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自传》第08章 | 秦汉朝历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韩信自传》第08章 | 秦汉朝历史

《韩信自传》第08章


刘邦一直跑到荥阳才收住脚,凭借小舅子的几万兵马据守。然而项羽并没有打过来,他忙着去教训那个攻打张耳的陈馀了。陈馀却不买他的帐,依然我行我素,打得张耳焦头烂额。张耳无处栖身,灰头灰脑地跑来投奔了刘邦。这时已是公元前205年的夏天。

刘邦在荥阳渐渐恢复了元气,留守汉中的萧何此时也源源不断地送来了兵马辎重,刘邦又蠢蠢欲动了。他拨给我一万人马,叫我去攻打魏国。至此,我终于拥有了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我心中暗暗高兴。我要让这支军队不断壮大。

魏王豹很容易对付,只三下两下,就手到擒来了。想象中威风凛凛、霸气十足的"豹"原来是一只"猪",身子养得滚圆,又肥又蠢。我没有杀他。说真的,自从目睹了睢水浮尸百万、血流千里的惨象后,我已经害怕杀人了,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动刀子。

捷报送到荥阳,刘邦立即回复了一封信札,除了表示祝贺和慰问外,他还一再提到不能裹足不前,要积极进取,希望我再为他打下点地盘。若干年后,他的玄玄孙--光武帝刘秀说过的那句"人苦不知足,既平陇,复望蜀。"可以看作是对这封信的高度总结。刘邦的贪得无厌让我气愤,我没有理会他--士兵们连日奔波作战,心疲力竭,我作为将领,应该体恤他们。我们在魏国休整了一个多月。

项羽在赵国与陈馀相持不下,只好放弃了,掉转矛头,突然包围了荥阳,昼夜攻打。刘邦吓得魂不附体,慌忙修书一封,叫我火速回援。尽管我当时兵强马壮,但比起项羽的四十万大军,就小巫见大巫了。我不想做那鸡蛋碰石头的傻事,去白白送死。我得保存我的实力。至于刘邦,死就死了吧,省得我日后亲自动手。

但是很遗憾,刘邦逃脱了。刘邦让纪信冒充他,坐着銮舆出来诈降,自己则带着心腹之人从小道开溜了。狡猾的狐狸!那纪将军是条好汉,项羽刚识破他,他就点燃了自己,于烈火中高喊:项羽,汉王已经脱险,你上当了!虽然我没亲眼瞧见,但我完全想象得出当时的壮烈场面,我甚至听到了烈火烧焦皮肉的清脆声响。好一个壮士!可是他为刘邦而献身,就有点不值了。

唉--天不助我,项羽和刘邦,这两个我想干掉的人都还好好地活在世上。

刘邦一溜烟逃回了南郑,我率领的这一万兵马就陷在了魏国,四面受敌。尤其是那个陈馀,欺人太甚,隔三差五地偷袭我。我本来不想对他下手,但他实在不知趣,以为我怕他,有一天居然叫弓弩手射断了我的大旗。好吧,你要玩,我就奉陪到底!我忍无可忍了,向他正式宣战。

他要的就是这个。他之所以一直不公开向我挑战,是因为他拥有雄兵二十万,他怕诸侯笑话他以强凌弱。现在我向他下了战书,正中他下怀,他师出有名了。他这种人,跟宋代的潘金莲是一丘之貉,既当婊子又立牌坊。明明是他想侵犯我,却死要面子,用下三滥的手法逼我下战书。不给点厉害他瞧瞧,他还不知道我韩信的名字怎么写!

