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回 扰静功顽石化妇 报仇忿众恶当关_扫魅敦伦东度记(明)方汝浩著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9回 扰静功顽石化妇 报仇忿众恶当关_扫魅敦伦东度记(明)方汝浩著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第9回 扰静功顽石化妇 报仇忿众恶当关

 

  却说尊者与郑老,正讲那大户一件善事,远来了一人,乃是大户家仆。元通便问此人:"你家主,郑叟说他过恶甚多,却曾行了一善,乃是何事?"仆人道:"若论我家主,侵入田地,夺人家产,过恶真说不尽。只因往年一僧到门,叫他莫绝人后,我主人问僧:'怎叫莫绝人后?'僧说:'老施主,你家仆若无妻室的,当娶与他;若无弟兄的,当使还族。'我主人一时感动,果依僧言,散了三五家仆,止留有弟兄宗族的使唤。后僧复来,甚称功德。"尊者听了,合掌称赞道:"如此善行,不小不小。侵夺损人,尚然昌后,况正人善信阴功,宁有穷际?"尊者与元通赞叹一番,回到郑老家中。方入静定,只见元通身体动摇,却似心意不宁之状。尊者乃唤了一声:"元通徒弟!何故把持不定?"元通答道:"弟子方人静定,恍惚坐中见一妇近前,说:'何故破我姻缘,揭吾身体。'弟子问其根由,他道:'与酒佣汉子邂逅厦中,被你拆散。今夜孤形只影,荒凉破厦,谁之罪过?'弟子听了他词,乃说他是颓庙顽石,怎幻化人形,以迷人性。今复以幻生幻,乱吾静功,反说谁之罪过。其妇复向弟子说道:'石自石,妇自妇,谁幻生幻?只因僧动佣嗔,惹出这段姻缘。你快还我酒佣汉子。'弟子正与他争讲,师父唤醒。不知弟子何故生出这段根因,总是返照未充。师父何以垂教?"尊者答曰:"徒弟何得把持不住?顽石化妇,本吾充满化缘,以惩恶业,今酒佣业解,石当还石,妇宜还妇。何乃入徒弟将定未定之中,又示出个出幻入幻之境?何不充满返照,见怪不怪,怪自坏矣。"尊者说毕,乃以手向空一指,说一偈曰:

  幻自归幻,空自还空。

  原若本来,本来原若。

  尊者说罢偈语,与元通安然各自入定。次日出静,辞别郑老,望东行去。此时正值春光明媚,物色鲜妍,师徒行在途中,见树木绿衬红芳,禽鸟声相和应。元通向尊者问道:"师父,这时光物景,较那酷暑隆寒,人情物理,自是不同。你看往来道路行人,这心舒意畅,从何处发来?"尊者听得,把手内数珠看了一眼,半字也不答。元通即悟,随又问道:"师父,暑往寒来,皆是天地自然的气化,怎么烈风淫雨,时复变更?"尊者也不答,却把手内数珠,挂在项上而走。元通道:"弟子了明也!"正走间,只见后有三五个人,急喘喘,气腾腾,赶道而来。这几个人哪里顾甚么春光,听甚么鸟韵,他心里惟恨路长,又恐怕力倦。且说这几个人是何人?却是巫师带领着几个徒弟,趱路赶梵志师徒。为何赶他?只为梵志师徒搅扰了这一番,村居人识破了他诈伪,存身不住。又且坛场兴建不起,那耳报又不灵。这徒弟几个向巫师说道:"师父,你在这乡村做坛场一番,却被过往野道搅扰道法,你既不能报仇,反要投他做弟子。他临去耳边咕咕哝哝,又不知与你说甚么秘密招儿。你安然受冷淡,我徒弟们也甘不得这般寂寞。你拜野道为师,我们便降了一等,却是他徒孙了。这气难忍!"巫师道:"汝等意见却要如何?"徒弟道:"我等意欲寻两个旧契弟兄,到前途拦阻他去路,结果了他师徒,以报这一番仇恨。"巫师道:"正是。我一时也只为法力不如他,省这口气,说投入门为弟子,哄他传法些术。看他临去,耳边叫我但遇过往僧道,若是找寻道童徒弟的,看青鸾摩空为记,便与他随机应变,弄个神通,阻回他去。这等看来,也非出家正道。依你徒弟计较甚好。只是你寻那个旧契弟兄,设何计策,到前路何处地方阻拦,怎个法儿把他们结果?"只见一个徒弟说道:"弟子往日结义相交两三个弟兄,一个叫做雨里雾,一个叫云里雨,一个叫做沙里淘,便是小徒弟也与这三个排个名字,结誓为盟,患难相顾。不料他三个外游,闻说在甚灵通关做些买卖,因此小徒投入师父门下。今日师父遇着这样呕气事情,好歹赶上他,传信我那弟兄,叫拦阻结果了他,与师父出这口气。"巫师道:"我一向也不知你这些事情。便是你与三个,排行叫做甚名?"徒弟道:"弟子排行,叫做胆里生。就是同在师父门下这几个弟兄,都随着弟子,受不过那野道这一番欺侮。"这说得巫师动了报仇的心肠,同着众人,从小路抄大道,来赶梵志师徒。到这地方,遇见尊者师徒行路,他急喘喘也不顾道途远近,气哼哼只是奋勇前奔。尊者见了,与元通道:"徒弟,你看这几个人气焰光景、状貌情形,我知他皆非心肠中洁白。让他前行,莫要招惹。"元通领诺,师徒缓步徐行。忽然见一座石桥接路,桥下流水清浅,僧家无缨可濯,有渴可消,乃走近桥上,扶栏观望。但见:

