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传

庄子传

作者:王新民
第01章 率性任真 非毁礼法
第一节 第二节 第三节 第四节
第五节      
第02章 南游楚越 探访古风
第一节 第二节 第三节 第四节
第03章 傲视王侯 与天为一
第一节 第二节 第三节 第四节
第五节      
第04章 浪迹有终 漆园为吏
第一节 第二节 第三节 第四节
第五节      
第05章 退隐江湖 寓言传道
第一节 第二节 第三节 第四节
第06章 困窘织屦 适意人生
第一节 第二节 第三节 第四节
第07章 著书七篇 所以穷年
第一节 第二节 第三节 第四节
第08章 大梦一觉 视死如归
第一节 第二节 第三节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庄子传》第一节| 春秋战国历史

《庄子传》第一节


庄周带着妻儿与蔺且一起回到家中的时候,他那间本来就破旧不堪的茅屋已经无法住人了。泥皮覆盖的茅屋顶上开了几个大洞,墙根下也让耗子挖开了几个窟窿,真正是家徒四壁,八面透风。而庄严象以前那样,为了保持庄门家风的清白,拒不承认自己的弟媳妇与侄子的合法地位,因此,他丝毫也不想伸出援助的手。

但是,此时的庄周,已经不是数年之前的庄周了。当了几年漆园吏,虽然说是两袖清风,但是他毕竟也有了点积蓄。况且,现在又有蔺且这样一位棒小伙子。此时正是夏天,气候还不冷,能凑合几天。

于是,庄周便与蔺且商量干脆搬出去,在村头修几间茅房。庄周将地方选在蒙泽的旁边,这样,他不用出门就可以凭窗近眺蒙泽的风景了。

新居落成的这天,庄周让颜玉准备了几道菜,让蔺且到附近的镇子灌了一壶酒,他要为归隐田园和乔迁新居庆贺一番。

庄周坐在上首,蔺且与颜玉坐在两旁,四岁的儿子坐在下首。一家四口,团团圆圆,融融洽洽,一派天伦之乐。庄周与颜玉早就把蔺且视作自家人,而蔺且也觉得他在这个家庭中已经不是外人。庄周举起酒杯,示意蔺且也端上,说:

"今天我们师徒俩畅饮一番!"

颜玉在旁边说话了:"你们还是少喝点吧!"

庄周笑了笑,对颜玉说:"总管大人,今天就破例让我们多喝点吧,今天是不同寻常的日子。"

蔺且也帮着庄周说话:"师母,今天就开恩吧!"

颜玉笑着对蔺且说:"你总是跟你师傅一心,看哪天我不给你饭吃。"

蔺且道:"师母不给我饭吃,我就去讨饭吃,说不定又能碰上一个自投罗网的通缉犯,让我领上五十两银子的赏金哩!"

说得一家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了。四岁的儿子不解地问道:

"谁是自投罗网的通缉犯?"

颜玉指着庄周,说:"就是你父亲。"

庄周赶忙说:"你还小,长大了再告诉你父亲的故事。"

酒过三巡,庄周的耳根有点发热了,他似乎进入了飘飘欲仙的境界。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逐渐失去了重量,随着酒气的蒸腾慢慢上升,一直上升到蓝天白云之间,与清澈的宇宙之气化为一体。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想。他只觉得有一种无以名言的轻松感,自在感。他觉得他自己重新属于自己了。不,他自己重新属于自然了。他忘记了自我,忘记了一切,让精神在浑沌之地毫无拘束地漫游。

第二天早上,庄周问颜玉:"我昨天晚上喝醉了吗?"

颜玉说:"喝醉了还不知道吗?"