我让军队背水而陈,严阵以待。陈馀带着他的二十万雄兵从营寨中出来,见我摆出这种阵势,大笑不止。我披坚执锐,攀鞍上马,大喝一声:有什么好笑的?陈馀匹夫,快来受死!我话音刚落,赵军全都笑了起来,笑得东倒西歪。我其实是在故意犯傻。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如果赵军不笑,那就麻烦了。笑吧,笑吧,笑得骨酥筋软才好。我呆会儿就让你哭爹喊娘!陈馀大笑着,两腿一夹马腹,抡刀喊到:兄弟爷们,冲呀!割下韩信人头者,赏金一百两!呵,我的脑袋还挺值钱的嘛!看来我得好好留在项上,以待日后升值。我军将士见退路已绝,打起十二分精神,殊死拼搏。赵军虽然人多势众,但因为刚才狂笑而消耗了不少体力,一时半会儿也难以取胜。聪明的朋友也许看出来了,这"背水一战"完全是"破釜沉舟"的另一个版本,大同小异。但如果你接着就认为我很没能耐,好像唐代的程咬金,就那么三斧头,可就错了。光凭这八千士兵,肯定是挡不住二十万赵军的。好戏就在后头。我将令旗一挥,八千士兵迅速西撤,样子很狼狈,丢盔弃甲。赵军见满地的战利品,也顾不上追赶,一窝蜂拥上去,你抢我夺。人总是有私欲的,我准确地把握并且利用了它。就在这时,早已潜伏在赵营附近的两千轻骑兵突然出击,一举占领了赵营,换上了汉军的大旗。当赵军喜滋滋地扛着、捧着战利品返回营寨时,见大营已经失守,惊慌失措,四散逃窜,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我军两面夹击,大获全胜,生擒陈馀。我走到五花大绑的陈馀面前,还没开口说话,他突然往下一跪,哈巴狗一样摇尾乞怜,求我饶他一命。我来就是想放他一条生路的,如果他不服的话,我甚至还可以让他召集旧部,跟我重新比试。但他这么快就软了,出乎我的意料。

"背水一战"成了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我也由此声名鹊起,军队一下子扩充到了十万多人。龟缩在南郑的刘邦闻风而动,立即下诏封我为左丞相,要我引兵击齐,逐鹿中原。他还把败军之将张耳派了过来,说是协助我,其实是来督战。刘邦的坏已经坏到了骨子里,我被他大大地利用了一把。我气得差点儿跟他翻脸,可细细一想,还是忍住了--我暂时还不具备跟他分庭抗礼的实力。小不忍则乱大谋。

齐国已经易主,当权者叫田广,是项羽杀掉田荣后一手拉上来的。所以,当我的十万人马向齐国逼近时,项羽立即叫司马龙且率二十万大军前去救援。齐国是不堪一击的,攻打齐国实际上就成了我和司马龙且之间的较量。司马龙且是员老将,也是员猛将,他根本就没把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新手放在眼里。他犯的这个错误不小,他忘记了在战场上不是靠资历吃饭的。

两军对阵,司马龙且倚老卖老,睥睨着我说:韩信小儿,快快下马投降,饶你不死!否则,定叫你碎尸万段!说着,他就神气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那口宝刀。他的意思很明了,是想先给我来个下马威,挫挫我的锐气,同时在众人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能耐。可我岂是被吓大的?我呵呵一笑,在马上作揖道:多谢司马将军关照。不过不战而降还不是我韩信的作风。这样吧,就让我和将军随便比划比划,只要将军能够胜出一招两式,在下心服口服,自然率众投降。但如果在下侥幸赢了,那就请将军即刻退兵。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司马龙且立即嚷起来,生怕我后悔似的。其实我还担心他要耍赖皮呢!他嚷得很自信,好像他赢定了。有自信是好事,但如果过于自信,那问题就大了。顺便说一下,几年来我一直没有荒废读书和练剑,我剑术之高超决不亚于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一流剑客。我这么一说,结果就可想而知了,我只一剑就削去了他的山羊胡子。看着自己的胡须随风飘落,司马龙且惊呆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摸摸自己的脑袋,还在,额角却早已渗出了一排虚汗。我朝他笑了笑,说:司马将军,咱们还接着玩吗?他恶毒地朝我瞪了一眼,突然口喷鲜血,一头从马上栽了下来,呜呼唉哉了。他就这么被我气死了。不,他是被自信害死的。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韩信自传 作者:朱章华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