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以怨报德镖打李英 恶贯满盈难逃法网_雍正剑侠图(清)常杰淼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第十九回 以怨报德镖打李英 恶贯满盈难逃法网_雍正剑侠图(清)常杰淼_少林功夫_shaolingongfu.com
中国古代小说

      

 

第十九回 以怨报德镖打李英 恶贯满盈难逃法网

 

  上回书说到:李士钧巧遇恶贼陆寅陆晓村,不由得气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想啊:我李士钧乃堂堂男子,岂能对你们善罢甘休?我必须一追到底,拿你等归案,洗刷李、陆两家的清白!即使陆二叔和你母亲泉台有灵,也不能怨我李士钧不念旧义了。

  原来陆寅跺脚离开云南府,他无处投奔,落叶归根,就回湖南常德府了。

  好在手里有钱,长这么大没出过远门儿。到了陆家堡,打听老人们他才明白,陆滚这支派没有近人啦,只是跟出了五服的大财主陆占魁的儿子、戏水江猪陆丰陆松坡还近一些。陆寅一听很高兴,既有绰号,定然精通武艺。我设法接近他,叫他鼎力帮助,致李英于死地,给父亲报仇。这样他来到陆松坡的家门口,啪啪啪拍打门环。一会儿,从里边出来个下人,把大门开放,一看陆寅眉清目秀,齿白唇红,问:"您这位少爷找谁呀?""请问本家主人陆松坡庄主,认识不认识当年迁往云南府居住的挠头狮子陆滚陆老英雄?您给回一声,我是陆滚之子名叫陆寅,前来认祖归宗。""噢,您等着。"家人往里去,时间不大就跑出来道:"您是少爷,陆老爷子是家主的伯父,家主和您是弟兄,请您快进去,这是自己的家呀。"陆寅听了感到很温暖。家人带着奔里院客厅,挑帘栊,陆寅进来一看,屋里明窗净几,在八仙桌上高椅子前边站着一个大高个,也就在四十来岁,背厚肩宽,黑红色的粗辫子,白煞煞地一张大脸,满脸的横丝肉,大贲儿头翻鼻孔,连鬓络腮的短胡须,扇风的耳朵厚嘴唇,十分凶恶。陆寅"哇"地一声哭道:"小弟陆寅拜见兄长,请兄长看在先人的份上照看小弟。"他跪在陆丰的面前,泪如涌泉。陆丰也半跪半蹲:"兄弟不要哭,有什么事都不要紧,咱们一笔写不出两个陆来,快起来起来。"陆丰扶起陆寅,让了座位:"兄弟,先父去世的时候,还有我的叔叔,都提过云南府的伯父,当年落了户,由于多年不走动,也就没时间去云南府伯父家中问安,不想兄弟到来认祖归宗。伯父伯母的身体如何?你到此定有要事,你我是弟兄,尽管说。"陆寅流着泪,就把如何帮助李跃成家立业,父亲被害,母亲也相继被害身死说了,总之血口喷人,信口雌黄。

  陆寅最后说道:"只求哥哥能为我父母报仇,死而无憾了。"陆丰一听,气的哇呀呀怪叫如雷:"老儿李跃如此丧尽天良,渺视我陆家无人,此仇不是兄弟你一个人的,是咱陆家的仇!此仇必报。"陆寅趴在地下磕头,把这个哥哥看成是得力靠山。那知道陆松坡是个淫贼,专门杀害少妇长女,他叔父陆占鳌也不回家,可惜陆寅这个清清白白的武林后代,从此江河日下了。在家里住了三天,两个人收拾东西物件,又给陆寅夜行衣百宝囊,就直奔云南府而来了。

  二人来到云南府,在北关住店,吃完晚饭,耗到二鼓,两个人换好夜行衣,背好单刀。陆丰打手式,陆寅把后窗户支好,两个人垫步拧腰,窜出屋外,然后飞身上房,手搭凉棚,四下观看,银河耿耿,夜风阵阵。陆寅在前,陆丰在后,窜纵跳跃,滚背爬坡,直到护城河边,燕子三抄水,二人跃过护城河。掏出飞抓索练,搭到城垛之上,两个人倒绳而上。收好飞抓,从城上往下看,万家灯火已寂,长街上有三三两两的巡更走夜的人。下城墙上民房,直奔东门里,来到李英家的东墙外,二人进院,一片死气沉沉,李英家里空无一人,陆寅咬牙:"哥哥,难道他藏起来不成?"陆丰一摆手:"先回店再说。"二人照原路回到店中。从后窗跳进去,把窗户关好。低声商量:"哥哥,是不是李英闻风逃跑啦?"陆丰点头:"很有可能,即使不是闻风,他也想到你必回常德府,我陆家藏龙卧虎,有的是武林高手,能不报这血海深仇?我们必须打听出李英的下落,也好跟踪寻迹,追杀李英满门。"陆寅也着急,忽然间想起来:"哥哥,我的家人陆忠和李英的家人李能,多年相处很不错,李英到什么地方,陆忠一定知道。"陆丰点头:"这倒是条线索。贤弟,你家中到底还有多少钱财?"陆寅摇头:"详情我不知道,大约数万两。""好吧!明天晚上咱去一趟。"陆寅答应。到第二天晚上二鼓,两人换好夜行衣进城,直奔陆寅的家,越墙而过。陆忠还没有休息,屋里点着灯,陆寅一敲窗户:"陆忠开门吧。"陆忠出来一看陆寅:"哟,小少爷,奴才给您磕头,这些日子您上哪儿啦?""你起来,到屋里说去。"三个人进了屋,陆寅一指陆丰道:"这是我哥哥,我已经到湖南认祖归宗啦。"陆忠立刻给陆丰行礼。陆寅好像是漫不经心的样儿:"陆忠,东院里怎么样啊?"