"是的,醉了之后,什么也不知道了,连快乐也不知道了。

但愿长醉不愿醒。"

庄周从窗户望去,蒙泽的芦苇已经长得很高了,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摆。偶尔有几只水鸟鸣叫着飞过,打破了湖面的宁静。渔民的小舟在湖面上飘来荡去,显得那么悠闲自在。

这时,蔺且进来说:"先生,我们算是回来了,而且也有了自己的家。从今之后,没有公务缠身,也不必应付那些官吏们,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来讨论学问了。"

庄周说:"是的。不过,我倒更愿意趁腿脚还比较灵便,多游览一些自然风光。"

蔺且说:"那也得过上一段时间,总不能刚搬入新居就出门远游吧。"

"那当然,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先生,上一次我曾经问过,你从不仕到出仕,有没有什么变化,你告诉我,变化中有不变者存。今天,我又要问你,从出仕又到不仕,有没有不变者存呢?"

庄周回答道:"这一次不仕,与出仕之前的不仕又有不同。以前不仕,只是出于对现实的不满,现在不仕,则是从亲身经历中感受到了生命的可爱。当然,我并不后悔漆园吏的这段生活。这几年,我认识到,人虽然要追求意志的快乐,但是,也必须学会在人世间的大海中游泳。吕梁丈夫、佝偻丈人、梓庆,都是我们的师傅。"

蔺且问道:"先生,你现在退隐了,完全自由了,再也不必为那些束缚你的东西发愁了。"

"非也。跳出政治的漩涡,不等于跳出人世的大海。我虽然要让我的精神在天地之间无拘无束的漫游,但是,我的脚却必须踩在坚实的大地上。这就叫'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而不傲睨于万物,不遣是非,以世俗处'。"

"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与处于世俗之间,难道不能同时做到吗?"

"当然能,而且必须做到。实际上,只有做到了处于世俗之间,才能做到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也只有做到了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才能做到处于世俗之间。二者互为因果,不可割裂。"

"请言其详。"

"所谓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也就是进入道的境界。而道则体现于它所创造的万物之中,并不是离开众物而独存的东西。因此,要想进入道的境界,就必须与世俗之间的万物相处,在任何一个有限的、有形的物上悟出那无限的、无形的道。离开了世俗之间的物,也就无法把握到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境界。

"反之亦然。人生活在这个物的世界上,要想避开物,是不可能的。世俗之物先你而存在,并伴随你而存在。如果人有了道,就具备了超然物外的精神境界,然后才不至于埋没于众物之中。有道之人,可以生活于世俗之间,而不被世俗所同化。

"总而言之,要做到身在尘俗而心游天外,寄迹物中而神游无垠。"

"先生,这样的境界可确实难以达到啊!"

"是的。这样的境界是难以达到。我现在也没有完全达到这样的境界。但是,这是人生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你我当共同努力。"

庄周虽然辞官归家了,但是,他的名声却越来越大。经常有一些远道而来的士子,向他寻问养生之道。

这天上午,庄周正坐在草地上,面对蒙泽弹琴自娱,蔺且在一旁整理他与庄周的谈话录,有一个自称孙休的人来访。

他通报姓名之后,便问道:

"庄周先生,您的学说以无为著名,我今天特来请教。我居住在乡里,没有自己推荐自己去当官,我看见有人遇难也没有去救他,可谓无为了吧;但是,我种田,庄稼从来不丰收,也从来没有哪个君主知遇我,我得罪天了吗?我为什么如此命苦呢?"

庄周放下琴,招呼孙休坐下,然后对他说:"你所说的那种无为,并不是真正的无为。我今天告诉你至人的行为。至人忘掉了自己的五脏六腑,忘掉了自己的耳目鼻口,恍乎、惚乎,而游于尘垢之外,惚乎、恍乎,逍遥乎无事之业。这才是为而不恃,长而不宰。而你的那些行为则是哗众取宠,饰知惊愚,就象要用你的双手抓住日月一样,是不可能成功的。象你这样的人,能够保全自己的躯体而不得上聋盲跛蹇的病疾,就已经够幸运的了,还怨天何为?"

孙休听完庄周的话,神情沮丧地走了。庄周抬眼凝望湖水片刻,继续弹琴。一曲终了,他仰天而叹,似乎有什么忧虑。

蔺且停下手里的工作,问道:"先生,你为何叹气?"