  路接长堤,溪流浅水,往来彼通此达,多少东向西奔。尽是磨砖砌就,白石装成;真个徒杠利人,徒梁济道。巧工创就渡头船,善信洪开方便路。

  尊者师徒观望一番,便坐倚石栏憩息。却说东行梵志师徒,前走到一个地方,名唤灵通关。这关却是一山险道,十里高岗。那高岗里,隐着几户人家,都做些不良的买卖,剪径为生,截路过活。就是巫师徒弟结交的那雨里雾、云里雨、沙里淘,这三人聚党成群,专一白日劫商,黑夜截客。一日正在岗子里计较劫人,只见关前几个人汹汹飞步奔来。雨里雾看见,对云里雨说道:"岗前来人何汹?想到买卖到了。"正要上前捉住,看来乃是胆里生。见了便问道:"兄弟别来日久,何处安身?闻道你在巨鼋港投师行教,却怎得暇前来?这几位何人?"胆里生道:"这是巫师并我师兄师弟。只因前日有几个过路道众,道又非道,破了我师坛场,受了他一番磨折,今想着众位契兄,必能为我报怨,因此远奔投托。料他必经过此道,所以抄小路而来,急腾腾,哪顾气喘喘。不知这起道众可曾过此?"雨里雾答道:"这道众还未曾到,只是闻得你巫师有耳报通神,你们也有些法术手段,如何就敌不过他们?"胆里生把眉蹙着,说:"他们手段法术更高,敌他不过。"雨里雾道:"莫要怕,我们弟兄便不济,却有一个新结义的哥哥,叫做赛新园,他离十里岗五里庙修行,我这位哥哥手段甚高,若唤来,料道众怎生敌得,便是结果他何难尸胆里生听了,便问道:"这哥怎唤做赛新园?"雨里雾答道:"我这岗头,有一个大户,造了一座花园,楼阁花榭,极工甚丽,名唤新园。我这哥偶在园戏耍,园主怪他往来频扰,闭门不纳。他便显个手段,在岗头堆了几块砖石,插了几枝花木,吹了一口气,挥了几挥手,说着变出一座花园来,地方哪个不去戏耍!便起他名,叫做赛新园。"说毕,才请过巫师,众弟子相见叙礼,到雨里雾众人家里,烧茶煮饭,酾酒烹肴,大吃大嚼,一心等候梵志师徒。

  却说楚志师徒依居人指路前行。一则辛苦,一则逢春遇景,师徒们登眺行迟。走了两日,方到这山岗,要过灵通关去。有人传到雨里雾家,说:"岗前来了几个道众。"胆里生便恶狠狠起来,叫声:"师父,你仇人来也。"巫师带应不应。他因何不应?只因他手段不甚高强,又为日前磕头谢罪,弱了些气儿,且许做徒弟,故此同众徒弟,来便来了,心尚有些怯懦。当时雨里雾率领三个弟兄走到关前,见梵志们坐在地下石头上,恰好本智一个在关侧净处出恭、撒溺。云里雨瞥见,便使个泼天网罩将下来,把个本智盖在网里。才要捆手缚足,哪知本智原是个伶俐道童,虽然被云里雨罩住,他却手段高强,把身子一撑,两手一扯,网破数窟,走到关前,见本定与本慧各各装束,要与雨里雾、沙里淘厮打。却便叫道:"师弟,莫要轻敌,这来头却大。"梵志道:"徒弟,怎见得来头大?"本智道:"他会使泼天网儿,徒弟方才撒溺,几被他溺也撒不成。"本定听得,向本慧说道:"我们须要在撒溺处防他的泼天网漫空罩下。"本慧笑道:"我不撒溺,任他网来。"师徒正商议间,只见雨里雾执着大棍喝道:"大胆野道,敢闯此关尸那胆里生便也喝道:"前日受了你们凶殴,今日却也到此。早早把行囊卸下,叩首关前,饶你的性命!"梵志便问道:"你是何人?阻挡行客,执棍伤人,岂无王法?"雨里雾哪里理睬,抡棍只要打来。好本定,装束了,也执一根棒,上前抵敌。雨里雾便问:"来道何人?"本定答道:"你要识何人,听我讲来。"雨里雾将棍架着棒,道:"你讲来,讲来。"本定道:"我讲,你听着。"乃讲道:

  自小生来潇洒性,年未三旬正当令。

  平生好使棒一根,刀枪剑戟都相称。

  爷娘管我莫持凶,师父传来越添劲。

  使出蛟龙不敢侵,打进虎狼谁敢近!