  "嗨!您别提啦,大爷大奶奶带着儿女,离开云南府啦。""到什么地方去啦?""老奴不知道,李能也不知道,说是躲灾避祸才走的。"陆寅看了陆丰一眼:"噢,陆忠,我也回湖南啦,这个家就交给你掌管啦。把所有的佣人多给几个钱,全部辞掉,家里还有多少钱哪?"陆忠把帐目拿出来:"您自己看吧。"陆寅一看,都在乾德银号存着哪,四万多两银子。"陆忠,你明天到银号去结帐,留下两千银子,做为你养老和每年填坟烧纸的用度。余下我镖行交佣钱,给我送到湖南常德府城东南陆家堡,陆松坡收即可。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啦,老奴照办就是。"陆寅、陆丰出来回店,等了十天。陆寅说:"哥哥,看来李英是绝啦,这云南府也没什么留恋的。算他李英命大,咱们明天回家吧。"陆松坡一摇头:"岂能便宜了李英?此仇必报。"

  "可找不到他呀?"陆丰一阵冷笑:"找不到他,咱还可以借刀杀人,叫官府拿他治罪!"陆丰说出在云南府采花做案,杀害少妇长女,留下李英名字。

  从此,他们在云南看到有姿色的女子,晚上就去污辱妇女,之后,用刀杀死,留下李英的名字。最后把四品知府梁玉书的掌上明珠也给杀了,做了十八案。神不知鬼不觉逍遥法外,回到常德府。陆寅的银子也到啦,叫哥哥给存起来。陆丰跟他商量:"我想给你盖房,可家里的房子很多,何必再盖呢?你就跟我住在一处吧。"陆寅摇头:"哥哥,我暂时不想跟您住在一处,唯恐怕李英猜到小弟,他会来到常德府寻找于我,那时给您添很多麻烦。"

  陆丰一想也对:"依贤弟之见哪?""小弟到常德府找店住下,随时可以家来,您也可以去店中找我呀。"陆丰答应。

  陆寅在北关的三合店,包了三间房。每天出去寻找俊美的女子,夜晚之间前去胡为。陆丰给他圆了一个号,叫展翅弥猴。三年来的光景,他做尽了坏事。这天他来到东关,从东往西来,信步闲游。正往前走,突然间发现一位千娇百媚的大姑娘,坐在敞蓬车里。陆寅呆若木鸡,两眼发直,真是蓦然见五百年风流孽冤,这般可喜娘儿罕见!他眼花缭乱口难言,魂灵儿飞去半天。他立刻在车后远远地跟着人家,进西街口往东,路北大门,车子停住。

  跟着的婆子下来,大门开放,从里边出来几个女人,有婆子拿过接脚凳,放在车辕儿里首,扶着姑娘进了大门。陆寅远远地盯着半天,顺着西墙往北,直转到北墙,做好了粉迹儿,才回到三合店。直耗到晚上,他换好衣服,背插钢刀从店里出来,走东北城角,飞身上墙。今晚还有月色,正好行事。陆寅分花拂柳,来到这后窗户,他轻身提气单肘一跨窗台儿,用右手的指盖儿,捅了个小口儿,瞟一眼刚要往里看,觉着一阵寒风,啪的一下,有人拍了他肩头一掌。陆寅顾不得往里看,膝盖一碰出墙,飘身下来,见是李英李士钧,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李英怕他喊出来,如果一嚷,与人家妇女的闺名有玷,但冲陆寅一招手,转身形顺后院往北跑下来。陆寅一咬牙:好李英,前仇尚且未报,你又破坏小太爷的好事,新仇旧恨,岂能容你!想到这儿,一伏腰就追了下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常德府东北城角外,一片大树林的边儿上。李英把身形站稳,陆寅一伸手探背膀,呛亮亮把刀亮将出来,用手点指:"姓李的!狭路相逢,今日要报父仇,你的死期已至!"李英一笑:"哈哈哈,兄弟,三年来你采花作案,身犯王法,只图一时之乐,而遗万世之丑。你活腻啦?"

  陆寅一阵狂笑:"嘿嘿嘿,小太爷喜欢这个乐儿,与你何干?你管不着!"

  李英把脸一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要知道人之姐妹,己之姐妹。见色而起淫心,报在妻女!你小小年纪,身染下流,归入贼匪败类,我都替你害羞!云南府乃是你先人坟墓之地,衣胞都埋在当地!桑梓乡理之情全然不顾,你已经是衣冠禽兽啦!"李英心里还想着:陆寅不敢承担云南府的命案,得用现在的事情引到云南去,看他说什么?没想到陆晓村,把羞耻仁义全然不顾:"哼!云南府十八条命案,正是小太爷所为,就为让云南府的人知道知道俺陆寅的厉害!""陆寅,你既然让云南府的人知道你的厉害,为什么留下我李英的名字?"这一句话问得陆寅张口结舌:"啊,啊,为的要你李英一命!"李英仰天狂笑:"哈哈哈,哈哈哈。""笑什么你?""陆寅哪、陆寅,你枉为须眉!你既然认为应该杀我李英,就该拍门找我呀,为什么要杀害手无寸铁的无辜姐妹?再说你杀我李英用什么办法都行,为什么用这种低级下流的办法?你做别的案,我可以替你去死。你做这种案要我李英替死也成,咱俩人手拉手到云南府大堂,只要你当堂承认,我可以引颈受戳,你看如何?"陆寅一瞪眼:"呸!你胡说,没有那么混蛋的官儿,我招供,你受刑,天底下有这个理吗?""陆寅,你出身清白,焉能做出这种歹事?杀人为报仇,难道采花也为报仇吗?""胡说,小太爷今日就要宰你。"

  说着往前一赶步,左手晃面门,刀走缠头裹脑,斜肩带背就砍。李士钧往左迈步跟右腿,微一低头,刀就砍空啦。陆寅右手一挡,反背倒劈,刀又回来啦!李英躬右步,崩左腿缩身藏头躲,第二刀又空啦。陆寅跟着上左步踏中空,"进步撩阴刀",奔李英的裆内。李英一个"虎坐坡",退出去有五尺,陆寅拢刀往这儿一站:"李英,你因何三招不还手!"李英长叹一口气:"陆寅,我连让三招,你可知取其何意吗?""嘿,你是惧怕小太爷,不敢还手?"