庄周说:"刚才孙休来,我告诉了他至人之德。我怀疑他会惊叹于至人之德而精神失常。"

蔺且说:"先生请宽心。如果他认为自己的所做所为是正确的,而您所说的是错误的,他当然不会以非易是;如果他认为自己所做所为是错误的,而您所说的是正确的,正好可以以是易非。因此,他不会精神失常的。"

庄周又道:"话不能这么说。从前有一只美丽的鸟,落到了鲁国国都的郊外,正好让鲁君碰着了,他十分喜欢,便命手下人捉住它,带回宫中。鲁君以太牢之食喂养它,以九韶之乐侍候它,可是美丽的鸟,却一天天地瘦下去了,最后不食而死。这就是以己养养鸟。如果以鸟养养鸟,就应该让鸟栖之深林,浮于江湖,食以虫蛇。

"今天,我告诉孙休至人之德,就是以己养养鸟。对孙休这样的人谈论至人之德,就象用车马来装载一只鼷鼠,用钟鼓来伺候鴳鸟,他怎么能不感到惊疑呢!"

"依先生之意,若何?"

"以后有人来问道,必须对症下药,看人对话。如果不这样,不但不能让他明白道理,反而让他失去了故常的生活。"

又过了几天,有一个名叫东郭子的人来向庄子问道。东郭子是一个颇为自负的人,他一坐下就咄咄逼人地质问庄周:

"庄周先生,您的学说以道为核心,而您所说的道又是无形无象,虚无飘渺的东西。因此,我认为您所说的道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您的学说是故作高深,欺骗众人。"

庄子听后,微微一笑,说:"东郭先生,我所说的道是真实地存在着的东西。"

"那么,道在什么地方呢?"

"无所不在。"

"您说得具体一些。"

"在蝼蚁。"

"道怎么能如此卑下呢?"

"在積稗。"

"怎么更加卑下了呢?"

"在瓦甓。"

"怎么能卑下如此之甚呢?"

"在屎溺。"

东郭子听后,再也不言语了。

过了一会,庄周道:"东郭先生,你如此发问,根本就没有接触到问题的实质,我也就只能如此回答你。监市官员到市场去查看猪的肥瘦,顺着大腿越往下看,越容易发现肉的多少。这就叫每况愈下。我回答你道之所在,也只能如此。"

东郭子又问道:"那么,道究竟何在?"

庄周回答说:"道存在于所有的物中。因此,道即周,道即遍,道即咸。周、遍、咸,是说道是无所不在的,它并不离开众物而独存。道虽然是无形无象的,但是,在有形有象的物中却可以体悟到它的存在。"

东郭子又问:"那么,我怎么能从有形有象的物中体悟到无形无象的道呢?"

庄周答道:"你必须保持淡而静、漠而清的精神状态,使你的心就象清澈宁静的井水,又象明洁光亮的铜镜。这样,你的意志就会得到极大的自由,极大的快乐,你的精神就可以无所不至。去而来,而不知其所至;往而来,而不知所终。彷徨乎冯闳之境,而不知所穷。这样,你就可以在有形有象的物中体悟到无形无象的道。"

"那么,道与物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道是物物者,即物的主宰,但是,道与物之间,又没有什么界线。物与物之间是有界线的,但是,物与道之间却没有界线。物来源于道,又归于道。道产生物,又在于物。"

听庄周这么一讲,东郭子连连点头称是,心悦诚服地告辞了。

东郭子离开之后,蔺且开心地对庄周说:"先生,这个自负的家伙终于被您说服了。"

庄周却心事重重地说:"蔺且,可没有那么容易啊!我现在越来越发现,向别人讲授道是十分困难的。心里想的东西,一旦用语言说出来,就变了味儿了。"

"除了语言,还有什么东西能表达道呢?"

"什么也没有。语言虽然不能完全表达道,但是,它又是唯一的工具。这是我最近的一大苦恼。"

蔺且默默地在一旁为先生担忧。稍顷,庄周说:"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梦见什么了?"

"我梦见一个名叫知的人求道的故事。知北游于元水之上,登隐弅之丘,而正好遇到了无为谓。于是,知对无为谓说: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何思何虑则知道?何处何服则安道?

