宿孤眠。

  有那贤淑的妇人,不过自怨红颜薄命,闷在心里,在人前不能说丈夫不是,因为要顾自己贤名。还有那些不明大义的妇人,因丈夫在外贪玩,等待丈夫回家,见了面就同丈夫扛吵,百般咒骂,寻死觅活。更有那种不识羞耻的下贱妇人,他说丈夫在外玩得,他在家里也玩得,背着丈夫做下许多濮上桑间伤风败俗的事来,被人前指后戳,说甚么卖花钱儿买花带。

  殊不知在这些地方初落交之时,银钱又挥霍,差事又应手,这些粉头就百般的奉承,口里说刻刻难离,要跟着滓,也有要从良,恨不同生共死。及至你还坐在他的房里,那边房里来了别的客人,他们亦复也是这等言语。还有那聪明能干的朋友,用尽无限机谋,也不知丧了多少良心,弄了银钱来输心服意的送与这些粉头受用,他又明知这些粉头都是花言巧语灌的米汤,哄骗人的银钱,他偏说是:"这些粉头同天下人皆是灌的米汤,惟独与我是真心实话。"若不是这样想头,人又不是痴呆,怎肯甘心将银钱与他们受用?

  这些地方不拘你用过多少银钱,到了你没有银钱的时候,或是欠下镶钱,或是差未应手,这些粉头就翻转面皮,将平日那些恩爱都抛在九霄云外去了,一般的冷眼相看。连那些内外场也是这般势利。莫说没有银钱被那些粉头讥笑,就是身上衣服稍为褴褛,自己也就不好意思去了。更有一种蜜脸,为了一个粉头吃醋争风,甚至打降扛吵,动刀动枪,弄出祸来,跪官见府。还有在这些地方得罪了官亲幕友,或是遇见官府查夜,捉拿了去,问了笞杖徒流。这些粉头不拘与你何等恩爱,见你闹出事来,他不是卷卷资财回归故里,就是另开别的码头生意去了。弄下祸来让你一人担当,他竟逍遥事外。

  还有许多朋友,在这些地方浪费银钱还是小事,只因平日在这些粉头身上不肯多用银钱,枕席间取这些粉头厌恶,惹下一身风流果子,杨梅结毒,鱼口疮瘀(疳疮),〔轻则〕破头烂鼻,重则因毒丧命。还有些公间朋友,以及把势光棍,平时在这些地方倚势欺压,吃白大花酒,住白大镶。这些粉头惧他威势,明是极力奉承,暗则含恨在心。若能接着上宪委员、幕友官亲,告个枕头状子,送个访案,及至捉拿到官,还不知祸从何起。这正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试问贪恋烟花有几人遇见女妓倒贴银钱,或是带些钱财跟他从良?莫说近日绝无这等便宜事情,就作万中出一,竟有个粉头带了若干金银跟你从良,也要想想他是将父母遗体换来的银钱,如今既将身体伴你,又用他的银钱,你自己也要看着家中也有妻子、姊妹、媳妇、女儿,若是贴人银钱陪人睡觉,跟着别人去了,你心中怎肯干休?

  如今"嫖"之一字,有这许多损处,却没有一件益处,那知还有比"嫖"之一字为害更烈。目下时兴鸦片烟,在这些玩笑场中更是通行。但凡玩友到了这些地方,不论有瘾没瘾,会吃不会吃,总要开张烟灯,喊个粉头睡下来代火。那有瘾的不必说了,那没瘾的借着开了灯,来同这粉头说说笑笑,可以多耽搁一刻工夫。今日吃这么一口两口,明日吃这么三口四口,不消数日,瘾已成功,戒断不得。这是一世的大累,要到除,死方休,岂不是害中又生出害来?

  在下也因幼年无知,性耽游荡,在这些烟花寨里迷恋了三十余年。也不知见过多少粉头与在下如胶似漆,一刻难离,也不知罚(发)多少山盟海誓。也有要从良跟我,也有跟着滓。

  将在下的银钱哄骗过去,也有另自从良,也有席卷资财回归故里,亦有另开别处码头去了。从前那般恩爱,到了缘尽情终之日,莫不各奔东西。因此将这玩笑场中看得冰冷,视为畏途,曾作了七言律诗一首道:

  迷魂阵势数平康,埋伏多般仔细防。

  柳帜花幡威莫敌,轻刀辣斧勇难当。

  频舒笑脸勾魂魄,轻启朱唇吸脑浆。

  陷入网罗难打破,能征莫若不临常

  这日闲暇无事,偶到郊外闲步,忽然想起当日烟花寨内那些粉头,与在下那般恩爱,越想越迷。信着脚步,不知不觉走到一个所在,远望一座险峻高山,怪石嵯峨。顺着山根,有一道万丈深潭,波涛滚滚,一望无际。由着潭边行到高山脚下,只见有一块五尺多高的石碣立于山根,石碣上镌有六个大字,凝神细看,是"自迷山无底潭"。但不知山上是何光景,遂扳藤附葛,步上高山。曲曲折折行了数里,只见山顶上有许多参天古树,有两位老叟对面坐在一棵大古树根上。一位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一位是发白齿脱,面容枯槁,手里捧了一部不知甚么书籍,两人正在那里一同观看。

  此时在下走得腿酸足软,又不识路径,向着二位老叟施礼问道:"二位老丈,在下因迷失路途,望祈二位老丈指示,前面是甚所在?"只见那鹤发童颜的举首一望道:"前程远大,后路难期。问尔自己,何须饶舌。"在下听得言语蹊跷,后又施礼道:"敢问二位仙长法号、高寿、是何洞府、所览是何书籍?"那鹤发童颜的道:"吾乃月下老人,经历了不知多少甲子。原居上界,职掌人间婚姻。但凡世间男女未曾配合之时,先用赤绳系足,故而千里姻缘全凭一线。吾因怜念下界那些愚男蠢妇前世种有夙缘,今生应当了结,或系三年五载,或系一度两度,吾一片婆心,总代他们结了线头,成全美事。不意从此酿出许多倾家丧命、伤风败俗的事来。因此上帝嗔怒,将吾谪贬在此,要待普天下人不犯淫欲,方准吾复归仙界。因在山中闲暇无事,常时同这过老儿盘桓盘桓。"那一位发白齿脱的道:"吾姓过名时,字来仁,乃知非府悔过县人也。年尚未登花甲,只因幼年无知,误入烟花阵里,被那些粉头舌剑唇枪、软刀辣斧杀得吾骨软精枯,发白齿脱。幸吾禄命未终,逃出迷魂圈套,看破红尘,隐居于此。昼长无聊,将向日所见之事撰了一部书籍,名曰《风月梦》,今日携来与吾老友观看消遣,不期遇见尔来。"

  在下复又问道:"还要请问仙长,此书是何故事?出自何朝?敢乞再为明示。"过来仁道:"若问此书,虽曰'风月',不涉淫邪,非比那些稗官野史,皆系假借汉、唐、宋、明,但凡有个忠臣,是必有个奸臣设谋陷害。又是甚么外邦谋叛,美女和番,摆阵破阵,闹妖闹怪。还有各种艳曲淫词,不是公子偷情,就是小姐养汉,丫环勾引,私定终身为人阻挠,不能成就,男扮女装,女扮男装,私自逃走。或是岳丈、岳母嫌贫爱富,逼写退婚。买盗栽赃,苦打成招。劫狱,劫法常实在到了危急之时,不是黎山老姥,就是太白金星前来搭救。直到中了状元,点了巡按,钦赐上方宝剑,报恩报怨,千部一腔。在作书者或是与人有仇,隐恨在心,欲想败坏他的家声,冀图泄恨。或是思慕那家妻女,未能如心,要卖弄自己几首淫词艳诗(赋),做撰许多演义传奇,南词北曲。那些书籍最易坏人心术,殊于世道大为有损。

  今吾此书,是吾眼见得几个人做的些真情实事,不增不删,编叙成籍,今方告成,凑巧遇见尔来,谅有夙缘。吾将此书赠尔,带了回去,或可警迷醒世,切勿泛观。"说毕,将书付与在下。'那时也未及检开看视,就拢于衣袖之内。转眼之间,一阵清风,那二叟不知何处去了。赶忙望空拜谢,仍由旧路下了高山,到了潭边,那知不是先前那样荒凉。两岸皆植花柳,绿绿红红,见有许多房舍,又有许多粉头,翠袖红裙,抹粉涂脂,将在下请到房舍里面。

  那些粉头燕语莺声,扭扭捏捏,也有要首饰的,也有要衣服的,也有要银钱的,也有要玩物的,也有留着吃酒的,也有留着住宿的。不由得情难自禁,同着一个丽色佳人,共人罗帏,覆雨翻云,直睡到红日东升,方才醒来、睁睛(眼)一望,那里有什么房屋,有什么美女,只见睡在荒郊,身旁睡了一个白骨骷髅。唬得在下一声大叫惊醒来,却是一场异梦。惟觉衣袖中有物,取出一看,乃是一部书籍,面上写着"风月梦"三字,不觉诧异,揭开书来观看,见有四句写道:胡为风月梦,尽是荒唐话。

  或可醒痴愚,任他笑与骂。

  但不知这《风月梦》叙的些什么人,做的些什么事。看官们若不嫌絮烦,慢慢往下看去,自有分解。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