  "天下武林我都怕,可就是不怕你。因为我从小到大,没有做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我让你头一招,因为你我先人八拜结交,闯荡江湖几十年,同生死共患难,先人尸骨未寒,你我变目成仇,为此追念先人之义,让你头一招。"

  "第二招呢?""第二招,你我孩童厮守,一块儿光着屁股长起来的。你从小叫我一声哥哥,不想你流于贼寇,是我做哥哥的对不起你,让你第二招。"

  "第三招呢?""第三招,我李英在先人面前有约在先,宁许你不仁,不准李英不义。没想到出自我李英身上,不能恪守此言,对不起先人。而你杀人越货,损阴丧德,我也覆水难收,当与你变目成仇,从心里对不起你呀,我让你第三招。"李英侃侃而谈,十分动人。可这忘恩负义的陆寅,已然毫无人性。他往前一上步:"满口胡言,我要你的命!""迎风劈柳"奔李英的头顶就劈。李英叹了一口气,万般无奈,把心一横,探背膀按崩簧,呛亮亮钢刀出鞘,左手搭右腕,刀走外剪腕,刀刃冲上。陆寅一撤刀,李英刀随身转,闪左手,右手刀刷的一下,拦腰就砍。陆寅就是一怔:李英的刀法,跟自己的不一样,其快如风。陆寅脚跟蹬地,"金鱼穿波",往后一纵,李英随着一刀"拿云赶月",奔陆寅的肚腹扎来。两个人双刀并举,打在一处。

  动手不过十个回合,陆寅刀走扫堂,李英双足点地,飞身起来躲刀,右手刀顺风扯开,一扫陆寅的脖子,陆寅缩颈藏头一躲。李英的招数太快啦,退左步闪左手,招走"拨草寻蛇",陆寅想躲来不及啦,只有闭目等死。李英右手往回一撤刀,左脚扎根,右腿用力嘭的一声,把陆寅踹出一溜滚去,陆寅撒手扔刀倒在地下。李英一个箭步上去,想把他拿住。李英刚一落地,从旁边黑暗处,"唰--"一点寒星里飞出一支毒药镖来。"嘭!"正打在李英的腿上。李英知道不好,撒手扔刀,一翻身正好树林边有棵树,李英踉踉跄跄,双手扶树,浑身颤抖。他明白自己是大难临头,身中毒镖。抬头一看,从草丛中窜出一个人来,正是淫贼陆丰陆松坡。他今天晚上想到三合店看看陆寅来,没想到来到三合店扑空啦。就顺北关往东来,穿过树林,他立刻爬伏在草丛中,借月光拢目神仔细观瞧。正是自己的兄弟追赶一位夜行人,离自己不远都站住了。两个人一谈话,才知是李英。二人动手,他暗暗吃惊,李英好俊的功夫,不用说陆寅,就是自己协力相助都不成。他暗暗的从镖囊之中拿出一支毒镖来,扣在掌心。果然陆寅被喘倒在地下,等李英窜起来,快落地的时候,抖手一镖,这叫:金风未动蝉先觉,暗算无常死不知!正打在李英的腿上。李英知道自己大难来临,万无生理。陆丰赶快过来:"兄弟,你受惊了。"搀起陆寅,他伸手捡起刀来,蹦过去照定李英胸前就扎:"姓李的,你也有今天!"李英明白,他要致我于死地,那可就太好啦,免得自己受罪啦!李英知道要等毒发身死,可比挨一刀而死,难受万万倍!李英这时候已燃坐在树旁,身靠着大树,一阵惨笑:"兄弟来吧,给哥哥我一个痛快吧。"陆寅的刀都快扎上啦,陆丰高声喊:"别杀他。"陆寅把刀停住:"哥哥,宰了他!""你好糊涂!""怎么?""不杀他,让他自己慢慢地死!"陆寅一摇头:"不,我跟他仇深似海,怎能不手刃亲仇呢?""嘿,他愿意你给他一刀哪!告诉你,叫他自己死等于万剐凌迟!""不行啊,万一他治好了呢?他可自己会治。"陆丰大笑:"会治,他哪找药方去?来到常德他举目无亲,萍水相逢,谁敢留他?"陆寅一听也对:"好吧,你呀多活会儿吧!"陆寅把刀收拾起,两个人走啦。

  李英当时昏死过去,没想到吉人天助,巧遇白洁才救了李英。这件事情,连坟后头的王爷、海川听了,都很赞叹。正要出面说合,又听老仙长口诵佛号道:"无量佛,孙亮你听明白没有?"孙亮点头道:"仙长爷,在下听明白啦。""看来白洁是挂误官司,李英也是被屈含冤哪。"孙亮答应:"老仙长说得对,可不这样办,我哪里去找陆寅、陆丰去呀?""山人也知道你很着急,我给你们了结这件事行吧?""你老人家怎么了结呢?""孙亮,你必须带李英、白洁回到常德府,当堂说明,洗刷白洁是好人,使其居家团圆,以慰母之心。李英虽然冤屈,但他本为当事人,不能推卸责任,要帮你拿贼,以完此案。如果你们愿意,山人指给你们一个地方,到了那里,二寇准在,垂手可得。如果你们不乐意,山人立即走去,不管你们的是是非非!"

  孙亮立刻跪下道:"仙长之命,在下遵从就是。但不知李士钧肯帮助我吗?"

  李英接过去说:"帮你也是帮我自己,你先把我兄弟的脖链儿给摘下来!"

  孙亮马上拿钥匙开开锁,摘下脖链,然后掖在身上,猫腰拿枪问:"仙长您告诉我吧。"白洁如释重负,也过来给兄长磕头。又问:"哥哥,您怎么回来了?见到娘了么?"李英把经过一说,白洁落下了泪。哥俩问仙长道:"你说陆寅弟兄现在何处?""你们顺着大路往西南走,不足三里地,有座庙叫菩提寺。这两个贼人就在头层殿内,快快去吧。"这三个人也搭着急于拿贼,一句话没说,撒腿就跑,出松林往西南飞奔而去。仙长一阵大笑,也转身出树林去了。刚要上驴,猛然间身后有人说话:"仙长,请留贵步,在下有话讲。"

  坟后有人,其实仙长知道。老仙长口诵佛号:"无量佛。"回过身后,细看这位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的穿戴打扮。坟后边的贝勒爷跟海川看着这位仙长把李英他们三个人的事给化解了,并且指给他们贼人现在的去处。王爷跟海川说:"你看,白洁可以原谅,他年幼无知,有道是:世事洞明皆学问,练达人情即文章。可孙亮、李英都是懂礼的人,怎么连个谢谢都不会说就走了?这位仙长也不挑他们的礼!海川,我看这位仙长一定是位风尘侠隐,武林的前辈,刚才他用拂尘就把孙亮的枪给夺走,真真了不起。你快出去,问问仙长贵山贵观贵法号,咱们爷俩有幸多交一位高人。"海川答应着,飞身出来。高声喊道:"请仙长留步!"