何从何道则得道?'

"连问三声,无为谓一句也没有回答他。无为谓并不是故意不回答知的问题,就象他的名字所示,他根本就不知道回答别人的问题。

"知没有得到回答,就离开了无为谓,又来到白水之南,登上了狐阕之丘,而遇到了狂屈。知又以向无为谓提过的问题,重新向狂屈说了一遍。

"狂屈说:'唉!我心知此问,本想告诉你,但是,刚想开口,就忘了我要说的话。'

"知又没有得到回答,就离开狂屈,来到黄帝的宫殿,向黄帝提出了这几个问题。

"黄帝说:'无思无虑始知道,无处无服始安道,无从无道始得道。'

"知听了黄帝的回答之后,说:'虽然你的回答等于没有回答,因为你只是以否定问题的方式给予我回答。但是,你毕竟给了我回答。在来你处之前,我曾经问过无为谓和狂屈。无为谓不答,狂屈欲答而忘言,究竟谁更加接近于道呢?'

"黄帝说:'无为谓真知道,狂屈似之,我与汝终不近于道。夫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故圣人行不言之教。道不可言,言而非也。'

"知不解地问道:'我问无为谓,无为谓不告我,非不告我,不知而不告也;我问狂屈,狂屈本欲告我,而无法告我,非不告我,欲告而忘言也;今我问汝,汝知之而告我。怎么能反而说汝不近道,而彼知道?'

"黄帝说:'无为谓真知道,就在于他不知告人,因为道不可传;狂屈似之,就在于他欲告而忘言,因为道不当言;我终究不近道,就在于我自以为知道而以言告汝'。"

蔺且听完庄周的梦,失望地说:"那么,既然道不可传,先生的学说就难以让众人了解了。"

庄周笑了笑,说:"刚才的那个梦,是从传道之难的角度说的。如果闻道者天机自深,那么,寥寥数语即可知道。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不是梦,是我编的。

"有一个名叫齿缺的人,去向得道者被衣问道。被衣让齿缺坐下之后,便向他说:

"'你端正你的形体,集中你的目光,天和之气就会到来;你抛弃你的智慧,专注你的精神,神灵之光就会降临。如此,自然之道就会居住于你的胸中,你的眼光就会象新生之犊那样清新明亮'

"被衣的话还未说完,齿缺已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他的神态是那样安详,就象拥在母亲怀中的赤子。

"被衣十分高兴,没想到齿缺的悟性如此之高,话还没有听完,就先自进入了道的境界。于是被衣口中唱着轻快的歌曲,也不理会齿缺,就独自出门远游去了。他唱道:

"'形若槁骸(形体已如槁木之枯枝),
心若死灰(心灵恰似熄灭的灰烬)。
真其实知(告之以真知),
不以故自恃(他便忘记了过去的糊涂)。
媒媒晦晦(昧昧晦晦),
无心而不可与谋(没有心机而不可与谋)。
彼何人哉!'(那是什么人呀)!

"如果闻道者都能有齿缺这样的悟性,传道的难度就减轻多了。"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庄子传 作者:王新民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庄子传》第二节| 春秋战国历史

《庄子传》第二节


一天,监河侯来访问庄周。

监河侯进门之后,先打量了一下庄周的屋子,书简比家具多。他又从窗户往外望了一眼,湖光水色,尽收眼底。然后,他对庄周说:

"庄先生,您可真会享福啊!"

"不敢不敢,唯求清静而已。"

"不过,恕我直言,您如果继续当着漆园吏,也照样可以读书、求道,游山玩水啊!"

"庄周不材,难以兼之。"

"你看,象我,虽然上面加倍征收河税,但是,我照样当我的监河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

庄周看着得意忘形的监河侯,突然想起了猪身上的虱子。

他心念一转,对监河侯说:

"您见过猪虱吗?"

"见过,那有什么奇怪的,哪个猪身上不长虱子?"

"我觉得猪虱是最愚蠢,最可怜的东西。"

"何以见得?"