  岐岐路里遇吾师,跟随出家到东境,

  纯一庵中救道人,巨鼋港处饶巫命。

  有些道法治强梁,吃得软来不怕硬。

  有斋趁早去烹庖,有钞献来说你敬。

  若还怠慢我师徒,你这山岗没趣兴,

  往来买卖做不成,结伙弟兄都要病。

  你今问我甚姓名,半路出家名本定。

  本定执棒,也架着雨里雾棍,说道:"你叫做甚么姓名,也须通报与我。"雨里雾便道:"我也有姓名,你听我道。"乃道:

  情性从来我最憨,终朝曲蘖口中贪。

  曾向蜜淋淋打辣,也曾茅草酿中山;

  也曾麻姑谒中圣,也曾香药造还丹。

  陶潜白社愁眉解,樊哙鸿门仗剑谈。

  腰下金貂须可换,瓮边吏部不须搀。

  穆生怀忿辞丹陛,太白酣醺写黑蛮。

  能使英雄生侠气,从教蹙额解和颜,

  相逢不饮空回去,洞口桃花也笑姗。

  若问我名并我姓,圣君曾恶不须甘。

  荡着棍儿教你倒,难过岗中第一关。

  本定听了笑道:"原来你是个囊包。"雨里雾道:"且请教你是哪里人氏,何方乡语?囊包是骂,是称?"本定笑道:"我与你异乡各地,谈说不明。只就中华土语,你是饭袋的弟,醉汉的兄。我也不怕你。若不是我出家心性,一口吞的你无影无踪。"雨里雾道:"口说无凭,量你吃不下。"本定也微微冷笑道:"包你有凭,吃得下你。"便将棒去直打,关前大闹一会。雨里雾渐渐力弱,叫一声:"云里雨兄弟,上前相助!"云里雨乃舞动那把刀,奋身照本定砍来。本慧见了,忙挺长枪,直撞上去。云里雨见了本意,便也问道:"来道何人?"本意答道:"你要问我姓名,听着我说。"云里雨道:"说来,说来。"本慧乃说道:

  我乃岐岐路少年,家中颇有几文钱。

  不宗经史学文字,情性生来好走拳。

  打尽世间无敌手,名闻海内不须言。

  刀枪使得风难透,棍棒开来浪不漩。

  正在村乡演手段,遇我明师把道传。

  也会念经并礼忏,也会游方去化缘。

  巨鼋港上传名姓,降了巫师拜我贤。

  要往东行过此路,何物妖魔挡住关?

  有礼送行须早办,折干也是你心虔。

  若问我名并我姓,洒家本意姓辛田。

  本慧说罢,把长枪也架着云里雨那把刀,道:"你这淫污恶物,须也有个姓名,早早报来!"云里雨道:"我也有名,说来你听。"本慧道:"你说,你说。"云里雨乃说道:

  问我名须也有名,平生好乐不邪淫。

  假做阳台梦里会,巫山借喻雨和云。

  曾把千金买一笑,莫须妖冶说倾城。

  余挑食处楚王忧,书简传来君瑞情。

  只因结契三兄弟,灵通关上阻人行。

  两把钢刀腰下系,守关鼙鼓夜间鸣。

  谁敢关前夸好汉,快输珍宝与金银。

  莫教恼了兄和弟,手内钢刀不奉承。

  活捉道徒名本意,还拿师父捆麻绳。

  休说雨里云名姓,说起当关第一人。

  本慧听了笑道:"你原来是个馋痨,只可恨当时何人把你譬喻。这两字名姓,伤毁好人,损坏天理,今日好好备办斋供,送我等过关,便饶你性命。"云里雨将刀直斫,本慧挺枪相迎,两个战了半晌,云里雨渐渐刀法乱了。沙里淘忙掣剑在手,舞上前来。这里本智也舞起青锋宝剑,上前对敌。沙里淘见了本智,便问道:"野道莫要乱舞乱斫,我也闻知你名姓,你只把你武艺法术说来我听。"本智道:"我的名姓如何你知?"沙里淘道:"你师父附耳说与巫师知道,明明叫来找寻你的,因此知道。"本智笑道:"你要知我手段,我说你听。"沙里淘道:"你说我听。"本智乃说道:

  手段生来我最强,十八般艺出游方。

  炼就浑身生铁柱,打成道体发金光。

  只因骑鹤临法会,蜃气妖氛弄海洋;

  为贪景致投它腹,混搅三军闹一场。

  降却蜃妖离海岛,远随师父走村乡。

  若说法术无边妙,应变随机件件长。

  入水不沉火不毁,刀枪剑戟怎能伤?

  来到此关你说峻,我心觑作矮垣墙。

  莫教使出神通手,快早低头来受降!

  本智说毕,把剑停着,道:"你这脏物,也通个名姓来。我却不知你的神通手段。"沙里淘笑道:"说我名姓,真真吓坏了你,却又喜坏了你。"本智道:"既吓坏,如何又喜坏?"沙里淘道:"我说你听。"却低头不说,思思想想。怎么思想不说,下回自晓。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