  原来这位道爷是海川的亲师伯,姓庄双名道勤,人称太虚上人。庄老剑客爷是四大名剑张鸿钧三爷的大弟子,童林的师父尚道爷、何道爷是二弟子三弟子,北侠秋田的师父行四,这是卧虎山嫡派。庄老剑客的人性就是袒护徒弟。他现在有三个弟子,八卦山九宫连环堡的混元侠逍遥叟李昆李太极,就是他的二弟子。李昆在八卦山朝天峰,给师父修了一座大庙朝阳观,庄剑客爷多年来隐居于此。尚道爷收了童林,当然要到朝阳观给师哥送信。韩宝、吴志广盗国宝的事情,李太极不敢隐瞒,当然也要禀报恩师。庄道爷本应该责备李昆,可他这人护短,并不说李昆不好。童林下云南奔八卦山来啦,老剑客爷有些害怕:哎呀,如果童林来到庙中,抓住我要国宝,这一来可麻烦了!干脆,我躲开你们,你们谁有能为谁施展!我去江西信州,找恩师去盘桓些日子,眼不见心不烦。这样儿把小驴备好,带些银两,落叶秋风扫宝刀往驴背上一搭,饥餐渴饮,顺大道下来了。今天正往前走,下起了小雨。老仙长一催座下小驴,往东北方向翻蹄亮掌而来,庄剑客爷抬头看,见路北有座小破庙,仙长爷下了小驴,一看这庙山门全没啦,上写着敕建菩提寺。他拉驴进了小门,东西庙墙,坍塌倒坏,破烂不堪。院里杂草丛生,满院子碎砖断瓦,迎面的破大殿,隔扇门也都坏啦。剑客爷绕到二层殿,北殿的破殿顶儿还有,成了敞棚啦!老仙长把嚼环摘下,让驴在破棚下面歇一会儿,宝剑摘下来自己佩上,顺头层殿后边的门儿进来了。迎面是护法韦陀神,手上捧的金刚杵都没有啦!转到前面,破供桌还有,神像缺胳膊少腿,配飨更看不出来了。老道爷把供桌的布桌围子解下来,把桌子上的尘土擦净,然后往上边一坐。外面的小雨,刷刷刷下个不停。正在这个时候,从外边进来两个人:"哥哥,咱到庙里去避避雨吧。"说着可就奔北殿来啦。老剑客爷一提气轻轻地落在这破神像的后面,蹬着韦陀神的肩膀,扶着神像的后背往前观看。仙长爷不认识他俩,这正是陆丰、陆寅。

  这两个贼人,自从镖打李英之后,陆寅并没回店,准备第二天,往东北城角外看验尸首。万没想到,李英不见啦!陆寅着急道:"哥哥,我说昨晚一刀扎死他就完啦,你偏说让他受尽了罪死,你看他跑了!"陆丰摇头道:"可能有人救了他,慢慢地打听,连救他的一块儿杀!"二人到店里结算了帐,一齐回家。这一天,听说西关龙王庙开光,有个打把式卖艺的,他们心想找卖艺的开开心,没想到刚到西门里,西门外就进来很多的人,百姓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才知道白洁被捕,金眼鹰孙亮来办案。跟老百姓一询问,两个贼人才明白,是白洁救了李英,传他枪法,才被孙亮捉住。二贼回家,次日清晨,又来到城内打听,才知道把白洁解往云南府。他们俩在城内吃了饭回到家中,陆寅跟陆丰商量:"哥哥,看来三年前李英是被白洁所救,这白洁也是咱的仇人,我想约兄长在半路劫囚车,连孙亮带白洁一同杀死,然后再找李英报仇,您看怎样?"陆丰点头:"很好,你不要着急,明天随愚兄前往一个去处,定能如愿。"次日,两人收拾好兵刃,来到菩提寺。天公不做美,西北角刮来乌云,下起了小雨儿,二人的衣服全淋湿了。进了破山门,来到北殿。陆寅问:"哥哥,这是座庙。""对,这儿是去云南的大道,咽喉之路。囚车一定从此路过,咱来个老虎吃鹿--死等!这里上不着村,下不靠店,杀了人一走了之,无人知道。"真是路上说话草里有人,万没想到偏偏这位太虚上人庄道勤老剑客爷就藏在佛像的后面!老人家一听就知道他们不是好人。只听陆寅道:"哥哥您看这供桌上很干净,可能有人避雨来的,咱们坐会儿吧。"两人脸冲外坐在供桌上,陆寅着急呀,又问:"哥哥,外边雨不下啦,囚车一定走这儿吗?""没错,这是官道,非走这儿不可。"

  陆丰知道他心急,问:"兄弟,你别急,一晃六年,咱们手底下光人命都有二十来条啦!你始终还没把你们两家真实情况告诉我,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陆寅才把李英所说的这篇话,详细的说了一遍。老剑客爷才知道这两个是淫贼,并且要恩将仇报,劫杀好人。心想:这两个贼人嫁祸于人,身上有二十条人命案,莠草不除,难保禾草!恶人不杀,难伸正气!除恶人即是善念,就应该亮剑除奸。剑客爷又一想:自己是个出家人,该是举足不伤蝼蚁命,讲究无为清静,既然他们等囚车,我为什么不迎着囚车去?使善良的人沉冤得雪,何须山人亮剑杀人呢?仙长想到这里,主意拿定,慢慢地从后殿门出来。把小驴拉出破庙,骗腿上驴,走到大树林,可巧发现李英动手救白洁。所以到现在才指出迷津。

  童林出来问道爷贵山贵观贵法号,道爷多了个心眼儿,我先问问他吧。

  "无量佛,小檀越,你叫什么名字?""老仙长,您问在下,祖居直隶京南霸州童家村,姓童名林表字海川。"道爷一听吓了一大跳!无量佛,人家没犯案,我要犯案!童林要知道这是谁,跟我要国宝,这可就坏啦,赶紧快跑!