"虱子将猪毛之间的空隙作为广宫大囿,高兴了,就来到乳间股脚之下漫游,自以为生活得很幸福。但是,他哪里想到,一旦屠者鼓臂布草,手操烟火,要烧尽猪毛,虱子还没反应过来便与猪毛一起化为灰烬了。"

临河侯没有听出庄周在影射自己,讪笑着对庄周说:"先生的学问确实长进了,不仅为天下之人担忧,而且为天下猪虱担忧,真圣人也!"

庄周接着说:"我给您讲一个故事。"

"讲吧,我最爱听您讲故事,好长时间没听您讲故事,耳根都痒了。"

"有一个名叫无端的人,专门为宫廷喂养准备祭祀用的猪。这天,新送来一头小猪,这家伙十分不老实,在牢筴之中跑来跑去一个劲地叫唤。它似乎预感到自己会被宰杀,用前蹄拚命地踢着围筴,企图逃跑。

"无端听得不耐烦了,来到牢筴旁边,对猪说:'小猪啊小猪,你怕死吗?我会用上等饲料喂养你三个月,然后十日戒,三日斋,恭恭敬敬地将你请到白茅之上,结果了你的性命,将你的肩尻粉碎于彫俎之上,你愿意吗?'

"然后,他又对可怜的小猪说:'我知道你的心事,你肯定不愿意。你宁肯食以糠糟,而在牢筴之中转悠,也不愿到彫俎之上送命。'

"第二天,宫廷传下了命令,让无端从现在开始,每天食如君主,寝如君主,轩冕美女,任其挥霍。但是,君主死后,他必须作为祭祀品被活埋。无端高兴地答应了。

"无端的处境与小猪的处境完全相同,但是,为猪谋则去之,为己谋则取之,这不太愚蠢了吗?"

听完庄周的故事,监河侯有点开窍了,他不快地问庄周:

"先生是在讽刺我吗?"

"岂敢。象无端这样的人太多了,比比皆是,怎么能说是讽刺您呢?不过,我倒是想提醒您一下,可不要把高官厚禄看得太重了,这样会送命的。"

监河侯心中暗笑,这庄周也确实太谨慎了,因噎废食,未免过分。但是,口中却说:

"谢谢您的提醒。我可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您虽然辞掉了官职,但是我们的私人交情还没有断。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尽管张个口,不要客气。"说完,就要告辞。

送走监河侯回到家中,蔺且对庄周说:

"先生,您今天讲的这两个故事真绝,我已在旁边记录下来了。这对那些贪图享受,不顾性命的人,真是一剂良药。"

听完蔺且的话,庄周似乎发现了些什么东西。用抽象的语言来直接论述道,往往使人难以理解,而且难以相信。如果用通俗易懂的故事来比喻道,再借以有名望的圣贤哲人之名,就可以使人们容易理解,而且容易相信。这就是寓言,即寄寓他人之言;这就是重言,即借重他人之言。想到这儿,庄周高兴地对蔺且说:

"有了!有了!"

蔺且看着庄周手舞足蹈的样子,问道:

"有了什么?"

"我们不是一直在为怎样才能表现道发愁吗?这一下不用发愁了。我们可以用寓言、重言来表现道。"

"何为寓言?"

"寓言即寄寓他人来论述道。为什么要寄寓他人呢?我先给你举一个例子。一个人要想替自己的儿子求婚,就不能自己去当媒人,因为他即使把自己的儿子说得如同圣贤,人们也不会相信他的话,人们总觉得父亲替儿子说话是会包庇他的缺点。如果他请另外一个人去做媒,情况就不同了。因为对方听了外人的介绍,就会觉得是客观的事实,而容易相信。我向别人传道亦是如此。我整天以自己的口气说道有多么奇妙,人们就会觉得我是在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如果编出一些故事来,以他人的名义来论述道,人们就会相信。这不是我要故意如此,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势所必然。"

"那,何为重言呢?"