  "无量佛,山人居住在云南大山,三间草观,人称我是无知野道。"说完了,飞身上驴,照定驴的后胯"啪"的给了一巴掌,得得得,眨眼之间不见了。

  王爷提着海川的包袱也来到树林外:"海川,你问了吗?""问了,仙长居住在云南大山,庙名叫三间草观,仙长名叫无知野道。"王爷一听:"嗨!人家仙长什么也没说呀!"海川一怔:"仙长都说啦,爷怎么没听见?""海川你为人诚实,好哄。我问你云南大山在哪?云南的山多啦,大山更多!三间草观你去哪找哇?庵观寺院要有名啊!再说无知野道,出家人有叫这样名子的吗?哈哈,你就信以为真啦?"海川一听,恍然大悟:"噢,爷说的对,偌大的仙长,信口雌黄,我追他去。"说着,就要往东追。王爷伸手拦住道:"海川,追也无益,老仙长飘然若仙,神龙见首不见尾,定是绿林高手,不通名姓,也是常理。刚才仙长先问了你的名姓之后,才说出这些话,看来他不愿把真名告诉你呀,将来必有重逢之时。"海川点头道:"爷说得很对,我提出名字来,那仙长面上吃惊,以后再说吧。""海川,你说这三个人能捉住二贼吗?""我看不容易。"王爷点头道:"这两个贼人实乃人间败类,理应除掉,为死者昭雪。你快去协助他们,把二贼捉住。"海川摇头道:"您的病刚好,怎能跟着我奔驰而行呢。""不要紧,你看大月亮地,也没什么危险,你跑我也跑,差不了多远,还是快些去吧。"二、三里路,眨眼之间就到了。远远的瞧见,好一场凶杀恶战。

  原来孙亮、李英、白洁三个人脚底下攒劲,沙沙沙,施展绝学武功,齐奔菩提寺而去。别看三里来地,孙亮可不成了,李英在前头故意放慢脚步,不致于使孙亮难堪,孙亮说道:"士钧老弟,白老弟,二位收步,孙亮有两句话说。"李英、白洁站住。李英问:"孙班头你有什么事情?"孙亮长叹一口气:"二位老弟,通过今晚的事情,孙亮内疚于心,感到自己办事不明!含冤者被屈,行凶者逍遥法外!现在真象大白,咱们以前的事情不提啦,还望二位老弟鼎力协助,使贼人就范,同舟风雨,不要记恨在下吧。"白洁本来恨他,也不爱理他。经过孙亮一说,也觉着人家孙亮不容易。李英一抱拳:"孙班头也是上命差遣,身不由己,怎能记恨你孙老班头呢?请不要心存芥蒂,我们是祸福相共啊。"说着话,一抬头来到了寺前。李英把刀拉出来,白洁伸手捡起两块砖来,顺山门进了头层殿。孙亮就凉了半截儿,问:"怎么没人啊?"李英来到供桌前,仔细看了看便道:"孙班头,你别急吗,贼人可能去后殿啦,他既是来杀人,杀不了人怎能走哇?"孙亮点头,三个人转到韦陀神的前边,借月光一看,北殿的破台阶条石上,坐着陆寅和陆丰。

  他们在前殿等的时间太久了,心里很烦,才来到后殿。一看这块条石上没有雨水,便坐下来,耐心等待。万没想到,李士钧第一个,嗖的一下窜到院中,孙亮、白洁也出来了。陆寅一看,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哥哥,仇人到啦!"陆寅回手拉刀,陆丰打包袱亮出铁蒺藜槌。李英现在倒不着急啦,一看陆寅过来,把刀插入鞘内道:"兄弟,三年前,你与陆松坡在常德府城外,打了愚兄一毒镖,认为必死,不想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巧遇兄弟白洁,救我活命。可三年前你在常德府上不见村,下不遇店,出你之口,入我之耳,你说过云南府十八条命案是你做的。孙班头请过来,陆寅贤弟,这就是云南府八班总役孙亮,孙班头,这就是陆寅。"李英给介绍完了,问:"陆贤弟,你要是真正的汉子,当着孙班头承认下来,李英佩服之至。"陆寅被李英用话一激,把眼瞪圆:"云南府十八条命案正是小太爷所为,天王老子在这儿,好汉做事好汉当!"李英冲着孙亮一笑:"孙老班头,真的主犯在这儿哪,您别净拿讲理的,不讲理的您敢不敢拿呀?"孙亮也确是羞愧难当,一颤枪扑噜噜,厉声高喊:"案犯陆寅休走,看枪!"一抖枪"毒蛇出洞",直奔陆晓村胸前便扎。陆寅上左步,抡刀一压,顺枪杆往前顺水推舟,右手腕又一提刀把,刀在自己的右肩头抢起,"唰!"奔孙亮的右面就劈。孙亮回手一托枪相架,二人当场动手,打在一处。李英一捋雁翎刀,飞身来到陆丰的面前,用刀点指:"恶淫贼陆丰,三年前你用毒镖打我,李英决不记恨。可有一样,陆寅年幼无知,你和他是骨肉弟兄,你帮他报仇我不恼,你为什么引诱他采花作案,陷害妇女姐妹们一生名节?他小小年纪被你所误,你这衣冠禽兽!"陆丰被李英骂的狗血喷头、恼羞成怒,"唰--"一分双锤:"姓李的,就为的是要你一命!"左手锤晃面门,右手锤搂头盖顶就砸。李英闪身一躲,举刀就砍,陆丰急架相还,两个人便是一场恶战。白洁手里攥着半头砖,见陆丰一露空,照他脑门子"啪"就是一下。陆丰没躲开,脑袋上的血就下来啦!原来他的本领就不敌李英,再加上白洁的半头砖,他可就更不成啦。李英心里却想:你把我一个好兄弟,给闹得身败名裂,我一定把你捉住!可是要杀陆丰不费力,要生擒他就不那么容易了。陆寅知道陆丰敌不住李英,他恨不得一刀把孙亮宰了,好去帮助陆丰。他把浑身解数施展出来,这口刀上下翻飞。孙亮一个班头,怎能抵挡?陆寅跟孙亮动手,只有十五个照面儿,陆寅连用三招,头一招"白猿献果",捧刀扎孙亮的面门,孙亮当然横枪一架。没等到孙亮还招哪,陆寅用了第二招"猛虎守食",他把刀往左摆,撤右步,往下一矮身,刀走底盘,从左到右,照孙亮的双腿就砍。招式如打闪一般,其快无比。孙亮只好往后一坐腰,勉强窜出去有四尺。陆寅跟着上左步跟右步,刀走"进步撩阴",顺着孙亮的裆中从下往上"唰"--就到啦!按理说孙亮准死无疑,没想到当他躲第二招的时候,往后坐腰时却蹬上了一块圆石头,咕噜,孙亮撒手扔枪,仰面冲天摔了个大跟头!这一摔倒把"撩阴刀"给躲过去啦。他想站起来又焉得能够呢?陆寅双手一举刀,孙亮眼睁睁看着刀下来要把自己砍死。说时迟,当时快,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突然间有人高喊:"贼子大胆!"听着声音在庙外,声音一停,人已到了陆寅的背后了。陆寅当然没工夫往下剁了,趁这工夫孙亮连滚带爬,站起来就摸大枪,双手一合枪,仔细观看,心里暗暗地叫了声"惭愧"。

  原来正是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陆寅压刀一看海川,十分生气,用刀一指:"你是什么人,放着道路不走,要管闲事!难道你就不怕趟混水吗?"童林一阵冷笑:"哼哼,贼子真乃大胆!某家既然要管闲事,就不怕趟混水!像你这恶贯满盈的恶贼,岂能容你逍遥法外?"陆寅看不起海川:"你既然不怕死,我就叫你死在刀下!"他往前抢步,左手晃面门,右手刀斜肩带背就劈。海川微然一躬左步,伸右手立着一穿,跟着一掳陆寅的手腕,嘭的一把抓住,往前一带,顺手牵羊,左脚偏踩卧牛腿,就是陆寅的肋上,"叭喳"一下,把陆寅摔出去足有一丈远!随着海川追上去,右脚跺后腰一脚。孙亮心花怒放,大枪一扔,赶紧顶腰眼儿。抹肩头拢二臂,四马攒蹄把陆寅给捆上了。童林飞身形来到李英的身边道:"士钧闪开,待我来!"陆丰一看,不敢恋战啦,可他看海川过来了,只好双锤走插花盖顶打来,童林绷左步躲右步,往下一矮身,左手在陆丰的右腿里边一拍,陆丰咕咚摔倒了。

  鲤鱼打挺刚起来,白洁的砖头又到了,正砸在陆丰的脑门子上。李英一伏腰就追上去了。白洁捡起陆丰的锤,有了兵刃,胆子也壮啦,跟着李英也追上去了。孙亮明白李英的心,不把这罪魁祸首陆丰拿住,怎能甘心呢?见海川过来,孙亮要给他道谢。陆寅反倒说话了,他冲着童林喊:"朋友,你过来一下。"童林低头看着他问:"干什么?""我问你,你认识人家官人吗?"

  "不认识。""噢,那你帮忙拿住我,人家也不能赏你个官儿啊!"海川一阵大笑:"某家帮忙,不为做官,只是尽臣民之道,再说像你这恩将仇报,视友为敌,不顾廉耻的淫贼,人人得而诛之。"陆寅被骂得面红过耳,又说道:"问问您的名姓可以吗?""我家住直隶霸州童家村,姓童名林字海川,江湖人称镇八方紫面昆仑侠。"英雄名振四海,吓得贼人低头不语。他心里说,被侠客拿住,死了也不冤啦!孙亮一听,把枪一扔跑过来,跪在海川的面前,说:"原来是久负盛名的童侠客爷,在下给您磕头,谢谢您刚才救命的大恩,再谢谢您替我拿住了贼人,我一家老小都感念侠客爷的大德呀!"

  孙亮说的话,叫人心酸,海川伸手相搀:"老班头,不敢当,不敢当,时逢恰巧,被我赶上啦,这不算什么。"

  刚把孙亮搀起来,王爷跑得满头是汗,又兼提着子母鸡爪鸳鸯钺的包袱,顺着破墙入口踉踉跄跄地进来。一眼看见海川跟孙亮说话,地下躺着一个人,已经捆好。问:"海川,拿着贼人了吗?"说着递过包袱去,掏手绢擦汗。

  海川接过包袱:"贝勒爷,真应了您的话啦。我要是不提前赶到,这位孙班头的命都没啦!这是仰仗您的洪福,拿住一个贼人,还是正凶主犯。"王爷没说话,孙亮一抱拳问海川道:"您说的是哪位贝勒爷,快告诉我,好给他老人家磕头哇。""嗨!"海川很后悔失言。没法子,只好道:"孙班头,这是我的主人,当今万岁康熙老佛爷的四皇子,雍亲王府固山多罗贝勒府胤贝勒爷,现在晋封雍亲王爷,上前见过吧。"孙亮一甩两袖口抢步磕头道:"下役云南府班头孙亮,罪该万死,不知王爷金身大驾来到这里,有失慕敬,下役给王爷叩头。"王爷用手一接:"快起来,本爵私行到江南,不可声张出去。""王爷放心,下役不敢,怨不得贼人被擒,原来仰仗王爷的洪福齐天,还有侠客爷的鼎力协助。不知王爷和侠客爷怎么会来到这江南地面?下役敢问吗?"这时候,李英、白洁也回来啦。李英长叹了一口气:"贼人进了竹塘,眼看着就追上啦,结果叫他跑掉啦。嗨"孙亮叫李英、白洁过来,给王爷、海川都介绍完了,二人磕头道谢。王爷站在前殿的殿门廊沿下面,说:"孙亮、李英、白洁,你们三个人的事,不用再提啦。因为在大坟头的后边,仙长问你们,以及你们所说的,我们爷俩都听见啦,不必重复。我们二人的事,你们也不必问,因为不是一句半句的话能说清楚,我要说的,就是孙亮在公门中为官数十年,不分清红皂白,乱捕乱抓,非皇上爱民之道,今后办案一定要心细。白洁小小年纪,见义勇为,搭救李英,血心热胆,是我大清的好臣民好子弟。白母深明大义,教子有方,比古之贤母不为过也。李士钧可称丈夫,保全两代深交,宽宏大量,是武林中的好后代,很是难得呀!"王爷又吩咐,"你们三人应该同舟共济,不计前嫌,马上押着这个贼人,重返常德府衙挂号投文,要让知府给白洁恢复名誉,使其母子团聚,以慰慈母之心。"然后孙亮又恳求李士钧帮助,押解案犯回转云南伏法,为死难者伸冤报仇。三个人给王爷、海川致谢。李英过来看了看陆寅道:"兄弟,不听愚兄苦口婆心再三规劝,你一定认为愚兄是你的仇人,到现在你有何感想?当年先贤欧阳文忠公说过,先王治法本乎人情,你见识不明,视友为敌,认敌做友,到现在身败名裂,领受国法,愚兄无法救你,只能这一路之上照顾,不叫你受罪,这就算哥哥我尽了心,对得起你,也对得起死去的叔父婶母了。"说着落泪如雨。陆寅眼含着泪光:"哥哥,千错万错是小弟一人之过,到现在追悔不及,这才是未曾害人先害己。哥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小弟回到云南府,难免一刀之苦,是我咎由自取,我并不怨天尤人。只求您两件事,第一,二老坟前就托付您,逢年到节,您替我尽孝,坟前一祭。第二,我的死并不是兄长所害,实是陆丰所为,您能抓住他,也让他领国法,小弟就含笑于地下啦。"陆寅的话,人们听了也是难过的。李英点头道:"兄弟,你放心吧。"说着,李英把陆寅的刀捡起插入鞘内,然后把他背起,三个人又给王爷海川道了谢,走了。