"重言就是借重古代圣贤之人的名声论述道,这比寓言更进了一步。天下之人,都迷信古代的人,而且更加迷信古代的圣贤。我如果以黄帝、尧、舜、孔子、老子等人的名义来论道,世人就会趋之若鹜。"

"先生,这真是妙方啊!"蔺且拊掌叫好。

"而且,这种方式也更加符合道本身的特征。我所说的道,本来就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行为方式,并不是一个抽象玄妙的东西,在人与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中,更能让问道者体悟到道的精髓。"

这天,有一个儒士来到庄周家中。这位儒士不象别的士那样,开口就问道。他却提了一个颇为巧妙的问题:

"庄周先生,请问是孔子伟大,还是老子伟大?"

庄周说:"孔子与老子究竟谁伟大,不是我们这些后人所能评价的。你想听听孔子见老子的故事吗?"

"什么?孔子还见过老聃吗?"

"当然见过。孔子到了五十一岁的那年,觉得他以前所学的东西都不是真正的道,就从鲁国来到南方的陈国沛县,拜见老子。

"孔子见了老子之后,老子招呼他坐下,然后说:

"'孔丘,你终于到我门下来了。我听说你是北方的贤人,你得道了吗?'

"孔子回答说:'没有。'

"老子问:'你是怎么求道的?'

"孔子说:'起始,我求之于仁义礼智,五年而未得道。'

"'然后呢?'

"'又求之于阴阳之气,十有二年而未得道。'

"'如此,你当然不可能得道。仁义是扰乱人心的祸害,阴阳之气也只不过是道的外化。'

"孔子又问:'如何才能得道?'

"老子说:'我要休息了,你明日再来。'

"第二天,孔子又来到老子的家中。正好老子新浴之后,在那儿等着让头发干。他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双目紧闭,寂泊之至,犹如非人。孔子不敢打扰他,便在旁边等着。良久,老子睁开了眼睛。孔子上前请安,问道:

"'先生,您刚才是怎么了?形若槁木,心若死灰,好象离物遗人而独立于无人之野。'

"老子说:'吾游心于众物之初。'

"'何谓众物之初?'

"'众物之初的境界,心不能知,口不能言,今日勉强用诗为你说其大概:

至阴肃肃,(至阴之气寒若严冬)
至阳赫赫。(至阳之气炎若盛夏)
肃肃出乎天,(阴气来于天)
赫赫发乎地。(阳气源于地)
两者交通,(阴阳交合)
成和而物生焉。(在和气之中生出万物)
或为之纪,(似为万物之纲纪)
而莫见其形。(却见不到其形)
消息满虚,(死生盛衰)
一晦一明。(时隐时现)
日改月化,(日迁月移)
日有所为,(无时不在作用)
而莫见其功。(却见不到其功)
生有所乎萌,(生有所始)
死有所乎归。(死有所归)
始终相反乎无端,(始终循环,没有尽头)
而莫知其所穷。(却不知它的边缘)
非是也, (没有它)
且孰为之宗。'(什么来充当万物之宗)

"孔子又问:'请问,游心于众物之初,是如何感受?'"老子回答说,'得到这种境界,就具备了至美、至乐。得到至美,而游于至乐,就是至人。'

"孔子又问:'至人如何?'

"老子回答:'至人者,喜怒哀乐不入于胸次,以天下万物为一,视四肢百体犹如尘垢,视生死如昼夜,而况得失祸福哉!抛弃隶仆犹如抛弃泥土,知己身贵于隶。万物不足以为患,与物为化而不知其极。已为道者,能达于此。'

"孔子听了老子的话,告辞而归,三天之内都不说话。颜回问道:'夫子见老聃而不语,为何?'

"孔子说:'我在道之面前,犹如瓮中之蚁,如果不是老子揭开瓮上之盖,我终生不知天地之大全。老子就象龙,合而成体,散而成章,乘乎云气,养乎阴阳。在老子面前,我张口无以发言,我尚何言哉!'

"从此之后,孔子就辞退了所有的弟子与交游,开始专心学习老子之道。"

那儒士听了庄周讲的故事,十分惊异,问道:"请问先生,为何我读的经典之中,没有孔子见老子的记载?"