  童海川二目发直,看着几个人,趁着晓星残月越走越远,不由得一阵难过。想着人家的案子怎么就会机缘凑巧,遇到了我们,很快抓住主犯,销票无事,到我这儿怎么这样难呢?什么时候才能拿住韩宝、吴志文,国宝还朝,自己能奉养双亲哪?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王爷跑了一身汗,在廊檐下站了这么半天,又感到浑身发紧,头晕脚软。心说坏了,我又感冒啦!一看海川发怔,王爷就知道他在想自己的事,心里难过,就说:"海川哪,我可又要病,这么一会儿,我觉着又感冒啦,咱们爷俩找个地方先休息休息吧。"海川也明白王爷的心。他们二位顺着道走了时间不大,远寺钟敲,沿村鸡唱,天已大亮啦。往前走黑压压雾沉沉、烟笼雾绕,是个大镇甸。镇口有块大石头,上面刻着三个大字"长乐镇"。东口路北有座大店,黑匾金字:"高升老店"。来到店门口,伙计觉着新鲜,怎么大清早就有住店的?把爷俩请到西跨院三间北房,十分清静。擦脸嗽口喝茶吃早点,海川告诉伙计:"我们掌柜的初到南省,有些不服水土,你把本镇最好的郎中给请一位来。"伙计侍奉殷勤,又派人请来先生诊脉。爷俩住了四、五天,吃了几剂药,王爷病体痊愈,算还了店饭帐,离开长乐镇。王爷觉得神清气爽,爷俩说说笑笑,颇不寂寞。走到中午,天气显得很热,沅江就在北边不远,护江堤上的大树林葱葱郁郁,前面有一大片竹林,当中有一条狭窄的道路,路上没有行人。

  王爷说:"海川,咱们找个地方歇一下吧。"海川答应。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见前面有人喊:"救命啊,救命啊!"声音透急。

  "海川,有了劫道的啦,我看着这地方就很凶险,快去救人。"西面的声音越喊越近,奔跑的脚步都听见了。海川心里有谱,不管发生什么事,自己都不离开王爷。就说:"您先藏进竹林。"王爷迈步进了竹塘。海川一猫腰,隐蔽身形往外看,有一位老人,穿的十分褴褛,须发皆白,满脸急怒,身上背着一个包袱,跑得直喘。按理说偌大年纪,走路费力,可他现在跑得不慢!

  后边追的一个人,三十多岁,短矬蹲儿,柿饼子脸,又扁又白,两道肉贡子眉毛,一双小圆眼儿,趴趴鼻子,大嘴岔儿,两条小短腿儿,掖把洒鞋,一身蓝裤褂儿。海川一看这个人认得,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呀!原来是蝎虎子白亮,他是潘龙的伙计,两次杭州擂都是他挑起来的,最后把他开除了。侯老侠给他几十两银子,让他做个小本经营,以资 口。他这样的人不能安份守己,就爱赌博,结果一头扎进赌钱场儿,没有几天,输的是黄鼠狼烤火--爪干毛净!小子傻眼啦,结果就断道劫财,非偷即抢,可他又不敢在附近做案,这样他奔湖南大道就下来啦。他本想去云南八卦山投奔法禅,今天他在沅江南岸等候做案,很长时间不过一个人,他心里着急呀!正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这个孤行的老头。老人姓张,家境贫寒,活活把老妻穷死,指着拉船纤为生。家里只有个女儿,今年二十岁,虽说出身贫家,长的倒很标致,许配本村刘家的孩子为妻,不管怎么也要给女儿做两件衣服。他这是到女儿的舅爷家去取衣服。老头儿给女儿取嫁妆,被白亮发现,他攥着短刀,气势汹汹地蹦出来:"站住。"张老头一听吓得魂不附体,撒往东就跑,高喊救命。

  白亮在后边追:"老小子,把东西给我放下,万事皆休,不然我要你的老命!"

  老头跑的一溜烟似的,白亮一边追一边说:"老东西你随便喊,喊干了嗓子到沅江里渴水去,一个人没有!"他追的这快呀,白亮眼看追上啦,就觉着脚脖子被人用手一抄:"哟--"白亮这个乐儿可就大啦,咕嗵来了个大马趴狗吃屎,差一点把前脸栽平了!从竹林里噌的一下钻出一位来,一抬腿右脚踩住白亮的腰骨:"白亮,你这奴才,真乃大胆,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公然断道劫财,杀生害命,真是屡教不改,怙恶不悛!"说着,海川一抬右手,照白亮后脑勺,就是一巴掌。白亮摔懵啦,现在听着好耳熟,他歪脑袋一看是海川,而且怒容满面,自知必死。可他也寻找生的希望,就喊道:"侠客爷,念白亮也是镖局子旧人,您饶我一条狗命吧。侠客爷,小子求您啦!"白亮都哭出来啦。一提镖局,海川的铁掌实难落下,可自己又生着气哪,可巧白亮脑袋旁边就有一块大石头,得啦,把气出在巨石上吧,掌到石碎,"叭!"--好厉害!碎石块溅在白亮的腮帮子上,崩破了十几处,鲜血哗的一下就流出来了。海川一用力,右脚一使劲,差一点把白亮给踩放了炮。

  张老头本来往前跑,看海川把贼人给弄倒了就停了下来,王爷也从竹塘出来,问:"海川,别把白亮踩死,快抬腿叫他起来。"海川把腿抬起来,白亮一看王爷,他知道死不了啦,过来磕头:"小子白亮给爷磕响头啦。"

  王爷把脸一沉:"可恶的奴才,你真给镖局丢人!不是给你几十两银子吗"?

  "奴才都输啦。""可恶!为什么又劫道哇?""奴才不是饿吗?""你不务正业,怎能 口!""奴才在镖局子吃得惯惯的,花得惯惯的,奴才就是个不务正业的人啊。""你这奴才,差点儿丧命,你今后能改吗?""奴才一定改。""海川再给他几个钱,叫他走吧。"童林又拿出二十两银子来对白亮说道:"白亮你可真得改,把钱拿去吧。"白亮接过钱给童林、王爷都磕了头,走了。爷俩来到张老头的面前,海川扶起来道:"老人家您受惊了。

  怎么会遇见歹人呢?"张老头掉着泪,把家中事全说了。最后说道:"要不是遇见二位恩公,怕我命都没啦。"王爷也让海川拿二十两银子给了张老头:"得啦,你也算因祸得福,拿这钱给女儿添箱吧。"老头千恩万谢含着眼泪走了。白亮跑进一个大树林,他暗自叫着自己的名字:"白亮啊,白亮,你可真白亮啦,今天不提出镖局,童侠客爷不念旧义,这巴掌下来,我这小脑袋就成了那块大石头了,看来我是死狗扶不上墙去,我得学好哇,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童侠客现在正捉拿韩宝、吴志广,我好好访一访他们,只要知道下落,我一报告,请王爷说两句好话,镖局子还得要我。"白亮横下一条心,回心向善,暂且不提。

  再说贝勒爷、海川他们一边走一边聊。王爷可说:"像白亮这样的人,恶习难改,白天劫道,给百姓带来灾难,就应该杀死,以绝后患。"海川点头道:"您把他放了也对,谁叫他是镖局子的老人儿,又是潘龙的伙计,提出镖局子就下不去手啦,希望他回心向善,莫要胡为,下次碰上您别心软啦。

  您心疼他一个,可给多少人带来不安哪!"王爷一听笑啦:"对对对,依你依你。"爷俩说说笑笑,不知不觉走出十几里地来。

  靠近沅江的江堤有一片茂密森林,听着江水声,如同牛吼。眼前都是丘陵地带,王爷有些累啦:"海川,咱们进这树林儿歇歇脚儿,我的两脚板都走疼啦。"其实海川知道,王爷身为皇子,不忘武事,骑马射箭,搬石举刀,每年都要随銮射猎两次,弟兄诸皇子之间,一起论武射箭更是常事,何况王爷现在照样儿每天早晨跟海川练八卦掌哪!王爷可能是前几天得了病,身体尚未驮省1愕溃骸昂茫一故欠鲎拍愣!倍私耸髁郑4ㄓ酶鍪髦ψ映榇蚯嗖荩饨写虿菥撸阉蔷呃玻缓蟀崂匆豢榇笫罚莸厣弦环牛跻谏媳撸挂擦顾巳恕:4ǜ跻塘浚骸靶岫劬妥撸砩嫌泻梗馐髁痔酢!蓖跻鹩Α:4ㄌ嶙潘岬陌ふ驹谝槐摺>驮谡飧龉Ψ颍忄忄獯游鞅吲芙桓鋈死矗祷暗纳敉缸挪遥骸巴昀玻昀玻咸觳徽鲅郏昧耍疑系醢桑 彼底牛恿耸种械暮煊梗庀笛娜奚氛彝岵笔鳌M跻吵逦髡醇馊寺反蠛梗糠⒅保窃颇细税嘧芤鬯锪粒∷劬饪赐岵笔骼玻豢醇獗哂腥恕:4ㄔ缜萍撬玻南胱潘赡懿钍露耍衫钍烤兀客跻惺郑骸昂4ǎ鞘撬锪烈系跹八溃烊ダ棺琛!焙4ǜ呱缓埃骸八锇嗤凡灰凶炯衷诖恕!苯鹧塾ニ锪琳姘芽鄱妓┖昧耍鸵晏锥R惶艉枚欤泵赝罚豢矗筛咝死玻〗庀氯奚岛昧耍ㄑ袂梗芄垂虻箍耐罚骸案跻低罚揽鸵低罚遥也凰览玻芯壤玻」也凰览玻 蓖跻豢此锇嗤氛飧鄙窬实难颖阄剩骸八锇嗤罚忝堑牟钍率淅玻俊卑唇纤凳淅簿褪嵌病K锪恋阃罚骸岸魅耍坏愣膊淮怼!BR>
  原来他们从菩提寺押着陆寅,三个人直奔团练所,来到之后,三大件就给陆寅带上啦。把事情都说明,给团练所的人道了谢,陆寅捆在车上,一路押解陆寅回到常德府。来到衙门前,往里一回,还是王头值班。孙亮一说,王头乐啦:"孙爷,我跟您说过,白少爷是好人。得啦,我给您回一声。"

  金知府得信后,看了公文,吩咐升堂。金知府升公堂,先问原差,孙亮首先认错,白洁确系善良。然后又把拿陆寅归案的事,如何拒捕,李英如何协助,陆丰如何逃走详细说明。然后带陆寅,审讯明白,陆寅全招啦,当堂画供,给陆寅三大件砸死,提牌子押入大牢。退堂后,金知府来到书房,把李英、白洁叫到房中,行礼之后,细问一番,白洁、李英把当年的事又叙说一遍,金知府也很赞叹。知府拿自己名片,请来本城的绅商、知名的老人,恭送李英、白洁回家。使全城的人都知道白洁、李英是好人。白洁、李英见了白母,悲喜交加,绅商告辞。母子三人重聚,哥俩把事情说完,才跟老太太商量:"娘啊,弟弟已然回家,事情总算过去,孩儿尚有未了之事,必须帮助孙班头把陆寅解回云南府,洗刷两家先人的清白。然后孩儿接您儿媳孙男女,来常德府居住,我和弟弟好好孝顺您老人家。"安人自是高兴。左胳膊刘三爷夫妻听讯赶来,李英也给道谢,从此跟刘三交了朋友。李英吃完饭,嘱咐兄弟看家,然后来到衙门跟孙亮相见,才知道金知府出了火票,调城守营二百官兵,以及三班人役,到陆家堡捉拿大盗陆丰。陆丰没拿到,案后访查,缉查归案。全部家财充公入库,以助善举,倒也不错。

  孙、李二人商定,提出陆寅上了囚车,金知府给拨了十六名兵丁,押送陆寅直奔云南府,嘱咐一路上严加防范。今天就走在沅江的江堤下边,往西是一段山沟,南边是大片的竹林,湛青碧绿。这个地方叫青竹塘冷风嘴。李英告诉孙亮:"老班头,这个地方十分凶恶,加点小心。"这些日子孙亮感到李英为人忠厚,能为又好,而且心细如发,有了李英,孙亮省了心。他想啊:这个年轻人老成练达,将门虎子,不愧是李光辉的跨灶佳儿!自己六十多岁,已是风烛残年,此番能平安回家,还乡告老,一定保举李士钧为八班总役。孙亮打定主意,所以李英说什么,他准听从。正往前走,只见江堤之上呛亮亮锣声震耳,顺着沅江江堤以内,唿啦啦撞出足有一百多名喽罗,各持腰刀,喊杀连天。竟有大胆贼人,在冷风嘴劫囚车。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