"因为你所读的经典,都是孔子五十岁之前所作,或为孔子五十岁之前的弟子所记,他们为了维护自己所学,当然不愿记下孔子五十岁之后的言行。"

那儒士连连点头称是,告辞而归。

蔺且击掌称妙,对庄周说:"从此之后,世人又多了一条孔子见老聃的话题,说不定以后的史官还会信以为实,在孔子传中写上'孔子见老聃'哩!"

庄周笑道:"那才正中吾意!"

一天,庄周与蔺且正在整理这些天来为求道之人回答的谈话录,又来了一位士。这位士提了这样一个问题:

"庄周先生,您的学说以无为自然为主,那么,您是不是主张将一切人所创造出来的机巧器械都废除呢?如果都废除了,人将怎样生活?如果不废除,能说是无为自然吧?无为自然与机巧器械之间,是不是对立的?"

庄周回答说:"您提的这个问题,确实很有深度。我讲个故事给您听听,您就会明白。

"孔子的弟子子贡到楚国去漫游,回来的路上,有一天在汉阴碰到一位老者。这位老者种了一片菜地,但是,他给菜地灌水的方式很特别。他挖了一口井,然后从旁边挖一条斜入井水的隧道。他抱着一口瓮,从隧道下去,盛上一瓮水,然后又抱着瓮上来,将水灌入菜地。如此往复不绝。但是用瓮盛上来的水很有限,因此,老者虽然跑来跑去,精疲力竭,但是,菜地里已经裂开了口子。子贡觉得这位老者很可怜,便上前对他说:

"'老者,有一种机械,可以一日浸灌百畦菜地,而用力甚少,你难道不知吗?'

"老者问道:'何种机械?'

"子贡说:'凿木为机,后重前轻,提水若抽,其名为橰。'

"那老者听后,面色由疑问转为释然,笑道:

"'我从我的师傅那儿听说过: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若有机心存于胸中,则纯朴自然的元气就会受到损害。如此则精神不得安宁,道就不会保持于胸中。'

"'我并不是不知道那种器械,我是为了纯朴自然的精神而羞于为此。'

"子贡听了老者的话,觉得十分深妙,而相比之下,自己是那样的浅薄。他惭愧地低下了头,无言以对。

"过了一会,那老者又问:'你是什么人?'

"子贡回答说:'我是孔丘的门徒。'

"老者说:'孔丘之徒,与我道不同而不相谋。你赶快离开这儿吧,别耽搁了我盛水灌畦。'

"子贡羞愧之极,若不自得,领着随从赶紧离开了老者。一路上,他闷闷不语,面色十分难看。一直行走了大约三十里地,才有所好转。

"一位随从看子贡的颜色没有那么阴沉了,便问道:'刚才那人是干什么的?为何先生见了他之后变容失色,耿耿不释呢?'

"子贡回答说:'先前,我以为天下的学者唯有孔子伟大。没想到今天碰上的这位老者比孔子更伟大。孔子经常教导我们,用力少而见功多者,为圣人之道。而这位老者则认为不然。功利机巧,忘乎其心,虽有巧械而不用,就是为了保持纯朴自然的道德。彼何人哉!彼何人哉!'

"子贡回到鲁国,向孔子讲述了抱瓮老者的故事。孔子听后,回答说:

"'子贡啊!你的好学深思确实值得嘉许,但是,可不能游于浊水而迷于清渊呀!从那个老者所为所言来看,他肯定是一个修浑沌之道的人。但是,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治其内而不治其外。

"'浑沌之道,虽然追求纯朴自然,但是,并不废除机械之巧。如果仅凭不用机械之巧来保持自己的纯朴自然,那也未免太无知了。其实,真正掌握了浑沌之道的人,虽然整天使用着巧械,也不会丧失纯朴自然。因为他的胸中已经让自然之元气占据了,任何机械,都不能使他产生机心。

"'你如果见到了那真正掌握了浑沌之道的人,就会更加惊疑。因为他们是明白人素,无为复朴,体性抱神,而游于世俗之间,和光同尘,与世推移。

"'子贡啊!浑沌之道可不是你我所能达到的。'"那人听了庄周的故事,顿开茅塞,说:"多谢先生指点。"

就告辞了。

庄周自从离开漆园到现在已近一年工夫了。一年来,登门拜访求道者时有出现。庄周虽然无意于聚徒讲学,但是,也无法拒绝这些热心的求道者。在与求道者的辩论中,他自己的思想也在不断地成熟。蔺且总是将他与别人的谈话记录下来,认为是绝好的文章。有时候,有人来问道,适逢庄周不在,蔺且便将这些记录抄写一份送给他们。这样,世人便争相传阅庄周的这些妙趣横生的文章了。

这天,梓庆来访问庄周。庄周高兴地将梓庆让进客厅,说:

"什么风将您吹来了?"

梓庆从怀中掏出一个雕刻很精致的飞龙,递给庄周,说:

"奉上薄礼一件,请先生笑纳。"

庄周小心翼翼地将飞龙转着从各个角度观赏了一遍。飞龙有两只翅膀,又有四只脚。它的两只翅膀张开着,似乎在空中飞翔,而它的四只脚呈划动状,又象在水中游泳。它的头向上昂着,似乎在用那长长的角去触摸蓝天中的云朵;它的口微撮着,似乎向着广漠的宇宙长吟轻啸。

庄周爱不释手,专心致志地欣赏着,竟忘记了梓庆坐在一旁。他的心,早已溶化在飞龙身上,腾云驾雾,游于六合之外了。

梓庆问道:"何如?"

庄周这才从遥远的天空回到了现实之中,连忙答道:"真神品也!"

梓庆满意地说:"实不相瞒,此乃我生平最得意之作,费时三年方成。"

庄周一听,不安地说:"如此无价之宝,鄙人怎能无功受禄?"

梓庆用手推回庄周递过来的飞龙,笑道:"先生何必客气。此物若流于街市,则不若一鸟兽之象,唯先生能识其价,故唯先生受之无愧。"

庄周这才不再推辞,将飞龙之象供于书案之上,凝视良久,自言自语道:"妙不可言!"然后转身对梓庆说:"知我者,梓庆君也。"

梓庆说:"先生虽然许我以知音,但是,先生的所作所为我并不能完全理解。当然,您辞官退隐是为了一己之自由,但是,您难道就能忍心抛下那些横目之民不管吗?"

庄周沉重地说:"梓庆君,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仅凭我庄周一个人的力量,以一个卑微的漆园吏的身份,能够拯救天下横目之民吗?还不如退而洁身自好,修身养性,同时,用我的学说慢慢地感化世人,也许还对人类有点贡献。"

梓庆说:"我们虽然认识很长时间了,我还没有听您比较完整地讲过您的学说,趁今天的机会,您能不能给我说一说?"

庄周说:"我的学说,可以分三种拾级而上的境界:第一种境界是圣治,第二种境界是德人,第三种境界是神人。"

"愿闻圣治。"

"圣治是最低的境界。布政施官,各得其宜。举贤授能,人尽其材。天下平均,秋毫无犯。当政者躬行其言,而天下之人无不向风,以手指,以顾示,则四方之民无不听之。此谓圣治。"

"愿闻德人。"

"德人即天下皆为有德之人。居处则无思虑之谋,行动则无忧患之苦,胸中没有是非的标准,没有美丑的区分。四海之内共利之才算是喜悦,共给之才算是安宁。财用有余,却不知道从何而来,饮食取足,却不知道谁人供给。此谓德人。"

"愿闻神人。"

"上品神人,乘光照物,却不见其形迹,此谓知周万物,明逾三景。达于天命之境,尽知万物之实,与天地同乐,将万事消亡。万物芸芸,复归其根,玄冥之境,神人所游。此谓神人。"

梓庆听完,说:"先生,您所说的圣治之境已属人间所无,而况德人、神人乎?"

庄周说:"此虽人间所无,实乃真人所应有。万世之后,其庶几乎?"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庄子传 作者:王新民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